•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官场
  •  2018-1-9 17:40:04

    当代·王绪松·中国面具·第05---08章

      第五章 你必须爬上来  宣布白忠诚是宣教处临时负责人,温泉水的心灵受到沉重的打击,本来他晚上约好请妻子姚仙丽在外面吃饭的,后来他通知姚仙丽取消了,他愤怒地离开办公室以后,就回到家里,一头栽到床上躺了下去。  人都是这样,即便品德低下、能力低下的人也是这样,都有一颗虚荣的心,而... 阅读全文>>
  •  2018-1-9 17:30:40

    当代·王绪松·中国面具·第01---04章

      第一章 离婚财产公证  白忠诚坐在省公证处大厅的沙发上,一副神情颓废的样子。他耷拉着脑袋,活像一只丧家犬。  公证处的大厅很热闹,跟超市一样,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现在改革开放了,出国留学、经商旅游、探亲定居的人越来越多,所以办理各种各样公证的人也就越来越多。还有,近几年,随着... 阅读全文>>
  •  2018-1-9 17:27:29

    当代·田东照·跑官·简介

      简介  吏治腐败说到底还是一个政治体制问题。人们之所以对当官如此感兴趣,无非是因为中国的官是终身制,上去就不下来。别看薪水低却含金量很高的,种种特权加之任用机制不完善有不少空子可钻,人们能不趋之若鹜吗?希望还在于改革。  这些人中的大多数,你很难简单地用好与坏去鉴定他。有些人... 阅读全文>>
    标签:当代 田东照 跑官  
  •  2018-1-9 17:21:16

    当代·田东照·跑官·骗官·第07---10节 (更新完毕)

      七  好像有一个无形的自动指挥系统在起作用,市委书记丁钦第二天上午一上班,就登门拜见老太太来了。  一把手是一个地区或是一个单位的总代表,这个地区或单位的工作情况,是以一把手嘴里说出来的为准,因此跑上级领导或是进见什么重要客人,一把手有着人们公认的优先权。不管为公为私,都可以... 阅读全文>>
  •  2018-1-9 13:56:35

    当代·田东照·跑官·骗官·第01---06节

      一  柳鸿在服下两瓶安眠药的时候,回想起自己不得已做出北上云州谋出路的决定的那个晚上,那既是幸运的起点,也是不幸的起点。  当时她省城遇险萌生来云州之念,可以说纯粹是为了逃跑。同时,她又发现了云州存在的巨大机遇。云州是旅游城市,外国人不断。应当多和外国人打交道。老外钱多,好骗... 阅读全文>>
  •  2018-1-9 13:54:20

    当代·田东照·跑官·买官·第11节

      十一  陈晓南从林中回来的当天下午,就找县委书记柳北汇报。柳北对陈晓南的“救驾”十分感激,正考虑采取一种什么得体方式向这位下级表示感谢,正好陈晓南找上门来汇报,他就决定以支持写书的实际行动给以回报。他首先给陈晓南准了两个月假。并当即打电话给镇长郭友,要他在两个月之内全面主持工... 阅读全文>>
  •  2018-1-9 13:37:54

    当代·田东照·跑官·买官·第08---10节

      八  两人分手后,陈晓南脚步匆匆地赶到镇政府去。一到单位总是有事。秘书拿来一份会议通知,是县委于下月上旬召开的一次精神文明建设会议,还得准备材料。妇联主任张梅也见缝插针,汇报了有关计划生育方面的几个问题。他就把镇长郭友和副书记贾文叫来研究安排,不觉已到下班时间了。  陈晓南回... 阅读全文>>
  •  2018-1-9 13:32:56

    当代·田东照·跑官·买官·第01---07节

      一  陈晓南的宿舍是4号楼的3层8号。金三银四,是升任了城关镇党委书记以后才从六层调到三层来的。  妻子纪兰任县文化馆副馆长,专管农村文艺培训,很活跃。每星期在家公休两天,都觉得有点憋闷,常常提溜个小凳来到阳台,边打毛衣,边朝楼下看。看见熟人过来,就打开窗户,探出头去打个招呼... 阅读全文>>
  •  2018-1-9 13:30:49

    当代·田东照·跑官·卖官·第07---09节

      七  和祁云拉钩后,陆浩宇脑子里的确把张宗的事提到议事日程,他考虑过三种方案,经过反复斟酌比较,最后定了一种:近期再开一次碰头会,张宗的事黄山柏一个人的意见是否定不了的,那就可以提到常委会上。如果常委会上出现意见分歧,他可以让分管工业的副书记刘云清拿个意见,加上许彬的支持,接... 阅读全文>>
  •  2018-1-9 13:25:15

    当代·田东照·跑官·卖官·第01---06节

      一  陆浩宇、祁云夫妇感到当务之急是给儿子陆伟成家。  家庭和事业,犹如码头和船舶,有了家,一个人才算有了依托,才能一心一意地搞事业。这一点夫妻俩看法非常一致,而且都认为这方面已经有了教训,不能再拖,近期一定办了。  但是,这桩婚事到底该怎么办,又各有想法。彼此都明白对方心里... 阅读全文>>
  •  2018-1-9 13:22:41

    当代·田东照·跑官·跑官·第06---07节

      六  早上起床后,郭明瑞感到头脑昏昏沉沉。一个晚上他顶多睡了两个钟头。原想早晨起来把那份鸵鸟材料看完,并把一些重要段落摘录下来。可脑子乱,看不成,就决定早饭后到外面复印一份带回去慢慢看。他脑子都集中在对这次出来的反思上。“算了吧!”他打开窗户,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然后转身在地... 阅读全文>>
    标签:当代 田东照 跑官 
  •  2018-1-8 23:25:43

    当代·田东照·跑官·跑官·第01---05节

      一  郭明瑞坚持早上散步,去年又学会一套香功,这样先练二十分钟香功,再散十来分钟步,这就是全部晨练内容。  香功是贾敏同他一起练。贾敏说,练香功男女对着练,可以阴阳互补。到底能不能互补贾敏也不完全相信,只是为督促郭明瑞才坚持一起练。  今天早晨,他们俩刚出门,女儿郭惠到体育场... 阅读全文>>
    标签:当代 田东照 跑官 
  •  2018-1-8 23:23:27

    当代·韶华·省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们·简介

      简介  故事讲述了一位党的高级干部——省委书记。在历次的政治运动中,他是挨过整的。在晚年,重新放出了他的光辉。在改革开放中,他敢为天下先,创造了在战场上不可能创造的业绩。他的业绩,不仅在本省,在全国也产生了巨大影响。他的威信很高,尽管有人想推倒他,他泰然自若,巍然不动……  ... 阅读全文>>
  •  2018-1-8 23:18:19

    当代·韶华·省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们·第19---20章(更新完毕)

      第十九章 休闲的日子  张敬怀在医院住了四个月,虽然出院了,但仍然觉得周身无力。此时卜奎在林钢交待了工作,已经到省委上班了。  张敬怀之所以没有上班,一是觉得自己身体还没有恢复健康,二是他也是有意让卜奎单独主持一段工作,以便进一步观察。如果卜奎干得好,他就彻底退下来。这样,他... 阅读全文>>
  •  2018-1-8 23:16:40

    当代·韶华·省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们·第18章

      第十八章 匿名信和具名信  当敬部长觉得完成了考核任务马上要回北京的时候,从中央纪委接连来了两个急件。敬部长拆开看了,第一包是几封检举张敬怀书记的匿名信。  其中的头一封,检举张敬怀利用职务之便,帮助女儿和夫人开办“盘古工贸公司”。原来公司的注册资金,只有一百万元,现在已经是... 阅读全文>>
  •  2018-1-8 22:55:11

    当代·韶华·省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们·第17章

      第十七章 考核  顺阳煤矿发生了一个冒顶事故,有二百多个矿工被困在巷道里等待抢救。当厉顺为把这个消息报告给张敬怀的时候,这位身经百战的将军,也觉得腿脚一软,几乎跌倒。现在是和平年代,人命关天,出了这么大的事故,说明我们生产的安全工作是有问题的。  为了抢救困在巷道里的工人,查... 阅读全文>>
  •  2018-1-8 22:53:41

    当代·韶华·省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们·第15---16章

      第十五章 天外来客  吉海岩给张敬怀当秘书,又有三年多了。张敬怀感到,这个秘书无论人格品质,工作水平,思想作风,执行方针政策,文字能力,在秘书中都是一流的。特别是派他在林钢这一段工作,面对侯贵卿这样的上级,有时年轻人气盛,有些毛楞,总体上说,问题处理得都比较准确、得当。虽然重... 阅读全文>>
  •  2018-1-8 22:41:38

    当代·韶华·省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们·第13---14章

      第十三章 机遇先生  有人说:事业和爱情不可兼得。此言谬矣!省委副书记侯贵卿既有辉煌的事业,又有幸福的爱情。这都是“机遇先生”造成的。  “机遇先生”对人是不讲平等的,有的人总是遇着他,有的人一辈子和他也没有缘分。可是好机遇,总是光照侯贵卿。有人问过机遇先生:机遇是什么?他答... 阅读全文>>
  •  2018-1-8 22:36:49

    当代·韶华·省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们·第11---12章

      第十一章 冯怡的国外来信  张敬怀一住进疗养院,吉秘书忙给在林钢的卜奎打电话,说夫人过生日那天,冯怡来见张书记,说是她要出国留学,可是没有见到他,现在张书记也累病了,住在翠谷山庄,想见冯怡,你让她来一趟吧。  次日,冯怡便风尘仆仆地来看张敬怀了。  冯怡进了张敬怀住的房间,气... 阅读全文>>
  •  2018-1-8 22:33:01

    当代·韶华·省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们·第09---10章

      第九章 欢迎和欢送  胜美高中毕业了,却没有考上大学。这对于都争强好胜的母女二人,却是一个天大的打击!母亲想让老爷子说句话,安排在某个单位,那怕是一个普通干部也行,可是`老爷子说“考不上大学有什么了不起!我连小学也没有上过。我看让她从工人干起好!”  可是一个省委书记的女儿当... 阅读全文>>
  •  2018-1-8 22:31:48

    当代·韶华·省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们·第08章

      第八章 秘书变首长  最近,张敬怀一直在考虑卜奎的工作问题。卜奎和他当秘书,已经十多年了,从德的方面说,在文化大革命这场浩劫中,正是因为卜奎给他当秘书,才受了许多苦。经过这场考验,卜奎的人品,是没有什么可说的;从才的方面来说,也应该把他放在更重要的岗位上,对于我们党的事业,他... 阅读全文>>
  •  2018-1-8 22:29:08

    当代·韶华·省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们·第07章

      第七章 官复原职  张敬怀回到省城的第二天,就参加了省委常委会议。原来的省革委会,凡是解放军在“支左”中任职的领导人,现在一律调回了部队。参加会议的省委委员,基本是“文化大革命”前的成员。杨同理仍然担任省委书记,其他人为副书记和常委。张敬怀和他们从红卫兵冲散那次省委会议之后,... 阅读全文>>
  •  2018-1-8 22:27:08

    当代·韶华·省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们·第06章

      第六章 走出炼狱  在“文化大革命”运动发展到:一九六七年夏天,也就是所说的“形势大好,越来越好”的时候,正是“文攻武卫”和“全面内战”最激烈的时候。从南方的天涯海角,到北方黑龙江边陲的漠河,从东海的明珠上海,到西方的帕米尔高原,在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各省、市、地、... 阅读全文>>
  •  2018-1-8 22:23:05

    当代·韶华·省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们·第05章

      第五章 张敬怀在炼狱中  作为一位分管文教的省委副书记,当一切工作走上正常轨道之后,就能挤出些时间读书了。这真是过去没有过的高级享受。  从政治层面来说,一九六二年,到一九六五年,在三年多一点的时间里,经过“八字方针”的贯彻执行,各条战线都上了轨道,他的工作也觉得更加顺手。 ... 阅读全文>>
  •  2018-1-8 22:15:44

    当代·韶华·省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们·第03---04章

      第三章 张敬怀的新秘书  卜奎到省委报到了。这是由办公厅单主任通知他的,说是让他临时帮助张书记做一段工作,以后再正式分配。  此前,组织部长曾经向张敬怀提出过建议:让卜奎先在办公厅作为一般的秘书,考验一段,看看他的能力,如果称职,再作他的私人秘书不迟。可是张敬怀坚持,马上把卜... 阅读全文>>
  •  2018-1-8 6:34:08

    当代·韶华·省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们·第01---02章

      第一章 首长在炼狱中  七月,万里无云,太阳猛烈地散播着流火,好像要把大地烤焦似的。  群山环抱中的这个大操场,长约一千多米,宽约五百多米。广场上排列着一个个绿色的连队方阵。每个方阵,都是从各团抽调出来的优秀连队。他们除了按序列有自己的编号外,还有从长征到抗美援朝在著名战役中... 阅读全文>>
  •  2018-1-8 6:30:03

    当代·彭斌·省委车队·尾声(更新完毕)

      尾声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日,以厅长谢恩亲自任组长的追捕小组在长沙市警方的协助下,于下午两点正,将以东方瑶为首的四名逃犯和谢绝医生堵在了湘鄂西交汇区望云山上一个天然石洞里。据当地的樵夫和猎人介绍,那个石洞,当地人称其为听海洞。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年轻人挑着两筐蜡烛两筐干粮... 阅读全文>>
  •  2018-1-8 6:28:12

    当代·彭斌·省委车队·第14---16章

      第十四章  温泉游泳馆的泳池内,欧阳彤与乐追蝶齐头并进的仰泳倩姿,令许许多多的泳者欣赏不止!这对美丽妖艳的小姐,游了两个来回,起身到池边的休息椅上休息的时俟,就有一些看上去十分风度的先生上前搭讪。照欧阳彤的本意,是想借游泳池边的这种氛围,与东乐追蝶聊聊男人女人的形体美,继而自... 阅读全文>>
  •  2018-1-8 6:26:35

    当代·彭斌·省委车队·第12---13章

      第十二章  领着欧阳红回到花向阳酒店,安排停当后走进一四七八号房间,电话就响了起来,欧阳彤拿起了话筒,道:“您好,找谁?”对方道:“我是叶副秘书长,欧阳吧,今天下午,没什么事,你可以自由活动,晚上嘛,回不回车队,由你自己定,下班,也不用你接我。”欧阳彤道:“知道了,谢谢副秘书... 阅读全文>>
  •  2018-1-8 6:24:25

    当代·彭斌·省委车队·第10---11章

      第十章  崔副局长领着法医赶往出事地点,验了现场,随潘久牢等回到第一看守所,将假东方良举鼎的尸体送进临时开的一间停尸房,崔副局长就来到了潘久牢的办公室。潘久牢的衣服或是汗水汗湿或是细雨淋湿,全身上下没一块干的,崔副局长让他先换身衣服,潘久牢道:“崔副局,你批我吧,是我工作没做... 阅读全文>>
  •  2018-1-8 6:22:26

    当代·彭斌·省委车队·第07---09章

      第七章  欧阳彤把车停好,刚刚走进凯旋大酒家的九一八房,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欧阳彤伸手拿起话筒道:“你好,哪一位?”对方道:“欧阳,我是万主任,告诉你一下,今天上午对县的县委书记程能可能要去你那儿,先替我接待好,如果一定要见,你再给我打电话!记住了,欧阳,从现在起,你就... 阅读全文>>
  •  2018-1-8 6:19:19

    当代·彭斌·省委车队·第04---06章

      第四章  单从东方瑶在儿子犯了杀人罪进了公安局的第二天上午,还能玩一玩泰国小姐这件事本身上看,邪乎的确有点邪乎,却至少能反映出东方瑶临乱不乱的心境。一个男人,或者说大多数男人,通常情况下都是十分强大的!只要自己不言放弃,在艰难困苦危难危险面前,能保持一个平静的有条不紊的心境,... 阅读全文>>
  •  2018-1-8 6:15:50

    当代·彭斌·省委车队·第01---03章

      第一章  G省省委办公楼自半年前落成之后,省委所属的厅级机关,比如办公厅、组织部、宣传部等等,全集中到一座大楼里,方方面面的头头脑脑们,上下班时碰面的机会多了,就是车队的司机,几乎也能天天打个照面,不像半年前除了开会十天半月都碰不着一回了。  近些日子,办公厅主任万寻柳觉得自... 阅读全文>>
  •  2018-1-8 6:08:56

    当代·李春平·步步高·第五部分·下(更新完毕)

      11·剑胆琴心的人  古长书每天下班都很晚,他的司机经常在办公室打着瞌睡等他。这天古长书六点多才回家。七点多钟,何无疾来到古长书家里。此时古长书正在一人独饮,见何无疾去了,说,来得正好,我们喝两杯。何无疾好象拎着什么东西,手提包里胀得很饱满,他走过去扫了一眼饭桌,见只有几个简... 阅读全文>>
  •  2018-1-8 6:05:45

    当代·李春平·步步高·第五部分·上

      第五部分  1·至关重要的大事  古长书到了官运亨通的时候了。事先没有任何先兆,就当副市长了。可大家又并不觉得意外,也就是说他到那个火候了。他在大明县的时候,在全省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到了金安市,他再度把自己的影响力和个人能力提升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得到了广大干部的普遍认可,... 阅读全文>>
  •  2018-1-8 6:03:10

    当代·李春平·步步高·第四部分·下

      11·只好挺身而出  张书记下乡刚回来,因为他分管办公室,每次从外面回来都是要到古长书办公室来看看的,古长书也如实汇报一下党代会会务的准备情况。古长书是上任后的第一次办会,非常小心。党政“两办”的领导,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办会”,比如人代会,党代会,这些在地方组织工作中占有重... 阅读全文>>
  •  2018-1-8 6:00:01

    当代·李春平·步步高·第四部分·上

      第四部分  1·千万不能浪费时机  市委市政府的办公大楼是前些年新盖的,看上去庄严肃穆,坐在里面上班的人大都显得十分老成,不苟言笑。即使有些笑容笑语,也笑得中规中矩,是公式化的,是笼罩在严肃而不紧张的氛围中的,仿佛空气里都流淌着政治气味。在所有的市级机关中,只有这里才是这样的... 阅读全文>>
  •  2018-1-8 5:56:47

    当代·李春平·步步高·第三部分·下

      15·钻戒风波  面对纪检工作人员的询问,古长书一五一十地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过,古长书还是想得简单,把事情的经过说清了就没事了。工作人员认真做了笔录。然后反问了一些问题,请他回答。  工作人员:你当初上缴钻戒时,既然要上缴给纪委,为什么要交到罗庆手上呢?  古长书:我跟... 阅读全文>>
  •  2018-1-8 5:52:39

    当代·李春平·步步高·第三部分·上

      第三部分  1·其实他就是头猪  天气特别地好,天青日朗,春风和煦,拆除违章建筑的工作仍在紧张有序地进行着。毕竟只有一百多家,但却有一支庞大的拆除队伍,声势与力度都是前所未有的,它使大明县的上空弥漫着一股异常浓烈的战争硝烟。表现看上去是一次清违行动,而在人们理性的思考中,更愿... 阅读全文>>
  •  2018-1-8 5:50:37

    当代·李春平·步步高·第二部分·下

      11·真正的绿色食品  怎么处理这些钱?古长书颇费了一番踌躇。他没有告诉左小莉,女人对财富有种天生的向往,怕她不懂事拿着用了。左小莉平时偷偷搞点家教,就是为了补贴家用。如果告诉她有人送钱上门,她也许就求之不得了。古长书也没告诉顾晓你,怕她说你不要给我。他当然更不敢告诉贺建军了... 阅读全文>>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