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世情

清·曹雪芹·金玉缘​(风月宝鉴​)·第41---43卷(更新完毕)

时间:2018-11-6 6:52:43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3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四十一卷 记微嫌叔兄欺弱女 惊谜语妻妾谏痴人  话说董韩二夫人听倪夫人一段话,明知也难挽回。董夫人只得说道:“姑娘要行善,这也是前生的夙根(1),我们也实在拦不住。只是咱们这样人家的姑娘出了家,不成了事体。如今你太太说了准你修行,也是...
  第四十一卷 记微嫌叔兄欺弱女 惊谜语妻妾谏痴人
  话说董韩二夫人听倪夫人一段话,明知也难挽回。董夫人只得说道:“姑娘要行善,这也是前生的夙根(1),我们也实在拦不住。只是咱们这样人家的姑娘出了家,不成了事体。如今你太太说了准你修行,也是好处。却有一句话要说,那头发可以不剃的,只要自己的心真,那在头发上头呢。你想伴云也是带发修行的,不知他怎样凡心一动,才闹到那个分儿。姑娘执意如此,我们就把姑娘送到义善庵里静修罢。所有服侍姑娘的人也得叫他们来问:他若愿意跟的,就讲不得说亲配人,若不愿意跟的,另打主意。”茹萍听了,收了泪,拜谢了董韩倪三夫人。董夫人说了,便问宝琼等谁愿跟姑娘修行。宝琼等回道:“太太们派谁就是谁。”董夫人知道不愿意,正在想人。贺燕立在麒麟身后,想来麒麟必要大哭,防着他的旧病。岂知麒麟叹道:“真真难得。”贺燕心里更自伤悲。如金虽不言语,遇事试探,见是执迷不醒,只得暗中落泪。董夫人才要叫了众丫头来问。忽见玲珑走上前去,在董夫人面前跪下,回道:“刚才太太问跟三姑娘的姐姐,太太看着怎么样?”董夫人道:“这个如何强派得人的,谁愿意他自然就说出来了。”玲珑道:“姑娘修行自然姑娘愿意,并不是别的姐姐们的意思。我有句话回太太,我也并不是拆开姐姐们,各人有各人的心。我服侍岳姑娘一场,岳姑娘待我也是太太们知道的,实在恩重如山,无以可报。他死了,我恨不得跟了他去。但是他不是这里的人,我又受主子家的恩典,难以从死。如今三姑娘既要修行,我就求太太们将我派了跟着姑娘,服侍姑娘一辈子。不知太太们准不准。若准了,就是我的造化了。”董韩倪三夫人尚未答言,只见麒麟听到那里,想起茗筠一阵心酸,眼泪早下来了。众人才要问他时,他又哈哈的大笑,走上来道:“我不该说的。这玲珑蒙太太派给我屋里,我才敢说。求太太准了他罢,全了他的好心。”董夫人道:“你头里姊妹出了嫁,还哭得死去活来,如今看见三妹妹要出家,不但不劝,倒说好事,你如今到底是怎么个意思,我索性不明白了。”麒麟道:“三妹妹修行是已经准的了,三妹妹也是一定主意了。若是真的,我有一句话告诉太太,若是不定的,我就不敢混说了。”茹萍道:“三哥哥说话也好笑,一个人主意不定便扭得过太太们来了?我也是象玲珑的话,容我呢,是我的造化,不容我呢。还有一个死呢。那怕什么!三哥哥既有话,只管说。”麒麟道:“我这也不算什么泄露了,这也是一定的。我念一首诗给你们听听罢!”众人道:“人家苦得很的时侯,你倒来做诗。怄人!”麒麟道:“不是做诗,我到一个地方儿看了来的。你们听听罢。”众人道:“使得。你就念念,别顺着嘴儿胡诌。”麒麟也不分辩,便说道:只缘昔日画仙游,悟得今陪古佛修。娇俏吴门矢志女,缁衣穿上弃裙绸!
  尤洁如金听了,诧异道:“不好了,这人入了迷了。”董夫人听了这话,点头叹息,便问麒麟:“你到底是那里看来的?”麒麟不便说出来,回道:“太太也不必问,我自有见的地方。”董夫人回过味来,细细一想,便更哭起来道:“你说前儿是顽话,怎么忽然有这首诗?罢了,我知道了,你们叫我怎么样呢!我也没有法儿了,也只得由着你们罢!但是要等我合上了眼,各自干各自的就完了!”如金一面劝着,这个心比刀绞更甚,也掌不住便放声大哭起来。贺燕已经哭的死去活来,幸亏玉扣扶着。麒麟也不啼哭,也不相劝,只不言语。吴才吴梅听到那里,各自走开。尤洁竭力的解说:“总是麟兄弟见三妹妹修行,他想来是痛极了,不顾前后的疯话,这也作不得准的。独有玲珑的事情准不准,好叫他起来。”董夫人道:“什么依不依,横竖一个人的主意定了,那也扭不过来的。可是麒麟说的也是一定的了。”玲珑听了磕头。茹萍又谢了董夫人。玲珑又给麒麟如金磕了头。麒麟说道”难得,难得。不料你倒先好了!”如金虽然有把持,也难掌住。只有贺燕,也顾不得董夫人在上,便痛哭不止,说:“我也愿意跟了三姑娘去修行。”麒麟笑道:“你也是好心,但是你不能享这个清福的。”贺燕哭道:“这么说,我是要死的了!”麒麟听到那里,倒觉伤心,只是说不出来。因时已五更,麒麟请董夫人安歇,尤洁等各自散去。宝琼等暂且伏侍茹萍回去,后来指配了人家。玲珑终身伏侍,毫不改初。此是后话。
  且言吴礼扶了权太君灵柩一路南行,因遇着班师的兵将船只过境,河道拥挤,不能速行,在道实在心焦。幸喜遇见了海疆的官员,闻得镇海统制钦召回京,想来侄女一定回家,略略解些烦心。只打听不出起程的日期,心里又烦燥。想到盘费算来不敷,不得已写书一封,差人到全明哲任上借银五百,叫人沿途迎上来应需用。那人去了几日,吴礼的船才行得十数里。那家人回来,迎上船只,将全明哲的禀启呈上。书内告了多少苦处,备上白银五十两。吴礼看了生气,即命家人立刻送还,将原书发回,叫他不必费心。那家人无奈,只得回到全明哲任所。
  全明哲接到原书银两,心中烦闷,知事办得不周到,又添了一百,央求来人带回,帮着说些好话。岂知那人不肯带回,撂下就走了。全明哲心下不安,立刻修书到家,回明他父亲,叫他设法告假赎出身来。于是全家托了吴强吴翔等在董夫人面前乞恩放出。吴强明知不能,过了一日,假说董夫人不依的话回复了。全家一面告假,一面差人到全明哲任上,叫他告病辞官。董夫人并不知道。
  那吴翔听见吴强的假话,心里便没想头,连日在外又输了好些银钱,无所抵偿,便和吴才相商。吴才本是一个钱没有的,虽是韦姨娘积蓄些微,早被他弄光了,那能照应人家。便想起慧兰待他刻薄,要趁吴奎不在家要摆布吴瑕出气,遂把这个当叫吴翔来上,故意的埋怨吴翔道:“你们年纪又大,放着弄银钱的事又不敢办,倒和我没有钱的人相商。”吴翔道:“四叔,你这话说的倒好笑,咱们一块儿顽,一块儿闹,那里有银钱的事。”吴才道:“不是前儿有人说是外藩要买个偏房,你们何不和姚大舅商量把吴瑕说给他呢?”吴翔道:“叔叔,我说句招你生气的话,外藩花了钱买人,还想能和咱们走动么。”吴才在吴翔耳边说了些话,吴翔虽然点头,只道吴才是小孩子的话,也不当事。恰好姚旺仁走来说道:“你们两个人商量些什么,瞒着我么?”吴翔便将吴才的话附耳低言的说了。姚旺仁拍手道:“这倒是一种好事,又有银子。只怕你们不能,若是你们敢办,我是亲舅舅,做得主的。只要才老四在大太太跟前那么一说,我找韩舅爷再到二太太面前一说,只要这两位太太同意了,三太太更不必虑了。所以,太太们问起来你们齐打伙说好就是了。”吴才等商议定了,姚旺仁便去找韩立岭,吴翔吴才便去回董韩倪三夫人,说得锦上添花。
  董夫人听了虽然入耳,只是不信,因心痛加剧,无力支撑,就令韩夫人斟酌料理,完了回他。韩夫人听得韩立岭知道,便打发人找了韩立岭来问他。那韩立岭已经听了姚旺仁的话,又可分肥,便在韩夫人跟前说道:“若说这位郡王,是极有体面的。若应了这门亲事,虽说是不是正配,保管一过了门,这里老爷们俱能复官,且声势又好了。”韩夫人本是没主意人,再加因茗筠之事,本暗恨董夫人等了,那管其他,只一心报复,所以被韩立岭一番假话,哄得心动,请了姚旺仁来一问,更说得热闹。于是韩夫人倒叫人出去追着吴翔去说。姚旺仁即刻找了人去到外藩公馆说了。那外藩不知底细,便要打发人来相看。吴翔又钻了(2)相看的人,说明”原是瞒着合宅的,只是王府相亲。等到成了,他祖母和二太太作主,亲舅舅的保山,是不怕的。”那相看的人应了。吴翔便送信与韩夫人,并回了董夫人倪夫人。那尤洁如金等不知原故,只道是件好事,也都欢喜。
  那日果然来了几个女人,都是艳妆丽服。韩夫人接了进去,叙了些闲话。韩夫人因事未定,也没有和吴瑕说明,只说有亲戚来瞧,叫他去见。那吴瑕到底是个小孩子,那管这些,便跟了奶妈过来。银杏不放心,也跟着来。只见有两个宫人打扮的,见了吴瑕便浑身上下一看,更又起身来拉着吴瑕的手又瞧了一遍,略坐了一坐就走了。倒把吴瑕看得羞臊,回到房中纳闷,想来没有这门亲戚,便问银杏。银杏先看见来头,却也猜着八九必是相亲的。”但是大爷不在家,大太太一向不待见这一房,且又病着,难道叫二太太做主么?只是到底不知是那府里的。若说是对头亲(3),不该这样相看。瞧那几个人的来头,不象是本支王府(4),好象是外头路数如今且不必和姑娘说明,且打听明白再说。”银杏心下留神打听。那些丫头婆子都是银杏使过的,银杏一问,所有听见外头的风声都告诉了。银杏便吓的没了主意,虽不和吴瑕说,便赶着去告诉了如金,求他告诉董夫人和倪夫人。倪夫人知道这事不好,便来董夫人处禀知。董夫人只得硬撑着,叫请二太太来问。怎奈韩夫人信了兄弟并姚旺仁的话,反劝董夫人说:“孙女儿也大了,现在奎儿不在家,太太要拿好主意。况且是他亲舅舅打听的,难道倒比别人不真么!太太放心,这事错不了的!”董夫人本没有精神,便只点点头儿。

标签: 曹雪芹 金玉缘 风月宝鉴​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朝野佥载》、《廿载繁华梦》(粤东繁华梦)、《劫余灰》、《女娲石》、《梼杌闲评》(明珠缘)、《金瓶梅传奇》、《三刻拍案惊奇》(峥霄馆评定通俗演义型世言)、《醒世奇言》(醒梦骈言)、《林兰香》、《世无匹》(生花梦二集)、《春秋配》、《黄绣球》、《十二楼》、《连城璧》(无声允)、《文明小史》、《中山狼传》、《明月台》、《警寤钟》、《常言道》(子母钱、富翁醒世传、富翁醒世录)、《医界镜》、《善恶图全传》、《负曝闲谈》、《快士传》、《西湖二集》、《广陵潮》、《糊涂世界》、《最近女界鬼蜮记》、《最近社会龌龊史》、《发财秘诀》、《金瓶梅传奇》、《瓜分惨祸预言记》、《鼓掌绝尘》、《痴人说梦记》、《古戍寒笳记》、《返生香》、《笔梨园》、《歧路灯》、《黑籍冤魂》、《大马扁》、《十一才子书·鬼话连篇录》(何典)、《雅观楼》、《海上花魅影》、《金陵秋》、《鸳鸯针》、《英雄泪》、《贪欣误》、《瞎骗奇闻》、《玉燕姻缘全传》、《笔耕山房弁而钗》(弁而钗)、《黄金世界》、《歇浦潮》、《型世言》(峥霄馆评定通俗演义型世言)、《剖心记》、《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大刀得胜传》(仙卜奇缘全传)、《二刻醒世恒言》、《人海潮》、《天凑巧》、《娱目醒心编》、《生绡剪》、《柳非烟》、《蜗触蛮三国争地记》、《警富新书》、《跻春台》、《醉醒石》、《金钟传》(正明集)、《闪电窗》、《呐喊》、《彷徨》、《白鹿原》、《清夜钟》、《醉菩提传》、《枕中秘》、《潮嘉风月记》、《温凉盏》(火焚绣楼)、《碾玉观音话本》、《草木传(草木春秋·药绘图)、《九云梦》、《金玉缘》(风月宝鉴)。另外,更多精彩世情小说正在火热更新中,敬请期待哦!。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