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随笔

漫话中国历代禁书:绣榻野史

时间:2018-10-11 15:12:59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2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据日本人波多野太郎收藏的《绣榻野史》,共四卷,书前有序,末残。目录题“李卓吾先生批评绣榻野史传奇”。卷首署“卓吾子李贽批评,醉昵阁憨憨生重梓”,版心下刻“醉眠阁藏版”。书前有总目,无序次,共一百零五目。又据王骥德《曲律》卷四云:“郁蓝生吕姓,讳天成,字勤之...
  据日本人波多野太郎收藏的《绣榻野史》,共四卷,书前有序,末残。目录题“李卓吾先生批评绣榻野史传奇”。卷首署“卓吾子李贽批评,醉昵阁憨憨生重梓”,版心下刻“醉眠阁藏版”。书前有总目,无序次,共一百零五目。又据王骥德《曲律》卷四云:“郁蓝生吕姓,讳天成,字勤之,别号棘津,亦余姚人。……与余称文字交垂二十年,每抵掌谈词,日昃不休。……勤之制作甚富,至摹写丽情亵语,尤称绝致。世所传《绣榻野史》、《闲情别传》,皆其少年游戏之笔。”由此知书为吕天成作。天成为明代著名戏曲家,著有《神女记》、《戒珠记》等剧,称《烟鬟堂传奇一种》,并作有《曲品》一辑。
  《绣榻野史》序言对刊刻书的缘起及宗旨有详细说明,对于男女同性或异性间的淫乱题材,看他怎么讲:“余自少读书成癖,余非书若无以消永日,而书非予亦若无以得知己,尝于家乘野史尤注意焉。盖以正史所载或以避权贵当时不敢刺讥,孰知草莽不识忌讳,得抒实录,斯余尚友意也。奚僮不知,偶市《绣榻野史》进。余始谓当出古之脱簪珥、待永巷有裨声教者类,可以赏心娱目,不意其为谬戾。亦既屏置之矣。逾年,间适书肆中,见冠冕人物与夫学士少年往往诹咨不绝:‘先生不几诲淫乎?’余曰:‘非也。余为世虑深远也。’曰:‘云何?’曰:‘余将止天下之淫,而天下已趋矣,人必不受。余以诲之者止之,不必皆《关雎》、《鹊巢》、《小星》、《樛木》也。虽《鹑奔》鹊巢、郑《丰》、《株林》,靡不胪列,大抵示百篇,皆为思无邪而作。”可见,作者动机是“以淫止淫”,且与孔子删编《诗经》相提并论,颇多自负。
  《绣榻野史》是典型的“同性恋”题材小说,而且基本上只是铺张亵事,没有什么情节,连缀淫事淫行,穿插几句“报应话”。书中称男性伙伴为“龙阳”。东门生为了讨好自己的“龙阳”赵大里,不惜让妻子与赵大里淫乱,更是明清两代淫秽小说中常见的套数。通俗小说中的“公式化”颇多,早已为后人注意,但似乎此一种“公式”极少涉及,当为一空缺。
  《绣榻野史》一问世便被作为淫书的代表作,张誉《批评北宋三遂平娇传叙》说它“如老淫土娼,见之欲呕”,刘廷玑《在园杂志》言其“流毒无尽”。后世小说都多次把它作为淫书提到,清禁淫词小说也一直榜上有名,后来又出现淫书《怡情阵》,其实由《绣榻野史》改头换面而成。基本情节相同,主要改动有以下几个方面:一,人名改换,二,删去韵语,三,改原书东门生淫赵大里之母麻氏为白琨淫井泉之妻,但仍是淫秽之作,凡有禁毁之书无不首列其中。
  《绣榻野史》是明代后期一部出名的情色小说,它讲述的是在两个家庭中所发生的极其淫荡、乃至乱伦的故事。扬州秀才姚同心,自号东门生,娶妻丑陋多病,妻死后,发誓要娶绝色女子为继。数年未得,遂引诱标致的小秀才赵大里为娈童,两人“白天是兄弟,夜里同夫妻一般”。后娶绸缎金老板的女儿金氏,美貌无比,但又舍不得大里,仍保持暧昧关系。
  一晃几年过去了,那年东门生三十一岁、金氏二十一岁、大里十八岁。大里借口用心读书,禀报母亲麻氏,搬到东门生书房里住,两人一发亲密了。赵出入东门生家,与金氏眉来眼去,都有了心,东门生也不计较,反而认为“便待他两个人有了手脚,倒有些趣味”。于是便加以凑合,大里与金氏如干柴烈火,一点即着。第一次交合,金氏使出浑身手段“战败”了大里,直到他讨饶为止,两人都感到不满足,约定再战。第二次交合前,大里作好了充分的准备,他吃过春药,并暗中将淫药放入金氏阴户。两人缱绻多时,金氏屡战屡败,弄得外阴红肿,疼不可忍,大里仍然金枪不倒,连奸丫鬟赛红和阿秀。东门生与金氏吃了个大亏,决意报复。
  大里有寡母麻氏,年三十二岁,已守节十余年,长得也十分标致。东门生假意关心大里,让他外出教馆,接麻氏到家由金氏照顾。东门生谎称外出暗藏别室,麻氏与金同床而眠,晚上,金氏百般挑动麻氏的情欲,又用缅铃(一种助情器)使麻氏无法自制,暗中引东门生与之交欢,事明后,麻氏仍沉缅淫乐,三人同淫。为报复大里奸丫鬟,东门生又设计灌醉金氏和麻氏,趁机奸污了麻氏丫鬟,年仅十三面目矫好的小娇。
  金氏与麻氏争风吃醋,为了平息混乱,麻氏提出一个办法,将大里和金氏配为夫妇,自己和东门生凑成一对,以致重新组合成了两个“家庭”,但又不受“家庭”的限制,东门生仍与大里、金氏一起日夜宣淫,加上丫鬟使女一齐鬼混。金氏和麻氏的争斗还是无法解决,闹得不可开交,惊动了邻里。东门生家丑声外传,正值学院出巡到扬州,地方状告东门生与大里“行止有污”,东门生摄于诸人畏罪逃入山区。
  后来,麻氏生了两个儿子,但因性欲难熬,不满周月便与东门生纵欲,得月子风而死。金氏也因纵欲过度,得“色痨”而卒。东门生与大里设法到别处寄学,来到北京,但乡里人早把他俩的丑事传遍,北京也没人理会他们,两人只得回家,走到半路,大里“遇了疫气忽然死了”。赛红、阿秀嫁人,只有小娇照料麻氏所生的两个儿子,与东门生相依为命。一日,东门生梦见金变为母猪、麻变为母骡,大里变为公骡。梦醒后,东门生大悟,深感“报应”的道理,果然是有的,忙请法师替三人忏悔,一人又托梦道,由于东门生的忏悔,罪孽减轻,“不久又好托生人身了”。东门生更是大彻大悟,出家为僧,法名为“西竺”,结庵而居,以自己的教训警戒世人。
  与一般禁毁小说不同的是,《绣榻野史》的作者斑斑可考,是明代后期的一位戏曲作家吕天成。据明代著名戏曲评论家王骥得《曲律》卷甲记载:“勤之(吕天成字勤之)童年便有声律之好,既为诸生,有名,兼工古文词,与余称文字交二十年。每抵掌谈词,日昃不休。孙太夫人好储书,于古今戏剧,靡不购存。故勤之汛滥极博,所著传奇,始工绮丽,才藻煜然。最膺服词隐(即明代著名戏曲家,‘吴江派’的开山祖沈),改辙从之,稍流质易。然宫调字句平仄,兢兢毖毖,不少假借”,他又说:“勤之制作甚富,至摹写丽情亵语,尤称绝技。世所传《绣榻野史》、《闲情别传》,皆其少年游戏之笔。”
  吕天成字勤之,号郁兰生,别号棘津,出身在浙江余姚书香门第之家。他的母亲孙太夫人大量的戏剧作品收藏,为吕天成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学习和创作环境,以后,他又以沈为师,成了“吴江派”的一员大将,在中国戏剧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响,沈学生辈中最为出名的,就是这位郁兰生了。他年未四十而卒,写下了不少作品,有《双》、《双阁》、《四相》、《四元》、《神剑》、《二禙》、《神女》、《金合》、《戒珠》、《三星》等剧本和其他短剧,在当时颇享盛名,可惜这些作品都未流传下来,只有一部戏曲评论著作《曲品》至今犹存。《曲品》三卷,仿效《诗品》品论明代戏曲家的品位高下,在中国戏剧批评史上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
  孙太夫人如此酷爱通俗文学,想必是个思想比较开通的母亲,加上余姚是江南重镇,经济富庶,文化繁荣,文人云集,个中不乏思想解放、行为怪诞之士。以狷狂出名的江南才子徐渭(1512-1593),即为山阴人,与余姚近在咫尺,堪称同乡(余姚、山阴同属绍兴府),这位乡前辈对吕天成,自有其潜移默化之影响。吕天成生活的时代,正是“公安派”文学十分活跃之时,公安派的三袁,即袁宗道、袁宏道、袁中道,比吕天成稍长,吕天成年少时,他们在文坛上已享有名气,影响着一代文人墨客。三袁都是放浪不羁之士,袁宏道鼓吹“或为酒肉,或为声妓,率心而行,无所忌惮”的生活方式,袁中道则津津乐道自已的流连“游冶之场,倡家桃李之蹊”。他们提倡的是用生命本能的情欲和及时行乐的人生哲学,来对抗礼教心防,这股潮流锐不可挡,席卷晚明。
  吕天成出身在这样一个家庭,生活在这样一个地区、一个特定的时代,又正值年少气盛,才情横溢,青春萌动之时,写出了这样一部淫荡的小说,也就不难理解了。
  小说的内容确实放浪无稽,作品不仅大肆宣染变态的同性恋、后庭之交,而且绘声绘色地描写了东门生如何主动将自己的妻子提供给赵大里淫乐,一开始,金氏和大里虽然有些眉来眼去,但毕竟不敢公然成奸。东门生劝金氏说:“他(指大里)便叫做我的阿弟,就像你一样的老婆,都是我戏过的,说甚么羞人呢?”接着又去挑逗大里,大里有点羞羞答答,东门生便说:“那个有甚么难,当初苍梧饶娶了老婆,因他标致,就让于阿哥了,难道我不好让于阿弟么?”

标签:漫话 中国 历代 禁书 绣榻野史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中国崇尚娱乐至死,发达国家崇尚科学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