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演义

现代·严庆澍·草山残梦·第二集·海南覆师·第03---04回

时间:2018-4-2 5:56:35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三回 筋疲力尽 蒋介石退居台北 提心吊胆 张岳军远飞昆明  话分两头。却说重庆“中美合作所”内烈士们惨遭毒手之后,解放大军炮声更近,蒋介石心胆俱裂。三百多名中华民族忧秀的儿女是牺牲了,但无数觉醒的中国人民马上抹掉哀愤泪水,奋起图存!三十日那天蓉渝电讯全部断绝,紧密炮声中,商...
  第三回 筋疲力尽 蒋介石退居台北 提心吊胆 张岳军远飞昆明
  话分两头。却说重庆“中美合作所”内烈士们惨遭毒手之后,解放大军炮声更近,蒋介石心胆俱裂。三百多名中华民族忧秀的儿女是牺牲了,但无数觉醒的中国人民马上抹掉哀愤泪水,奋起图存!三十日那天蓉渝电讯全部断绝,紧密炮声中,商店关门,严防溃军作更大的抢劫。白市驿机场一片混乱,官员与豪富争夺最后一个逃亡机会。存放于各山洞内的军火奉命爆炸,增加了居民的不安,大军己进抵重庆长江南岸的海棠溪。
  阎锡山及行政、立法两院人员早于二十八日逃往成都,蒋介石万念俱灰,却异想天开要以他一个人的“坚持”作抵抗象征,害得侍从室人员寝食俱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笑话来。二十九日情况更坏,蒋仍不走,黄昏时孤零零在老鹰岩官邸远眺,长江如带,炮声更密,不由得悲从中来,泪下如雨。稍停,却吩咐左右备车,侍卫以为他这番走定了,皆大喜欢。不料蒋介石驱车重庆防卫会及军事会议的办公室,后者已阒无一人,地上却有军用地图一张,蒋介石挥杖大骂,下令烧毁。防卫会残存人员却报情况紧张,非走不可了,蒋介石带着蒋经国匆忙回老鹰岩,但路上逃难者众,若干地点车子不通,蒋介石只得舍车步行,心情颓丧,非言可喻。到得老鹰岩官邸,炮声却在三公里远处响起来,蒋介石无法再作坚持状,去机场的路又拥挤不堪,安全堪虞,待道路稍清时,黑夜已在炮声中逝去,蒋介石一身大汗上得白市驿最后一架专机,三万大军已高歌挺进重庆市区,在千百万川人的欢呼声中,蒋介石在上空凄凉落荒而去。
  重庆市长杨森获悉蒋介石已于天亮时离去,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也在七时整仓皇上机,没命飞奔。重庆过渡时期秩序乃由当地士绅廖开孝、罗君彤、市民代表蔡鹤年、温少鹤四人出面维持,并过江到南岸欢迎大军。
  苦难的重庆开始新生,成都却因蒋介石等人的逃来而陷入紧张。蒋介石一心一意以重庆为大陆上的最后支点,以台湾的金银和重庆的兵工厂及轻重工业作为资本,建立在大陆反共的中心,以等待所谓三次大战。因此在与桂系再三争夺,李宗仁远走高飞,解放大军入川之后,蒋介石还东飞西飞,希望重演上海拒守的一幕,满以为西南经多年苦心布置,必能抗守一段时间,不料在他扬言死守不到十天光景,就得狼狈弃逃。
  成都在气候、地势上胜过重庆,但很多地方不如重庆。成都远不是西南的重心。首先重庆是兵工的聚集点,当时属全国第一位;它的轻重工业在全国各大都市中占第二位;积聚了百万以上的人口,在全国占第四位。而且重庆还是川康两省和滇黔一部分货物的吐纳港口,是整个西南的最大商埠,在长江上游占有商业上决定性的地位。再以它的地缘区位来说,恰在成都、昆明、贵阳几个省会的中心,从政治和交通方面来看,则是国民党的一个指挥台、汇集点。从上述一切来说,重庆在事实上几乎代表了西南;重庆一解放,整个西南形势可以抵定了。
  重庆商民,川中父老,盼解放实在如大旱之望云霓了,因为十多年来,国民党以重庆为中心鱼肉西南,使重庆人民置身于艰苦黑暗的漫长岁月。临败退时手段更辣,恣意捕杀,竭泽而渔,横征苛派,钞票泛滥,工商企业相继倒闭,整个山城如人间地狱!要不是大军兼程进击,这个精华荟萃的大城市,真不知道将糟蹋到如何田地!
  但在成都的蒋介石心情颓丧,几乎疯了。解放大军来得太快,使国民党预定破坏的阴谋无法如愿,而蒋介石、阎锡山、顾祝同、胡宗南等人的仓皇窜逃,更使久被胁迫的部队员工,得以及时反正,协助大军多所保全。在中国人来说值得庆幸,在国民党来说懊恼无比。
  蒋介石企图在成都顽抗,但这想法连自己都不愿出诸于口,因为这是幻想!蒋介石到成都后第二天便接获前方战报,说第三兵团司令、白崇禧手下的大将张淦已在粤桂前线的一个叫作博白的小县城里被活捉,更如一盆冷水,淋得他好不苦恼。当下成都励志社大楼已由阎锡山等挂起招牌,正式宣布迁都于此。事隔一日,民间已预测这块招牌最多不过悬挂一个月,蒋介石手下听说了也不敢报告,饱受川民敌视,个个叫苦不迭。
  励志会大楼灯火通宵,蒋介石召集亲信,研究成都能呆多久?有什么办法可以持久?西康、昆明等地,又该如何加强控制。众亲信哑口无言。阎锡山颤栗启口道:“据报他们已向成渝公路西进,攻占了离这边一百一十六公里的隆昌,并向内江追击我军,内江离成都只有九十二公里,而且这一带完全是平原,无险可守。”阎锡山垂下头去,叹了口气:“他们另有一纵队已经绕过重庆,向西北进军,到荣昌后切断了成渝公路。”阎锡山终于鼓起勇气说:‘为大局计,为总裁安全计,成都不宜久居,不如回到台北,去西昌也较成都安全。”
  蒋介石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道:“我们正式以成都为临时国都只有两天,怎能在这个时候又忙着转移?这次重庆撤退,本党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公务员都来不及出来,你们怎么搞的!撤到成都的人,连睡觉的地方都找不到,你们又是怎么搞的?”蒋介石越想越气:“再退,不是变成光棍了吗?”
  从成都只得撤往台湾,形势俱在,无商量余地,而且蒋介石也收到一连串自台北发来的报告,说美国对台不怀好意,希望他早日返台。老蒋一听天昏地暗,要手下搜集事实,召开会议,有所补救。
  恬静的成都市民,已给飞涨的物价搅得怨声载道,齐盼国民党早日把“中央政府”的招牌摘掉,他们可没想到就在灯火如昼的励志社中,蒋介石却为无处安身而在大光其火。
  “简直是撬我的墙脚!”蒋介石恨恨地说:“开口中美友谊,闭口共同防共,娘希匹却在这个时候要我回不了台北!”
  “阿爸,”蒋经国透了口气道:“事情还不至于这徉严重。但美国人的动向确乎应该注意。”他干咳一声:“重庆失去以后,成都、昆明的发展堪虑,这是毋须隐瞒的。我们恐怕很难再在大陆立足,退西昌只是说说而已,在军事上不可能。因此我们早己在保持海南与台湾的联系,准备‘戡乱靠海’这一点也不奇怪;奇怪的是美国也忽然手忙脚乱起来,他们表现得如此露骨,不是派兵剿共,而是托管台湾!”
  蒋介石以下闻言震惊,作声不得。
  “据我看来,”蒋经国道:“美国大概是认为托管台湾的机会到了,因此他们对台湾的手法,已经掩饰不住。”说到这里,他呷了一口茶水,继续说道:“譬如说前几天共和党参议员史密斯到台湾之后,大喊其军事援助或者托管,有这必要么?美国陆军部长伏希斯又飞日本,而副参谋长格伦塞和参谋总部的人事处主任布鲁克斯,已在东京同麦克阿瑟密商,他们有什么必要这样紧张?这此活动已表示美国对台湾正展开活动。同时美国参议院拨款委员福开森,前几天更公开地说台湾是冷战地区之一,这似乎又说明了他们用意所在,这是一。另一方面,”蒋经国低沉地说:“美国的军械飞机,这一阵正加紧运往台湾;如像到台不久的蚊式机,便已出动在福建上海等地扫射轰炸,而来自日本、以日本人为主的国际志愿军,也在一批一批往台湾送,金门定海方面的防御,也由美国顾问在设计、指挥,这些都是有关军事上的情形,说明美国同我们的关系很深。另外在经济方面,经合署、农复会等等机构,也挂着经济合作建设的招牌,在台湾搞得很起劲;可是台糖的外销市场,特别在日本固有的市场,却被古巴糖所独占,这些军事经济各方面的双管齐下,它对我们说明了什么问题。”蒋经国望了一眼满面愁容的父亲,又说道:“还有,关于政治方面,旁的不说,这回他们在台湾大叫台湾‘急需’独立托管,这又是什么意思?谁要他们‘急需’的?”
  蒋介石忽地哀怆地问:“是啊,谁要美国‘急需托管台湾’的?”
  由美国垂涎台湾扯到美国允许李宗仁飞美,蒋介石更感不快。就他的感受而言,李宗仁是他“总统宝座”下的一枚美制定时炸弹,如果应付得当,可告化险为夷;否则就很难说。当下命二度赴港“促驾”的朱家骅、洪兰友会上报告,二人谦让一阵后,便由朱家骅先汇报道:“今天是十二月二日,我们是今天下午从香港回成都的。我们两次赴港,有辱使命,十分惭愧。李先生的态度坚决,怎说也不肯回心,甚至连在香港养病都不愿意,非到美国不可。他头先还说赴美只是为了治病,附带呼吁美援;到后来却不提治病,干脆说是为争取美援。”朱家骅硬着头皮说:“我们今天上飞机之前,听说香港的美国总领事已把一本用红带子绑着、上面还用火漆封着的特别赴美护照给他了。在这本护照之中,有李先生及其随行人员的照片,但并没有注明启程的日期,可是据一些朋友们推测,李先生动身的日期不会太远,大概是在二至四天之内起程。”
  蒋介石本能地瞅一眼日历,咬牙道:“看他得意到几时!由他去罢!”他吩咐:“把他动身前后的情形特别详细报上来!”
  “是!”两天后香港报告到达,蒋介石听儿子读电报道:“李宗仁(五口)晨九时包机飞美,偕行者有其妻郭德洁、长子李幼邻、次子李志圣、随员李汉魂、黄雪崐、王之;女秘书黄颖娴、私人医生孙晓山、旅美侨领周锦潮及甘介侯之妻等,此外有女佣一人。
  “李宗仁此行显系长期留美而非治病。今日其个人之行李达三十余大件,重八百余公斤。包机费一万八千美元,该机系泛美公司所有,机身号码为N八八八八六号。起飞前黄雪崐、王之七时许即抵机场布置,李汉魂也及时赶到,装行李费时颇多。
  “李宗仁对外仍口口声声为医怡胃病,但外间盛传此行为试探美方是否予以支持,一旦美方不予支持时,则准备留居美国。今日李行前所发表之书面谈话中,对美方奉承备至,对中共抨击不遗余力,对本党也有微词,可见其意图。
  “李宗仁于今晨八时乘香港十二号水警轮到达机场,在警方警戒下,除美国代办史特朗,及郭德华、程思远外,其他如童冠贤、叶公超、程克文、黄麟书等未能进入机场。又:李今日以关岛为第一站,定下星期二到达旧金山,停留一宵,星期三上午抵纽约后即进入哥伦比亚中央疗养院居住。另悉李行前曾交程思远拍发电报两通,一呈总裁,一致阎院长,说他出国为时甚暂,所有中枢要事均由阎代拆代行,如有重大决策,则与其电商决定。”

标签:现代 严庆澍 草山残梦 第二集 海南 覆师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鹦粟花》(通商原委演义)、《二度梅》(二度梅奇说、忠孝节义二度梅全传)、《三春梦》、《二十四史通俗演义》(历代兴衰演义)、《樵史通俗演义》(樵史·樵史演义)、《海国春秋》(希夷梦)、《残唐五代史演义》、《全相平话》、《辽海丹忠录》、《轰天雷》、《洪秀全演义》(洪豪杰传、太平天国演义)、《天豹图》、《云南野乘》、《罂粟花》、《秦王传奇》、《闺秀英才传》、《海角遗编》、《南朝秘史》、《草木春秋演义》、《仇史》、《海上魂》、《青红帮演义》、《隋史遗文》、《开辟演义》、《西汉演义》、《汉宫二十八朝演义》、《上古神话演义》、《汉宫二十八朝演义》、《梁武帝演义》、《北史演义》、《南史演义》、《百年风云》、《七十二朝人物演义》、《民国演义》、《故宫外史》、《续三国演义》、《前后七国志》、《十六国春秋别传》、《台战演义》、《明清两周志演义》(吴三桂演义)、《唐书志传》、《唐朝开国演义》、《明朝开国演义》、《中药通俗演义》、《元朝开国演义》、《两汉开国中兴传志》、《三国演义》、《后三国石珠演义》(后三国演义)、《唐祝文周四杰传》、《杨家府世代忠勇通俗演义》(杨家府演义)、《清宫十三朝演义》(清代宫廷艳史)、《清史演义》(清朝秘史·清代野史·清代君臣演义·清朝野史)、《清史演义》、《狄青演义》、《南北史演义》、《唐末藩镇演义》、《清代圣人陆稼书演义》、《反三国志演义(反三国志·反三国演义)、《两晋演义》、《皇黎一统志》(安南一统志)、《前汉演义》(前汉通俗演义)、《后汉通俗演义》、《两晋通俗演义》、《南北史通俗演义》、《唐史通俗演义》、《五代史通俗演义》、《宋史通俗演义》、《元史通俗演义》、《明史通俗演义》、《清史通俗演义》、《民国通俗演义》、《秦朝野史》(秦汉演义·秦史演义)、《西汉野史》(西汉演义·前汉演义)、《东汉演义传(重刻京本增评东汉十二帝通俗演义·东汉秘史)、《三国志通俗演义》、《花关索传》(新编全相说唱足本花关索出身传·新编全相说唱足本花关索认父传·新编足本花关索下西川传·新编全相说唱足本花关索贬云南传)、《杨家将演义》(杨家将·杨家将传·北宋志传)、《杨家府演义(杨家府世代忠勇通俗演义·杨家通俗演义·杨家将演义)、《万花楼》(万花楼演义·万花楼杨包狄演义·后续大宋杨家将文武曲星包公狄青初传)、《洪宪宫闱艳史演义》、《草山残梦。另外,更多精彩古典演义小说陆续登载中,敬请期待!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本类推荐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