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演义

现代·严庆澍·草山残梦·第二集·海南覆师·第11---12回

时间:2018-4-2 6:25:25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十一回 不知所云 艾奇逊贻笑四海 但见其利 蒋介石臭骂三军  书接上回。却说进入一九六○年后,西方十国突告纳粹幽灵复活,甚至卐字徽出现于香港红炤墙壁,这就不能不使人掷笔兴叹,并且回忆起希特勒这一撮恶魔来。看官,当年德、意、日轴心为举世之敌,连美国和蒋介石在这影响下都不得不口...
  第十一回 不知所云 艾奇逊贻笑四海 但见其利 蒋介石臭骂三军
  书接上回。却说进入一九六○年后,西方十国突告纳粹幽灵复活,甚至卐字徽出现于香港红炤墙壁,这就不能不使人掷笔兴叹,并且回忆起希特勒这一撮恶魔来。看官,当年德、意、日轴心为举世之敌,连美国和蒋介石在这影响下都不得不口诛笔伐,且派兵对日本等国作战,而曾几何时,光天化日之下,这一帮人竟从冤家变亲家。这是事实,有目共睹。
  提起希特勒,吾人就想起有史以来最无耻的造谣大王,其名曰戈培尔,此人最后作了希特勒的殉葬品。但世界上只要存在着像纳粹德国这种制度,戈培尔的精神不死,殆无疑义。戈培尔“天才”地创造了“铁幕”这一名词,另一位有名气的绅士便承继了他的“天才”,把这名词运用得口沫横飞;但戈培尔的后人居然还能克绍箕裘,把他无中生有的本事发挥得淋漓尽致,其中之一便是当年美国的国务卿艾奇逊先生。
  和吉塞普东游布置“反共后事”相呼应,艾奇逊同时在美国发表了一连串的“权威言论”,主要是说:“美国的利益和中国人民的利益是并行不悖的”,还有惊人的消息曰:苏联正在合并中国北部四个区域。一九五○的一月份中,戈培尔后人的杰作满天飞,不是说“中、苏缔哈尔滨协定”和“莫斯科协定”,就是说“《纽约时报》所载苏联向中国要求华北七个港口一则,颇有可能,中苏双方将严守秘密”。而且这些消息来源,如非“合众社经过外交途径获得”,即为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麦克德漠宣布,林林总总,真是好不热闹煞人也!
  蒋介石闻而窃喜,心想这下子美苏交恶,对他是个可乘之机。但如何运用、用到什么地步,却也难说。当下召集亲信商议,可是多数人认为不可,因为姑不论其真实性如何,一旦公布,却有不妙的副作用。蒋经国道:
  “艾奇逊在美国全国新闻俱乐部的讲演,是有人相信的,但怕为数不多。苏联外长维辛斯基和中共的新闻总署署长已经分头予以抨击,新华社也已受权声明艾奇逊之言毫无根据。香港等地左派报纸说道,这些谣言合了句‘又好气又好笑’的老古话,恃别是‘苏联允许中共经北朝鲜退入苏境、准许中共在北朝鲜建立空军训练站,中共同意把辽宁和安东在适当时候并入朝鲜’等等,老实说这些并不符合事实。”他苦涩地把“人家并没有败”这句话吞了回去。蒋经国望了一眼其父亲,接着说道:“艾奇逊谈话中,还提到一句,叫做‘中共同意把辽宁和安东在适当时候并入朝鲜’,恐怕、恐怕……”
  王世杰忍不住,笑道:“我是怀疑艾奇逊的消息来源的。中共情况如此,怎么可能‘苏联允许中共经北朝鲜退入苏境?’它何必要退?大陆地方不小,中共难道连设立空军训练站的地方都没有?至于辽宁和安东并入朝鲜之说,我更怀疑。如果说并入苏联版图,或许还有人将信将疑,如今说它并入朝鲜,打死我也不能相信。我记得艾奇逊还说过‘苏联军方控制东北沙河岗制车厂’一语,东北既没有苏联控制的经济事业,而且并无‘沙河岗’其地。还有,艾奇逊说的‘苏联要求华北七个港口’之中,竟包括了广州湾在内,这也是不能想象的,西方人说上帝曾创造土地,却没听说上帝还会搬土地,把广州湾搬到了华北。”于是连蒋介石也苦笑起来。
  连国民党首领们都觉得艾奇逊之言好笑,中国人更是笑得直不起腰。蒋介石倒要听听大陆对这“惊人情报”有什么回击,要儿子给他念收电纪录:
  “北平电台的广播,”蒋经国扬一扬眉毛:“措辞尖刻极了。他们说:‘西方政治说谎家的祖师,大概应该是马基亚弗利。他在他的名著《霸术》中说:“谁想成名立业,谁就应当研究骗术。”可是他反复阐明,说谎一定要说得使人相信。美国国务院、合众社、《纽约时报》以及所谓巴黎报界发布的这些谎话,却太难令人相信了。”蒋经国翻过几页:“他们举了好几个例子,内容同我们说的差不多,北平的广播于是接下去道:‘为了想使他们的谎话不被马上戳穿起见,艾奇逊之流就说中苏之间的协定会严守秘密。中、苏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国家的外交就是全体人民的外交,决不会像美国那样,外交是由统治阶级鬼鬼祟祟地私下来搞。’接着提出了列宁的言论作证,之后说:说谎是西方国家外交的‘优良传统’,有人把大使叫做‘一切骗子中最不受尊敬的人’;拿破仑说梅特涅‘几乎是天才的外文家——因为他会说谎。’西方外交家祖师塔里兰说:“人类的舌头生来就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真意。’下面还有,不必读了。”说罢掩卷,不胜唏嘘。
  但蒋介石多少感到快意,恨恨地说:“好,原来你们也会闹大笑话呐!”
  对于艾奇逊的挨骂,蒋介石有轻松之感,犹嫌朱足。但有些北京广播只能耳闻,不宜言传,蒋经国便把卷宗递予乃父,蒋介石读道:
  “在二次大战时,每当戈培尔口中吐出恶毒狂妄的宣传时,人们就知道德军在苏联前线又遭到大溃败。他所以造谣,因为除了造谣之外,便无其他办法。正如资本主义的力量越来越脆弱一样,作为戈培尔的门徒,艾奇逊先生是颇为逊色的,因为没有一个有理智的人会相信他的谣言。‘荣誉’和‘人格’是作为代价而付出了,却丝毫没有收获。
  “世界资本主义的危机已发展到了这样的程度,资产阶级任何补缀与掩饰都会归于无效,任何聪明的捏造总会显得漏洞百出。正如斯大林曾引述过的那个寓言中所说:刚抽出尾巴来,鼻子又陷落下去了;刚刚抽出鼻子来,尾巴又陷落下去了。”
  蒋介石仅有的一点轻松迅速消失,他发现自己所处的境界同艾奇逊完全相同。有所不同者,在于艾奇逊这一次是贻笑四方,而来自海南岛的败讯,在台北也只是急坏了他一个人而已。
  “给我加强海空巡逻!”蒋介石只能先下这道命令,接着头昏脑胀,召集军事大员研究。
  “莺哥嘴丢了!”薛岳一身大汗,报告道:“这次同余汉谋司令来台报告,是想说明海南岛的紧急情形。飞机刚到,我们已经来不及休息,必须请示中央,希望速速增援。”
  蒋介石冷冷地说:“莺哥嘴情形怎样?”
  薛岳道:“莺哥嘴在榆林港和三亚港以西,是一个渔业小港口。冯白驹在这地区中的攻势,使本来属于广东省府的两个保安营己受损失。”
  “都完了?”蒋介石问。
  “是的,报告领袖,这两个营都完了。是副防卫总司令兼第四路军总司念陈骥指挥的,陈骥到差还不足半个月。”
  余汉谋道:“冯白驹这样做,大抵是因为国军在北部集中力量主动攻击,冯白驹避免主力接触,因此选择了防卫力较弱的莺哥嘴一带海岸攻击。他一方面企图消灭力量较弱的我军单位,企图达到逐步削弱我军力量的目的,另方面,这样做他可以达到局部控制海岸,完成便利雷州半岛共军登陆海南的目的。”
  蒋介石道:“我想谈一个问题。”
  心乱如麻的薛岳和余汉谋听蒋介石提问题道:“从形势上看,共军从莺哥嘴海岸来作大规棋登陆的可能性不大,为什么呢?刚才薛司令报告说:雷州半岛以西的涠洲岛基地已有千余艘共军船只,开始向海南岛进攻,我以为涠洲岛和莺哥嘴的位置同在西面,南北相对,差不多可以成为一条直线。这条航线距离遥远,他们没有海军,用的又是木船,暴露在海面的时间更长,遭受我海空的攻击时间更长,他们无论怎样拼命,恐怕也不敢选择这条攻击路线。”
  薛、余二人十分着急,因为目前形势之下,海南岛亟需的是海军空军实力,而不是斟酌对方攻击路线,这个自有当地驻军应付,但蒋介石还是慢条斯理地说:“据我看,薛司令上一次的报告说得比较对,他们如敢进攻,依然是从雷州半岛越过琼州海峡,直接登陆海南岛的北部,这条路线太近,而且我们海军脱艇活动也受限制,不易发挥很大火力;而且北部地区就是海南岛的军政中心海口市所在地,他们如登陆而下海口,就以为全岛就能解决。”他故作镇静,打了个哈哈道:“我看,北部地区大概是关键所在,海南岛之战将决定于这个地区。面临着铺前、海口、秀英等北部沿海各港口,你们要好生戒备!”
  散会之后,蒋介石要薛、余二人个别谈话,问道:“到底你们把海南岛搞成什么样子了?”
  薛岳战战兢兢地答道:“海南岛内部问题的复杂与矛盾,领袖已经很清楚了。我是万分感谢中央对我的信任。有一位老前辈在我到台北来前对我说:‘直到你的海南岛防卫总司令部成立、海南内部各方面的将领都同意由你指挥作战后,台北的援助才告开始。你是台湾方面认为适当的指挥者,假如你不上台,台湾方面恐怕不会加入防线。你的防总因此迟迟成立,到年底才算有了海空协防,沿琼州海峡、雷州半岛和南路沿海岸,才有了海空搜索战斗,但别忘记一点:这种配备还不能说可靠无忧。’”
  蒋介石道:“不是说他们一无空军、二无海军,攻海南插翅难渡吗?”
  薛岳咽了口唾沫道:“是的,不过……”
  “不是说你们连日剿共,在北面海岸和雷州半岛面对面的地区,把冯白驹打得头也抬不起吗?”
  薛岳叹了口气道:“不瞒领袖说,另有隐忧。”
  蒋介石听了后,双眉一竖,问道:“隐忧?有什么隐忧?”
  事到如今薛岳只好如实报告道:“隐忧有两点:一是肃清冯白驹部队的确不容易,这个后顾之忧,到今天只见其严重,不见其减轻。另一是海南实力问题。中央是派出部分海空军去增防了,中央和地方今天能够合作,当然非常之好。不过这些时日来,领袖知道海南内部磨擦得厉害,对布防问题顾不得,坐视时间白白损失,因此今天实在不知道,万一敌人来攻,海南的抵抗力到底够不够应付的。”

标签:现代 严庆澍 草山残梦 第二集 海南 覆师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鹦粟花》(通商原委演义)、《二度梅》(二度梅奇说、忠孝节义二度梅全传)、《三春梦》、《二十四史通俗演义》(历代兴衰演义)、《樵史通俗演义》(樵史·樵史演义)、《海国春秋》(希夷梦)、《残唐五代史演义》、《全相平话》、《辽海丹忠录》、《轰天雷》、《洪秀全演义》(洪豪杰传、太平天国演义)、《天豹图》、《云南野乘》、《罂粟花》、《秦王传奇》、《闺秀英才传》、《海角遗编》、《南朝秘史》、《草木春秋演义》、《仇史》、《海上魂》、《青红帮演义》、《隋史遗文》、《开辟演义》、《西汉演义》、《汉宫二十八朝演义》、《上古神话演义》、《汉宫二十八朝演义》、《梁武帝演义》、《北史演义》、《南史演义》、《百年风云》、《七十二朝人物演义》、《民国演义》、《故宫外史》、《续三国演义》、《前后七国志》、《十六国春秋别传》、《台战演义》、《明清两周志演义》(吴三桂演义)、《唐书志传》、《唐朝开国演义》、《明朝开国演义》、《中药通俗演义》、《元朝开国演义》、《两汉开国中兴传志》、《三国演义》、《后三国石珠演义》(后三国演义)、《唐祝文周四杰传》、《杨家府世代忠勇通俗演义》(杨家府演义)、《清宫十三朝演义》(清代宫廷艳史)、《清史演义》(清朝秘史·清代野史·清代君臣演义·清朝野史)、《清史演义》、《狄青演义》、《南北史演义》、《唐末藩镇演义》、《清代圣人陆稼书演义》、《反三国志演义(反三国志·反三国演义)、《两晋演义》、《皇黎一统志》(安南一统志)、《前汉演义》(前汉通俗演义)、《后汉通俗演义》、《两晋通俗演义》、《南北史通俗演义》、《唐史通俗演义》、《五代史通俗演义》、《宋史通俗演义》、《元史通俗演义》、《明史通俗演义》、《清史通俗演义》、《民国通俗演义》、《秦朝野史》(秦汉演义·秦史演义)、《西汉野史》(西汉演义·前汉演义)、《东汉演义传(重刻京本增评东汉十二帝通俗演义·东汉秘史)、《三国志通俗演义》、《花关索传》(新编全相说唱足本花关索出身传·新编全相说唱足本花关索认父传·新编足本花关索下西川传·新编全相说唱足本花关索贬云南传)、《杨家将演义》(杨家将·杨家将传·北宋志传)、《杨家府演义(杨家府世代忠勇通俗演义·杨家通俗演义·杨家将演义)、《万花楼》(万花楼演义·万花楼杨包狄演义·后续大宋杨家将文武曲星包公狄青初传)、《洪宪宫闱艳史演义》、《草山残梦。另外,更多精彩古典演义小说陆续登载中,敬请期待!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本类推荐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