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明代

明·萧良有·龙文鞭影(蒙养故事)·原文及注解·(2)

时间:2018-11-3 6:17:43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3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石虔矫捷,朱亥雄奇。  吕注:石虔矫捷:晋人石虔随父围猎时,虎受箭伤而伏地,诸将戏让石虔去拔箭,石虔上前拔得一箭,虎跳他也跳,而且比虎跳得还高,虎伏下身去他又乘机拔得一箭,其矫捷绝伦。朱亥雄奇:朱亥,大梁人,勇侠,隐于屠肆。侯赢把他推荐...
  石虔矫捷,朱亥雄奇。
  吕注:石虔矫捷:晋人石虔随父围猎时,虎受箭伤而伏地,诸将戏让石虔去拔箭,石虔上前拔得一箭,虎跳他也跳,而且比虎跳得还高,虎伏下身去他又乘机拔得一箭,其矫捷绝伦。朱亥雄奇:朱亥,大梁人,勇侠,隐于屠肆。侯赢把他推荐给魏公子无忌(信陵君),无忌派他奉壁谢秦,秦王怒,使贸之虎圈,亥发上冲冠,瞪目视虎,虎不敢动,遂以礼遣。又让朱亥袖四十斤铁椎杀晋鄙,夺其兵,遂退秦存赵。
  哀笺:时有患虐疾者,谓曰“桓石虔来”以怖之,病者多愈,其见畏如此。事见《晋书》列传四十四豁子石虔传。
  平叔傅粉,弘治凝脂。
  吕注:平叔傅粉:即三国时魏人何晏,字平叔。传说魏明帝见平叔肌肤校白,疑其傅粉,夏天令其食汤饼,汗出,以巾拭之,更为皎白。弘治凝脂:弘治,即晋朝人杜乂,字弘治,官至丹阳丞。其肤清绝,王右军见之,叹曰:“面若凝脂,眼如点漆,神仙中人也。”
  哀笺:何晏,魏尚书,擅经学,曾注《论语》、《孝经》。杜乂,成恭皇后父,镇南将军预孙,尚书左丞锡之子也。性纯和,美姿容,有盛名于江左……桓彝亦曰:“卫玠神清,杜乂形清。”事见《晋书》列传第六十三。
  伯俞泣杖,墨翟悲丝。
  吕注:伯俞泣杖:汉韩伯俞性至孝,尝有过,母亲杖打他,他哭泣说:往者杖尝痛,知母健康:杖不痛,知母力衰,是以悲泣。”墨翟悲丝:春秋、战国之际的思想家,人称墨子。墨子见染丝者而叹曰:“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五入为五色,不可不慎也。非独染丝,治国亦然。”此作墨翟悲丝,通称悲染。
  哀笺:“悲丝”见于《墨子》所染第三:舜染於许由伯阳,禹染於皋陶伯益,汤染於伊尹仲虺,武王染於太公周公。……夏桀染於干推哆,殷纣染於崇侯恶来,厉王染於厉公长父荣夷终,幽王染於傅公夷蔡公谷。
  能文曹植,善辩张仪。
  吕注:能文曹植:曹植,字子建,曹操的第三个儿子,魏文帝曹王的弟弟。《三国志·陈思王传》:子建年十岁余,诵读诗论及辞赋数十万言,善属文。太祖(曹操)尝视其文,谓植曰:“汝倩人也?”(求别人写的吧?)植跪曰:“言出为论,下笔成文,固当面试,奈何倩人!善辩张仪:张仪,战国时魏人。尝从楚相饮,诬以盗璧击之遍体。归问其妻曰:“视我舌在否?”曰:“在”。曰:“舌在足矣!”善辩,因连衡六国,使皆割地事秦。为秦、魏二国相,封武信君。
  哀笺:谢灵运尝言,天下文采十斗,曹子建独占八斗。
  温公警枕,董子下帷。
  吕注:温公警枕:司马光在宋哲宗朝为相,封为温国公。宋范祖禹作《司马温公布衾铭》曰:“公一室萧然,图书盈几,竟日静坐,泊如也。又以圆木为曾枕,少睡则枕转而觉,乃起读书。”董子下帷:董子。即西汉大儒哲学家董仲舒,专门研究《春秋公羊传》。《汉书·儒林传》:“董仲舒少治春秋,孝景时为博士,下临讲诵,弟子传以久,次相授业,或末见其面。盖三年不窥园,其精如此。”
  哀笺: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撰《春秋繁露》,对后世影响极大。
  会书张旭,善画王维。
  吕注:会书张旭:旭,唐朝人,字伯高。善草书,性嗜酒,每大醉,呼叫狂走,乃下笔,或以发得墨而书,既醒自视,以为入神。初为常熟尉,有老人陈牒求判,信宿又至,旭责之,曰:“观公笔奇妙,欲以藏家耳。”因出其父书,天下奇笔也,旭自是尽得其法。又尝见公主担夫争道而得笔法,观公孙大娘舞《剑器》,更得其神,人称草圣。善画王维:王维,字摩诘,唐朝著名诗人、画家。曾作监察御史、节度府判官等,后又任尚书右丞,故称王右丞。王维最善诗与画。宋朝苏轼说:“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
  哀笺:后人称“张狂米颠”,米指米芾。老杜《饮中八仙歌》: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
  周兄无慧,济叔不痴。
  吕注:周兄无慧:鲁成公十八年的春天,晋国的大夫将晋厉公杀掉,到京师去迎接周子(晋悼公)回国为君,其中有七八个人不服从,认为:“周子有兄而无慧,不能辨菽麦,故不可立。”济叔不痴:晋朝王湛.字处冲,雅抱隐德,遂负痴名。其侄王济因此不行叔侄礼,有一次王济见其叔床头有《周易》,十分吃惊,尤其听到他剖析玄理,甚是微妙,又与之乘马,见其善骑。过去武帝常以济叔为笑料,此时又问:“卿家痴叔死末?”济曰:“臣叔不痴。”并赞美说:“山涛以下,魏舒以上。”
  哀笺:栾书、中行偃弑厉公,葬之以一乘车,时礼,诸侯当葬以七乘,栾书等薄葬之,以示不承认其为国君。事见《史记·晋世家》。湛闻济言,曰:“欲处我于季孟之间乎?”事见《晋书》列传第四十五。
  杜畿国士,郭泰人师。
  吕注:杜畿国士:畿,三国时魏人,字伯侯。建安中,畿自荆州还,后至许昌,见侍中耿纪,语终夜。尚书令苟彧与纪比屋,夜闻畿言,异之,旦遣人谓纪曰:“有国士而不进,何以居位?”既见畿,如旧相识者,遂进畿于朝。郭泰人师:泰,字林宗,东汉太原介休人,博通经典,在家教授子弟。《尚友录》载:“东汉魏昭,童子时求事郭泰,供给洒扫。泰曰:“当精义讲书,何来相近?”昭曰:“经师易获,人师难道。欲以素丝之质,附近朱蓝。”于是郭泰名声远扬,学士纷纷归附。
  伊川传易,觉范论诗。
  吕注:伊川传易:川即程颐,字叔,世称伊川先生,洛阳人,北宋哲学家,少年时与兄程颢学于周敦颐。程颐先为宋秘书省校书郎、祟政殿说书等职,后被贬,讲学三十余年,对儒家经典以新的“理性”解释。著有《易传》《春秋传》等。易,指《易经》。觉范论诗:觉范,即南宋僧人彭觉范,名德洪。他的弟弟曾说:“诗,贵得于天趣。”觉范曰:“何以识其天趣?”曰:“能识萧何所以识韩信,则天趣可识矣。”觉范不同意此说,但又说服不了弟弟。
  哀笺:程颐、程颢,宋理学大家,朱熹称其“夫以二先生昭明道学于孔孟既没千载不传之后,可谓盛矣”,朱熹为其四传弟子,后又称程朱理学,后集有《二程全书》
  董昭救蚁,毛宝放龟。
  吕注:董昭救蚁:汉代董昭,字公仁。曾乘船过钱塘江,见一蚁浮在短芒上,其情甚危。董昭从江上将蚁救起。夜梦乌衣入来致谢,并说他是蚁王,今后若有事情告诉他。后来董昭因事入狱,求人捉来两个蚂蚁,要它去告诉那蚁王,果然有许多蚂蚁前来咬断绳锁挖出洞穴,董昭逃了出来。后来遇赦免难。毛宝放龟:晋毛宝,字硕真,年十二,见渔人得一白龟,毛宝赎放之。后来任郝城守令,与石虎战败投江,足蹬一物,得至岸,回头一看,原来是以前放生的白龟。
  乘风宗悫,立雪杨时。
  吕注:乘风宗悫:宗悫,字元干,南朝宋孝文帝时人。少时叔父宗炳问其志愿,意答曰:愿乘长风破万里浪。”元嘉二十二年(445年)破林邑时为振武将军,城破,珍宝山积,悫一毫无犯。立雪杨时:杨时,字中立,北宋南剑州将乐人。《末史·杨时传》载:杨时四十岁时曾与游酢拜见程颐,程颐正在瞑目而坐,杨时不敢打扰,久立不去。等程颐察觉时,门外已雪深一尺,二人还立在那里。后历知浏阳、余杭、萧山,都取得了政绩。
  哀笺:程门立雪即典出于此。
  阮籍青眼,马良白眉。
  吕注:阮籍青眼:阮籍,字嗣宗,三国时魏国人,竹林七贤之一。《晋书·阮籍传》:“籍又能为青白眼。礼俗之士,以白眼对之。及嵇喜来吊,籍作白眼,喜不怿而退。喜弟康闻之,乃赍酒携琴造焉。籍大悦,见青眼。由是礼法之士疾之若分。”马良白眉:马良,字季常,汉末襄阳宜城人。《三国志·蜀书·马良传》称:马良,兄弟五人,并有才名,良眉中有白毛,乡里为之谚曰:“马氏五常,白眉最良。”
  韩子孤愤,梁鸿五噫。
  吕注:韩子孤愤:韩子即韩非,韩国贵族,法家代表人物,与秦国的李斯同出于荀子门下。《史记·老子韩非列传》称:韩非见韩之削弱,数以书谏韩王,韩王不能用。故作《孤愤》、《五蠹》等数十万言。梁鸿五噫:梁鸿,字伯鸾,少贫而博学,娶妻孟光,隐居霸陵山中,一日过洛阳,见宫室侈丽,乃作《五噫歌》:“涉彼北芒兮噫!顾览帝京兮噫!宫室崔嵬兮噫!人之劬劳兮噫!辽辽末央兮噫!”肃宗闻而非之,下令揖捕。他改姓易名,与妻远居齐鲁之间,为人做工。每归,妻子盂光举案齐眉。
  钱昆嗜蟹,崔谌乞糜。
  吕注:钱昆嗜蟹:钱昆字裕之,五代时吴越人。后归宋,官至秘书监,为政宽简便民,性嗜蟹,曾经申请到地方任职,曰:“但得有蟹,无通判处,足慰素愿也。”崔谌乞糜:《北齐书·李给传》载,河间守崔谌,恃弟逼势,向李绘素要糜角、翎羽。绘答书曰:“翎有六羽,飞则冲天:有四足,走便入海。下官肤体疏懒,手足迟钝,不能逐飞追走远事佞人。”
  哀笺:宋制,州郡设通判,监察主官行为,常与主官发生矛盾。
  隐之卖犬,井伯烹雌。
  吕注:隐之卖犬:吴隐之,字处默,晋濮际人。《晋书·吴隐之传》:“隐之将嫁女,(谢石)知其贫素,遣妇必当率薄,乃令移厨帐,助其经营。使者至,见婢牵犬卖之。此外萧然无办。”井伯烹雌:井伯,即春秋时秦国的贤相百里莫,字井伯。家贫,出游不返,其妻无以自给,乃西入秦,为院妇,遂与相失。后吴为秦相,妻知之,末敢言。一日,吴坐堂上作乐,所请来的洗衣妇自言知音,因援琴而歌者三:其一曰:“百里吴,五羊皮。亿别时,烹伏雌,炊房屋,今日富贵忘我为?”问之,原来是过去的妻子,遂还为夫妻。
  枚皋敏捷,司马淹迟。
  吕注:枚皋敏捷:枚皋,字少孺,西汉淮阴人,才思敏捷。汉武帝出巡时,每有所感,则命他作赋。他受沼即成。故而扬雄说:军旅之际,戎马之间,飞书驰檄,则用枚皋。司马淹迟:马相如,字长卿,西汉辞赋家,他作了很多赋,至今尚有《子虚》《上林》等名篇传世。其为文首尾温丽,但构思淹迟。控引天地,错综古今,忽然而睡,涣然而兴,几百日而后成。
  哀笺:《文心雕龙》铨赋篇言汉赋:“繁华损枝,膏腴害骨;无贵风轨,莫益劝诫。”《汉书艺文志》载,枚皋有赋百二十篇,惜大都亡佚。
  祖莹称圣,潘岳诚奇。
  吕注:祖莹称圣:祖莹,字元珍,南北朝时后魏人。八岁能通《诗》、《书》,父母恐其成疾,禁之不能止,常于父母寝睡之后燃火读书。由是声誉甚盛,时号为圣小儿。潘岳诚奇:潘岳,字安仁,西晋荥阳中牟人。《晋书·潘岳传》:“岳少以才颖见称,乡邑号为奇童。”曾为河阳守令,满县种桃李,人称河阳满县花。
  哀笺:祖莹,十二岁为中书学生,时人云:京师楚楚袁与祖,洛中翩翩祖与袁。以文学见重,常言:“文章须自出机杼,成一家风骨。何能共人同生活也?”事见《魏书》卷八十二,祖莹传。岳美姿仪,辞藻绝丽,尤善为哀诔之文。少时常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之者,皆连手萦绕,投之以果,遂满车而归。
  紫芝眉宇,思曼风姿。
  吕注:紫芝眉宇:唐朝元德秀,字紫芝,河南人。少年丧父,孝事母亲。后为鲁山令,为官清廉自守。后隐居陆浑山中。不为墙垣扃钥,遇到荒饥,日或不食,弹琴以自娱。房琯每见德秀叹曰:见紫芝眉宇,使人名利之心都尽。”思曼风姿:曼,即南北朝时张绪,字思曼。少有才文,风姿清雅,官至国子祭酒。齐武帝曾称赞蜀地的柳树曰:“此柳风流可爱,似张绪当年。”
  哀笺:绪口不言利,有财辄散之。清言端坐,或竟日无食。事见《南齐书》卷三十三张绪传。
  毓会窃饮,谌纪成糜。
  吕注:毓会窃饮:钟毓、钟会是三国钟繇的两个儿子,钟繇昼寝,二人乘机偷饮父亲的酒。钟繇假睡偷观,见
  钟毓先拜后饮,而钟会饮而不拜。事后问其为什么,钟毓说:酒以成礼,不敢不拜。”钟会说:“偷本非礼,所以不拜。”谌纪成糜:纪,东汉恒帝时太丘长陈实的儿子陈谌、陈纪与父亲齐名,号为三君。一日,有客来访,谈锋甚敏,二子时年少,令炊饭。问为何迟留,陈谌跪曰:“君与客语,儿辈窃听,炊忘著箪,今皆成糜。”太丘曰:“汝颇有所识否?”二子跪述,言无遗失。太丘曰:“如此但糜白可,何必饭?”
  韩康卖药,周术茹芝。
  吕注:韩康卖药:韩康,字伯休,常采药卖于长安市,口不二价二十余年。时有女子买药,康守价不二,女子怒曰:“公是韩伯林耶,乃不二价乎?”康叹曰:我本欲避名,今小女子皆知有我焉,何为药为?”乃隐入霸陵山中,连征不起。周术茹芝:周术,字元道,人称角里先生,是传说中的四皓之一。曾作《紫芝歌》:“莫莫高山,深谷逶迤。晔晔紫芝,可以疗饥。唐虞世远,吾将何归?驷马高盖,其优甚大。富贵之畏人兮,不若贫贱之肆志。”
  哀笺:四皓,即商山四皓,幼安《踏莎行·和赵国兴知录韵》词云:“长忆商山,当年四老,尘埃也走咸阳道”。
  刘公殿虎,庄子涂龟。
  吕注:刘公殿虎:刘公即刘安世,字器之,北宋末年任台谏官。因其直言敢谏,被称为“殿上虎”。庄子涂龟:即庄周。《庄子·秋水》载:庄子钓子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见焉,曰:“愿以境内累君矣。”庄子持竿不顾,曰:“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
  哀笺:刘安世,时任左谏议大夫宝文阁待制,曾师从司马光。

标签: 萧良有 龙文鞭影 蒙养故事 原文 注解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