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笔记

宋·邵伯温·邵氏闻见前录(邵氏闻见前录)·卷十八

时间:2018-12-1 10:33:01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3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伯温曾祖母张夫人遇祖母李夫人严甚,李夫人不能堪。一夕,欲自尽,梦神人令以玉箸食羹一杯,告曰:“无自尽,当生佳儿。”夫人信之。后夫人病瘦,医者既投药,又梦寝堂门之左右木瓜二株,左者俱已结,右者已枯,因为大父言。大父遽取药令覆之。及期,生康节公,同堕一死胎,女...
  伯温曾祖母张夫人遇祖母李夫人严甚,李夫人不能堪。一夕,欲自尽,梦神人令以玉箸食羹一杯,告曰:“无自尽,当生佳儿。”夫人信之。后夫人病瘦,医者既投药,又梦寝堂门之左右木瓜二株,左者俱已结,右者已枯,因为大父言。大父遽取药令覆之。及期,生康节公,同堕一死胎,女也。後十馀年,夫人病卧堂上,见月色中一女子拜庭下,泣曰:“母不察庸医,以药毒儿,可恨!”夫人曰:“命也。”女子曰:“若为命,何兄独生?”夫人曰:“汝死兄独生,乃命也。”女子涕泣而去。又十余年,夫人再见女子来,泣曰:“一为庸医所误,一十年方得受生。与母缘重,故相别。”又涕泣而去。则知释氏轮回鬼神之说有可信者,康节知而不言者也。亲谓伯温云。
  伊川丈人与李夫人因山行,于云雾间见大黑猿有感,夫人遂孕。临蓐时,慈乌满庭,人以为瑞,是生康节公。公初生,发被面,有齿,能呼母。七岁戏于庭,从蚁穴中豁然别见天日,云气往来。久之以告夫人,夫人至无所见,禁勿言。既长,游学,夜行晋州山路,马突,同坠深涧中。从者攀缘下寻公,无所伤,唯坏一帽。熙宁十年,公年六十七矣。夏六月,属微疾,一日昼睡,觉且言曰:“吾梦旌旗鹤雁自空而下,下导吾行乱山中,与司马君实、吕晦叔诸公相分别于一驿亭。回视其壁间,有大书四字曰‘千秋万岁’。吾神往矣,无以医药相逼也!呜呼,异哉!
  太学博士姜愚字子发,京师人,长康节先公一岁,从康节学,称门生。先公年四十五未娶。潞州张仲宾太博字穆之未第,亦从康节学。子发与二君同白康节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先生年逾四十不娶,亲老无子,恐未足以为高。”康节日:“贫不能娶,非为高也。”子发曰:“某同学生王允修颇乐善,有妹甚贤,似足以当先生。”穆之曰:“先生如婚,则某备聘,令子发与王允修言之。”康节遂娶先夫人。后二年,伯温始生。故康节有诗云:“我今行年四十七,生男方始为人父。鞠育教诲诚在我,寿夭贤愚系于汝。我若寿命七十岁,眼见吾儿二十五。我欲愿汝成大贤,未知天意肯从否?”子发本京师富家,气豪乐施,登进士第,月分半俸奉康节。治千间知寿州六安县,以目疾分司,居新乡。子发死,康节以其女嫁河南进士纪辉,视之如己女,伯温以姊軎之。元符三年,纪辉与姜女俱亡,今二子依吾家避乱入蜀,伯温亦以子侄处之。王观文乐道未遇时,与子发交游甚善。乐道苦贫,教小学京师,居州西,子发居州东,相去远。一日大雪,子发念乐道与其母寒饥,自荷一锸,戋刂雪以行。至乐道之居,扣门,久之方应。乐道同母冻坐,日已过高,未饭。子发恻然,亟出买酒肉薪炭,往复同乐道母子附火饮食。乐道觉子发衣单,问之,以绵衣质钱买饭食也。子发说《论语》,士人乐听之,为一讲会,得钱数百千,为乐道娶妻。乐道登第,调睦州判官。妻卒,子发又为求范文正公夫人侄汶阳李氏以继,其负义如此。熙宁初,乐道以翰林侍读学士为西京留守,于发老益贫,且丧明,自新乡驾小车来见乐道,意乐道哀之也。乐道遗酒三十壶而已,子发殊怅然。康节馆于天津之庐,典衣赆其行,归新乡,末几卒。
  康节先公少日游学,先祖母李夫人思之恍惚,至倒诵佛书。康节亟归,不复出。夫人捐馆,康节持丧毁甚,躬自爨以养。祖父置家苏门山下,康节独筑室于百源之上。时李成之子挺之,东方大儒也,权共城县令,一见康节心相契,授以《大学》。康节益自克励,三年不设榻,昼夜危坐以思。写《周易)一部,贴屋壁间,日诵数十遍。闻汾外任先生者有《易》学,又往质之。挺之去为河阳司户曹,康节亦从之,寓州学,贫甚,以饮食之油贮灯读书。一日有将校自京师出代昔,见康节日:“谁苦学如秀才者。”以纸百幅、笔十枝为献。康节辞而后受。每举此语先夫人:“吾少日艰难如此,当为子孙言之。”康节又尝谓伯温曰:“吾早岁徒步游学至有所立,艰战。”程伯淳正叔虽为名士,本出贵家,其成就易矣。因泣书之以示子孙。
  康节先公庆历间过洛,馆于水北汤氏,爱其山水风俗之美,始有卜筑之意。至皇元年,自卫州共城奉大父伊川丈人迁居焉。门生怀州武陟知县侯绍曾字孝杰助其行。初寓天宫寺三学院。刘谏议元瑜字君玉、吕谏议献可静居、张少卿师锡及其子职方君景伯、状元师德之子谏议君景宪、王谏议益柔字胜之、子中散兄弟、谔字师柔及其子孙、南国张大丞师雄及诸子、刘龙图之子秘监几字伯寿、修撰忱字明复、侍讲李字景真、吴少卿执中、王学士起字仲儒、李侍讲育字仲象、子吁字端伯、姚郎中爽字周辅,交游最密,或称门生。洛人为买宅于履道坊西天庆观东,赵谏议借田于汝州叶县,后王不疑,同乡人买田于河南延秋村。康节复还叶县之田。嘉七年,王宣徽尹洛,就天宫寺西天津桥南五代节度使安审琦宅故基,以郭崇废宅余材为屋三十间,请康节迁居之。富韩公命其客孟约买对宅一园,皆有水竹花木之胜。熙宁初,行买官田之法,天津之居亦官地。榜三月,人不忍买。诸公曰:“使先生之宅他人居之,吾辈蒙耻矣。”司马温公而下,集钱买之。康节先生以诗谢王宣徽曰:“嘉壬寅岁,新巢始孱功。正分道德里,更近帝王宫。槛仰端门峻,轩迎两观雄。窗虚响、涧,台回粲伊、嵩。好景尤难得,昌辰岂易逢?无才济天下,有分乐年丰。水竹腹心里,莺花渊薮中。老来欢不已,端节叹何穷。啸傲陪真侣,经营荷府公。丹诚徒自写,匪报厚恩隆。”后以诗谢温公诸公曰:“重谢诸公为买园,洛阳城里占林泉。七千来步平流水,二十余家争出钱。嘉卜居终是僦,熙宁受券遂能专。凤凰楼下新闲客,道德坊中旧散仙。洛浦清风朝满袖,嵩岑皓月夜盈轩。接篱倒戴芰荷畔,谈麈轻摇杨柳边。陌彻铜驼花烂熳,堤连金谷草芊绵。青春未老尚可出,红日已高犹自眠。洞号长生宜有主,窝名安乐岂无权?敢于世上明开眼,会向人间别看天。尽送光阴归酒盏,都移造化入诗篇。也知此片好田地,消得尧夫笔似椽。”今宅契司马温公户名,园契富韩公户名,庄契王郎中户名,康节初不改也。康节盖曰:“贫家未尝求于人,人馈之,虽少必受。”尝谓伯温曰:“名利不可兼也。吾本不求名,既为世所知矣,何用利哉?故甘贫乐道,平生无不足之意。”嗟夫!洛阳风俗之厚,人物之盛,不可见矣。重念老境可伤,因详书之以示子孙云。
  康节先公谓本朝五事,自唐虞而下所未有者:一、革命之日,市不易肆;二、克服天下在即位后;三、未尝杀一无罪;四、百年方四叶;五、百年无心腹患。故《观盛化诗》曰:“纷纷五代乱离间,一旦云开复见天。草木百年新雨露,车书万里旧山川。寻常巷陌犹簪绂,取次园亭亦管弦。人老太平春未老,莺花无害日高眠。”又曰:“吾曹养拙赖明时,为幸居多宁不知。天下英才中遁迹,人间好景处开眉。生来只惯见丰稔,老去未尝经乱离。五事历将前代举,帝尧而下固无之。”伯温窃疑“未尝经乱离”为太甚,先公曰:“吾老且死,汝辈行自知之。”永念先公当本朝太平盛时,隐居求志,谢聘不屈,其发为诗章每如此。
  康节先公与富文忠公早相知。文忠初入相,谓门下士田大卿曰:“为我问邵尧夫,可出,当以官职起之;不,即命为先生处士,以遂隐居之志。”田大卿为康节言,康节不答,以诗二章谢之曰:“相招多谢不相遗,将为胸中有所施。若进岂能禁吏意,既闲安用更名为?愿同巢、许称臣日,甘老唐、虞比屋时。满眼清贤在朝列,病夫无以系安危。”又云:“欲遂终焉老闲计,未知天意果如何?几重轩聂冕酬身贵,得此云山到眼多。好景未尝无兴咏,壮心都已入消磨。鹌鸿自有江湖乐,安用区区设网罗。”文忠公终不相忘,乃因明堂享,赦诏天下举遗逸,公意谓河南府必以康节应诏。时文潞公尹洛,以两府礼召见康节,康节不屈,遂以福建黄景应诏。景字子蒙,亦从康节游,客李邯郸公家,公之子寿朋荐于潞公。时天下应诏者二十八人,同见宰执于政事堂。至河南,黄景以闽音自通姓名,文忠不乐。各试论一首,命官为试衔知县。文忠奏天下尚有遗材,乞再令举。诏从之。王拱辰尚书尹洛,乃以康节应诏。颍川荐常秩,皆先除试将作监主簿,不理选限。文忠招康节而不欲私,故以天下为请。知制诰王介甫不识康节,缴还辞头曰:“使邵某常民,一试衔亦不可与。果贤者,不当止与试衔,宜召试然后官之。”上不纳,下知制诰祖无择,除去“不理选限”行词,然康节与常秩皆不起。是时富公已丁太夫人忧去位矣。熙宁二年,神宗初即位,诏天下举遗逸。御史中丞吕诲、三司副使吴充、龙图阁学士祖无择皆荐康节。时欧阳公作参知政事,素重常秩,故颍川亦再以秩应诏。康节除秘书省校书郎、颍州团练推官。辞,不许。既受命,即引疾不起。答乡人二诗,一曰:“平生不作皱眉事,天下应无切齿人。断送落花安用雨,装添旧物岂须春?幸逢尧、舜为真主,且放巢、由作外臣。六十病夫宜揣分,监司何用苦开陈?”二日:“却恐乡人未甚知,相知深后又何疑?贫时与禄是可受,老后得官难更为。自有林泉安素志,况无才业动丹墀。荀、扬若守吾儒分,免被韩文议小疵。”常秩以职官起,时王介甫方行新法,天下纷然以为不便,思得山林之士相合者。常秩赐对,神宗问曰:“仁宗召卿,何故不起?朕召何故起?”秩曰:“仁宗容臣不起,陛下不容臣不起。”因盛言新法之便,乃除谏官,以至待制。帝浸薄之。介甫主之不忘,然亦知其为人矣。熙宁初,介甫之弟安国字平甫为西京国子监教授,从康节游。归以出处语介甫,介甫叹曰:“邵尧夫之贤不可及矣。”《神宗正史康节列传》史臣书云:“与常秩同召,某卒不起。”有以也夫。
  康节先公与富韩公有旧,公自汝州得请归洛养疾,筑大第,与康节天津隐居相迩。公曰:“自此可时相招矣。”康节日:“某冬夏不出,春秋时,间过亲旧间。公相招未必来,不召或自至。”公谢客戒子曰“先生来,不以时见。”康节一日过之,公作诗云:“先生自卫客西畿,乐道安闲绝世机。再命初筵终不起,独甘穷巷寂无依。贯穿百代尝探古,吟咏千篇亦造微。珍重相知忽相访,醉和风雨夜深归。”康节和曰:“道堂闲话尽多时,尘外杯觞不浪飞。初上小车人已识,醉和风雨夜深归。”又题康节《击壤诗集》云:“黎民于变是尧时,便字尧夫德可知。更览新诗名《击壤》,先生全道略无遗。”其知康节如此。公尝令二青衣、苍头掖之以行,一日,与康节会后园中,因康节论天下事,公喜甚,不觉独步下堂。康节不为起,徐指二苍头戏公曰:“忘却拄杖矣。”富公深居,托疾谢客,而公尝苦气痞。康节日:“好事到手畏甚?不为他人做了,郁郁何益?”公笑曰:“此事未易言也。”盖为嘉建储耳。公虽刚勇,遇事详审,不万全不发,康节因戏之。公一日有忧色,康节问之,公曰:“先生度某之忧安在?”康节曰:“岂以王安石罢相,吕惠卿参知政事,惠卿凶暴过安石乎?”公曰:“然。”康节曰:“公无忧。安石、惠卿本以势利合。惠卿、安石势利相敌,将自为仇矣,不暇害他人也。”未几,惠卿果叛安石,凡可以害安石者,无所不至。公谓康节曰:“先生识虑绝人远矣。”一日薄暮,司马公见康节曰:“明日僧显修开堂说法,富公、吕晦叔欲偕往听之。晦叔贪佛已不可劝,富公果往,于理未便。某后进,不敢言,先生曷止之?”康节曰:“恨闻之晚矣。”明日,公果往。后康节因见公,谓公曰:“闻上欲用裴晋公礼起公。”公笑曰:“先生以为某衰病能起否?”康节日:“固也。或人言上命公,公不起,一僧开堂公乃出,无乃不可乎?”公惊曰:“我未之思也。”与康节食笋,康节曰:“笋味甚美。”公曰“未如中堂骨头之美也。”康节曰:“野人林下食笋三十年,未尝为人所夺。公今日可食中堂骨头乎?”公笑而止。康节疾病,公日遣其子偕医者来馈药物不绝。康节捐馆,公赙赠之甚厚。伯温除丧往拜公,公恻然曰:“先生年未高,尝劝之学修养。”复曰:“不能学胡走乱走也。”问伯温年几何,娶未?伯温对:“年二十四,未娶。”公曰:“晚娶甚善,可以保养血气,专意学问。吾年二十八登科方娶。尝白先公先夫人,未第决不娶,弟妹当先嫁娶之。故田氏妹先嫁元钧也。”伯温自此得出入公门下。悲夫,今海内之士尝获拜公床下,唯伯温一人。想公英伟之姿,凛然如在世也。
  熙宁三年,司马温公与王荆公议新法不合,不拜枢密副使,乞守郡,以端明殿学士知永兴军。后数月,神宗思之,曰:“使司马在朝,人主自然无过举。”移许州,令过阙上殿。公力辞,乞判西京留司御史台。遂居洛,买园于尊贤坊,以独乐名之,始与伯温先君子康节游。尝曰:“光陕人,先生卫人,今同居洛,即乡人也。有如先生道学之尊,当以年德为贵,官职不足道也。”公一日着深衣,自崇德寺书局散步洛水堤上,因过康节天津之居,谒曰程秀才云。既见,温公也,问其故,公笑曰:“司马出程伯休父,故曰程。”留诗云:“拜罢归来抵寺居,解鞍纵马罢传呼。紫衣金带尽脱去,便是林间一野夫。”“草软波清沙路微,手携筇杖着深衣。白鸥不信忘机久,见我犹穿岸柳飞。”康节和曰:“冠盖纷华塞九衢。声名相轧在前呼。独君都不将为事,始信人间有丈夫。”“风背河声近亦微,斜阳淡泊隔云衣。一双白鹭来烟外,将下沙头却背飞。”公一日登崇德阁,约康节久未至,有诗曰:“淡日浓云合复开,碧伊清洛远萦回。林间高阁望已久,花外小车犹未来。”康节和云:“君家梁上年时燕,过社今年尚未回。谓罚误君凝伫久,万花深处小车来。”又云:“天启大君八斗才,野人中路必须回。神仙一语难忘处,花外小车犹未来。”康节有《安乐窝中诗》云:“半记不记梦觉后,似愁无愁情倦时。拥衾侧卧未欲起,帘外落花撩乱飞。”公爱之,请书纸帘上,字画奇古,某家世宝之。公与康节唱酬甚多,具载《击壤集》。公尝问康节曰:“某何如人?”曰:“君实脚踏实地人也。”公深以为知言。至康节捐馆,公作挽诗二章,其一曰:“慕德闻风久,论交倾盖新。何须半面旧,不待一言亲。讲道切磋直,忘怀笑语真。重言蒙实,佩服敢书绅。”记康节之言也。康节又曰:“君实九分人也。”其重之如此。后公以康节之故,遇其孤伯温甚厚。公无子,以族人之子康为嗣。康字公休,其贤似公,识者谓天故生之也。公休与伯温交游益厚。公薨,公休免丧。元间方欲大用,亦不幸,特赠谏议大夫。公休有子植,方数岁,公休素以属伯温。至范纯夫内翰辈皆曰:“将以成温公之后者,非伯温不可。”朝廷知之,伯温自长子县尉移西京国子监教授,俾植得以卒业,因经纪司马氏之家。植字子立,既长,其贤如公休,天厂谓真温公门户中人也。亦蚤死,无子,温公之世遂绝。
  司马温公初居洛,问于康节,曰:“有尹材字处初、张云卿字伯纪、田述古字明之,三入皆贤俊。”处初、明之得进于温公门下,独伯纪未见。康节以问公,公曰:“处初、明之之贤如先生言。张君者或闻旅殡其父于和州,久不省,未敢与见。”康节曰:“张云卿可谓孝矣。云卿之父谪官死和州,贫不能归,因寓其丧。云卿奉其母归洛,贫甚。府尹哀之,俾为国子监说书,得月俸七千以养。若为和州一行,则罢俸数月,将饥其母矣。其故如此。”温公怅然曰:“某之听误矣。”伯纪自此亦从温公游。未几,伯纪之母死,徒步至和州迎父柩合葬。三君子既受知温公,公入相元,处初、明之以遗逸命,伯纪以累举特恩,同除学官。温公好贤下士,尊用康节之言如此。伯纪学问该洽,文潞公于经史注疏或有遗忘,多从伯纪质之。
  康节先生与赵宗道学士游,宗道年长,康节拜之,其诸子皆以父师之礼事康节。宗道早出富韩公门下,熙宁初,宗道自西都留台领宫祠以卒。先是宗道季子济为提举常平,劾富公不行新法,朝廷坐其言罢富公使相。宗道卒,富公以致政居洛,赙恤其家甚厚。其兄弟服除,欲往谢富公,济独未敢行,请于康节。康节曰:“以富公德度,尚何望于君?第往勿疑。诸兄行,君不行,是自处于不肖也。”明日,济偕诸兄以进,富公抚之甚恩,济不自安,起谢罪。公止之曰“吾见故人子,前日公事不可论也。”济归谢康节曰“微先生,济之过不可赎也。”熙宁癸丑春,大名王荀龙字仲贤入洛,见康节先公。其议论劲正有过人者,康节喜之,和其诗曰:“车从赏花来北京,耿君先期已驰情。此时陨霜奈何重?今岁花开徒有声。既辱佳章当坠刺,宁无累句代通名?天之美才应自惜,料得不为时虚生。”仲贤,魏公客也,因出魏公送行诗,颜体大书,极奇伟。康节曰:“吾少日喜作大字,李挺之曰:‘学书妨学道。’故尝有诗云:‘忆昔初学大字时,学人饮酒与吟诗。若非益友推金石,四十五岁成一非。’”仲贤又诵魏公诗云:“春去花丛胡蝶乱,雨余蔬圃桔槔闲。”康节爱之,曰:“怨而不伤,婉而成章之言也。”仲贤之子名岩叟,字彦霖,元初自知定州安喜县召为监察御史史,有直声,后位签书枢密院。彦霖父子皆魏公之客,魏公镇相州,荐彦霖为属。韩康公代魏公,康公欲留彦霖,彦霖谢曰:“某魏公之客,不愿出它门也。”士君子称之。
  康节先公尝言,李复圭龙图临事有断。年二十八知滑州,与郡官夜会,有衙兵夺银匠铁锤杀人者,一府皆惊扰,公捕至,立斩之。上章待罪。诸司亦按公擅杀。仁宗曰:“李复圭,帅才也。”除知庆州。后责光化军,有放停卒自陈乞添租戋刂佃某人官田者,公曰:“汝拣停之兵,如何能佃官田?”卒曰:“筋力未衰也。”公曰:“汝以衰故拣停,既未衰却合充军。”呼刺字人刺元军分,人皆称之。公才高,为众所忌,故仕官数不进。公居多不平,康节因和其诗作《天吟》一篇曰:“一般颜色正苍苍,今古人曾望断肠。日往月来无少异,阳舒阳惨不相妨。迅雷震后山川裂,甘露零时草木香。幽暗岩崖生鬼魅,清平郊野见鸾凰。千秋烂为三春雨,万木凋因一夜霜。此意分明难理会,直须贤者入消详。”盖广其意,使有所感悟也。
  康节先生赴河南尹李君锡会投壶,君锡末箭中耳。君锡曰:“偶尔中耳。”康节应声曰:“几乎败壶。”坐客以为的对,可谓善谑矣。

标签: 邵伯温 邵氏闻见前录 邵氏闻见前录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右台仙馆笔记》、《豆棚闲话》、《八洞天》、《清代野记》、《奴才小史》、《连城璧外编》、《艳异编》、《十二笑》、《石点头》(醒世第二奇书)、《五色石》、《无声戏》、《珍珠舶》、《剪灯余话》、《林黛玉笔记》、《情史》(情史类略、情天宝鉴)、《独醒杂志》、《萤窗清玩》、《墉城集仙录》、《汉武帝别国洞冥记》、《鹤林玉露》、《女聊斋志异》、《西京杂记》、《阅微草堂笔记》、《通天乐》、《封氏闻见记》、《清平山堂话本》、《酌中志》、《爱日斋丛抄》、《文心雕龙》、《浮生六记》、《献帝春秋》、《天禄阁外史》、《笑林》、《太平天国战记》、《俗话倾谈》、《唐摭言》、《汉末英雄记》、《九州春秋》、《隋唐嘉话》、《北里志》、《次柳氏旧闻》、《明皇杂录》、《因话录》、《五代新说》、《独异志》、《定命录》、《历代崇道记》、《唐国史补》、《大唐创业起居注》、《皇明纪略》、《唐才子佳人传》、《甲申朝事小纪》、《西京杂记》、《鹤林玉露》、《齐东野语》、《客窗闲话》、《幽冥录》(幽明录、幽冥记)、《眉庐丛话》、《酉阳杂俎》、《松窗梦语》、《聊斋志异》、《长春真人西游记》、《道听途说》、《谭宾录》、《觚剩》、《夜谭随录》、《萤窗异草》、《杜阳杂编》、《续玄怪录》、《奉天录》、《搜神秘览》、《睽车志》、《玉壶清话》(玉壶野史)、《春渚纪闻》、《艳异编续集》(玉茗堂批评续艳异编)、《高坡异纂》、《技击余闻》、《技击余闻补》、《庸庵笔记》、《十叶野闻》、《玉照新志》、《茅亭客话》、《稽神录》、《韩诗外传》、《穆天子传》(周王传、穆王传、周穆王传、周穆王游行记)、《淞隐漫录》(后聊斋志异图说、绘图后聊斋志异)、《太平广记》、《兼明书》、《虞初新志》、《清波杂志》、《三水小牍》(山水小牍)、《唐阙史》、《青箱杂记》、《续世说》、《归潜志》、《北东园笔录初编》、《续夷坚志》、《夷坚志》、《括异志》、《葆光录》、《庚巳编》、《夜雨秋灯录》、《春渚纪闻》、《世说新语》(世说新书、世说、新书、刘义庆世说)、《拾遗录》(拾遗记、王子年拾遗记)、《魏郑公谏录》、《大唐新语》、《默记》、《里乘》、《东观奏记》、《南部新书》、《东轩笔录》、《本事诗》、《云溪友议》、《葆光录》、《荆楚岁时记》、《大宋宣和遗事》、《笑林广记》、《南岳小录》、《广异记》、《书断列传》、《李文忠公事略》、《今古奇观》、《西京杂记》、《新编绘图今古奇观》、《长春真人西游记》、《续客窗闲话》、《梦粱录》、《智囊全集》、《涑水记闻》、《陸清河集》、《荀公曾集》、《潘黄门集》、《汉末英雄记》、《续晋阳秋》、《坐花志果》、《旧京琐记》、《秋灯丛话》、《满清兴亡史》、《渑水燕谈录》、《华阳国志》、《淞滨琐话(后聊图说·淞隐漫录)》、《庚巳编》、《小豆棚》、《炀帝迷楼记》、《邵氏闻见前录》。更多精彩笔记小说火热更新中,敬请期待哦!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