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随笔

为食而色

时间:2018-11-2 5:55:48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3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明清艳情小说将欲等同于情,又认为性欲是表达情的唯一方式,男女之欲被夸张到变形扭曲的地步。在涉及食色关系的时候,对于男子虽然有“宁可三日不食,不可一日离妇人”之说,对于女人有“佳人唯爱一条筋”,宁愿上口无肥鸡腊肉,下口不可无“鳝鱼”之语,但饱暖仍然为第一要务...
  明清艳情小说将欲等同于情,又认为性欲是表达情的唯一方式,男女之欲被夸张到变形扭曲的地步。在涉及食色关系的时候,对于男子虽然有“宁可三日不食,不可一日离妇人”之说,对于女人有“佳人唯爱一条筋”,宁愿上口无肥鸡腊肉,下口不可无“鳝鱼”之语,但饱暖仍然为第一要务。即使在宣扬淫欲的艳情小说中,对色欲的铺陈描写中也往往表露出以色情求衣食的辛酸。这在描写龙阳的小说中表现的尤其明显。
  男子而充当龙阳,极少有以此为乐者。虽然有文人如汤显祖、张岱等宣扬鼓吹,视为文士风流,而实际上充当龙阳小子的仆役、歌童、门子、书童、优伶、小官等皆迫于生计,以此作谋生之方式或者辅助手段。文人名士如屠隆、臧懋循、祁豸佳、吴伟业、陈维崧、袁枚等于赏玩之余,虽然也对优伶歌童表示一定的同情,但是名伶歌童的辛酸仍然为其所不了解。反而是明清艳情小说作者对同性恋受动的一方求食之辛酸有较为深刻的理解。
  《巫梦缘》中的男性主人公王嵩相貌俊秀如女子,有人诱哄他做男风的勾当,引起他的痛骂:“我又不是小唱,我又不走雇与人家糙秫秫的。这等可恶!”所谓“小唱”即专门陪酒唱曲的男妓。王嵩之语道出了同性交受动一方的卑下地位和穷困处境。比如《杏花天》中的傅贞卿用金钱买通了小官花俊生的父亲,包下了花俊生,与之同食共眠,而花俊生为表感激,性交合时主动凑迎,使得傅贞卿觉得美快通畅。当傅贞卿在其岳母的催逼下与未婚妻共谐花烛时,花俊生不禁为自己的处境担忧,当傅贞卿答应与其结拜为盟兄弟,并且派人送去银钱时,花俊生才放下心来。像《桃花影》中的丘慕南和魏玉卿的关系则从另一方面说明了男子出卖色相与衣食的关系。丘慕南喜好龙阳,先有卖瓜小童贪图白金与其进行所谓的绸缪恩爱,后来看到相貌俊秀的魏玉卿,顿生爱慕之心,而看到魏玉卿行李奢华,显然很富有,无法用金钱收买,只好另设美人局诱惑。而魏玉卿最后是财色兼收,看破世事的丘慕南以妻妾家产相赠。小说《姑妄言》中以不少篇幅对龙阳的生活遭遇作了细致而深刻的描写。小说中的龙阳或为小厮,或为优伶,或为穷家子弟,或为门役,皆以后庭作谋生具。作者以谐谑的语调讲述了昆山戏子兼作龙阳风气的由来,盖唱戏只能谋得眼前衣食,欲积私蓄最好的途径是兼做龙阳,而“这种人又喜赌又好乐,以为这银钱只用弯弯腰蹶蹶股就可源源而来,何足为惜,任意花费。及至有了几岁年纪,那无情的胡须,他也不顾人的死活,一日一日只管钻了出来,虽然时刻扫拔,无奈那脸上又多了几个皱纹,未免比少年减了许多风韵,那善于修饰的,用松子、白果、官粉捣烂如泥,常常敷在脸上,不但遮了许多缺陷,而且喷香光亮,还可以聊充下陈。无奈粪门前后长出许多毛来……到了此时,两手招郎,郎皆不顾,虽在当街头把腰弯折,屁股蹶得比头还高,人皆掩鼻而过之,求其一垂青而不能,要想一文见面万不能够了。”实为龙阳悲凉一生之真实写照。小说中的嬴丑放了一个“清越异常”的响屁,想到要靠出卖屁股为生的儿子,不禁惨然长叹,“他虽然挣了几个钱,今生要像我放这样个响屁,断乎不能的了。”他的儿子嬴阳相貌娇好,又会装扮,在十二三岁就被一个大老官以一大块银子和两套绸绢衣服开辟了“聪明孔”,从此走上小官之路,后来被地方土豪聂变豹诱进府中强暴,肛门破裂,大肠头拖出,成为残疾,只好靠妻子阴氏接客卖淫维持生计。其一生遭遇是为衣食而挣扎的小官命运之缩影。另外一个典型的例子是龙扬,小说戏谑地称他是以“卖圈儿肉大脏头的生意为生”,至长成大汉,嘴上长出胡须,屁股沟里长出毛,就被老主顾游混公无情地抛弃,只好拔光嘴上的胡须和屁股沟里的毛,相与了另一个孤老充好古,充好古手头拮据,只能供应龙扬的酒食,龙扬也非常高兴。和嬴阳一样,龙扬一方面要出卖色相以换取衣食,另一方面又渴望着性的满足,嬴阳无法抵抗女色的诱惑而落入魔掌,致成残疾,龙扬因为逼奸嬴氏而被嬴氏及其丈夫设计毒惩,棒槌插肛门,以绳索将棒槌系在腰间,割去舌头,在街上被巡夜的官兵当作怪物打死。再如魏忠贤生得标致,在县衙中充当门役时,深得六房书办的喜爱,衣食不愁,后又为好男风的知县所宠信,谋得了二三千金,嘴上也长出了胡须,退役回家,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娶一个标致的女子为妻,他打听到一个绝色女子,心中动火,声称只要模样好,不论是整是破。龙阳杨为英听说有贵公子光顾,欣欣然有自得之色,满以为从此以后可以丰衣足食,谁知道被游夏流的妻子卜氏冲破,只好寻找些零主顾,勉强糊口,当以男色为性命的充好古答应在卖妻子后付给他银钱时,杨为英才答应与其成就好事。充好古当了一件布衫,买了半斤牛粑,沽了两壶烧酒,吃饱喝足,就在一座破庙的的香案上成就好事。以色求食在这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示。小说描写杨为英怕自己的粪门太松,招揽不住这个肥主顾,故意做出各种骚淫之态。杨为英遵从的正是龙阳的唯衣食是求的原则,最后杨为英和充好古一起穷饿而死,这也是几乎所有龙阳的最后结局。
  即使在《红楼梦》这样的以描写家庭细故为主的现实主义作品中,也有对为食而色的出色描写。如小说中薛蟠喜欢龙阳,假托上学,以银钱吃穿收买贫寒人家子弟如金荣、香怜、玉爱等为契弟。像柳湘莲、蒋玉菡,皆身为优伶,而又充当达官贵人的男宠,实际上即是龙阳,虽然比嬴阳等显得孤高,当薛蟠将柳湘莲当作普通风月子弟调戏时,就遭到了柳湘莲的一顿毒打。柳湘莲的强烈的自尊心,也从反面说明了龙阳小官的卑下地位。
  以色求衣食在集中描写男风的《龙阳逸史》《弁而钗》《宜春香质》等几部小说中得到了集中的展示。成书于崇祯年间的《龙阳逸史》专门描写同性恋,所谓“逸史”云云,表现了作者要反映龙阳之风盛行的社会风貌的用心,但是作者并没有秉着公心进行客观化的描写,而是充满着嘲讽和偏见,但就在这嘲讽中仍然可见出龙阳的为衣食而挣扎的无奈和辛酸。小说将当时人对小官的喜好比作“见血的苍蝇攒个不了”,认为那些花大把银子结识小官的大老官是“只生得两个眼眶子,那里识得些好歹”。小说描写了驼村小官业的兴盛,写到小官们祭祀神灵祈求保佑,思量成立行业,小官们如何挂牌营业,小官遢坊与妓院的竞争,如此等等,都是以一种嬉笑的态度进行描写,尤其是对年龄变大而为了生计装扮年轻的小官给以无情的嘲讽,用“贞节”来衡量小官的行为,将“贪图口里嗒嗒,腰里撒撒,不管是人是鬼,好歹就肯来来”的小官列如贱等,所有这些都表现出作者对小官阶层的歧视态度,然而又从客观上写出了小官阶层出卖肉体色相求得衣食的艰辛。小官之间的竞争、小官与妓女的竞争,实际上都是为衣食的残酷生死竞争。小说的第二回写小官李小翠与主顾富户邵囊订立契约:“三面言定,每岁邵奉李家用三十金,身衣春夏套,外有零星用度,不入原议之中。此系两家情愿,各无异说,如有翻复等情,原议人自持公说,恐后无凭,立此议单,各执一纸为证。”这是以契约形式进行衣食与色相的相对公正的交换。第十八回中的小官葛妙儿,自画肖像挂在家门口作招牌营业,是自主经营,以色换食。而像第十四、十五回中的男院中的小官,则是将自己的人格和身体廉价出卖而丧失了自由。投机商人以几两银子,几件衣服,就将流落街头、无衣无食、生活艰难的小子收罗在一起,成立所谓的男院,商人将小官的身体当作货物一样出卖。更有的小官实际上身如奴隶,甚至连生命也朝不保夕,如第十七回中的马天姿,流落街头,被陈员外收留,陈员外的妻子出于嫉妒竟然将马天姿装进袋子中抛到护城河中,马天姿在获救后也不敢告状。按照小说的描写,男院中的小官也有着等级的划分,第五回中骆驼村的小官被按年龄分为上中下三等,而十四回中的男院老鸨则将小官按照年龄分为天字上上号、地字上中号、人字中下号、和字下下号,如同风流文人给妓女品评出的等级。在风流名士那里这种品评和划分是一种娱乐,而对小官来说则是求衣食饱暖的生死挣扎,基本上无风光旖旎可言。随着时光的飞逝,年龄的增长,如果不是在年轻时积攒下钱财,龙阳的短短的黄金时期过后衣食无着,只有沦为苦役或者流落街头,其结局比人老珠黄的妓女更为悲惨。

标签: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善恶到头无须报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