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演义

现代·严庆澍·草山残梦·第二集·海南覆师·第05---06回

时间:2018-4-2 6:02:35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五回 风卷残云 蒋介石泪洒日月潭 爱屋及乌 吴国祯改组台省府  话说蒋介石小住日月潭,风景虽好,无心欣赏。清晨大雾笼罩,触目迷离,更使人有出世之感。见湖面有人泛舟,蒋经国建议游览湖心光华岛,蒋介石无可无不可,走出涵碧楼,带一名向导,懒洋洋出发。  光华岛原名玉岛,一九四六年...
  第五回 风卷残云 蒋介石泪洒日月潭 爱屋及乌 吴国祯改组台省府
  话说蒋介石小住日月潭,风景虽好,无心欣赏。清晨大雾笼罩,触目迷离,更使人有出世之感。见湖面有人泛舟,蒋经国建议游览湖心光华岛,蒋介石无可无不可,走出涵碧楼,带一名向导,懒洋洋出发。
  光华岛原名玉岛,一九四六年由钱昌照改名,日本人在这里还建有神社,由刘文岛换了个题字。蒋介石毫无兴趣,蒋经国问潭里水位有多高?向导道:“最高七十英尺,现在还不到,经常见底。贮水量有四十四万万立方英尺,经常差得远。”
  蒋经国“唔”了一声说:“这里的人,生活还好吗?”
  向导苦笑道:“苦得很哪!幸亏潭里有几种鱼,拿出去买‘蕃人’可以换几个钱。”接着船儿向对岸“番社”驶去。见爷儿俩神色不佳,向导讲古道:“这里的‘蕃社’有个很有趣的故事,说他们的祖宗在两百七十二年前,在嘉义大埔猪母蚋社高山族中,有二十八名壮士在八通关、峦大山附近狩猎,迫捕一头白鹿,它向东逃跑,一直追到了日月潭。这二十八人见这里风光如此明媚便把整个部落搬了过来。”
  蒋介石这回可听在耳里,想起目本军队中,有不少人是从台湾高山族中征来的,脱口问道:“现在这一种族还有多少人?”
  那向导道:“目前全部人口不到一百五十名,内中男子八十一人,女子六十八人。”蒋介石道:“有给日本人拉去当兵的么?”
  向导道:“有,听说有三个年轻人已在河北战死了。”接着说:“他们一听打仗就头痛。”
  船靠岸,蒋介石纵目望去,只见一片破败低矮的住屋,“酋长”毛信孝已接到通知,待蒋介石即将上岸时,在广场上响起一种铃声,六十多名女人便从四处走来,有的拿杵,击着石块,有的蹲在地上,以竹筒作和声,音调低沉苍凉,含有浓重的原始意味。蒋介石越看越心烦,歌声响起来,蒋介石越听越心酸,他虽不懂得她们唱什么,但那曲调太悲伤了。
  “她们唱的是一支怀念祖先的歌。”向导会意道:“唱完这一支,可以要她们唱个好听的。”
  蒋经国还没说什么,另一条小船已经驶到,侍卫官送上一份刚刚收到的紧急电报,原来是胡宗南发来的,证实西康省主席刘文辉、西南军政副长官邓锡侯、潘文华等已于十二月九日在雅安起义,并且截到了一件向北京中央人民政府表示服从的通电。
  蒋介石把电报交给儿子,自己却反而强作笑容,表示欣赏她们歌舞的样子。“酋长”及其“大公主”、“二公主”等人以为蒋介石真的很高兴,连忙把他团团围住,要求改善山地居民的生活,特别是没有粮食,没有医药的处境。
  谈到后来,“公主”毛阿金出面向蒋介石央求“改善山胞生活”了,她操着蕃语、口语、台语和简单的英语,与其说希望取得人们同情,不如说希望取得蒋家父子怜悯。她还带头断断续续地唱“三民主义”国民党党歌,蒋介石听在耳里,如泣如诉,怔了好久。
  蒋经国示意侍卫回去,毛信孝也即鸣金收兵,鹄立送行。
  蒋介石道:“好好,你们也有学校吧?”那“酋长”恭立答道:“她们请过一个教员,教读孟子,因为没有钱,早停了。”
  蒋介石闻言频预点头,不置可否。六十几个山地妇女,早已幻作十几万川西平原挨打的胡宗南部队,他为自己这点最后的本钱万分担心。当下命侍卫赏钱,“公主”照例代表众人,向他们深深鞠躬,说了声“勃烈瓦柴!”(多谢。)
  蒋作了最后一个“面带笑容”后,便绷着脸孔回到涵碧楼,要儿子诵读电报,要侍卫不断到临时电台取稿,而且来不及誊清,就要台长当场口译,着急极了。早在卢汉宣布起义之日,卢汉曾有急电给成都地方负责人,要他们扣留蒋介石,没料到川康负责人早已给蒋手下撵到雅安栖身去了。由于交通不便,监视严密,雅安的起义电报虽系十二月九日发出,但正式见报,却是六天之后的事了。蒋介石以为还有转机,把希望寄托在胡宗南身上,却又把“戡乱”的责任加在川康地方部队身上,以保存自己嫡系。但以十二月九日在富顺西南五十里地区之抢历坝一战而言,四川独立旅改编的一一○军三六四师士无斗志,参谋长陈宏以下二千二百余人全部投诚。闹到后来,中央军与地方更难相处。胡部竟在成都南郊,与川军第二十四军乒乒乓乓打将起来。蒋介石闻讯大急,当时查询火并原因,胡宗南的答复是“该军不听调度,拒绝转移防地,终以武力执行,该部竟敢凭借工事反抗……”云云。
  川康部队对蒋的容忍已到限度,因解放大军将到乃敢挺身抗拒。当蓉郊激战时,空运西昌的胡军一团,竟在西康战场与伍培英师就地开火。胡宗南急得命令部队沿公路向西昌推进,空运宣告中断。
  这情形将发展到如何地步,蒋介石不寒而栗,盼胡部入占雅安之心更切,但消息传来,川康部队已正式在稚安起义。
  “这是共方的,”台长结结巴巴说道:“共方发表十五日消息,说的是——通电。”
  “说吧!”蒋介石道:“怕什么?”
  “是!”台长一身大汗,念着电码道:“前国民党西康省主席刘文辉、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宫邓锡侯、潘文华,于本月九日联名在雅安发表通电——”
  蒋介石不耐烦道:“快读!”
  那台长捏着鼻子念道:“……宣布起义,脱离国民党反动派残余匪帮,接受中央人民政府领导。通电中除了痛斥蒋介石匪帮破坏政协决议,发动反革命内战,致使国民经济破产等种种罪行以外,并且表示竭诚拥护中央人民政府,欢迎解放大军进入川康,彻底扫除反动势力,使川康地方秩序和人民生命财产,得以幸保安全。通电中又说:在人民解放军胜利进军未到达的地方,目前当令川康区原有军警维持治安,文职人员谨守岗位,照常服务,并对各学校各工厂及公私器材建筑物等,一律加以保护,听候人民政府处理。”
  蒋介石把手一摆,要电台命令胡宗南迅速向雅安进军。伍培英是刘文辉的女婿,务必将这两人以及邓锡侯、潘文华等一网打尽,聊泄心头之恨。又闻沿成渝公路进击的解放军已由简阳开到龙泉驿;川北门户广元也告失却,由乐山西进的大军则已迫近西康边境;而昆明方面的余、程两军人马迄无进展,卢汉却又在十二日电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和政治委员邓小平,盼大军早日入滇,接管军政。
  日月潭畔的蒋介石五内如焚,他固然渴望九死一生,但至少在西昌、昆明两地和对方赛跑这一着上,也没一点把握,希望等于零。
  在这当儿国民党使劲制造“昆明混乱,国军随时可以收复”的消息,什么办法都用完了,轰炸不但未能生效,而且引起无比反感。蒋介石在涵碧楼眺望日月潭,只见山风劲历,浮云四散,有如他在大陆的部队一般,再一想这些本钱如果耗尽,就无法同美方讨价还价,一时悲从中来,窗前啜泣,老泪不干。蒋经国瞧在眼里,也涕泣不可抑,忙把门儿关了,痛哭一场。
  一路哭不如一家哭,一“国”哭更不如一家哭了!但蒋价石父子只要回头是岸,并不见得面前只有一个“死”字。但多少年来的刚愎自用性格,使得蒋介石倦极小睡醒来,却与儿子密商如何才能拖得下去,静待“反攻大陆”,回南京吐气扬眉。
  蒋经国道:“诚如阿爸所说美国也不可靠,中美之间的关系,微妙而险恶。”
  蒋介石道:“千言万语,我们今天既要求人,也得求己。”谈到“求人”,蒋介石又搁下了正待研究的美援问题,却岔到刘文辉等人身上,骂道:“这几个人有朝一日给我逮住,娘希匹非千刀万剐,不能平我心头之气。”
  蒋经国喝了口乌龙茶,似有隐忧地说:“阿爸,我倒想起一个问题来了。重庆失后,西南只是残局;敌兵四面合围,地处四川盆地中心的成都,也岌岌可危。如果成都失了,敌军便可延川康公路攻取雅安、康定,或者绕过成都截断川康通路,堵击困守的胡部,同时威胁西康,这个团团围困的形势,刘文辉在西康不会毫无所知的。”
  “谁都知道!”蒋介石愤愤地说:“就因为这样,才要他们疾风知劲草!”
  做儿子的在心头叹息,他比他父亲知道的东西多一些,因此也就没有勇气要求人们做“劲草”。当下再说:“桂南的形势也太不妙,我们原以为没有问题的白崇禧部队,一下子也垮了。桂林、柳州、梧州几个广西重要都市,固然很快失却,就是白健生想同广东余汉谋连成一气,企图保留与海接近的桂南玉林、北流、博白、陆川一隅,也垮得奇惨!西南既成残局,我们的‘西南联防阵线’不必再提。去年我们请岳军先生到重庆缓和空气,希望把胡部调川,并且希望把刘文辉捧上川省主席位置,用以对付四川势力,但他还是不肯离开西康!”
  蒋介石咬牙道:“是啊!我可以让盛世才在新疆倒下去,也能够叫龙云离开五华山,却没办法制服刘文辉,真娘希匹!”
  蒋经国叹道:“刘文辉是难搞的。不过,西康地方贫瘠,山脉纵横,东邻四川,如果成都有失,西康之门已开,而且守无可守。刘文辉在西康能搞二十几年,老实说不过是因为本党各方磨擦,才给他制造了这个便宜机会,目前的情形有所不同,连邓、潘二人都去了,他们对中央还会有好感么?”
  蒋介石忽地问:“经国,你看刘文辉会不会同共产党打起来?”

标签:现代 严庆澍 草山残梦 第二集 海南 覆师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鹦粟花》(通商原委演义)、《二度梅》(二度梅奇说、忠孝节义二度梅全传)、《三春梦》、《二十四史通俗演义》(历代兴衰演义)、《樵史通俗演义》(樵史·樵史演义)、《海国春秋》(希夷梦)、《残唐五代史演义》、《全相平话》、《辽海丹忠录》、《轰天雷》、《洪秀全演义》(洪豪杰传、太平天国演义)、《天豹图》、《云南野乘》、《罂粟花》、《秦王传奇》、《闺秀英才传》、《海角遗编》、《南朝秘史》、《草木春秋演义》、《仇史》、《海上魂》、《青红帮演义》、《隋史遗文》、《开辟演义》、《西汉演义》、《汉宫二十八朝演义》、《上古神话演义》、《汉宫二十八朝演义》、《梁武帝演义》、《北史演义》、《南史演义》、《百年风云》、《七十二朝人物演义》、《民国演义》、《故宫外史》、《续三国演义》、《前后七国志》、《十六国春秋别传》、《台战演义》、《明清两周志演义》(吴三桂演义)、《唐书志传》、《唐朝开国演义》、《明朝开国演义》、《中药通俗演义》、《元朝开国演义》、《两汉开国中兴传志》、《三国演义》、《后三国石珠演义》(后三国演义)、《唐祝文周四杰传》、《杨家府世代忠勇通俗演义》(杨家府演义)、《清宫十三朝演义》(清代宫廷艳史)、《清史演义》(清朝秘史·清代野史·清代君臣演义·清朝野史)、《清史演义》、《狄青演义》、《南北史演义》、《唐末藩镇演义》、《清代圣人陆稼书演义》、《反三国志演义(反三国志·反三国演义)、《两晋演义》、《皇黎一统志》(安南一统志)、《前汉演义》(前汉通俗演义)、《后汉通俗演义》、《两晋通俗演义》、《南北史通俗演义》、《唐史通俗演义》、《五代史通俗演义》、《宋史通俗演义》、《元史通俗演义》、《明史通俗演义》、《清史通俗演义》、《民国通俗演义》、《秦朝野史》(秦汉演义·秦史演义)、《西汉野史》(西汉演义·前汉演义)、《东汉演义传(重刻京本增评东汉十二帝通俗演义·东汉秘史)、《三国志通俗演义》、《花关索传》(新编全相说唱足本花关索出身传·新编全相说唱足本花关索认父传·新编足本花关索下西川传·新编全相说唱足本花关索贬云南传)、《杨家将演义》(杨家将·杨家将传·北宋志传)、《杨家府演义(杨家府世代忠勇通俗演义·杨家通俗演义·杨家将演义)、《万花楼》(万花楼演义·万花楼杨包狄演义·后续大宋杨家将文武曲星包公狄青初传)、《洪宪宫闱艳史演义》、《草山残梦。另外,更多精彩古典演义小说陆续登载中,敬请期待!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本类推荐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