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笔记

明·冯梦龙·智囊全集·序

时间:2018-2-14 12:06:13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序·自序  原文  冯子曰:人有智犹地有水,地无水为焦土,人无智为行尸。智用于人,犹水行于地,地势坳则水满之,人事坳则智满之。周览古今成败得失之林,蔑不由此。何以明之?昔者梁、纣愚而汤、武智;六国愚而秦智;楚愚而汉智;隋愚而唐智;宋愚而元智;元愚而圣祖智。举大则细可见,斯《智...
  序·自序
  原文
  冯子曰:人有智犹地有水,地无水为焦土,人无智为行尸。智用于人,犹水行于地,地势坳则水满之,人事坳则智满之。周览古今成败得失之林,蔑不由此。何以明之?昔者梁、纣愚而汤、武智;六国愚而秦智;楚愚而汉智;隋愚而唐智;宋愚而元智;元愚而圣祖智。举大则细可见,斯《智囊》所为述也。或难之曰:智莫大于舜,而困于顽嚣;亦莫大于孔,而厄于陈蔡;西邻之子,六艺娴习,怀璞不售,鹑衣彀食,东邻之子,纥字未识,坐享素封,仆从盈百,又安在乎愚失而智得?冯子笑曰:子不见夫凿井者乎?冬裸而夏裘,绳以入,畚以出,其平地获泉者,智也,菲夫土究而石见,则变也。有种世衡者,屑石出泉,润及万家。是故愚人见石,智者见泉,变能穷智,智复不穷于变。使智非舜、孔,方且灰于廪、泥于井、俘于陈若蔡,何暇琴于床而弦于野?子且未知圣人之智之妙用,而又何以窥吾囊?或又曰:舜、孔之事则诚然矣。然而“智囊”者,固大夫错所以膏焚于汉市也,子何取焉?冯子曰:不不!错不死于智,死于愚,方其坐而谈兵,人主动色,迨七国事起,乃欲使天子将而已居守,一为不智,谗兴身灭。虽然,错愚于卫身,而智于筹国,故身死数千年,人犹痛之,列于名臣。(左车右免)斗宵之流,卫身偏智,筹国偏愚,以此较彼,谁妍谁媸?且“智囊”之名,子知其一,未知二也。前乎错,有樗里子焉;后乎错,有鲁匡、支谦、杜预、桓范、王俭焉;其在皇明,杨文襄公并擅此号。数君子者,迹不一轨,亦多有成功竖勋、身荣道泰。子舍其利而惩其害,是犹睹一人之溺,而废舟揖之用,夫亦愈不智矣!或又曰:子之述《智囊》,将令人学智也。智由性生乎,由纸上乎?冯子曰:吾向者固言之:智犹水,然藏于地中者,性;凿而出之者,学。井涧之用,与江河参。吾忧夫人性之锢于土石,而以纸上言为之畚锸,庶于应世有廖尔。或又曰:仆闻“取法乎上,仅得乎中”。子之品智,神奸巨猾,或登上乘,鸡鸣狗盗,亦备奇闻,囊且秽矣,何以训世?冯子曰:吾品智非品人也。不唯其人唯其事,不唯其事唯其智,虽好猾盗贼,谁非吾药笼中硝、戟?吾一以为蛛网而推之可渔,一以为蚕茧而推之可室。譬之谷王,众水同归,岂其择流而受!或无以难,遂书其语于篇首。冯子名梦龙,字犹龙,东吴之畸人也。
  译文
  人要有智慧,就像土地要有水一样。土地一旦失去了水,就会变成一片焦土,从而失去作为土地的效用;人如果没有智慧,就会变成行尸走肉,无法建功立业。智慧运用在生活之中,就好比水运行在土地上一样。地势低洼的地方就注满了水,人事“低洼”的逆境就充满了智慧。遍观古今成败得失的众多事实,没有一件不是如此。何以证明这一点呢?请看以下这些例证:从前处于优势的夏桀和殷纣愚蠢,而处于劣势的商汤和周武王聪明。齐、楚、燕、韩、魏、赵六国合起来虽然力量非常大,但是却很愚蠢,而秦国虽然势单力薄,但是却很聪明。楚、汉相争时,势力强大的楚霸王项羽愚蠢,而力量薄弱的汉王刘邦却很聪明。当政的隋朝皇帝愚蠢,而他的下属唐高祖却很聪明。居统治地位的宋朝愚蠢,而后起的元朝聪明。元代的统治者愚蠢,而率领百姓成大业的本朝圣祖(指明太祖朱元璋)聪明。以上列举的历史上的这些大事件尚且如此,那么生活中的小事情也就不言而喻了。这就是《智囊》这本书所要表明的基本思想。
  有人反驳我说:“从智慧上看,没有谁能超过舜的,但是他却被自己顽固而又愚蠢的弟弟象置于困境;从智慧上看,也没有谁能超过孔子的,但是他却被困厄在陈国和蔡国。西家邻居的儿子,对于儒家的六经都十分熟悉精通,但是他却空怀璞玉之才而不能为世所用,以至生活清贫;东边邻居的儿子,大字不识一个,但是他却坐享祖辈遗留的荣华富贵,以至仆从过百。您所说的愚失而智得又体现在哪里呢?”我笑着回答说:“您难道没有见过那些挖井的人吗?他们在井下打井时,冬天除了遮体的衣服之外,几乎光着身子,夏天却穿着厚厚的皮袄。他们用绳子缒(音“坠”)入井下,坐土筐升到井上,他们能在平地上找到水源,靠的就是智慧。比如说土已经挖到了头儿,却没有见到泉水,反倒露出了石头,这是由于情况发生了变化,超出了当初人们的预料。一旦遇到这种情况时,怎么办呢?北宋时,有个叫种世衡(字仲平)的人,他在遇到这种情况时,就能果决地粉碎了石层使泉水涌出,从而使千家万户受惠。因此,同样是挖井见石,愚蠢的人看到的只是坚硬的石头,聪明的人却能透过石层看到不竭的水源。事物的变化虽然能使智者暂时处于困境,但是智者的智慧又使他能不被这种意外的变化所困。如果不是具备舜和孔子那样的智慧的话,那么舜就将被他的弟弟烧死在谷仓中化成灰,活埋在井里变为泥;孔子将在陈国或蔡国被活捉!怎么能有闲心像舜那样在事后坐在床边弹琴,像孔子那样身处困境之中,却在郊外弦歌不绝呢?您既然不懂得圣人智慧的巧妙运用,又怎么能来窥视和轻贱我的《智囊》呢?”
  有的人又说:“舜和孔子的事情,就算是事实吧,然而‘智囊’这种称呼,正是造成西汉大夫晁错〔西汉颍(音“影”)川,即今河南省大禹人。主张重农抑商,抑制兼并;并针对诸侯王地广权重,提出‘削蕃策’,要求削减诸侯王封地。为抵御匈奴的侵扰,他还建议在边境积谷、移民、修筑城堡,以加强守备。后吴、楚等七个诸侯国以‘请诛晁错以清君侧’为名,发动武装叛乱,景帝刘启听信谗言,将他杀害〕被杀于集市的根由,您为什么又来宣扬它呢?”对此,我反驳说:“不对!不对!晁错不是死在智慧上,而是死在愚蠢上。当晁错坐而谈论如何用兵打仗时,皇帝高兴得面露欣喜之色;可是等到吴、楚七国谋反的战争正式打响时,晁错竟然想让天子亲自带兵出征,而他自己则留在京师坐守!晁错做了这一件极为不聪明的事,才使得谗言四起,从而导致他的被杀。即便如此,晁错虽然在保护自己方面是愚蠢的,但是在筹划国家大事方面却是聪明异常的。所以,晁错虽然死了一千多年了,但是人们仍旧为他感到惋惜,把他列入名臣之列而加以尊崇。后来的一些见识短浅的小人,在保护自己方面显得特别聪明,而在筹划国家大事方面则显得特别愚蠢。用这种人同晁错那样的人相比较,到底谁美谁丑呢?不是不言自明了吗?!再说,对于《智囊》这个名称,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在晃错之前,有樗(音“初”)里子被称为‘智囊’;在晁错之后,有鲁匡、支谦、杜预、桓范、王俭被称为‘智囊’;在本朝,杨文襄(音“香”)公(名一清)也具有这个称号。这几个君子之人,所走的道路虽然不一样,但是大多完成了自己的事业,建立了突出的功勋,可谓身荣道泰。您撇开了智慧的好处不谈,却专列它的害处,这就好比是看到了一个人在乘船渡河时不幸被水淹死了,就再也不许别人使用渡船一样,这就太不聪明了。”
  又有人说:“您编写《智囊》一书,打算让别人从书中学习智慧。智慧是从人的天性中产生的呢?还是从纸上学来的呢?”我回答说:“我在前边早就说过这一点,智慧犹如水的样子,藏在地中时属于天性,开凿它,让它流露出来,这得靠后天的不断学习。而开凿出来的井水、涧水,它的用处是与江水、河水一样的。我担心的是人们天性中的智慧像藏在地下的水一样,被禁锢(音“固”)在土石之下,而不能流露出来,于是就用这些写在纸上的话,来当作发掘智慧用的‘铁锹’和‘土筐’,这样做或许对于人们适应世事会有一定的作用吧。”
  又有人说:“我听说:取法于上,仅得乎其中。您品评的智慧中,有些十分狡诈不法的人,被您列为上等;鸡鸣狗盗之流,您也记录了他们的奇闻。您的《智囊》将变得污秽不堪,还怎么能用来教育世人呢?”我告诉他:“我品评的是智,而不是品评人。所以不考虑那人怎样,而只考虑那件事怎样;不考虑那件事的价值,而只考虑其中所表现出来的智慧。即使是狡诈不法之人,抑或是小偷、强盗,哪个不是我治世的药箱中的一味药材?我一旦把它们当作蜘蛛网,推而广之,就可以用细丝结网,用来捕鱼;我一旦把它们当作蚕茧,推而广之,就可以用砖瓦为建筑材料,建成温暖的房屋,以供居住。这好比是百川之王黄河,众水同归,难道它还会对水流的大、小和清、浊做有选择的接受吗?”也许这本《智囊》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被人责难的地方了,于是我就将这些话写在本书的篇首。冯梦龙,字犹龙,是东吴不合于世俗的奇特之人。
  序·补叙
  忆丙寅岁,余坐蒋氏三径斋小楼近两月,辑成《智囊》二十七卷。以请教于海内之明哲,往往滥蒙嘉许,而嗜痴者遂冀余有续刻。余菰芦中老儒尔,目未睹西山之秘籍,耳未闻海外之僻事,安所得匹此者而续之?顾数年以来,闻见所触,苟邻于智,未尝不存诸胸臆,以此补前辑所未备,庶几其可。虽然,岳忠武有言:“运用之妙,在乎一心。”善用之,鸣吠之长可以逃死;不善用之,则马服之书无以救败。故以羊悟马,前刻已庆其繁;执方疗疾,再补尚虞其寡。第余更有说焉。唐太宗喜右军笔意,命书家分临兰亭本,各因其质,勿泥形模,而民间片纸只字,乃至搜括无遗。佛法上乘,不立文字,四十二章,后增添至五千四十八卷而犹未已。故致用虽贵乎神明,往迹何妨乎多识?兹补或亦海内明哲之所不弃,不止塞嗜痂者之请而已也。书成,值余将赴闽中,而社友德仲氏以送余,故同至松陵。德仲先行余《指月》、《衡库》诸书,盖嗜痂之尤者,因述是语为叙而之。
  上智部总序·序文
  原文
  冯子曰:智无常局,以恰肖其局者为上。故愚夫或现其一得,而晓人反失诸千虑。何则?上智无心而合,非千虑所臻也。人取小,我取大;人视近,我视远;人动而愈纷,我静而自正;人束手无策,我游刃有余。夫是故,难事遇之而皆易,巨事遇之而皆细;其斡旋入于无声臭之微,而其举动出人意想思索之外;或先忤而后合,或似逆而实顺;方其闲闲,豪杰所疑,迄乎断断,圣人不易。呜呼!智若此,岂非上哉!上智不可学,意者法上而得中乎?抑语云“下下人有上上智”,庶几有触而现焉?余条列其概,稍分四则,曰“见大”、曰“远犹”、曰“通简”、曰“迎刃”,而统名之曰“上智”。
  译文
  冯梦龙说:真正的智慧并非有一套固定不变的原则可依循,而是对应着不同的现实难局,有恰如其分的不同对策。所以愚昧的人,偶而也会出现深具智慧的反应;倒是聪明的人往往因为太紧守着某些原则,遂做出错误的判断来。
  因此,真正的大智慧其实是“无心”的,不会被既有的原则、经验和思考方式所拘限,所以能充分灵活、充分弹性的深入变动诡谲的难局里,洞见常人所不能见的问题核心,察知常人所不能知的长远发展,而其拟定的对策,也往往出乎常人的想像,甚至乍看起来是违反常识的,惟有等到问题完全解决,才能看清这样深远通透的智慧来。
  这样不拘原则的上上智慧,虽是不可学,然而多知道一些这类的智慧事迹,却也能有效增加我们应对问题的能力。
  又:一些不见得聪明的人偶而出现的上上智慧,也往往对我们有启发和触类旁通的效果,因此,我特地把这些我所知的智慧实录条列出来,分为四卷,分别是“见大”、“远犹”、“通简”、“迎刃”,而总其名为“上智”。

标签: 冯梦龙 智囊全集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右台仙馆笔记》、《豆棚闲话》、《八洞天》、《清代野记》、《奴才小史》、《连城璧外编》、《艳异编》、《十二笑》、《石点头》(醒世第二奇书)、《五色石》、《无声戏》、《珍珠舶》、《剪灯余话》、《林黛玉笔记》、《情史》(情史类略、情天宝鉴)、《独醒杂志》、《萤窗清玩》、《墉城集仙录》、《汉武帝别国洞冥记》、《鹤林玉露》、《女聊斋志异》、《西京杂记》、《阅微草堂笔记》、《通天乐》、《封氏闻见记》、《清平山堂话本》、《酌中志》、《爱日斋丛抄》、《文心雕龙》、《浮生六记》、《献帝春秋》、《天禄阁外史》、《笑林》、《太平天国战记》、《俗话倾谈》、《唐摭言》、《汉末英雄记》、《九州春秋》、《隋唐嘉话》、《北里志》、《次柳氏旧闻》、《明皇杂录》、《因话录》、《五代新说》、《独异志》、《定命录》、《历代崇道记》、《唐国史补》、《大唐创业起居注》、《皇明纪略》、《唐才子佳人传》、《甲申朝事小纪》、《西京杂记》、《鹤林玉露》、《齐东野语》、《客窗闲话》、《幽冥录》(幽明录、幽冥记)、《眉庐丛话》、《酉阳杂俎》、《松窗梦语》、《聊斋志异》、《长春真人西游记》、《道听途说》、《谭宾录》、《觚剩》、《夜谭随录》、《萤窗异草》、《杜阳杂编》、《续玄怪录》、《奉天录》、《搜神秘览》、《睽车志》、《玉壶清话》(玉壶野史)、《春渚纪闻》、《艳异编续集》(玉茗堂批评续艳异编)、《高坡异纂》、《技击余闻》、《技击余闻补》、《庸庵笔记》、《十叶野闻》、《玉照新志》、《茅亭客话》、《稽神录》、《韩诗外传》、《穆天子传》(周王传、穆王传、周穆王传、周穆王游行记)、《淞隐漫录》(后聊斋志异图说、绘图后聊斋志异)、《太平广记》、《兼明书》、《虞初新志》、《清波杂志》、《三水小牍》(山水小牍)、《唐阙史》、《青箱杂记》、《续世说》、《归潜志》、《北东园笔录初编》、《续夷坚志》、《夷坚志》、《括异志》、《葆光录》、《庚巳编》、《夜雨秋灯录》、《春渚纪闻》、《世说新语》(世说新书、世说、新书、刘义庆世说)、《拾遗录》(拾遗记、王子年拾遗记)、《魏郑公谏录》、《大唐新语》、《默记》、《里乘》、《东观奏记》、《南部新书》、《东轩笔录》、《本事诗》、《云溪友议》、《葆光录》、《荆楚岁时记》、《大宋宣和遗事》、《笑林广记》、《南岳小录》、《广异记》、《书断列传》、《李文忠公事略》、《今古奇观》、《西京杂记》、《新编绘图今古奇观》、《长春真人西游记》、《续客窗闲话》、《梦粱录》、《智囊全集》。更多精彩笔记小说火热更新中,敬请期待哦!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