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随笔

扫黄、色情业与婚姻契约制

时间:2018-10-30 6:31:03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3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看新闻,说东莞的色情业又死灰复燃了。几年前,那次东莞扫黄时,和朋友聊过这件事。当时闹了很大的动静,由东莞扩展到全国,形成了大规模的扫黄运动,似乎是要来真格的了。但大规模的扫黄搞了很多次,结果只是让色情业暂时潜入地下,压抑一段时间之后,一旦放松,遇到机会,愈...
  看新闻,说东莞的色情业又死灰复燃了。几年前,那次东莞扫黄时,和朋友聊过这件事。当时闹了很大的动静,由东莞扩展到全国,形成了大规模的扫黄运动,似乎是要来真格的了。但大规模的扫黄搞了很多次,结果只是让色情业暂时潜入地下,压抑一段时间之后,一旦放松,遇到机会,愈加旺盛。即使没有了洗头按摩,没有了天上人间,开房约炮,找小三养情妇,仍是变相的卖淫嫖娼,扫不尽,没法扫。让人觉得,根除卖淫嫖娼不是几乎不可能,而是根本不可能,只要还有男女,还有尘根,还有欲望。
  中国的色情业始于春秋,发展于魏晋,兴盛于唐宋,至明代达到顶峰,娼妓终于成为一种职业。唐代的文人、官员嫖妓,被认为是风流,社会对妓女很少有歧视,有的妓女从良后竟然可以成为诰命夫人。宋代禁止官员嫖妓,可以叫官妓佐酒,却不能私侍枕席,但规定形同虚设,官员大都与妓女打得火热,连皇帝都带头嫖,如宋徽宗就和名妓李师师相好。明代革除官妓,禁止官吏嫖娼,嫖娼一旦被捉住,罪行仅比杀人次一等,即使遇到大赦,也终生不得录用,也就是彻底开除出公务员队伍了。普通人嫖娼,捉住了也要受罚,至于怎么罚,由地方官决定,比如南京曾一度禁止嫖娼,宿娼者被捉住的话,宿一夜罚银七分,还要带枷示众。但到了明代后期,禁嫖的法规就被扔到一边了,文人、官员不仅嫖妓,还玩男色,皇帝也经受不住诱惑,经常微服行游,明武宗和白牡丹的故事在后世被传为佳话。一度取缔色情业的南京,发展成为性都,秦淮河两边的青楼妓院与王朝兴衰竟然息息相关,李香君、柳如是、陈圆圆等名妓几乎成为那个时代的象征,关乎一代兴亡,见证一代兴亡。清代仍禁止官员嫖妓,有的官员转而玩男妓玩戏子,于是有《品花宝鉴》的故事,昆剧京剧因此而兴盛一时。上等人嫖名妓,中产阶级逛平安里、秦淮河、八大胡同,普通百姓逛窑子嫖暗娼,上等人少而百姓多,于是窑子暗娼遍地开花。
  食色性也,饱暖则思淫欲,自古至今皆然。除了色,当然还有其他的娱乐,还有其他刺激,特别是在今天,可以K歌,可以飙车,可以蹦极,可以登山,还有赌博,还有吸毒,但几乎所有的娱乐从骨子里都与色有关联。从法理上说,卖肉和卖力气卖智力没有本质区别,都是自己的东西,一个愿买一个愿卖,又不伤害第三者。但色情业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好比社会有机体上的一个肿瘤。有人说,卖淫公开化、职业化是文明的表现,世界上不少国家中色情业是合法的。在中国放开色情业要非常慎重,但一味打压也不是办法,一旦全部转入地下,更不安全,更不卫生,更危险,传播疾病不说,与黑社会犯罪发生关联,女性权益更无法保障,会带来更多的社会问题。
  喜新厌旧,寻求刺激,是人的本性,价值观固然重要,但也要考虑人性。且不说有几千万的光棍需要安顿,且不说有很多孤男寡女,有很多夫妻两地分居,即已婚男女在一起过得久了,也会出问题,或者男女一方的性格缺陷暴露出来了,或者对方变得丑了,变得懒惰邋遢了,变坏了,或者在一起过得腻歪了,厌倦了,如还强制他们在一起,是一种折磨,是不人道的,如再不准他们去搞婚外性,如何忍受得了?所谓的扫黄长效机制,不是天天查天天扫,而应该是一个系统工程。既然色情业无法公开化合法化,既然搞小三不道德,那么就要提供其他的宣泄途径。已婚男女在一起厌倦了,或者遇到自己更喜欢的男女了,怎么办?离婚的话,如果对方不同意,又打官司又打架,财产要分割,孩子要监护,弄得筋疲力尽。归根到底还是婚姻的问题,应该将结婚证换成婚契,签订三到五年的合约,将合约期满后财产孩子的归属问题事先说好,协约期满可以续签,否则自动解除婚姻关系,三到五年换一个新的性对象,欲望刺激基本上可以满足了。协约期满,如果觉得合意,可以续约,也可以签终身之合约。这样就基本上不需要离婚了,也没必要嫖妓搞小三了,如果在契约期内嫖妓搞婚外情或提出离婚,视为违约,要付出严重代价,比如所有的房子财产都归另一方。按理说,男女结合,讲求缘分,应该珍惜感情,按照马克思的说法,没有感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签订合同似乎亵渎婚姻了。但在如今这个不道德婚姻占较大比例,背叛出卖感情司空见惯的社会中,签订合同实为不得已之举。
  回到东莞的话题,扫黄扫不净,除了食色之性外,还与好逸恶劳的本性有关。看了李银河的一篇文章,她认为消灭卖淫首先要提高妇女的经济地位,解决贫困妇女的生计问题,教她们谋生技能,帮助她们从良。但如今多数卖淫并非迫于生计,而是当作职业了,来钱快,不要出力,躺着就把钱挣了,据说不少人一旦干了这个就不想再干别的了。这样的人不卖淫的话就会成为小三小四。没有歧视女性的意思,因为好逸恶劳而卖身卖肉的不仅仅是女人,据统计,男性卖淫者占百分之十以上。既然无法改变,无法彻底消灭,是否可以像准许澳门赌博一样,考虑设一个红灯试验区呢?
  前几天看了阎连科的小说《炸裂志》,这部小说讲的是一个村庄靠卖淫迅速发展,成为镇,成为县,最后成为特区市。所谓的炸裂市,据说就是深圳。靠卖淫而发展,被称为原罪,但发达之后,原罪仍存在,变成了现罪。据说深圳有名的三条街,各处的酒店、夜总会,大都有色情从业者,人数不少于东莞。除了酒店、歌厅、发屋、洗浴等实体经营之外,还有网络有陌陌有微信摇一摇,更没法查没法扫。但我们毕竟是社会主义国家,要坚守社会主义价值观,知其不可扫,还是要扫之。

标签:扫黄 色情业 婚姻 契约制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贾谊之死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