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矛奖
  •  2014-2-28 8:35:38

    《第二个太阳》第六回(下)

      两处茫茫皆不见(下)  四  给叩门声惊醒,他一翻身坐起,一看表已经七点半。  他脑子还有点模糊(自从在那深邃、幽静的山谷里合衣在床,到现在,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他实在太疲乏了)。  他以为是黄参谋,便答应了一声:"进来!"  谁知推开房门,走进来的却是梁曙... 阅读全文>>
  •  2014-2-28 8:26:47

    《第二个太阳》第六回(上)

      两处茫茫皆不见(上)  一  通过报话机联系,严素坐一辆救护车飞速赶来,蹲在那个昏厥过去的妇女身旁进行抢救。  半晌以后,听到她喉咙里轻轻响了一声,而后慢慢苏醒过来。  这时,陈文洪大踏步朝这儿走来,他推开围观的人群,挤到这像风中芦苇一样衰弱的人跟前。这个人全身冰冷,连胸口上... 阅读全文>>
    标签:救护车 喉咙 
  •  2014-2-28 8:22:45

    《第二个太阳》第五回

      追索  一  从北面向武汉排山倒海似的进军开始了。  爆破的声音像一声声闷雷,从武汉方向传来,声音并不特别响亮,但它震痛了秦震的心。  在那座被破坏的大桥旁边,河面上搭了浮桥,部队络绎不绝地走过去、走过去。  秦震站在大桥断裂的崖顶上,看着烟尘滚滚中的人群。浮桥上拥挤不堪,但... 阅读全文>>
  •  2014-2-28 8:21:12

    《第二个太阳》第四回(上)

      心潮澎湃  一  同样清凉的月光照在火车站的小站房上。  铁路没有通车,由几个小房间组成的站房,成了卫生队驻地。严素同几个女军医、女护士住在一起。她的床位在木板通铺紧靠玻璃窗那一头上。  今天下午才接到通知,分派她明天到师里去。  她为此感到无限兴奋。  秦副司令没有忘记他在... 阅读全文>>
  •  2014-2-28 8:20:13

    《第二个太阳》第三回(下)

      情深如海(下)  四  不知什么时候落起雨来,树木和泥土散发出一股土腥气味。四月天气,瞬息万变,这无声的雨啊,令人感到缠绵,感到惆怅。  陈文洪从秦震那里出来,雨淋湿了他,他没有觉得,他就那样走,走出幽谷,走上小路……  雨漫掠过原野,雨在他心房里响起。  一团乌黑的雨云慢慢... 阅读全文>>
  •  2014-2-28 8:17:47

    《第二个太阳》第三回(上)

      情深如海(上)  一  兵团全班人马到达华中前线,秦震和大家会合了。  兵团司令部设置在一处深邃、幽静的山谷里。  四月的北方还残冬未尽,四月的南方已春意盎然。一片碧绿浓荫中,时时刻刻都听得见鸟的啁啾微语或婉啭长鸣。有一条石铺小径蜿蜒其间,路边草丛中鲜花盛开,红百合花朱红的花... 阅读全文>>
  •  2014-2-28 8:16:12

    《第二个太阳》第二回

      深沉的大地  一  风雨不知何时已经停息,黎明晨光正在慢慢照亮人间。  列车轻快而平稳地滑行着,警卫员小陈抱了一支冲锋枪坐在司机旁的座位上守卫着。秦震裹了美国军大衣躺在后座里睡着了。人常有一种反常的惯性,在列车铿锵鸣响,轰隆震动之中酣然入睡了;但车一平平静静停止下来,反倒会立... 阅读全文>>
  •  2014-2-28 8:10:06

    《第二个太阳》序曲和第一回

      序曲  无声的电波在太空中飞逝。亚细亚东方,在摇曳着苍莽长江、飞腾着汹涌黄河的中国大地上,中华民族正在凝聚着一个巨大的突变。这是死亡与新生、毁灭与创造、痛苦与欢乐交替的时刻,仿佛把亿万年的精力集结在这决定的一刻,形成一种迸发的爆力。不过,这时,太阳还沉没在黎明前的黑暗里:历史... 阅读全文>>
  •  2014-2-28 8:09:30

    《尘埃落定》第十二回(下)

      47、炮声  白色汉人的军队开走了。  他们是半夜里走的,连个别都不告就集合起队伍走了。  早上起来,我只看到他们给我留下的那个人,那个被捆在行刑柱上的军官,胸口上插着一把自己人的短剑。他们把住过的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说明离开时的情状并不仓惶。黄师爷也跟着白色汉人走了。在他房... 阅读全文>>
  •  2014-2-28 8:07:03

    《尘埃落定》第十二回(上)

      45、有颜色的人  在街上我看到了些新来的汉人,却看不出哪些是有颜色的。只是在两家新开的商号里,看出来穿藏服的伙计其实是汉人。  在我常去的酒店,店主问我在街上寻找什么。我告诉了他。他说:“他们要把颜色涂到脸上吗?他们的颜色在心里。”  “那我就认不出他们了。”  于是,就在... 阅读全文>>
    标签:酒店 最好 
  •  2014-2-28 8:06:30

    《尘埃落定》第十一回(下)

      43、土司们  土司们天天坐在一起闲谈。  一天,管家突然问我,把这些人请到这里来目的是什么。  我才开始想这个问题,是呀,我把这些人请来,仅仅是叫他们在死去之前和朋友、和敌人聚会一次?我要是说是,没人相信世上有这样的好人,即或这个好人是个傻子。何况,这个傻子有时还会做出天下... 阅读全文>>
  •  2014-2-28 8:03:36

    《尘埃落定》第十一回(上)

      41、关于未来  整整一个冬天,我越来越深地沉浸在失去叔叔的悲伤里,迎风流泪,黯然神伤。  父母继续给我写充满了抱怨的信,叫不知底细的人看了,还以为是傻瓜儿子把老子抛弃在那老旧的堡垒式官寨里了。而不是他迫使我离开了家。我不想管他。  我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天空,又想起了叔叔,... 阅读全文>>
    标签:老子 大水 天空 
  •  2014-2-28 8:03:04

    《尘埃落定》第十回(下)

      38、心向北方  这一年,麦其家的土地,三分之一种了鸦片,三分之二种了粮食。其它土司也是这么干的。经过了一场空前的饥荒,大家都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在家里又呆了一年,直到哥哥的骨灰安葬到麦其家的墓地。  父亲对土司该做的事情,焕发出了比过去任何时候都高的热情。他老了,女人对他... 阅读全文>>
  •  2014-2-28 8:00:32

    《尘埃落定》第十回(上)

      37、杀手  塔娜想上床,被我一脚踢下去了。  她猫一样蜷在地毯上,做出一副特别可怜的样子。她说:“我不愿意想什么事情了,我想不了那么多,我要睡了。”  但她一直没有睡着,即将成为麦其土司那家伙也没有来看他的情人。楼上的经堂里,喇嘛们诵经的声音嗡嗡地响着,像是从头顶淌过的一条... 阅读全文>>
    标签:的情人 地毯 杀手 
  •  2014-2-28 7:58:54

    《尘埃落定》第九回(下)

      36、我不说话  我突然决定不再开口说话了。我的朋友翁波意西再次,也就是永远失去了舌头。他是因为我而失去了舌头的。纵使这天空下再发生什么样的奇迹,翁波意西也不可能第三次开口说话。这一次;行刑人把他的舌头连根拔去了。我走上广场时,天上的乌云已经散开了,阳光重新照亮了大地。书记官... 阅读全文>>
  •  2014-2-28 7:55:52

    《尘埃落定》第九回(上)

      34、奇迹  我在官寨里转了一圈。  索郎泽郎,尔依,还有桑吉卓玛都被好多下人围着。看那得意的模样,好像他们都不再是下人了似的。  老行刑人对我深深弯下腰:“少爷,我儿子跟着你出息了。”  索郎泽郎的母亲把额头放在我的靴背上,流着泪说:“我也是这个意思,少爷啊。”要是我再不走... 阅读全文>>
  •  2014-2-27 20:52:34

    《尘埃落定》第八回(下)

      32、世仇  饥荒还没有结束。  虽然土司们大多认为自己的领地就在世界中央,认为世界中央的领地是受上天特别眷顾的地方,但还是和没有土司的地方一样多灾多难:水火刀兵,瘟疫饥荒。一样都躲不过去,一样也不能幸免。闹到现在,连没有天灾的年头也有饥荒了。看来,土司们的领地是叫个什么力量... 阅读全文>>
    标签:洋芋 玉米 
  •  2014-2-27 20:49:59

    《尘埃落定》第八回(上)

      30、边境市场  拉雪巴土司又来了。  他看到封闭的堡垒变成了一个开放的宏伟建筑,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这回,他再不说是我舅舅了。虽然,我这里连道大门都没有了,他还是在原来大门所在的地方滚鞍下马。我说滚,可没有半点糟踏他的意思。拉雪巴土司实在太肥胖了,胖到下马时,都抬不起... 阅读全文>>
    标签:英雄 建筑 嗓子 
  •  2014-2-27 20:49:30

    《尘埃落定》第七回(下)

      28、开始了  这天晚上,我睡得十分香甜。平常,我总要想好久塔娜才能入睡,但这一天没有想。这一段时间,早上醒来,我也总是一下就想到塔娜。这天早晨,一醒来,还来不及想,就听到院子里人喊马嘶。  又有好多马驮上了给茸贡家的麦子。不一会儿,这些马队,还有女土司的背影就从我们眼前消失... 阅读全文>>
    标签:哥哥 粮食 南方 最好 
  •  2014-2-27 19:42:47

    《尘埃落定》第七回(上)

      26、命运与爱情  茸贡土司带着她漂亮的女儿迫到牧场上来了。  她们到达时,我正在做梦,一个十分喧闹的梦,是那些在水边开放得特别茂盛的花朵在喧哗。有一两次我都快醒了,隐隐听见人说:“让他睡吧,当强大土司的少爷是很累的。”  模模糊糊地,我想:“要是当一个强大的土司就更累了。”... 阅读全文>>
  •  2014-2-27 19:42:11

    《尘埃落定》第六回(下)

      25、女土司  拉雪巴土司刚走没几天,茸贡土司就到了。  茸贡土司也是我们北方的邻居,在拉雪巴土司西边。  说到茸贡土司就要说到这片土地上一个有趣的现象。我们知道,土司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一个皇帝,一个土皇帝。每个土司都不止有一个女人,但好像从来没有哪个土司有很多孩子,八个,十... 阅读全文>>
  •  2014-2-27 19:39:55

    《尘埃落定》第六回(上)

      23、堡垒  从麦其土司的领地中心,有七八条道路通也就是说,周围的土司能从那七八条道路来到麦其领地。也就是说,周围的土司们能从七八条道路通向别的土司领地。  春天刚刚来临,山口的积雪还没有完全融化,就像当年寻找罂粟种子一样,道路上又都出现了前来寻找粮食的人。土司们带着银子,带... 阅读全文>>
  •  2014-2-27 19:39:23

    《尘埃落定》第五回(下)

      20、我该害怕什么  那些年,麦其家发动了好几次战争,保卫罂粟的独家种植权。  每一次战争,麦其家的新式武器都所向披靡。但我们终究还是没有办法不让别的土司得到使我们富裕和强大的东西。没过多少年头,罂粟花便火一样燃遍了所有土司的领地。面对此情此景,不光是我,就是父亲和哥哥也觉得... 阅读全文>>
  •  2014-2-27 19:31:14

    《尘埃落定》第五回(上)

      18、舌头  我在官寨前的广场上和人下棋。  下的棋非常简单。非常简单的六子棋。随手折一段树枝在地上画出格子,从地上捡六个石子,就可以下上一局。规则简单明了。当一条直线上你有两个棋子而对方只有一个,就算把对方吃掉了。先被吃完六个石子的一方就是输家。和两只蚂蚁可以吃掉一只蚂蚁,... 阅读全文>>
  •  2014-2-27 19:30:39

    《尘埃落定》第四回(下)

      15、失去的好药  家里决定我到麦其家的领地上巡行一次。  这是土司家儿子成年后必须的一课。  父亲告诉我,除了不带贴身侍女之外,我可以带想带的任何人。小小身子的塔娜哭了一个晚上,但我也没有办法。我自己点名带上的是两个小厮:索郎泽郎和将来的行刑人尔依。其他人都是父亲安排的。总... 阅读全文>>
  •  2014-2-27 19:27:09

    《尘埃落定》第四回(上)

      12、客人  官寨地下三间牢房改成了两大间库房。一间装银子,一间装经黄特派员手从省里的军政府买来的新式枪炮。  黄特派员带走了大量的鸦片,留下几个军人操练我们的士兵。官寨外那块能播八百斗麦种的大地成了操场。整整一个冬天都喊声动地,尘土飞扬。上次出战,我们的兵丁就按正规操典练习... 阅读全文>>
  •  2014-1-19 11:59:03

    《尘埃落定》第三回(下)

    10、新教派格鲁巴  第二个不速之客是个身穿袈裟的喇嘛。  他很利索地把缰绳挽在门前的拴马桩上,上楼的时候脚步很轻捷,身上的紫红袈裟发出旗帜招展一样的噼啪声。而这时,四周连一点风都没有。他上到五楼,那么多房间门都一模一样,他推开的却是有人等他的那一间。  一张年轻兴奋的脸出现在我... 阅读全文>>
    标签:拴马桩 靴子 
  •  2014-1-19 11:57:52

    《尘埃落定》第三回(上)

    8、白色的梦  白色在我们生活里广泛存在。  只要看看土司辖地上,人们的居所和庙宇-石头和粘土垒成的建筑,就会知道我们多喜欢这种纯粹的颜色。门媚、窗根上,都垒放着晶莹的白色石英;门窗四周用纯净的白色勾勒。高大的山墙上,白色涂出了牛头和能够驱魔镇邪的金刚等等图案;房子内部,墙壁和柜... 阅读全文>>
    标签:建筑 金刚 柜子 门窗 
  •  2014-1-19 11:48:44

    《尘埃落定》第二回(下)

    7、大地摇晃  在我所受的教育中,大地是世界上最稳固的东西。其次,是大地上土司国王般的权力。  但当麦其土司在大片领地上初种罂粟那一年,大地确实摇晃了。那时,济嘎活佛正当盛年,土司的威胁并不能使他闭上嘴巴。不是他不害怕土司,而是有学问的人对什么事情都要发点议论的习惯使然。济嘎活佛... 阅读全文>>
    标签:大片 嘴巴 
  •  2014-1-19 11:47:31

    《尘埃落定》第二回(上)

    5、心房上的花  班师回到官寨,麦其家大宴三天。  三天下来,连官寨前广场上都扔满了新鲜的牛羊骨头。家奴们把这些骨头堆成一座小小的山头。土司说,烧了吧。管家说,这么大的气味会引来饥饿的狼群。土司哈哈大笑:“麦其家不是以前了,这么多好枪,狼群来了正好过过枪瘾!”土司还对黄特派员说,... 阅读全文>>
    标签:天气 管家 狼群 
  •  2014-1-19 11:43:49

    《尘埃落定》第一回(下)

    3、桑吉卓玛  我记事是从那个下雪的早晨开始的,是我十三岁那个早晨开始的。  春天的第一场雪就叫我害了雪盲。  家丁们鞭打索郎泽郎的声音,使我红肿的双眼感到了清凉。母亲吩咐奶娘:“好好照顾少爷。”  太太一走,美丽的侍女卓玛也要跟着走了。我甩掉蒙在眼睛上的毛巾,大声喊道:“我要卓... 阅读全文>>
    标签:毛巾 眼睛 
  •  2014-1-19 11:37:59

    《尘埃落定》第一回(上)

    1、野画眉  那是个下雪的早晨,我躺在床上,听见一群野画眉在窗子外边声声叫唤。  母亲正在铜盆中洗手,她把一双白净修长的手浸泡在温暖的牛奶里,嘘嘘地喘着气,好像使双手漂亮是件十分累人的事情。她用手指叩叩铜盆边沿,随着一声响亮,盆中的牛奶上荡起细密的波纹,鼓荡起嗡嗡的回音在屋子里飞... 阅读全文>>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