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笔记

宋·邵伯温·邵氏闻见前录(邵氏闻见前录)·卷十七

时间:2018-12-1 10:32:02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3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长安张衍,年八十,以术游士大夫间。其为人有忠信,识道理。章子厚、蔡持正官州县时,许其为宰相。蒲传正、薛师正未显,皆以执政许之。绍圣初,余官长安,因论范忠宣公命,衍曰:“范丞相命甚似其父文正公,文正艰难中,仅作参知政事耳。”余曰:“忠宣为相何也?”衍曰:“今...
  长安张衍,年八十,以术游士大夫间。其为人有忠信,识道理。章子厚、蔡持正官州县时,许其为宰相。蒲传正、薛师正未显,皆以执政许之。绍圣初,余官长安,因论范忠宣公命,衍曰:“范丞相命甚似其父文正公,文正艰难中,仅作参知政事耳。”余曰:“忠宣为相何也?”衍曰:“今朝廷贵人之命皆不及,所以作相。”又曰:“古有命格,今不可用。古者贵人少,福人多;今贵人多,福人少。”余问其说,衍曰:“昔之命出格者作宰执,次作两制。又次官卿监,为监司大郡,享安逸寿考之乐,任子孙厚田宅,虽非两制,福不在其下。故曰福人多,贵人少。今之士大夫,自朝官便作两制,忽罢去,但朝官耳,不能任子孙,贫约如初。盖其命发于刑杀,未久即灾至。故曰贵人多,福人少也。”余又以同时为监司者张芸叟、陆孝叔、邵仲恭、吴子平数公命问之,衍曰:“皆带职正郎、员外郎耳,取进于此,即不可。独仲恭数促。”其后芸叟为侍郎,孝叔待制未几,皆谪官。孝叔帅熙,子平帅秦,寻卒。仲恭帅郓,移常州,卒,年五十五。三公皆直龙图,无一不如衍之言者。章子厚作相,意气方盛,因其侄纟宰问衍,衍曰:“以某之吉白,公命也发及八分,早退为上,不然灾至矣。”子厚不用其言,亦不怒也。后遂有崖州之祸。蔡持正以门客假承务郎,奏衍,赏其术。衍与总领市吴宫田舜卿善,衍有钱数千缗,舜卿为买田,以官户名占之。后舜卿赃败,官籍其产,衍之田在焉。或劝衍自陈,衍曰:“衍故与田君善,田君占衍之地美意也。田君不幸至此,衍论于有司,非义也。”卒不请其田,士大夫多称之。衍病,余见之,则曰:“数已尽,某日当死。凡家事悉处之矣,公其记之。”已而果然。河南宁氏,其先钱塘人名承训者,事吴越王,以才武称。钱氏归朝,授左侍禁。子直,大中祥符元年,姚晖榜登甲科,为明州慈县令,卒,妻李氏更嫁任恭惠公布。直有子,李置于宁氏族人以去。族人家破,有故老媪收养之。任公守越州,客或问宁氏子无恙,公愕然。归问夫人,夫人泣曰:“初不欲以儿累公,留于宁氏之族。族破,今流落矣。”任公闵焉,多以金帛求得之。年五岁,公教育之如己子,遂冒任姓,名适。公知枢密院,欲官之,夫人泣辞,且谓适曰:“汝宁氏子,家破无所归,能力学以取名,吾死不恨矣。”适发愤读书。景初登进士第,夫人方为之喜。夫人死,任公谓适曰:“前不欲任以官者,成其志也。今当再荐,以示无间,其无辞。”适泣谢,遂以公荐转太常寺太祝,又奏其子以官。任公薨,适解官持丧如父服。自闻于朝,乞还姓宁氏,囚纳任公所奏之官。有旨许归姓,不许纳官。与任氏兄弟相持而哭,乃别去。故任、宁世为婚姻,适更名后通籍,赠其父直为太常博士。终尚书职方员外郎、福建路运判。若子若孙若曾孙数十人,多知名士,遂为洛阳大家。
  河南刘氏自名环隽者,事齐、魏为中书侍郎。子坦,事隋文帝,赠尚书右丞。子政会,事唐高祖、太宗,为洪州大都督;既死,太宗手敕曰:“政会昔预义举,有殊勋,赠户部尚书,谥襄,配享高祖庙,图形凌烟阁。”子元意袭爵,封渝国公,事太宗,尚南平公主。弟元象主客郎中,元育益州刺史。元意之子名奇,长寿中为天官侍郎,论则天,革命下狱死。弟循,金吾卫将军。子慎知,幼居父丧,奉其母居伊南,一日,群盗至,众走,慎知独不动。盗怪问,则曰:“母老且病,不可行,唯有同生死耳。”盗感其言而去,一方赖之以免。弟超,河南少尹。微,吴郡太守。微之子,开元中以功臣之后,赐进士第,为济州东阿县令,服后母丧以毁卒。子藻,秘书郎。弟全成、方平,皆有文。方平之子符,宝历二年擢第,至户部侍郎,赠司徒。八子,崇龟、崇彝、崇圣、崇鲁、崇摹、崇、崇环、崇子,皆有官。崇子岳,天福四年登进士第,事后唐明宗为吏部侍郎,赠司徒。子温叟,事本朝太祖皇帝为御史中丞。太祖一日与数谒者登正阳门之西楼,温叟自台归过其下,或告温叟当避,温叟不顾。明日求对,面谢曰:“陛下御前楼则六军必有希赏赐者,臣所以不避者,欲陛下非时不御楼也。”太祖大悦,出内帑三千缗付有司自罚。太宗尹开封,知其贫,以五百千钱遗之,温叟受而不辞,对其使扃记于西厢。至明年,太宗复遣其使饷以酒,使者视其扃记如故。归白其事,太宗叹息曰:“吾之钱尚不肯受,况他人者乎?”仍命辇归,以成其美名。宪台故事:月给餐钱一万,不足以赃罚充之。温叟恶其名,不取。太祖因与太宗从容论廷臣之有名节者,太宗以送钱事闻,太祖叹美久之。后求退,太祖曰:“俟朕选有守道正直如卿者,即可代。”子照,太宗朝为赞善大夫。烨,登进士第,为龙图阁直学士、权开封府。明肃太后朝独召对,后曰:“知卿名族十数世,欲一见卿家谱,恐与吾同宗也。”烨曰:“不敢。”后数问之,度不可免,因陛对,为风眩仆而出。乞出知河南府。再召.恳避不行,求为留司御史台,以卒。烨七子,贶、几、先、亢、忱、兆、兢,几登科,尝因陛对奏仁宗不进家谱事,上称叹久之。忱为监司郡守有声,子唐老,元为右正言。自北齐至本朝五百余年,而刘氏不衰。洛阳多大家,世以谱牒相付授,宁氏刘氏尤为著姓,有可传者。康节先公曰:昔居卫之共城,有赵及谏议者,自三司副使以疾乞知卫州,以卫多名医故也。有申受者善医,自言得术于高若讷参政,得脉于郝氏老。其说谓高参政医学甚高,既贵,诊脉少,故不及郝老。郝老名充,居郑州,今谏议之疾,非郝老不可治。赵如其言,召郝老至,诊其脉曰:“有沉积当下。”赵服其药,暴下不止。已垂殆,郝老乃坐赵于大盆中,用碗覆其头项,以汤沃之,遂苏。赵呼申受罪之曰:“君谬举郝老者。”申受曰:“某之术不及郝老远甚。公病当下,但气虚,药剂苦大,不能禁。然宿疾良已,可贺。”又曰:“郝老之脉通神,公举家之人坐帐中,俾遍诊脉,其老少男女、已未嫁娶,无不知者。”赵试其说,信然,始加礼。自此疾平,复入为三司副使。申受,朝廷用为太医丞。郝老本河朔人,既死,张峋子坚志其墓,载其平生所治甚异,曰:“士人之妻孕,诊其脉曰:‘六脉皆绝,反用子气资养,故未死。子生,母即死矣。’已而果然。郝老平时不合药末,诸药遇病品量增减之,服者无不验者。从其学者皆名医云。”洛中形势,郏辱阝山在西,邙山在北,成皋在东,以接嵩、少,阙塞直其南,属女几,连荆、华,至终南山。洛水来自西南,伊水来自南,右涧水,左水。隋文帝登邙山,对阙塞而叹曰:“真天阙也。”今之洛城也。周公所卜,在其西北,郏、辱阝二山相属,定鼎于郏辱阝是也。前临涧、洛二水,故曰谷、洛斗,将毁王宫也。《洛诰》曰:“我又卜水东,亦惟洛食。”东汉洛阳是也,在今洛城之东十八里,跨洛水,前直轘辕、北属邙山,极平远。西晋、后魏皆都焉。晋又筑金墉城在其西北。其山川秀润有余,形势雄壮,差不逮长安。长安东崤、函,东南荆、华,以属终南山,西南太白、鸡足山,又西秦陇、岐山,北梁山,东北雷首、中条山,与平阳诸山相属。泾、渭、氵产、沣、滈、涝、之水在其后前左右,以入于河。故尧都平阳,舜都蒲坂,周都岐山,文王都丰,武王都镐。秦初建国于秦,后迁岐山之阳,今宝鸡是也。穆公羽阳宫故基三良墓尚存。至始皇都咸阳,跨渭水为阿房宫。西汉都秦宫之东,今未央、长乐、章台诸宫城阙尚存。隋文帝初都汉宫,后迁稍东,枕龙首渠山,筑长安新城,制度甚壮:南接华严川,以视南山,北临渭水,城南北三十余里,东南二十余里,汉末未央宫在其苑囿中。唐因为都,又起东内,今含元殿、太液池故基尚存。又起南内,谓之兴庆宫,今池殿故基亦在。自东筑夹城复道,南至兴庆宫,又南至曲江,东跨灞、氵产,以属骊山。山上起羯鼓望京楼,山下起华清宫,宫有温泉,以白玉石为芙蓉出水,为御汤、莲花汤、太子汤、百官汤。其宫阙北临渭水,由华清宫东,离宫相望,以属东都。自尧、舜、周、秦、汉、唐,都城皆相近,高山大河,平川沃野,形势压天下。洛阳民俗和平,土宜花竹。长安尚有秦、汉游侠之风,地多长杨花、老槐,耕桑最盛,古称陆海。前代英雄必得此然后可以有为,今陆沉于北狄,惜哉!
  洛中风俗尚名教,虽公卿家不敢事形势,人随贫富自乐,于货利不急也。岁正月梅已花,二月桃李杂花盛,三月牡丹开。于花盛处作园圃,四方伎艺举集,都人士女载酒争出,择园亭胜地,上下池台间引满歌呼,不复问其主人。抵暮游花市,以筠笼卖花,虽贫者亦戴花饮酒相乐,故王平甫诗曰:“风暄翠幕春沽酒,露湿筠笼夜卖花。”“姚黄”初出邙山后白司马坡下姚氏酒肆,水地诸寺间有之,岁不过十数枝,府中多取以进。次日“魏花”,出五代魏仁浦枢密园池中岛上。初出时,园吏得钱,以小舟载游人往观,他处未有也。自余花品甚多,天圣间钱文僖公留守时,欧阳公作《花谱》,才四十余品,至元间韩玉汝丞相留守,命留台张子坚续之,已百余品矣。“姚黄”自脓绿叶中出微黄花,至千叶。“魏花”微红,叶少减。此二品皆以姓得名,特出诸花之上,故洛人以“姚黄”为王,“魏花”为妃云。余去乡久矣,政和间为过之当春时,花园花市皆无有,问其故,则曰:“花未开,官遣人监护,甫开,尽槛土移之京师,籍园人名姓,岁输花如租税。洛阳故事遂废。”余为之叹,又追记其盛时如此。
  河中府河东县永乐镇,唐永乐县也,本朝宁初,废为镇。面大河,背雷首、中条山,形势雄深。安吏之乱,土人多避地于此。有姚孝子庄,孝子名栖筠,唐贞元中为农,当戍边,栖筠之父语其兄曰:“兄嗣未立,弟已有子,请代兄行。”遂战殁。时栖筠方三岁,其后母再嫁,鞠于伯母。伯母死,栖筠葬之,又招魂葬其父,庐于墓侧,终身哀慕不衰。县令苏辙以俸钱买地开阡陌,刻石表之。河东尹浑上其事,诏加优赐,旌表其闾,名其乡曰孝悌社,曰节义里,曰钦爱。栖筠生岳,岳生君儒,君儒中师正。岳至师正仍世庐墓。至本朝庆历中,再加旌表。元中,县令王辟之以状列于朝,乞诏史官书之。盖自唐以来,孝义之风不少变。政和甲午,余过其家,长少列拜庭下,以次升堂,侍立应对有礼,道其家世次第甚详。盖自栖筠而下,义居二十余世矣。余为之低回叹息而去。其村人为余言:姚氏世推尊长公平者主家,子弟各任以事,专以一人守坟墓,近度为僧,亦庐墓侧。早晚于堂上聚食,男子妇人各行列以坐,小儿席地,共食于木槽。饭罢,即锁厨门,无异爨者。男女衣服各一架,不分彼此。有子弟新娶,私市食以遗其妻,妻不受,纳于尊长,请杖之。望其墓,林木蔚然,洒扫种艺甚谨。有田十顷,仅给衣食。税赋不待催驱,未尝以讼至县庭。今三百余年,守其家法无异辞者。经唐末五代之乱,全家守坟不去。熙宁间,陕右岁歉,举族百口同往唐、邓间就食,比其返,不失一人。政和中,取粟麦于民,谓之均籴,姚氏力不给,举家日夜号泣,欲亡去。余闻之恻然,谕县官曰:“孝义之门,忍使争此?”勾作状申府、申监司,得免焉。呜呼,永乐陷虏,姚氏为虏民,不知其存亡矣!因具书之。枢密章公谓余曰:“某初官入川,妻子乘驴,某自控,儿女尚幼,共以一驴驮之。近时初为官者,非车马仆从数十不能行,可叹也。”前辈勤俭不自侈大盖如此,因录之。
  纪公实为余言,尝闻其父言:王冀公钦若以使相尹洛,振车骑入城,士民聚观。富韩公方为举子,与士人魏叔平、段希元、一张姓者同观于上东门里福先寺二门上。门高,富公魁伟,三人者挽之以登,见其旌节导从之盛。富公叹曰:“王公亦举子耶!”三人者曰:“君何叹,安知吾辈异日不尔也?”后富公历将相,以三公就第,年八十乃薨,谥曰文忠,其名位不在冀公之下,而功德则过之。魏叔平、段希元至富公为宰相,以特奏名命官,张姓者穷老而死云。
  熙宁初,洛阳有老人党翁者卖药,日于水街南北往来,行步甚快,少年不及也。自言五代清泰年为兵,尝事柴世宗,有放停公帖可验。戴卷脚幞头,衣黄衫,系革带,犹唐装也。有妻无子,问其事,则不答。至元丰中,不知所在。余尝亲见之,亦异人也矣。
  有关中商,得鹦鹉于陇山,能人言。商爱之,偶以事下有司狱,旬日归,辄叹恨不已。鹦鹉曰:“郎在狱数日已不堪,鹦鹉遭笼闭累年,奈何?”商感之,携往陇山,泣涕放之。去后,每商之同辈过陇山,鹦鹉必于林间问郎无恙,托寄声也。泸南之长宁军有畜秦吉了者,亦能人言。有夷酋欲以钱伍拾万买之,其人告以:“苦贫将卖尔。”秦吉了曰:“我汉禽,不愿入夷中。”遂劲而死。呜呼,士有背主忘恩与甘心异域而不能死者,曾秦吉了之不若也。故表出之。
  余为西蜀宪,其治在嘉州。州之西有花将军庙,将军英武,见于杜子美之诗。庙史以匣藏唐至德元年十月郑丞相告云:“花惊定,将军也。是岁土蕃陷州,将军与丞相岂同功者耶?”告后列“金紫光禄大夫、左相、豳国公臣,正议大夫、门下侍郎、平章事、博陵县开国男臣”,不书姓名。右相缺。银青光禄大夫、行中书侍郎、平章事,姓名磨灭。谨按至德元年,肃宗初即位于灵武,右丞相杨国忠诛死,故缺之。是岁六月丙午,剑南节度使崔圆为中书侍郎、平章事。七月庚午,武部尚书、平章事韦见素为左相,蜀太守崔涣为门下侍郎、平章事。其不书姓名、磨灭者,此三人无疑矣。中书省官臣书姓名,门下省官臣不书姓名,当时节度废缺如此。然花将军之名惊定,唯得于此告也。或云将军丹棱东馆人,今东馆庙貌尤盛云。庙史又出本朝乾德三年二月二十六日伪蜀王孟昶、伪蜀太子孟元以降入朝、舟过庙下祭文二纸,墨色如新,其窘急悲伤之辞,读之亦令人叹息云。

标签: 邵伯温 邵氏闻见前录 邵氏闻见前录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右台仙馆笔记》、《豆棚闲话》、《八洞天》、《清代野记》、《奴才小史》、《连城璧外编》、《艳异编》、《十二笑》、《石点头》(醒世第二奇书)、《五色石》、《无声戏》、《珍珠舶》、《剪灯余话》、《林黛玉笔记》、《情史》(情史类略、情天宝鉴)、《独醒杂志》、《萤窗清玩》、《墉城集仙录》、《汉武帝别国洞冥记》、《鹤林玉露》、《女聊斋志异》、《西京杂记》、《阅微草堂笔记》、《通天乐》、《封氏闻见记》、《清平山堂话本》、《酌中志》、《爱日斋丛抄》、《文心雕龙》、《浮生六记》、《献帝春秋》、《天禄阁外史》、《笑林》、《太平天国战记》、《俗话倾谈》、《唐摭言》、《汉末英雄记》、《九州春秋》、《隋唐嘉话》、《北里志》、《次柳氏旧闻》、《明皇杂录》、《因话录》、《五代新说》、《独异志》、《定命录》、《历代崇道记》、《唐国史补》、《大唐创业起居注》、《皇明纪略》、《唐才子佳人传》、《甲申朝事小纪》、《西京杂记》、《鹤林玉露》、《齐东野语》、《客窗闲话》、《幽冥录》(幽明录、幽冥记)、《眉庐丛话》、《酉阳杂俎》、《松窗梦语》、《聊斋志异》、《长春真人西游记》、《道听途说》、《谭宾录》、《觚剩》、《夜谭随录》、《萤窗异草》、《杜阳杂编》、《续玄怪录》、《奉天录》、《搜神秘览》、《睽车志》、《玉壶清话》(玉壶野史)、《春渚纪闻》、《艳异编续集》(玉茗堂批评续艳异编)、《高坡异纂》、《技击余闻》、《技击余闻补》、《庸庵笔记》、《十叶野闻》、《玉照新志》、《茅亭客话》、《稽神录》、《韩诗外传》、《穆天子传》(周王传、穆王传、周穆王传、周穆王游行记)、《淞隐漫录》(后聊斋志异图说、绘图后聊斋志异)、《太平广记》、《兼明书》、《虞初新志》、《清波杂志》、《三水小牍》(山水小牍)、《唐阙史》、《青箱杂记》、《续世说》、《归潜志》、《北东园笔录初编》、《续夷坚志》、《夷坚志》、《括异志》、《葆光录》、《庚巳编》、《夜雨秋灯录》、《春渚纪闻》、《世说新语》(世说新书、世说、新书、刘义庆世说)、《拾遗录》(拾遗记、王子年拾遗记)、《魏郑公谏录》、《大唐新语》、《默记》、《里乘》、《东观奏记》、《南部新书》、《东轩笔录》、《本事诗》、《云溪友议》、《葆光录》、《荆楚岁时记》、《大宋宣和遗事》、《笑林广记》、《南岳小录》、《广异记》、《书断列传》、《李文忠公事略》、《今古奇观》、《西京杂记》、《新编绘图今古奇观》、《长春真人西游记》、《续客窗闲话》、《梦粱录》、《智囊全集》、《涑水记闻》、《陸清河集》、《荀公曾集》、《潘黄门集》、《汉末英雄记》、《续晋阳秋》、《坐花志果》、《旧京琐记》、《秋灯丛话》、《满清兴亡史》、《渑水燕谈录》、《华阳国志》、《淞滨琐话(后聊图说·淞隐漫录)》、《庚巳编》、《小豆棚》、《炀帝迷楼记》、《邵氏闻见前录》。更多精彩笔记小说火热更新中,敬请期待哦!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