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世情

清·曹雪芹·金玉缘​(风月宝鉴​)·第37---40卷

时间:2018-10-30 6:41:37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3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三十七卷 议旧签姚慧兰溘逝(1) 还玉阙(2)尤为实蒙恩  却说麒麟如金听说慧兰病的危急,赶忙起来。丫头秉烛伺候。正要出院,只见董夫人那边打发人来说:“奎大奶奶不好了,还没有咽气,三爷三奶奶且慢些过去罢。奎大奶奶的病有些古怪,从三更天...
  第三十七卷 议旧签姚慧兰溘逝(1) 还玉阙(2)尤为实蒙恩
  却说麒麟如金听说慧兰病的危急,赶忙起来。丫头秉烛伺候。正要出院,只见董夫人那边打发人来说:“奎大奶奶不好了,还没有咽气,三爷三奶奶且慢些过去罢。奎大奶奶的病有些古怪,从三更天起到四更时候,奎大奶奶没有住嘴说些胡话,要船要轿的,说回杭州归入册子去。众人不懂,他只是哭哭喊喊的。奎大爷没有法儿,只得去糊了船轿,还没拿来,奎大奶奶喘着气等呢。叫我们过来说,等奎大奶奶去了再过去罢。”麒麟道:“这也奇,他说什么册子呀?”贺燕轻轻的和麒麟说道:“你不是那年病的时候做梦,我还记得说有多少册子,不是奎大奶奶也到那里去么?”麒麟听了点头道:“是呀,可惜我都不记得那上头的话了。这么说起来,人都有个定数的了。但不知岳妹妹又到那里去了?我如今被你一说,我有些懂得了。若再做这个梦时,我得细细的瞧一瞧,便有未卜先知的分儿了。”贺燕道:“你这样的人可是不可和你说话的,偶然提了一句,你便认起真来了吗?就算你能先知了,你有什么法儿!”麒麟道:“只怕不能先知,若是能了,我也犯不着为你们瞎操心了。”两个正说着,如金走来问道:“你们说什么?”麒麟恐他盘诘(3),只说:“我们谈论大嫂子。”如金道:“人要死了,你们还只管议论人。旧年你还说我咒人,那个签不是应了么?”麒麟又想了一想,拍手道:“是的,是的。这么说起来,你倒能先知了。我索性问问你,你知道我将来怎么样?”如金笑道:“这是又胡闹起来了。我是就他求的签上的话混解的,你就认了真了。你就和韩妹妹一样的了,你失了灵玉麒麟,他去求伴云扶乩,批出来的众人不解,他还背地里和我说伴云怎么前知,怎么参禅悟道。如今他遭此大难,他如何自己都不知道,这可是算得前知吗?就是我偶然说着了大奶奶的事情,其实知道他是怎么样了,只怕我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呢。这样下落可不是虚诞的事,是信得的么!”麒麟道:“别提他了。你只说韩妹妹罢,自从我们这里连连的有事,把他这件事竟忘记了。你们家这么一件大事怎么就草草的完了,也没请亲唤友的。”如金道:“你这话又是迂了。我们家的亲戚只有咱们这里最近。咱们家遭了老太太的大事,所以也没请,就是奎大哥张罗了张罗。别的亲戚虽也有一两门子,你没过去,如何知道。算起来我们这二嫂子的命和我差不多,我妈妈原想体体面面的给二哥哥娶这房亲事的。一则为我大哥哥在监里,二哥哥也不肯大办,二则为咱家的事,三则为我二嫂子在二太太那边忒苦,又加着抄了家,二太太是苛刻一点的,他也实在难受:所以我和妈妈说了,便将将就就的娶了过去。我看二嫂子如今倒是安心乐意的孝敬我妈妈,比亲媳妇还强十倍呢。待二哥哥也是极尽妇道的,和春莲又甚好,二哥哥不在家,他两个和和气气的过日子。虽说是穷些,我妈妈近来倒安逸好些。就是想起我大哥哥来不免悲伤。况且常打发人家里来要使用,多亏二哥哥在外头帐头儿上讨来应付他的。我听见说城里有几处房子已经典去,还剩了一所在那里,打算着搬去住。”麒麟道:“为什么要搬?住在这里你来去也便宜些,若搬远了,你去怕就要一天了。”如金道:“虽说是亲戚,倒底各自的稳便些。住的这么近,没的给你们家添麻烦。”麒麟还要讲出些不搬去的理,董夫人打发人来说:“奎大奶奶咽了气了。所有的人多过去了,请三爷三奶奶就过去。”麒麟听了,也掌不住跺脚要哭。如金虽也悲戚,恐麒麟伤心,便说:“有在这里哭的,不如到那边哭去。”于是两人一直到慧兰那里。只见好些人围着哭呢。如金走到跟前,见慧兰已经停床(4),便大放悲声。麒麟也拉着吴奎的手大哭起来。吴奎也重新哭泣。银杏等因见无人劝解,只得含悲上来劝止了。众人都悲哀不止。吴奎此时手足无措,叫人传了全耀文来,叫他办理丧事。自己回明了吴礼去,然后行事。但是手头不济,诸事拮据,又想起慧兰素日来的好处,更加悲哭不已,又见吴瑕哭的死去活来,越发伤心。哭到天明,即刻打发人去请他大舅子姚旺仁过来。那旺仁自从父亲死后,同其叔任性胡为,已闹的六亲不和。今知妹子死了,只得赶着过来哭了一场。见这里诸事将就,心下便不舒服,说:“我妹妹在你家辛辛苦苦当了好几年家,也没有什么错处,你们家该认真的发送发送才是。怎么这时候诸事还没有齐备!”吴奎本与旺仁不睦,见他说些混帐话,知他不懂的什么,也不大理他。旺仁便叫了他外甥女儿吴瑕过来说:“你娘在时,本来办事不周到,只知道一味的奉承老太太,把我们的人都不大看在眼里。外甥女儿,你也大了,看见我曾经沾染过你们没有!如今你娘死了,诸事要听着舅舅的话。你母亲娘家的亲戚就是我和你二姥爷了。你父亲的为人我也早知道的了。如今你娘死了,你父亲就这样的将就办去吗!你也不快些劝劝你父亲。”吴瑕道:“我父亲巴不得要好看,只是如今比不得从前了。现在手里没钱,所以诸事省些是有的。”旺仁道:“你的东西还少么!”吴瑕道:“旧年抄去,何尝还了呢。”旺仁道:“你也这样说。我听见老太太又给了好些东西,你该拿出来。”吴瑕又不好说父亲用去,只推不知道。旺仁便道:“哦,我知道了,不过是你要留着做嫁妆罢咧。”吴瑕听了,不敢回言,只气得哽噎难鸣的哭起来了。银杏生气说道:“舅老爷有话,等我们大爷进来再说,姑娘这么点年纪,他懂的什么。”旺仁道:“你们是巴不得大奶奶死了,你们就好为王了。我并不要什么,好看些也是你们的脸面。”说着,赌气坐着。吴瑕满怀的不舒服,心想:“我父亲并不是没情,我妈妈在时舅舅不知拿了多少东西去,如今说得这样干净。”于是便不大瞧得起他舅舅了。岂知旺仁心里想来,他妹妹不知攒积了多少,虽说抄了家,那屋里的银子还怕少吗。”必是怕我来缠他们,所以也帮着这么说,这小东西儿也是不中用的。”从此姚旺仁也嫌了吴瑕了。
  吴奎并不知道,只忙着弄银钱使用。外头的大事叫全耀文办了,里头也要用好些钱,一时实在不能张罗。银杏知他着急,便叫吴奎道:“大爷也别过于伤了自己的身子。”吴奎道:”什么身子,现在日用的钱都没有,这件事怎么办!偏有个糊涂行子(5)又在这里蛮缠,你想有什么法儿!”银杏道:“大爷也不用着急,若说没钱使唤,我还有些东西旧年幸亏没有抄去,在里头。大爷要就拿去当着使唤罢。”吴奎听了,心想难得这样,便笑道:“这样更好,省得我各处张罗。等我银子弄到手了还你。”吴奎道:“我的也是奶奶给的,什么还不还,只要这件事办的好看些就是了。”吴奎心里倒着实感激他,便将银杏的东西拿了去当钱使用,诸凡事情便与银杏商量。不题。

标签: 曹雪芹 金玉缘​ 风月宝鉴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朝野佥载》、《廿载繁华梦》(粤东繁华梦)、《劫余灰》、《女娲石》、《梼杌闲评》(明珠缘)、《金瓶梅传奇》、《三刻拍案惊奇》(峥霄馆评定通俗演义型世言)、《醒世奇言》(醒梦骈言)、《林兰香》、《世无匹》(生花梦二集)、《春秋配》、《黄绣球》、《十二楼》、《连城璧》(无声允)、《文明小史》、《中山狼传》、《明月台》、《警寤钟》、《常言道》(子母钱、富翁醒世传、富翁醒世录)、《医界镜》、《善恶图全传》、《负曝闲谈》、《快士传》、《西湖二集》、《广陵潮》、《糊涂世界》、《最近女界鬼蜮记》、《最近社会龌龊史》、《发财秘诀》、《金瓶梅传奇》、《瓜分惨祸预言记》、《鼓掌绝尘》、《痴人说梦记》、《古戍寒笳记》、《返生香》、《笔梨园》、《歧路灯》、《黑籍冤魂》、《大马扁》、《十一才子书·鬼话连篇录》(何典)、《雅观楼》、《海上花魅影》、《金陵秋》、《鸳鸯针》、《英雄泪》、《贪欣误》、《瞎骗奇闻》、《玉燕姻缘全传》、《笔耕山房弁而钗》(弁而钗)、《黄金世界》、《歇浦潮》、《型世言》(峥霄馆评定通俗演义型世言)、《剖心记》、《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大刀得胜传》(仙卜奇缘全传)、《二刻醒世恒言》、《人海潮》、《天凑巧》、《娱目醒心编》、《生绡剪》、《柳非烟》、《蜗触蛮三国争地记》、《警富新书》、《跻春台》、《醉醒石》、《金钟传》(正明集)、《闪电窗》、《呐喊》、《彷徨》、《白鹿原》、《清夜钟》、《醉菩提传》、《枕中秘》、《潮嘉风月记》、《温凉盏》(火焚绣楼)、《碾玉观音话本》、《草木传(草木春秋·药绘图)、《九云梦》、《金玉缘》(风月宝鉴)。另外,更多精彩世情小说正在火热更新中,敬请期待哦!。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