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名人

世界欠穿旗袍制造原子弹的女人一个诺贝尔奖,她就是“原子弹之母”吴健雄

时间:2018-10-17 1:20:20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3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很多人从中国来到先进自由的美国,都会很快拥抱新事物,变成美国的“假洋鬼子”。但吴健雄有两件事一直坚持:吃饭,她只吃中国餐;穿衣服,她只穿旗袍。  女人到底有多难?  2018年,诺贝尔奖颁出了历史记录: &...
  很多人从中国来到先进自由的美国,都会很快拥抱新事物,变成美国的“假洋鬼子”。但吴健雄有两件事一直坚持:吃饭,她只吃中国餐;穿衣服,她只穿旗袍。
  女人到底有多难?
  2018年,诺贝尔奖颁出了历史记录:
  物理奖和化学奖中同时颁给了女性科学家。女性获诺贝尔科学奖的难度,其实非常大。

  2015年,中国的屠呦呦才拿到了诺贝尔生理学奖。然而在中国,不要说女性,就是男性要获诺贝尔奖也很艰难。世界欠穿旗袍制造原子弹的女人一个诺贝尔奖,她就是“原子弹之母”吴健雄

  但大家可能不知道,其实在六十年前,一位中国女性差点就拿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她的名字,叫吴健雄。
世界欠穿旗袍制造原子弹的女人一个诺贝尔奖,她就是“原子弹之母”吴健雄

  六十年前的女人到底有多难?
  1957年,这一年全中国都沸腾了:
  杨振宁、李政道拿到了诺贝尔物理学奖。当时,两位还没加入美国籍,还是正儿八经的中国公民。
  这一年中国人虽然大出风头,但本来还可以更出风头的。
  杨李两位的工作,主要是理论。理论工作要想拿奖,必须要得到实验的检验。

世界欠穿旗袍制造原子弹的女人一个诺贝尔奖,她就是“原子弹之母”吴健雄

  做这个实验的是谁呢?就是吴健雄。
  哪怕在今天,女性要想在所从事的领域出人头地,都十分艰难,更何况是在男性统治的物理学领域。
  吴健雄在待遇方面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和今天的女性差不多。
  但她达到的事业成就,却远远比现在光打嘴炮、怨天尤人的一些人高得多。
世界欠穿旗袍制造原子弹的女人一个诺贝尔奖,她就是“原子弹之母”吴健雄

  生当作人杰
  “吴健雄”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霸气。
  吴健雄出生的时候,家里按照“英雄豪杰”的排名,给她取名为“健雄”。
  吴家一家都充满了豪侠气概,尤其是吴健雄的父亲吴仲裔。
  他做了两件事情,对吴健雄的一生影响至深:
  第一件事,是剿匪。
  1912年,吴健雄出生在江苏太仓。太仓是个民风彪悍的地方,吴健雄的童年时代,土匪作乱,民不聊生。
  父亲吴仲裔曾经参加过上海商团,学过军事理论,练过武功,还参加过反对时局的斗争,上过沙场,历过生死。
  回到家乡以后,他看不惯土匪的嚣张跋扈,自己组织了一支武装力量,上山直捣土匪巢穴,亲自处决了土匪首领。
  江苏太仓的土匪祸患,被他一举铲平了。
  吴仲裔经常在吴健雄面前,朗诵李清照的诗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他自己就是一个人人仰慕的英雄豪杰。
  吴健雄的一生,没有扭捏作态,而是开朗活泼、气魄特大,父亲对她品格的培养影响最大。
  第二件事,是创建女子学校。
  女子读书,在当时是荒天下之大谬。
  吴仲裔接受过西方思想的熏陶,坚持认为不读书的人是没出路的,于是他拆了庙里的神像,把破庙改造成了女子学校。
  但由于村民的思想封建闭塞,学校开学以后完全没人来。
  吴仲裔带着吴健雄和母亲、婶婶,全家女眷出动劝服村人送女孩儿来读书。
  慢慢,学校里的读书声鼎沸起来,那是当时黑夜中微弱而持久的声音。
  吴健雄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中,也爱上了读书学习。
  一个人,只要爱读书爱学习,并且学会了不纠结于儿女私情,她的人生,几乎就是前途无量的了。

世界欠穿旗袍制造原子弹的女人一个诺贝尔奖,她就是“原子弹之母”吴健雄

  死亦爱胡适
  吴健雄说,对她影响最大的人,除了父亲吴仲裔以外,还有另一个男人,就是胡适。
  中学时代,吴健雄考上了苏州第二女子师范学院。在上万个报考学生里面,她考了第九名。
  吴健雄虽然名字很霸气,但其实长得非常有气质。有人曾说,民国最美的女性,不是林徽因,而是吴健雄。

世界欠穿旗袍制造原子弹的女人一个诺贝尔奖,她就是“原子弹之母”吴健雄

  但是吴健雄并没有“恃靓行凶”,她没有心思谈恋爱,也毫不关心一般女生关心的东西,比如化妆打扮、勾搭男孩。
  她只想读书。课余时间,吴健雄最喜欢读的杂志是《新青年》。而《新青年》上最漂亮的文章,都是胡适写的。
  一般女生心仪的对象是隔壁班的男生,而吴健雄心里的偶像,就是胡适。
  有一次,学校邀请了胡适来做演讲。校长知道吴健雄很喜欢胡适,让她来做演讲记录。
  吴健雄的少女心,一整晚都扑通扑通跳得厉害。
  在苏州女子师范学院毕业以后,吴健雄被报送进了中央大学,但她有一年的自由时间。
  她决定去上海中国公学听课。因为胡适在那里当校长。
  胡适原本不认识这个小姑娘。有一次考试,他发现这个小姑娘坐在前排,原本三个小时考试的内容,她两个小时就做完交卷了。
  胡适看了她的考卷,欣喜若狂:他从来没见过一个学生对清朝三百年的思想史如此熟悉的,马上给了一百分。
  后来胡适发现,吴健雄经常在别的课上也考一百分,不仅学习刻苦,而且文理兼通,文史哲数理化全部都很出色。
  胡适感叹:“怪不得她能报送中大。”
  胡适从此对吴健雄另眼相看,格外照顾。
世界欠穿旗袍制造原子弹的女人一个诺贝尔奖,她就是“原子弹之母”吴健雄

  吴健雄进了中大数学系读书,胡适经常来看她。其实胡适来看的,是他当时情投意合的女人——曹诚英。
  胡适和曹诚英相爱,但家里有“母老虎”江东秀,约会不敢明目张胆。
  曹诚英和吴健雄很熟,胡适也知道吴健雄,所以,胡适每次和曹诚英约会,都找吴健雄出来做“电灯泡”。
  久而久之,胡适也开始和吴健雄通信,关系越来越好。
  吴健雄在上海工作以后,胡适曾经去探望她,支开了身边所有的人,单独和她聊了很久。吴健雄去了美国,胡适出访的时候也专门探望过她。
  胡适外出旅游,看到英国物理学家卢瑟福的书信集,知道吴健雄肯定喜欢,专门买来寄到美国给她。
  对自己的学生这么好,坊间难免传出绯闻。吴健雄怕胡适不高兴,专门写信给胡适解释:
  为什么又有许多人最爱飞短流长?念到您现在所肩负的责任的重大,我便连孺慕之思都不敢道及,希望您能原谅我,只要您知道我是真心敬慕您,我便够快活的了。
  她特意解释:她对他的感情,是敬重、是仰慕,而不是爱慕,她是真的怕失去这位谦谦君子似的师长。
  其实她太小看胡适了。以胡适的人品,君子坦荡荡,根本不会介意这些说法。
  胡适曾经给她写信说:“我一生到处撒花种子,绝大多数都撒在石头上了,其中有一粒撒在膏腴的土地里,长出了一个吴健雄,我也可以万分欣慰了。”
  60年代,吴健雄和胡适参加酒会,当天晚上胡适摔倒在地猝死,吴健雄“悲痛万分,泣不成声”。
  在追悼会上,吴健雄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讲述胡适的功绩,而是直言胡适的个人生活是不幸的:他的婚姻不自由,他的感情未得到应有的尊重,他始终受到儒家伦理道德的束缚,不敢追求自己的内心。
  吴健雄对胡适的感情,头脑清醒而深入骨髓,她知道胡适的伟大,也知道胡适的孤独。
  知他罪他,都是因为太爱他。

世界欠穿旗袍制造原子弹的女人一个诺贝尔奖,她就是“原子弹之母”吴健雄

  穿着旗袍做实验
  深受胡适启发的吴健雄,知道要勇敢追求自己的事业,必须去美国。
  1936年,24岁的吴健雄来到美国,进了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读博士,导师是核物理学家塞格雷。
  很多人从中国来到先进自由的美国,都会很快拥抱新事物,变成美国的“假洋鬼子”。
  但吴健雄有两件事一直坚持:吃饭,她只吃中国餐;穿衣服,她只穿旗袍。
世界欠穿旗袍制造原子弹的女人一个诺贝尔奖,她就是“原子弹之母”吴健雄

  首先说吃饭。吴健雄来美国的第一天,就发现美国的食物根本不是她能吃的。于是她跑出校园,到处找中餐厅。
  千辛万苦找到一家中餐厅,她软磨硬泡,硬是说服了老板以正常一半的价格准许她天天在这吃饭。
  再说旗袍。无论在家还是出外,吴健雄的着装永远只有一种,那就是旗袍。
  在伯克莱的草地上,你天天可以看到这样一个景象:吴健雄穿着开边叉、素色旗袍,缓缓走过,走进实验大楼和教学楼。
  做实验,她也穿旗袍;上课,她还是穿着旗袍。
  想象一下一个穿着旗袍的中国美人,用一口流利的英语讲述最艰深的物理知识,一定倾倒美国的大学生们。
  吴健雄唯一一次不穿旗袍,是结婚的时候。她穿着一袭白纱,嫁给了生命中的真命天子。
世界欠穿旗袍制造原子弹的女人一个诺贝尔奖,她就是“原子弹之母”吴健雄

  爱,是两个人共有一个梦想
  吴健雄爱过胡适吗?也许有。但两个人从来没有走出过实质性的一步。
  和吴健雄走出实质性一步的,是当时也在美国留学的物理学家——袁家骝。
  袁家骝虽然出身世家,但他后来家道中落,到美国留学的时候身上甚至只剩下了40美元。因此,袁家骝并没有一般公子哥儿的坏习性,反倒勤劳朴实,脚踏实地。
  夫妻两人都是物理学家,最高梦想肯定都是科学。
  但客观地讲,论天赋和实力,吴健雄比袁家骝要高出许多,难得的是袁家骝一点都不觉得难受。
  和吴健雄成婚以后,袁家骝主动担当下了洗衣服做饭打扫房间、带孩子的职责,而且坚决不让妻子做家务,只是为了让吴健雄更多地享受科学的快乐。
  袁家骝曾说:“夫妻如同一个机关,需要合作,婚前要有承诺,婚后要有责任。”
  什么叫爱?大概就是我的梦想是你的梦想,你的实力足够实现你的梦想,顺带把我的梦想也实现了。
  而我的责任,就是确保你能实现你的梦想。
  这才能做到吴健雄所说的“狂热的相爱”。
世界欠穿旗袍制造原子弹的女人一个诺贝尔奖,她就是“原子弹之母”吴健雄

  地表威力最强的女人
  有了袁家骝的付出,吴健雄才可以在自己的事业中纵横驰骋。
  吴健雄最厉害的业绩有两项,每一项都足够改变历史。
  第一项,就是制造原子弹。
  1944年,哥伦比亚大学参与了制造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他们把吴健雄召了过去,要她参加,负责伽马射线探测器。
  “曼哈顿计划”是美国主导的计划,所有关键人物中只有一位非美国人,那就是吴健雄。
  吴健雄对自己的实验要求非常高,经常通宵达旦工作,她的实验,从来没有出过错误,被“曼哈顿计划”的大boss奥本海默盛赞。
  原子弹的反应堆建好以后,出现了一个严重问题,那就是原子炉里的连锁反应开始几小时以后停止了。
  这就意味着:原子弹哑火了。
  许多天才的脑袋都想不明白这一点,最后他们只好去找吴健雄,要拿她的博士论文来参考。
  因为吴健雄的博士论文,研究的就是铀原子核分裂时产生的稀有气体。
  把她的博士论文拿来和实验一对比,物理学家马上发现:原子炉连锁反应的中止,就是吴健雄发现的稀有气体在搞鬼。
  原因找到了,问题马上被解决,原子炉又开工了,人类第一颗原子弹顺利炸响。
  如果没有吴健雄,原子弹可能要推迟十年才能发明。因此,完全可以这样说:原子弹的威力,就是从吴健雄的手上释放出来的。
  因此,她也被称为“原子弹之母”。

世界欠穿旗袍制造原子弹的女人一个诺贝尔奖,她就是“原子弹之母”吴健雄

  推翻宇宙定律的女人
  吴健雄的第二项划时代贡献,是推翻了一项宇宙定律,也就是杨振宁和李政道提出来的弱相互作用的宇称不守恒。
  杨振宁和李政道做出了理论分析,认为这条被普遍认可的定律不可靠,于是到处找人做实验,但没有任何重要物理学家应和。
  大家都认为,宇称守恒,明明是宇宙的铁律,谁那么无聊去推翻它?
  偏偏吴健雄就不信邪。“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是胡适先生早就教给她的。
  当她接到李政道的请求时,出于物理学家的直觉,她觉得这个实验会很重要。
  那天她明明就要和丈夫坐轮船出游欧洲了,她硬是退掉了船票,调转车头奔向了实验室。
  实验从1956年夏天开始做,到1957年1月份完全结束,做了大半年,完全验证了杨振宁和李政道是对的。
  1957年,杨李两位先生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从他们理论的提出到获奖,间隔两年都不到,诺贝尔奖的速度前所未见,可见这项成就有多重要。
  但是,很多人都在质疑:为什么吴健雄先生没得奖?没有吴健雄的实验,宇称守恒定律肯定还要把持物理学界很久。
  这是完全不公平的。
  吴健雄却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我爱的是我的事业,而不是诺奖。再说,诺贝尔先生又不是我老公,我爱他做什么?我的老公叫袁家骝。”
  很多人说吴健雄拿不到诺贝尔奖,是因为她的实验没有独创性、效率不高等等,但我觉得,实际上原因只有一个:因为她是个女人。
世界欠穿旗袍制造原子弹的女人一个诺贝尔奖,她就是“原子弹之母”吴健雄

  是女人又怎样?
  事实上,除了诺贝尔奖,女性身份带给吴健雄还有更多的阻碍。
  比如说,虽然吴健雄刚博士毕业的时候,全美国最顶尖的20所高校没有一个给她提供职位,原因只有一个:她是女人。
  好不容易普林斯顿给她一个讲师的身份,薪水又特别低。
  参加完“曼哈顿计划”,她的才华实在没法让人忽视,哥伦比亚大学才给她提供一个实验员的身份,连教师都不是,给她的实验室还安排在底层,环境很恶劣。
  吴健雄都忍了,这么多年的不公平待遇,她只说一句话就过去了:“我要实验,我要研究。”
  毕竟名和利,都没有实验中的高能粒子那么有趣。
  当你不追逐名利的时候,名利反而来追逐你了。
  在哥伦比亚大学,和吴健雄同事的李政道先生看不过眼,在教授会议上主张要把吴健雄升成正教授,结果所有人都反对。
  李政道说:“好,你们反对的,一个一个说出理由来,说不出来的不准离开!”
  结果会议从两点钟开到五点钟,李政道舌战群愚,终于促成了吴健雄的升职,成为哥伦比亚大学建校两百年来第一位女教授。
  同一年,普林斯顿大学授予吴健雄荣誉博士,也是普林斯顿两百年历史上第一个女性荣誉博士;
  七年以后,在美国物理学家年会上,吴健雄当选美国物理学会会长,领导着这个世界上第二大物理学家群体,前无古人。
  除了诺贝尔奖,吴健雄几乎拿遍了一个物理学家可以拿到的所有荣誉。
世界欠穿旗袍制造原子弹的女人一个诺贝尔奖,她就是“原子弹之母”吴健雄

  大家应该还记得,钱学森先生有一个著名的“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相反,隔壁日本在21世纪初就提出了“50年拿25个诺奖”的计划,现在18年过去了,已经拿到了18个诺奖,基本上每一年拿一个。
  是钱、实验条件不够吗?不是。就拿2017年来说,中国的科研投入,达到1.76万亿,仅次于美国,投入强度达到了中等发达国家水平。
  就科研仪器的水平来说,中国也绝对在世界前列。
  我们差在哪?也许从吴健雄先生的事例中可以看出些端倪。
  吴先生以女流之辈,在美国这种男权社会中,开展事业的难度,比今天中国的学者要大得多。
  但吴先生依然做出了世界一流的历史性贡献。关键在于她对科研的热爱,以及忍受孤独的能力。
  一百年前,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先生曾有名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所谓大师,就是能够在自己所热爱的领域里忍受孤独,开疆拓土。
  1990年,国际小行星中心批准一颗编号为2752的小行星命名为“吴健雄星”。
  什么是星星?你得先忍受住宇宙中高冷的苦寒,才能练成持续发光发热、自转不息的永恒星体。
  能耐得住寂寞的,才能成就大事业。不论男女,都是如此。


标签:世界 旗袍 制造 原子弹 女人 诺贝尔奖 原子弹之母 吴健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蠢货”崔永元其人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