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官场

当代·柯云路·新星·第36---38章

时间:2018-11-1 1:53:46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三十六章  现场会一结束,李向南与县委常委们立刻下山赶赴凤凰岭。他们刚到半山腰的看林小屋前便停住了。看林小屋的院子前黑压压的满山坡站满了人。成千上百的农民拿着斧头、锯子、绳索,拉着骡马,一群一群沉默地站着。闷大爷的儿子赵大魁瞪着血红的...
  第三十六章
  现场会一结束,李向南与县委常委们立刻下山赶赴凤凰岭。他们刚到半山腰的看林小屋前便停住了。看林小屋的院子前黑压压的满山坡站满了人。成千上百的农民拿着斧头、锯子、绳索,拉着骡马,一群一群沉默地站着。闷大爷的儿子赵大魁瞪着血红的眼睛吼着:“把凶手交出来,你们交出来。”在赵大魁后面,站着他领来的百十名穿着蓝帆布工作服的青年工人。
  赵大魁转向站在前面的高良杰:“你这当书记的是干什么吃的?让他们把凶手交出来,你听见没有?”
  “具体没有凶手。”高良杰解释道。
  “你不要在这儿包庇。”赵大魁吼道,像猛兽一样一挥膀子,喀嚓一声把钉着“护林公约”木牌的木柱砸断,木牌子轰隆一声落在地上,鲜血从赵大魁割破的胳膊上滴答答流下来。
  “大魁,你先冷静点。责任,”高良杰阴冷地扫视了一下人群,“要慢慢追究。先安静下来让大爷治疗、抢救。”他劝慰道。他对闷大爷始终怀有对父亲一样的感情,他对大魁也有兄弟情分。
  “不行,冤有头,债有主。”赵大魁转向农民们,跺着脚满眼喷火地爆发道:“你们有没有人性?我爹给你们种了一辈子树,看了一辈子山。你们都瞎了眼黑了心啦,你们就这样欺负他,害他。你们是人不是人?”
  农民们都低眉垂眼默立着。
  看到县委书记和县委领导们来了,人们的目光一下都转了过来。
  “李书记,你要给我爹做主。你一定要惩办凶手。”赵大魁转向李向南大声说道,眼泪急涌下来。
  “怎么回事?”李向南扫视了一下满山坡扛斧拿锯的人群,看着高良杰问。
  高良杰脸上不易觉察地搐动了一下。他想起了在全县提意见大会上自己与县委书记的对抗。他简单地汇报道:“几个村的人要上山哄砍凤凰岭,负责看林的闷大爷拦阻大家。大家不听,硬是上,老人低头朝人群撞去,人们一闪,老人撞在石头上昏死过去了。”
  “老人呢?”
  “正在小屋里抢救呢。大魁厂里的医生、大队保健站的医生都来了。”
  李向南扭头看了一下小屋:“危险吗?”
  “很危险。”
  “为什么不送县医院?”
  “现在马上不行,来不及。工厂的医院条件很好,医生护士都来了。”
  “看林老人多大年纪?”
  “七十七八岁了。”
  李向南严峻地看着高良杰:“一个八十来岁的老人孤军作战,拦阻哄砍,你这大队书记干什么去了?”
  “我们大队做工作了。”高良杰指了指身旁的五六个大队干部,“全体大队干部都出动了,到各村做工作,可是制止不住。”
  “为什么制止不住?”
  高良杰绷着脸沉默了一下,说道:“现在的大队领导权,还不是名存实亡。”
  李向南看了高良杰一眼,他感到了对方那内在的对抗情绪和冰冷强硬的性格力量。他对高良杰心中有数。“全县这么多大队都没名存实亡,为什么就你这个大队名存实亡了?”李向南平和地说。
  高良杰直溜溜地挺着一米八高的身躯,沉默不语。他从不屈从任何一种压力。沉默是他最含蓄的反抗。
  “李书记,这事不能怪良杰,他确实管了。”大队干部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
  “良杰,李书记和你说话呢,你怎么不吭气?”龙金生爱护地批评道。这也流露着对高良杰的某种不自觉的袒护。李向南感到了。
  高良杰不是潘苟世。他多少年来吃苦耐劳、严正廉洁,在古陵县相当一些干部眼里是难得的好干部,曾被誉为“最有政治水平”的大队书记。他现在的沉默也含有对自己的影响和力量的自觉意识和理直气壮的仗恃。李向南蹙着眉扫视了一下大队干部们,又把目光落在高良杰身上。在这个“最有政治水平”的干部掌管的凤凰岭大队,现在却出现了山林被哄砍一光的大混乱、大破坏局面。
  “李书记,你别和他磨嘴皮子。”赵大魁挥着手大声嚷道,“我爹要找你告状,从昨天就开始等你来了。他找大队、找公社告状,他们都不管。”
  “你听见了吗?”李向南指着赵大魁严肃地批评道。
  “能管的我们都管了,有的我们现在管不了。”高良杰毫无表情地说。
  “又是大队权力名存实亡,是不是?”李向南有些冒火了,“你嫌现在权小了,权没了是不是?要多大权?”
  高良杰沉默着。人群也在寂静中。
  “现在县委没有名存实亡吧?”李向南稍稍放平和了声音,“现在县委常委都在,支持你管。你现在就把哄砍事件就地解决了。然后,咱们再谈别的。”李向南指了一下满山坡的人群,“这你能管吗?”
  “能。”高良杰看了李向南一眼,神情冷峻地回答。
  高良杰慢慢移动着魁伟的身躯,往前向簇集的农民们走了几步。他站住了。整个人群此刻都感到了高良杰的巨大存在。他目光阴沉地缓缓扫过满山坡黑压压的人群。一片片人头被他的目光割倒了,垂下了。高良杰一瞬间又体验到他过去所熟悉的那种权威感。他知道,农民们现在是被闷大爷的生命危险在道义上压迫着,又面对县委领导们的俯视,他们现在有足够的怯惧。他们对他高良杰的敬畏和服从也没有完全忘却,忘却了的,现在也必定又恢复了。他现在要严厉地收拾一下无政府主义。他和背后的李向南是有矛盾的,但是当他此时面对无政府状态的农民群众时,他感到了自己更为本能地渴求集中的政治冲动,他要在农民面前,同时也要在常委们面前证明自己仍然是强有力的。
  他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一个浓眉虎眼的小伙子。那是张锁子,小寨村年轻人的头儿。“锁子,你怎么带头来砍树?”他严肃地问。
  锁子在高良杰的目光下垂着眼。凤凰岭大队的人都知道高良杰对他的大恩。十年前上山放炮炸石头,一个哑炮炸了,高良杰扑在十五岁的锁子身上,救下他一条命。高良杰自己却炸断了左臂。高良杰这次又抓住张锁子当突破点。
  “是不是你带的头?”高良杰又问。
  锁子仍然低头沉默着。
  “咋不吭气?不是你,那是谁?你说出来。”高良杰温和却又不容违抗地说道。谁都不服从他,锁子也不会不服从他。
  “不。”在一片寂静中,锁子低声答道。
  黑压压的人群都一下注意起来。
  高良杰出乎意料地惊愕了。心中一阵震抖,救命之恩现在也等于零了。他严厉地盯视着锁子,同时感到自己左臂的空袖那样沉重而笔直地下坠着。“这样砍树是犯法的,你知道吗?”他问。
  片刻沉默,只听见人群中骡马踏响蹄子的声音。
  “我们小寨的那一山树,不是你领着修梯田砍光的?那不犯法?”年轻人抬起眼,低声而倔强地说道。
  高良杰一下说不上话来。
  “树砍了,庄稼也没长过。”锁子又低声说了一句。
  人群中出现微微的骚动。李向南静观着事态的发展。
  “现在不是讨论过去的经验教训,现在是要处理眼下的事件。”高良杰对锁子说道,“你知道这违反国家政策吗?”
  “你不要老问我。”锁子垂着眼说道。
  “我现在就要问你。一个人不能无组织无纪律……”
  “我不想和你说了。”锁子突然抬起头爆发地大声说。全场一片寂静。锁子在高良杰的目光下又低下头,过了一会儿,他又扬起脸来激动地说:“你放炮时救过我,我知道。就这我该服你一辈子管是不是?你管了这么多年,管得我们越来越苦,还没管够?我爹杀头自己的羊,躲在山上杀,都叫你知道了,上了几次大会。你管得我们还敢喘气吗?”锁子激动得有些打抖,几乎说不下去,“放炮炸石头,你救过我,那炸石头干什么?不就是为了砌那条大标语。”锁子伸手一指,从两山夹峙间可以远远望见对面山坡上那条已被山洪冲掉几个字的大标语:“加……一元化领导。”他手猛一挥:“你的一元化我们受够了。”
  满坡人群鸦雀无声,高良杰目光冰冷地看着锁子。锁子看了他一眼,目光顺着他左臂的空袖滑下来,又垂下了眼。“这么说,大家不要我管啰?”高良杰看着人群说道,“不要我管,我从今天开始可以不管。”
  “锁子,良杰救你也救错了?”大队干部罗清水讲话了。“咱们山区从来就穷,”罗清水对着人群讲道,“良杰这些年不要城里工作,和咱们同甘共苦,咱们大伙不该实事求是点?没有良杰,咱们凤凰岭大队有电灯吗?有水渠吗?咱们村那两年合作医疗,一开始没有良杰拿出自己的转业费来,能办起来吗?现在,良杰要说是个残废人了,他生活不比咱们都困难?”
  “不要说了,有什么可说的。”高良杰脸色阴沉地一摆手,“不要我管,我这大队支书可以辞职。”
  “要说,这么个大队也该有个良杰这样硬梆的人管管事,要不非乱了套不可。”人群中一个白胡子老头慢吞吞说道,“可良杰你那管法不咋对。要不就都捏在你一人手心里,要不就是一撒,都分到底。”
  “良杰,你该管就管吧。”又有一个矮个老头怕事似地怯怯说道。
  “大爷,那是你一个人的意见,”高良杰说,“大伙不是这个意见。”
  “大伙也是这个想法,凤凰岭大队离了你,谁能管起来?”矮个老头转头对着人群,“大伙说,是吧?”
  “是。”人群中有几个人说道。
  “不是。”立刻又有几个人嚷道。
  “不是。”又有更多的人振臂嚷道。
  “不是。”一片片人嚷着。
  高良杰冷静地环顾了一下人群,转过头说道:“李书记,我向县常委提出辞职。”
  “良杰你,”罗清水又气又急,他面向大家嚷道:“你们不要高良杰领导,你们说让谁管?你们选出个人来,谁能管得了凤凰岭?”
  人群沉默。
  “你们谁觉得能管得了,自己也可以站出来。”
  “你罗清水就能管嘛。”人群中有谁喊了一句。
  “我不行,我们这几个人离了良杰都不行。”罗清水一指几个大队干部,大声说道。
  李向南对人群挥了一下手,站了出来:“你提出辞职了?”
  “谁能领导让谁领导吧。”高良杰说。什么事都是物极必反。真到了他要辞职的时候,农民们会明白他高良杰是不可缺少的。除了他,没有任何人能把这几十个山头管起来。他在悲怆中又有了钢一样的坚硬和冷静。
  李向南看了看他,平和地说道:“我个人同意你辞去大队书记的职务,你这个决心下得是对的。”
  高良杰毫无表情的脸上掠过一丝隐隐可觉的搐动。

标签:当代 柯云路 新星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商界现形记》、《禅真后史》、《梼杌萃编》(宦海钟)、《胡涂世界》、《冷眼观》、《无耻奴》、《斯文变相》、《宦海升沉录》、《红闺春梦》(绝芳园)、《东周列国志》、《人民的名义》、《省委行动》、《官场女人》、《市委书记的两规日子》、《回天绮谈》、《新世鸿勋》、《新纪元》、《狮子吼》、《如此京华》、《新中国未来记》、《回天绮谈》、《明季三朝野史》、《京华碧血录》(庚辛剑腥录)、《后官场现形记》、《市声》、《最近官场秘密史》、《热血痕》、《邻女语》、《魏忠贤小说斥奸书》、《中国制造》、《至高利益》、《女同志》、《市委一号》、《步步高》、《省委车队》、《省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们》、《跑官》、《中国面具》、《接待处处长》、《换届》、《政界》、《县委车队》、《征服》、《机关滋味》、《机关红颜》、《绝对权力》、《危险的移动》、《子夜》、《新编五代史平话》、《新星》。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温馨提示:您的阅览使我们的劳动成果得以实现,您的分享是我们持续更新的不竭动力。敬请大家分享,淘乐网全体员工敬上!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