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随笔

如何处理人性:美国与民国开国精英的一点对比

时间:2018-11-5 4:51:55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3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笔者按:这篇稿子大概写于七、八年前。偶然翻出来吓了自己一跳,以前居然敢写这么宏大的命题。重读了两遍,觉得论述大体上似还成立,作了一些删改后发出来,聊供一哂。  托克维尔说过:“人心中也有一种对于平等的变态爱好:让弱者想法把强者拉下到他们...
  笔者按:这篇稿子大概写于七、八年前。偶然翻出来吓了自己一跳,以前居然敢写这么宏大的命题。重读了两遍,觉得论述大体上似还成立,作了一些删改后发出来,聊供一哂。
  托克维尔说过:“人心中也有一种对于平等的变态爱好:让弱者想法把强者拉下到他们的水平,使人们宁愿在束缚中平等,而不愿在自由中不平等。……自由并不是他们期望的主要的和稳定的目的,平等才是他们永远爱慕的对象。”
  托氏道出的,是人性中固有的缺陷。
  所谓“对于平等的变态爱好”,大体可以理解为“如果自己一天只能吃一顿饭,也会希望其他人和自己一样”,亦即“不患寡而患不均”,不喜欢见到有人在同等的合法规则下比自己过得好,也就是所谓的“宁愿在束缚中平等,而不愿在自由中不平等”。
  如何处理这种“人性的固有缺陷”,其实是现代政治最基本的出发点。
  一、美国开国精英接受人性的缺陷
  美国革命是一场政治革命。革命最重要的成果之一,是确立了“人民”这一概念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独一无二的地位。
  在美国的开国精英们看来,“人民”不但是革命最强大的道义后盾,也是新政权最终极的合法性来源,亦即“人民”是国家主权唯一的所有者,是政府一切权力的来源。
  但开国精英们所赞美的“人民”,只存在于抽象的政治概念里。对具体的“人民”,开国精英们并不信任。
  譬如,在纽约批准宪法大会上,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曾宣称,在“自由的共和国”,“人民的意志构成政府的根本原则”;但他随后又说,“(人民)不具备系统的政府管理所必需的辨别力和稳定性”,他们“经常被错误的信息和激情引向最严重的错误”。
  再如,在弗吉尼亚批准宪法大会上,埃德蒙·伦道夫一再称颂抽象的“人民”,但却在发言中用“herd”(牧群)来指代“大众”,以至于被人责备用词不慎、蔑视人民。
  其实,这并不是用词不慎的问题,而是一种对具体的人存在的人性缺陷的警惕与怀疑。
  这种怀疑,可以说是一种“欧洲传统”。18世纪英国的“乡村辉格派”就认为“人民”具有双重性,他们赞颂抽象整体的“人民”,将他们描述成政治权力的终极源泉;同时确有对那些具体参与社会政治的“人民”满怀戒备。
  美洲的清教徒也喜欢说“人民的声音”就是“上帝的声音”,但在涉及具体的、活生生的“人民”时,却又断言“在几乎每个时代和每个国家,人民作为一个集体始终难以在行动时带有任何一点节制和智慧”,将他们描述成“愚昧而轻率的大众”。
  基于这种对人性缺陷的戒备,多数美国开国精英,不相信具体的“人民”拥有自己统治自己的素质和能力。
  譬如,约翰·亚当斯曾以回顾历史的方式,如此描述具体的“人民”的“可怕”面目:“民众的忌妒的呼声、猜忌、疑心、自负、傲慢、骄横、野心和某个地位优越者的暴躁”,一旦被用来对付某个人,结果必然是,“一群不受节制的乌合之众的愤怒和狂暴,通过擅长蛊惑的专制者的暗中挑唆,就会爆发为各式各样的攻击、毁谤和怒火,往往以谋杀和屠戮而告终”,其程度之可怕,在专制主义的历史上随处可见。
  在亚当斯看来,“人民的统治”很可能沦为“人民的暴政”,在地域狭小、人口甚少的雅典式城邦,“人民的统治”尚且不能很好地处理政府事务,在美国这样一个土地辽阔、人口众多、居民分散的国家,“人民的统治”自然更加靠不住。
  不过,开国精英们并不打算因此放弃共和体制,也不打算将具体的“人民”从政治生活中驱逐出去。前者决定了“人民”将成为国家正当性与政府合法性的来源。后者则考验开国精英们对人性固有缺陷的处理能力。
  解决问题的办法是制度设计。
  如汉密尔顿所言,“人民是动乱而多变的,他们很少作出正确的判断或决定”,因此,“唯有一个永久的机构才能制约民众的轻率放肆”。
  詹姆斯·麦迪逊的主张更具体。他建议设立一个任期较长的第二院,因为“人民”对他们的真正利益缺乏了解,容易犯错误,而他们的直接代表也会出于同样的原因而犯错误,于是就需要在政府中设立第二院来制约第一院,匡正它因“易变和冲动”所犯的错误。
  当然,也有一些非常端的意见。比如,主张将政府管理定性为一种“专门技艺”——“政府管理是一门科学,如果不鼓励人们用三年甚至一生奉献于它,这门科学在美国决不会得到完善”——所谓“用一生奉献于它”,其实是主张推行“政治职业化”,也相当于将普通民众排斥在政府的大门之外。
  最后,开国精英们用“代表权、选举权、同意权和知情权”四者,确立了“人民”和“政治精英”之间的一种“委托-代理”关系。人民将“代表权”出让给“政治精英”,不必直接参与国家政治事务,如此可以避免“人民直接统治”带来的种种弊端;通过“选举权”,“政治精英”与“人民”之间互通流动,“人民”可以上升为“政治精英”,“政治精英”落选后也须回归“人民”(当然,这只是整套制度设计的一部分)。
  简言之,这种制度设计,核心前提是承认“人性存在缺陷”(或谓之“人性恶”)。

标签:如何 处理 人性 美国 民国 开国 精英 对比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