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专著

宋·毕沅·续资治通鉴·卷五·宋纪五

时间:2018-2-20 16:02:36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强圉单阏正月,尽屠维大荒落六月,凡二年有奇。  ◎太祖启运立极英武睿文神德圣功至明大孝皇帝乾德五年(辽应历十七年)  春,正月,庚寅朔,御乾元殿受朝,升节度使班在龙墀内,金吾将军上。故事节度使不带平章事者,皆位在卿监下,于是特改焉。  辽林牙萧干、郎君耶律贤适讨乌库部还,辽主...
  强圉单阏正月,尽屠维大荒落六月,凡二年有奇。
  ◎太祖启运立极英武睿文神德圣功至明大孝皇帝乾德五年(辽应历十七年)
  春,正月,庚寅朔,御乾元殿受朝,升节度使班在龙墀内,金吾将军上。故事节度使不带平章事者,皆位在卿监下,于是特改焉。
  辽林牙萧干、郎君耶律贤适讨乌库部还,辽主执其手,赐卮酒;以雅里斯、楚思、霞里三人无功,赐醨酒辱之;授贤适右皮室详衮。贤适嗜学,有大志,时朝臣多以言获谴,贤适乐于静退,游猎自娱,与亲朋言,不及时事,至是始见擢用。
  辛丑,赐西川诸州民今年夏租之半。
  诏以时平年丰,增上元张灯为五夜。
  蜀臣民诣阙讼王全斌、王仁赡、崔彦进等破蜀时诸不法事,于是诸将同时召还。仁赡先入见,帝诘之,仁赡历诋诸将过失,冀自解免。帝曰:“纳李廷珪妓女,开丰德库取金贝,此岂诸将所为邪?”仁赡惶恐,不能对。帝以全斌等新有功,不俗付吏,令中书门下追仁赡及全斌、彦进与讼者质证,凡所取受隐没共钱六十四万六千八百馀贯,而蜀宫珍宝及外府它藏不著籍者不与焉。并按以擅克削兵士装钱,杀降致寇之由,全斌、仁赡、彦进皆具伏。壬子,令御史台集百官于朝堂,议全斌等罪。癸丑,百官言三人法当死,帝特赦之。甲寅,置崇义军于随州,昭化军于金州,以全斌为崇义留后,彦进为昭化留后。仁赡罢枢密副使,为右卫大将军。诸将士有受者,一切不问。
  丁巳,以曹彬为宣徽南院使,领义成节度使,刘光义改领镇安节度使,张廷翰为侍卫马军都虞候,领彰国节度使,李进卿为步军都虞候,领保顺节度使。廷翰与进卿从光义平蜀,军政不扰,故赏之。
  初,王仁赡历诋诸将,独曰:“清谦畏谨,不负陛下任使者,惟曹彬一人耳。”帝于是赏彬特优。彬人辞曰:“诸将俱获罪,臣独受赏,何以自安!”帝曰:“卿有功无过,又不自矜伐。苟负纤芥之累,仁赡岂为卿隐邪?惩劝国之常典,可无辞也。”
  帝以河堤屡决,分遣使行视,发畿甸丁夫缮治。自是岁以为常,皆以正月首事,季春而毕。又诏开封、大名府、郓、澶、滑、孟、濮、齐、淄、沧、棣、滨、德、博、怀、卫、郑等州长吏并兼本州河堤使。
  二月,甲子,辽南京留守高勋,请以偏师扰益津关,从之。
  乙丑,以西川转运使沈义伦为户部侍郎,充枢密副使。初,义伦随军人成都,独居佛寺蔬食,蜀群臣有以珍异奇巧之物献者,皆却之;东归,箧中所有,图书数卷而已。帝尝从容问曹彬官吏善否,彬曰:“臣止监军旅,至于采察官吏,非所知也。”固问之,曰:“义伦可任。”帝亦闻义伦清节过人,因擢用之。
  壬申,权知贡举卢多逊奏进士李肃等合格者十人。复诏参知政事薛居正于中书复试,皆合格,乃赐及第。
  左监门卫大将军、权判三司赵玭,性狂躁讦直,多忤旨,帝每优容之。又与宰相赵普不协,因称足疾,求解职。甲戌,玭守本官,罢判。
  时有谮殿前都指挥使韩重赟私取亲兵为腹心者,帝怒,欲诛之。赵普谏曰:“若重赟以谗诛,即人人惧罪,谁敢为陛下将亲兵者?”帝乃止,出重赟为彰德节度使。重赟闻普救己,他日,诣普谢,普拒弗见。
  三月,戊戌,以前安国节度使张美为横海节度使。美至沧州,久之,有告其强取民女为妾,又略民钱四千馀缗者,帝召告者,诘之曰:“张美未至,沧州安否?”对曰:“不安。”“既至,何如?”曰:“无复兵寇。”帝曰:“然则美之有造于沧州大矣。朕不难黜美,但念汝沧州百姓耳。”因命官为给直,还其女。复赐美母钱万缗,使谓美曰:“乏钱,当从朕求,勿取于民也!”美惶恐,折节为廉谨,未几,以政绩闻。
  甲辰,诏:“翰林学士、常参官于幕职、州县及京官内各举堪任常参官者一人,不当者连坐。”
  乙巳,诏诸道举部内官吏才德优异者。
  丙午,门下侍郎、平章事赵普,加左仆射,充昭文馆大学士。
  丙辰,北汉石盆寨招收巡检使阎章以寨来降。
  是月,五星如连珠,聚降娄之次。初,窦俨善推步星历,周显德中为谏官,谓同列卢多逊、杨徽之曰:“丁卯岁五星聚奎,自此天下太平,二拾遗见之,俨不与也。”卒如其言。
  南唐命两省侍郎、谏议、给事中、中书舍人、集贤、勤政殿学士更直光政殿,召对咨访,率至夜分。南唐主事佛甚谨,中书舍人全椒张洎,每见辄谈佛法,由是骤有宠。当时大臣亦多蔬食持戒以奉佛,中书舍人会稽徐铉独否,然绝好鬼神之说。
  夏,四月,丙子,辽主射柳祈雨,复以水沃群臣。
  给事中开封马士元谒枢密副使沈义伦,适有吏白事,义伦与语,忘顾士元。士元遽辞出,归,语家人曰:“我为台省近臣,不为执政所礼,可以去矣。”己卯,遂致仕。
  陵州有陵井,蜀置监,岁炼盐八十万斤。广政二十三年,井口摧圮,毒气上如烟雾,炼匠入者皆死。后井益塞,民难食。通判真定贾琏,始建议开浚,刺史王奇谓浚之犯井龙,役夫不肯进,琏亲执锸兴役,逾年而至泉脉,初炼盐日三百斤,稍增日三千六百斤。琏上其事,即诏琏知州事。琏后卒于官,州人画像祠之。
  五月,壬辰,辽北府丞相萧哈哩卒。哈哩貌魁伟,膂力过人,辽主嘉其勤笃,命总知军国事。初,诸王多坐反逆,哈哩廉谨达政体,命案狱,多得其情,人无冤者。北汉主钧每遣使入贡于辽,别致币物,诏许哈哩受之。卒,年五十。辽主愍悼,辍朝三日,罢重五之宴。
  乙巳,北汉鸠唐寨招收指挥使樊晖以寨来归。
  六月,戊午朔,日有食之。
  辽主驻褭潭,好长夜之饮,因怒滥刑,醒亦悔之,谕大臣切谏。萧思温等畏懦,鲜能匡救,间有谏者,多不见听。己未,支解鹿人寿格念古,命有司尽取鹿人之在系者六十五人,斩所犯重者四十四人,馀悉痛杖之。中有欲置死者,赖王子必摄等谏,得免。
  诸道铜铸佛像,先是悉辇赴京毁之。秋,七月,丁酉,诏勿复毁,仍今所在崇奉,但毋更铸。
  八月,辛酉,辽主生日,以大臣有病亟者,不受贺。
  是月,河溢入卫州城,民溺死者数百。
  九月,丙戌朔,辽主猎于黑山、赤山,自是连猎者两月。
  庚子,定难节度使西平王李彝兴卒,追封夏王,以其子行军司马光叡权知州事。
  乙巳,太子少傅致仕柴守礼卒,周世宗之本生父也,命中使护其丧事。
  冬,十月,癸酉,度支判官侯陟言:“三司凡二十四案,盐铁主其六,户部主其四,馀皆度支主之。自荆、湖、西蜀之平,事务益众,欲令三司均主其人。”诏三司推官张纯分判度支案事。
  十一月,乙酉朔,工部侍郎毋守素,坐居丧娶妾免。
  庚子,辽司天奏月当食不亏,辽主以为祥,欢饮达旦。
  十二月,丙辰,禁诸州轻小恶钱及铁镴钱。又命纰疏布帛毋鬻于市,及涂粉入药者,捕之置罪。
  戊辰,以权知夏州李光叡为定难节度使。
  己巳,置建宁军于麟州;庚午,以防御使杨重勋为留后。
  宰相赵普丁母忧,丙子,起复。
  赐西川来岁夏租之半。
  是冬,辽主驻黑河平淀。
  ◎太祖启运立极英武睿文神德圣功至明大孝皇帝开宝元年(辽应历十八年)
  春,正月,乙酉朔,辽主宴于宫中,不受贺。
  甲午,城京师。
  丁酉,以陕、绛、怀等州饥,赈之。
  己亥,辽主观灯于市,以银百两市酒,命群臣亦市酒,纵饮三夕。
  乙巳,北汉偏城寨招收指挥使任守恩等来降。
  二月,册宋氏为皇后,忠武节度使延渥长女也。延渥寻改名偓。
  三月,甲申朔,辽主如潢河;乙酉,获鴐鹅,祭天地。辽主命造大酒器,刻为鹿文,名曰鹿甒,贮酒以祭天。
  庚寅,增修县令、尉捕贼功过令,颁行之。
  权知贡举王祐擢进士合格者十人。陶谷子邴,名在第六,翌日,谷入致谢。帝谓左右曰:“闻谷不能训子,邴安得登第?”遽命中书覆试,而邴复登第。因下诏曰:“造士之选,匪树私恩;世禄之家,宜敦素业。如闻党与,颇容窃吹,文衡公器,岂宜私滥!自今举人,凡关食禄之家,委中书覆试。”
  南汉西北面招讨使潘崇彻以飞语见疑,南汉主遣内侍番禺郭崇岳觇其军,戒之曰:“崇彻果有异志,即诛之。”崇岳至桂州,崇彻严兵见之,崇岳不敢发,还报曰:“崇彻日事饮乐,不恤军政,非有反谋也。”会崇彻单骑自归,南汉主释不问,但夺其兵权而已。
  戊申,南唐以枢密使、右仆射汤悦为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平章事。悦素称清辉学士张洎之才。洎能伺人主颜色,善构同列短长,密奏悦非经纶才,南唐主以悦文学旧臣,罢洎学士,俄复故。
  夏,四月,戊午,成德节度使兼侍中韩令坤卒。令坤有才略,识治道,镇常山凡七年,北边以宁。帝闻其丧,悼惜之,追封南康郡王。
  己巳,辽主诏:“左右从班有才器干局者不决擢用,老耄者增俸以休于家。”
  丙子,户部员外郎、知制诰卢多逊,充史馆修撰,判馆事。多逊喜任数,善为巧发奇中。帝好读书,每遣使取书史馆,多逊预戒吏,令遽白所读。上果引问书中事,多逊应答无滞,同列皆伏,帝益宠异之。
  北汉军校翟洪贵等来降。
  五月,丁亥,重五,辽主以饮酒,不受贺。
  以盛暑,诏诸州恤刑。帝谓侍御史冯柄曰:“朕每读《汉书》张释之、于定国治狱,天下无冤民,此所望于卿也。”
  乙未,诏:“诸道当辇送上供钱帛等舟车,并从官给,勿以扰民。”
  丁酉,辽主与政事令萧巴雅尔、南京留守高勋等酣饮连日夜,旋命勋知南院枢密使。
  丙午,建雄军节度使赵彦徽卒。帝微时,兄事彦徽,及即位,擢领旄钺,宠顾甚厚,卒,赠侍中。继闻其专务聚敛,始薄其为人。
  丁未,赐南唐米十万斛,饥故也。南唐以勤政殿学士承旨韩熙载为中书侍郎、百胜节度使兼中书令。熙载上疏论刑政之要,古今之势,灾异之变,及献所撰格言,南唐主手诏褒答而有是命。
  六月,癸丑朔,诏:“民田为霖雨,河水坏者,免今年夏税及它征物。”
  己未,辽主令殿前都点检耶律伊赖哈置神帐,曲赦京畿囚。
  癸亥,诏:“荆、湖民祖父母、父母在者,子孙不得别财异居。”
  辛巳,以右补阙辛仲甫权知彭州。帝谓之曰:“蜀土始平,轻侈之俗未革,尔有文武才,是用命尔。”仲甫既至,州卒燕环诱屯戍军,谋以长春节燕集日为乱,仲甫擒斩之。
  秋,七月,乙未,中元张灯,帝御东华门,赐从官饮。
  以殿前都虞候涿人董遵诲为通远军使。遵诲父宗本,仕汉为随州刺史,帝微时尝往依之。遵诲凭藉父势,多所陵忽,尝论兵战事,遵诲理屈,即拂衣起,帝乃辞宗本去。及帝即位,遵诲累迁至骁武指挥使。一日,便殿召见,遵诲伏地请死,帝令左右扶起,慰之。俄而部下军卒有击登闻鼓诉其不法十馀事,遵诲惶恐待罪,帝曰:“朕方赦过赏功,岂念旧恶邪!汝可勿复忧,吾将录用汝。”遵诲再拜感泣。帝问遵诲母所在,遵诲曰:“母在幽州,遭难暌隔。”帝因令人重赂边民,窃迎其母,送于遵诲,仍加优赐。至是帝以西蕃近边,命遵诲守通远军。遵诲既至,召诸族酋长,谕以朝廷威德,刲羊酾酒,厚加宴犒,众皆悦服。后数月,复入寇,遵诲率兵深入,击走之,俘斩甚众,获牛马数万,戎落以定。帝嘉其功,就拜罗州刺史,使如故。遵诲尝遣其外弟刘综来贡马,及还,帝解所服真珠盘龙衣,使赍赐之,综曰:“遵诲人臣,岂敢当此赐!”帝曰:“吾委遵诲方面,不以此为嫌也。”
  丙午,北汉乌王寨使胡遇等来降。
  帝自即位,数出微行,或过功臣家。赵普退朝,不敢脱衣冠。一夕,大雪,向夜,普闻叩门声甚急,出,则帝立雪中,普惺恐迎拜。帝曰:“已约吾弟矣。”已而开封尹光义至,即普堂中,设重裀地坐,炽炭烧肉,普妻行酒,帝以嫂呼之。普从容问曰:“夜久寒甚,陛下何以出?”帝曰:“吾睡不能着,一榻之外,皆它人家也,故来见卿。”普曰:“陛下小天下邪?南征北伐,今其时也。愿闻成算所向。”帝曰:“吾欲取太原。”普默然良久,曰:“非臣所能知也。”帝问其故,普曰:“太原当西北二边,使一举而下,则边患我独当之,何不姑留?俟削平诸国,彼弹丸黑子,将何所逃!”帝笑曰:“吾意政尔,故试卿耳。”因谓普曰:“王全斌平蜀多杀人,吾今思之犹耿耿,不可用也。”普荐曹彬、潘美可用,后悉从其言。
  帝尝因北汉界上谍者谓北汉主曰:“君家与周氏世仇,宜其不屈。今我与尔无所间,何为困此一方人也?若有志中国,宜下太行以决胜负。”北汉主遣谍者复命曰:“河东土地甲兵,不足当中国之十一,区区守此,盖惧汉室之不血食也。”帝哀其言,笑谓谍者曰:“为我语刘钧,开尔一路以为生。”故终其世,不以大军北伐。

标签: 毕沅 续资治通鉴 卷五 宋纪五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典籍:《续古文观止》、《史记》、《资治通鉴》、《三国志》、《续资治通鉴》。另外,更多精彩典籍陆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典籍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典籍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典籍的所有内容都会显示出来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宋·毕沅·续资治通鉴·卷四·宋纪四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