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名人

北宋末年最能打的太监童贯,究竟如何封王又被斩首示众

时间:2020-5-14 6:40:07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北宋末年,民间流传一首童谣:“杀了茼蒿割了菜,吃了羔儿荷叶在!”明眼人一看便知,此乃谐音说法,暗骂徽宗朝祸国殃民的四大奸臣,其中“菜”指蔡京、“羔儿”说高俅,“荷叶”指何执中,那么起首的“茼蒿”说的又是谁呢?为何后人评他为断送北宋王朝的罪魁祸首?今天咱们来...
  北宋末年,民间流传一首童谣:“杀了茼蒿割了菜,吃了羔儿荷叶在!”明眼人一看便知,此乃谐音说法,暗骂徽宗朝祸国殃民的四大奸臣,其中“菜”指蔡京、“羔儿”说高俅,“荷叶”指何执中,那么起首的“茼蒿”说的又是谁呢?为何后人评他为断送北宋王朝的罪魁祸首?今天咱们来了解一下。
  他正是名著《水浒》几次提及,曾率军征讨梁山泊,中了十面埋伏,溃败逃归并欺瞒皇上的枢密使——童贯童大王!
  1、引荐蔡京
  童贯(1054年—1126年),字道夫,汴京人,少年入宫,身为阉人但身材魁梧,相貌堂堂,颔下还长有稀疏髭须,因此乍眼看去并不十分令人生厌。
  因在宫内混的久,童贯做人十分圆滑,善于钻营讨巧,因此皇家眷属都很喜欢他。另外还有件巧事,让他受到皇帝的重用,那便是他和宋徽宗赵佶竟是同月同日生,即农历五月初五,因为犯忌,二人又一起改为十月初十。
  早在神宗元丰时期,北宋与西夏交恶,神宗曾派大兵攻打西夏,当时童贯的上司李宪受命为监军,因此年轻的童贯有幸随军前往,那场战争历时半年之久,后因宋军将帅不和惨败而归,李宪回朝归罪于高遵裕等人,自己仍居要职。也正是这次西征,为童贯日后带兵打下基础。
  公元1100年,宋哲宗赵煦病逝,其弟赵佶即位,即史上著名的“文艺”皇帝宋徽宗。他一上台,为满足私欲,便忙着令人往全国各地收集古玩字画,扩充皇家画院。
  童贯资深狡诈,这时早已成为宦官里的头面人物,因此徽宗派他前往杭州明金局,负责搜刮富庶的江浙财富。
  童贯受命后,洋洋自得,认为这是一次博取圣宠的绝佳时机,于是带人快马赶到杭州,恰遇遭贬的原大名知府蔡京,这时他正想办法讨好皇上,以便官复原职。
  二人一见臭味相投,言谈甚欢,蔡京欲借童贯引荐,于是倾尽家中所藏,孤注一掷巴结童贯。童贯亦不负所托,回京后上下其手,使徽宗左右尽传蔡京好处,加上所献蔡京家传字画,最终乐得徽宗顺水推舟,不到一年光景便让蔡京入京做了丞相。
  2、用兵西夏
  蔡京掌权后,为报答童贯,重新提到早已平息的宋与西夏关系,奏请徽宗一雪前耻,并力荐童贯为督军,王厚为总兵,前往西夏收复青唐故土!
  徽宗本是好大喜功之人,当即准奏,于是数天后,十万宋军实则在童贯的率领下,浩浩荡荡开赴青唐。不料走到湟川时,突然接到圣旨,童贯于马上打开一看,原来京城因大内太乙宫失火,徽宗觉得这是不祥之兆,因此忙手书一封派人追赶童贯,令他就地驻扎待命。
  童贯内心一惊,然转瞬间,一种急于建功升官的骄矜心态便占据上风,这时,王厚上前问他,圣上有何旨意?童贯故作镇静,随手将圣旨塞进靴内,淡淡地说:“没什么,圣上只是催促快速进兵,早传捷报!”
  王厚不敢再问,大军因此全速进击,趁西夏不备,竟很快收复青唐四州!童贯凯旋回京,便以宦官身份提升为景福殿使兼州观察使,顿时鸟枪换炮,直上青云。
  但西夏向来不服宋朝,为了报复,之后多次侵掠宋边,徽宗便命童贯为熙河兰湟秦凤路经略安抚使,几乎统率西部所有兵马,抗击西夏十余年。
  这期间,童贯败多胜少,但他常虚报战功,欺上瞒下,例如政和五年秋,宋兵攻打臧底城,一战就被西夏杀伤一大半,主将王厚只好重贿童贯,总算遮掩过去。
  童贯后来回京,因手握重兵,开始恃宠而骄,选拔官吏多出其门,且绕过外廷,直接由内廷传旨。这样一来就与权相蔡京产生了矛盾。一次,徽宗在加授童贯开府仪同三司时,蔡京便含沙射影的对徽宗说:“使相岂应授予宦官乎?”然徽宗却一笑而过。
  3、编造身世
  公元1111年,童贯以检校太尉身份出使辽国,名为邦交,实则受命窥探燕云故土。不料童贯到达燕京后,因太过傲慢,反受到辽国臣子的讥讽,堂堂大宋何以无人?竟遣一阉宦出使吾国?
  当下气得童贯铁青着脸,掉头而去,待一行人走到卢沟时,恰遇在辽国受到冷落的汉官马植,他向童贯献策,联络东北彪悍的女真,采取南北夹击辽国策略,收复燕云则不难。
  童贯闻言大喜,遂将马植悄然带回汴京,同徽宗整日聚首谋划复燕大计,把徽宗喜得眉开眼笑,赐马植为赵姓,唤作赵良嗣,且加官进爵,留居京师。
  之后,徽宗便将军国大事悉数委托童贯,封其为枢密院事,尊太傅,加经国公,筹划收复故土之责。童贯自此备受隆恩,朝臣对他纷纷侧目,当时,京师人称蔡京为“公相”,便叫童贯为“媪相”。
  历经数年钻营,童贯终于熬到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宋军统兵大员。这地位一上去,就要变法摆脱过去卑贱的出身,否则便缺少威望。童贯思来想去,就把目光瞄向礼部侍郎韩粹彦。
  原来,童贯未发迹时,十分敬仰老丞相韩琦,韩粹彦即韩琦的第四子。
  这天,童贯按编好的内容,寻到韩粹彦,声泪俱下的向他讲,自己的母亲原是韩琦的外室,只因母亲担心韩琦的官位及声望,这才离家远走,实则你我二人乃是同父兄弟,令尊即吾尊也!
  童贯正沉浸于自我表演中,怎知韩粹彦听完,丝毫不买账,他拍案而起,向童贯怒道:“家父一生勤于王事,为人正直,断无此荒唐之举,还请枢密大人自重。”
  一席话把童贯说的羞愧难当,悻悻而去。
  后来这事传到一个叫王仲嶷耳中,此人乃前朝丞相王珪之子,王珪曾得罪神宗遭贬,子孙生活惨淡。王仲嶷见有利可图,兴冲冲寻到童贯,声泪俱下的对他说:“家父临终曾透露,他外室生有一子,后脖项有块生铁般肉球,至今尚未寻到?”
  童贯后脖长有一块死肉,熟人大都知道。但童贯听他这么一说,正中下怀,因此也就顺水推舟,与王仲嶷当下抱头痛哭,认作兄弟。王家子弟因此相继得官。后来。王仲嶷在绍兴做知府,一次听说童贯患有严重脚气病,下令郡内百姓采集杨梅仁,得五十担差人送往京师童贯府邸,童贯大受感动。
  4、南征北讨
  宣和二年(1120年),赵良嗣奉徽宗密旨绕过山东半岛,到达东北女真,和完颜阿骨打订立盟约,约次年两面夹击辽国。
  徽宗闻讯非常高兴,即令童贯为征辽总管,自选大军二十万,欲发兵北上!
  就在这时,东南传来睦州清溪方腊起义的消息,义军来势凶猛,两月连破睦、歙、衢、杭四州,震动天下,徽宗只好暂停征辽,改派童贯为两浙宣抚使,调拨禁军及陕西、山西锐卒,全力南征方腊。
  至宣和四年三月,方腊义军终因缺乏严密指挥,寡不敌众而全面溃败,方腊本人亦遭俘获,后解送京师遭凌迟处死,童贯由此加封太师,楚国公。
  是时蔡京刚好致仕,代他为相者为奸人王甫,王甫为讨好童贯,不顾满朝大员反对,力主北上伐辽。
  徽宗也是急于收复燕京,头脑发热,遂下旨同意北伐,就以童贯为两河宣抚使,蔡攸为副,率大兵十五万开赴宋辽边界高阳关,辽邦闻讯,忙选派使者前来求情,童贯不允,派种师道、辛兴宗二将兵分两路进取燕地,怎料辽军困兽犹斗,采取伏击战术,杀得两路军全都败归,童贯只好班师回朝。
  不到一年,辽主耶律淳病死,萧太后执政,国内人心浮动。宰相王甫闻讯,再度上奏徽宗北伐。徽宗准奏,仍命童贯、蔡攸二人率大军前往,兵至前线,正遇辽国常胜军统帅郭药师率部投降,童贯大喜,认为这次攻辽,简直就是探囊取物,手到擒来!于是以郭药师为先锋,刘延庆为主将,率大军十万直趋白沟。
  哪知人马走到良乡,正遇辽国大将萧干率兵御敌,双方一场恶战,本就恐辽的宋军竟节节败退,萧干又令人截断宋军粮道,结果宋家十万好儿郎损失过半,最后无奈退守雄州。
  童贯恼羞至极,将罪责全推到刘延庆等人身上,自己却毫发无损。
  宋辽交兵,虽说宋军惨败,可辽军也因此实力大伤,朝野乱作一团。东北女真趁机攻城略地,势如破竹,辽国危在旦夕。
  童贯、赵良嗣和徽宗一合计,再往东北同女真重践盟约,但这时的女真也已看出宋军实力,便加入苛刻条件要挟宋朝,童贯本欲继续谈判,哪料金军竟飞快杀进燕京,辽军全面溃败,太后、主将纷纷逃亡,这下把童贯惊得目瞪口呆,大宋君臣无奈,只得对金人所提条款全部依允!
  宣和五年三月,童贯率兵终于进入被金人洗劫一空的燕京,为了邀功,他心情复杂的给徽宗写了一封报捷信,大肆渲染燕地百姓如何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徽宗起初信以为真,派出使者向远在北方收复故土的将帅们一一褒奖,童贯加封徐、豫两国。
  本以为这次报喜不报忧仍能瞒过皇上,但毕竟收复燕云一事太过重大,后来燕京涂炭的消息还是传进徽宗的耳朵,龙颜立时不悦,宰相王甫善于察言观色,见状马上勾结另一阉宦梁师成狠狠参了童贯一本,徽宗随即下旨,令童贯致仕,宣抚使大印转交谭稹。
  5、身死南雄
  就在这年,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病逝,太宗完颜晟即位,大金副帅粘罕带兵返回京师,划归金国的朔、应、蔚三州守将见状都欲返宋。
  谭稹以为有机可乘,遂派大将李嗣本带兵攻占三州,可捷报还未到达汴京,粘罕已引兵杀回,李嗣本大败而归。徽宗闻奏,当即罢免谭稹,重新令童贯掌管枢密院,并按大宋祖制,收复燕云者封王。因此在宣和七年间,童贯授封为广阳郡王,朝臣此后便称他为“童大王”了。
  诚所谓世事难料,月满则亏!金人自灭辽后,窥测到宋军软弱无能,渐渐开始野心膨胀。当年十月,粘罕率兵自云中侵略太原,徽宗急命童贯前去谈判,童贯以为不过边境一点小事,到太原后,即令马扩、辛兴宗二人去见粘罕赔罪,粘罕大声责问宋使为何谋取金国土地,又为何容留金国叛将张觉,毁却盟约?骂得二人哑口无言,抱头鼠窜返回。没过数天,粘罕又派人入城责问童贯,且傲慢地让宋朝割让河北、河东两地,否则必将饮马黄河,血染中原!言罢,背手而去。
  童贯见金人声色俱厉,直吓得目瞪口呆,他预感大祸临头,倘自己再留守太原,势将前功尽弃,想到这,他不顾知府张孝纯苦苦挽留,以宣抚之名,并无守城之责为借口,快速逃回京师。张孝纯望其项背,摇头苦笑说:“曾闻童大王声震朝野,如今一听金使恐吓,竟吓得抱头鼠窜,如何有脸回见天子呢?”
  童贯逃回汴京后,北宋新君已是钦宗赵桓了。原来,徽宗沉湎诗书酒色,加上奸臣当道,早已民怨沸腾,又闻金人指日南下,吓得他急忙传位太子,自己假借“南巡”溜之大吉。童贯便以护驾为名,亲率常胜军随徽宗逃命。这一行,昏君佞臣如丧家之犬,惶惶困苦不堪。童贯为求自保,在过浮桥时,竟下令射杀后方一百多无辜兵士,足见其心狠手辣,疯狂至极!
  京城留守谏臣、言官见童贯不顾新君诏令,擅自逃离,纷纷上书弹劾,告他奸佞误国,流毒四海,不杀不足以平民愤!钦宗总算惊觉!
  靖康元年四月,钦宗数次传旨,一贬童贯至郴州,再贬至南雄州安置,继而又列其十大罪状,派监察御史张澄尾随除掉童贯!
  张澄素知童贯狡诈,杀他也不太容易,决定先稳其心,于是派出一名亲信,骑快马追及正进入南雄的童贯,言说钦宗有旨,宣童大王即刻返京,赴河北同金人讲和。
  童贯听完,狐疑地问他:“此事当真!”那亲信便拍胸顿足地奉承他一番,喜得童贯笑对左右道:“怎样?看来大宋社稷还是离不开我吧?”由此放松警惕,等待朝廷使臣。次日张澄追上童贯,立马将其拿下,随即宣读圣旨,杀童贯于南雄州,并带其人头返京示众。京都百姓闻讯,无不奔走相告,喜极而泣。
  纵观童贯一生,以一介阉宦步步高升,最终得以封王,史上罕见!他引荐蔡京为相,自执北宋兵权二十载,轻启边衅,损兵折将;他权倾朝野,谗佞徽宗,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实属罪大恶极!故史家曾言:北宋灭亡,童贯实乃罪魁祸首也!

标签:太监 童贯 蔡京 西夏 徽宗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20 淘乐网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3013904号-4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