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笔记

清·陈志平·新编绘图今古奇观·第78---79卷

时间:2018-2-14 11:46:05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七十八卷 两纳聘方成秦与晋  文士既多赝鼎,佳人亦有虚名。求凰未解绮琴声,那得相如轻信。选婿固非容易,择妻更费推评。闺中果系女长卿,一笑何妨面订。  右调《西江月》从来夫妇配合,百年大事。虽有美妾,不如美妻;虽有多才之妾,不如多才之妻。但娶妾的容你自选,容你面试,娶妻的却不...
  第七十八卷 两纳聘方成秦与晋
  文士既多赝鼎,佳人亦有虚名。求凰未解绮琴声,那得相如轻信。选婿固非容易,择妻更费推评。闺中果系女长卿,一笑何妨面订。
  右调《西江月》从来夫妇配合,百年大事。虽有美妾,不如美妻;虽有多才之妾,不如多才之妻。但娶妾的容你自选,容你面试,娶妻的却不容你自选,不容你面试,止凭着媒婆之口。往往说得丽似王嫱、艳如西子,及至娶来,容貌竟是平常;说得敏如道韫、慧似班姬,及至娶来,胸中竟是无有。只为天下有这一等名过其实、虚擅佳人声誉的,便使真正佳人反令人疑他未必是佳人。譬如真正才子被冒名的混乱了,反令人疑他未必是才子。这岂不是极天冤枉!如今待在下说个不打诳语的媒人,不怕面试的妻子,自己不能择婿有人代他择婿的妇翁,始初被人冒名、终能自显其名的女婿与众官听。
  话说南宋高宗时,浙江临安府富阳县,有个员外,姓随名育宝,号珠川,是本县一个财主。生一女儿,小字瑶姿,仪容美丽,姿性聪明,拈针刺绣,作赋吟诗,无所不妙。他的女工是母亲郗氏教的。他的文墨却是母舅郗乐教的。那郗乐号少伯,做秀才时曾在姐夫家处馆,教女甥读书。后来中了进士,官授翰林承旨,因见国步艰难,仕途危险,便去官归家,绝意仕进。他也生一女,名唤娇枝,年纪与瑶姿差不多,只是才貌一些不及。两个小姐到十一二岁时,俱不幸母亲死了。再过了两三年,已是十五岁,却都未有姻事。郗公对珠川道:“小女不过中人之姿,容易择配。若我那甥女姿才盖世,须得天下有名才子方配得他。我闻福建闽县有个少年举人,叫做何嗣薪,是当今第一个名士。因自负其才,要寻个与他一样有才的佳人为配,至今尚未婚娶。惜我不曾识荆,未知可能名称其实。我想临安府城乃帝都之地,人物聚会。况来年是会试之年,各省举子多有先期赴京者。我欲亲到临安,访求才俊,替甥女寻个佳偶,姊丈意下如何?”珠川道:“若得如此,极感大德。我是个不在行文墨的人,择婿一事须得老舅主张方妙。”说罢,便去女儿头上取下一支金凤钗来,递与郗公,道:“老舅若有看得入眼的,便替我受了聘。这件东西便作回聘之敬。”郗公收了凤钗,说道:“既承见托,若有快婿,我竟聘定,然后奉复了。但甥女平日的制作,也须多付几篇与我带去。”珠川便教女儿将一卷诗稿送与母舅收了。当下郗公别过珠川,即日起身望临安来。正是:良臣择主而事,良禽择木而栖。须知为女求婿,亦如为子求妻。
  郗公来到临安,作寓于灵隐寺中。寺里有个僧官,法名云闲,见郗公是个乡绅,便殷勤接待,朝夕趋陪。一日,郗公与僧官闲话,偶见他手中所携诗扇甚佳。取过来看时,上面写着七言律诗一首,是贺他做僧官的诗。其诗曰:华盖重重贵有加,宰官即现比丘家。青莲香里开朝署,紫竹丛中坐晚衙。泛海昙摩何足羡,爱山支遁未堪夸。空门亦有河阳令,闲看庭前雨好花。
  后面写着“右贺云闲上人为僧官,钱塘宗坦题”。郗公看了大赞道:“此诗词意清新,妙在句句是官,又句句是僧。真乃才子之笔。我两日到西湖闲步,那一处酒楼茶馆没有游客题词?就是这里灵隐寺中各处壁上,也多有时人题咏。却未曾有一篇当意的。不想今日在扇头见此一首绝妙好诗。不但诗好,只这一笔草书也写得龙蛇飞舞。我问你,这宗坦是何等样人?”
  僧官道:“是钱塘一个少年秀才,表字宗山明。”郗公道:“可请他来一会。”僧官道:“他常到寺中来的。等他来时,当引来相见。”
  次日,郗公早膳华,正要同僧官出寺闲行。只见一个少年,飘巾阔服,踱将进来。僧官指道:“这便是宗相公。”郗公忙邀入寓所,叙礼而坐。说起昨日在云师扇头得读佳咏,想慕之极。宗坦动问郗公姓名,僧官从旁代答了。宗坦连忙鞠躬道:“晚生不知老先生在此,未及具刺晋谒。”郗公问他青春几何,宗坦道:“二十岁了。”郗公问曾毕姻否,宗坦答说:“尚未。”郗公又问几时游庠的,宗坦顿了一顿,方答道:“上年游庠的。”说罢,便觉面色微红。郗公又提起诗中妙处,与他比论唐律,上下古今,宗坦无甚回言,惟有唯唯而已。郗公问他平日喜读何书,本朝诗文当推何人为首,宗坦连称“不敢”,如有羞涩之状。迁延半晌,作别而去。
  郗公对僧官道:“少年有才的往往浮露,今宗生深藏若虚,恂恂如不能语,却也难得。我有头亲事,要替他做媒。来日面试他一首诗,若再与扇上诗一般,我意便决。”僧官听了,便暗暗使人报知宗坦。宗坦便托僧官预先套问面试的题目。看官听说:原来扇上这首诗是宗坦倩人代作的,不是他真笔。那宗坦貌若恂恂,中怀欺诈,平日专会那移假借,哄骗别人。往往抄那人文字,认做自己的,去哄这人;又抄这人文字,认做自己的,去哄那人。所以外边虽有通名,肚里实无一字。你道僧官何故与他相好?只为他幼时以龙阳献媚,僧官也与他有染的。故本非秀才,偏假说他是秀才,替他装幌,欺诳远方游客。
  且说郗公那日别过宗坦,在寓无聊,至晚来与僧官下象棋消遣。僧官因问道:“古人有下象棋的诗么?”郗公笑道:“象棋尚未见有诗。我明日面试宗生,便以此为题,教他做首来看。”僧官闻言,连忙使人报与宗坦知道。次日宗坦具帖来拜郗公。郗公设酌留饮。饮酒中间说道:“昨偶与云师对弈,欲作象棋诗一首,敢烦大笔即席一挥何如?”宗坦欣然领诺。
  郗公教取文房四宝来。宗坦更不谦让,援笔写道:竹院闲房昼未阑,坐观两将各登坛。关河咫尺雌雄判,壁垒须臾进退难。车马几能常拒守,军兵转盼已摧残。古来征战千年事,可作揪枰一局看。
  宗坦写毕,郗公接来看时,只见诗中“壁”字误写“璧”字,“摧”字误写“推”字,“枰”字误写“秤”字。便道:“尊制甚妙。不但咏棋,更得禅门虚空之旨,正切与云师对奕意。但诗中写错几字,却是为何?”宗坦局蹐道:“晚生醉笔潦草,故致有误。”郗公道:“老夫今早也胡乱赋得一首《满江红》词在此请教。”说罢,取出词笺,递与宗坦观看。词曰:营列东西,河分南北,两家势力相当。各施筹策,谁短又谁长。一样排成队伍,尽着你,严守边疆。不旋踵,车驰马骤,飞炮下长江。逾沟兵更勇,横冲直捣,步步争强。看雌雄顿决,转眼兴亡。
  彼此相持既毕,残枰在,松影临窗。思今古,千场战斗,仿佛局中忙。
  当下宗坦接词在手,点头吟咏,却把长短句再读不连牵,又念差了其中几个字,乃佯推酒醉,对郗公道:“晚生醉了,尊作容袖归细读。”言罢,便把词笺袖着,辞别去了。郗公对僧官道:“前见尊扇上宗生所写草书甚妙,今日楷书却甚不济,与扇上笔迹不同,又多写了别字。及把拙作与他看,又念出几个别字来。恐这诗不是他做的。”僧官道:“或者是酒醉之故。”郗公摇头道:“纵使酒醉,何至便别字连片。”当时有篇文字,诮那写别字、念别字的可笑处:先生口授,讹以传讹。声音相类,别字遂多。
  “也应”则有“野鹰”之差错,“奇峰”则有“奇风”之揣摹。若乃誊写之间,又见笔画之失。“鸟”、“焉”莫辨,“根”、“银”不白。非讹于声,乃谬于迹。尤可怪者,字迹本同,疑一作两,分之不通。
  “鞶”为“般”、“革”,“暴”为“曰”、“恭”。斯皆手录之混淆,更闻口诵之奇绝。不知“毋”之当作“无”,不知“说”之或作“悦”。“乐”、“乐”罔分,“恶”、“恶”无别。非但“阕”之读“葵”,岂徒“腊”之读“猎”。至于句不能断,愈使听者难堪。既闻“特其柄”之绝倒,又闻“古其风”之笑谈。或添五以成六,或减四以为三。颠倒若斯,尚不自觉。
  招彼村童,妄居塾学。止可欺负贩之小儿,奈何向班门而冒托!
  看官你道宗坦这两首诗都是那个做的?原来就是那福建闽县少年举人何嗣薪做的。那何嗣薪表字克传,幼有神童之名,十六岁便举孝廉随丁了。艰到十九岁春间服满,薄游临安,要寻个幽僻寓所读书静养,以待来年大比。不肯在寺院中安歇,怕有宾朋酬酢,却被宗坦接着,留在家中作寓。论起宗坦年纪,倒长何嗣薪一岁,只因见他是个有名举人,遂拜他为师。嗣薪因此馆于宗家,谢绝宾客,吩咐宗坦:“不要说我在这里。”宗坦正中下怀,喜得央他代笔,更没一人知觉。
  前日扇上诗,就央他做,就央他写,所以一字不错,书法甚精。今这咏棋的诗,只央他做了,熟记在胸,虽有底稿藏在袖中,怎好当着郗公之面拿出来对得,故至写错别字。
  当日宗坦回家,把郗公的词细细抄录出来,只说自己做的,去哄嗣薪道:“门生把先生咏棋的诗化作一词在此。”嗣薪看了,大加称赏。自此误认他为能文之徒,常把新咏与他看。宗坦因便抄得新咏绝句三首。一首是读《小弁》诗有感,两首是读《长门赋》漫兴。宗坦将这三诗录在一幅花笺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印了自己的图书。过了一日,再到灵隐寺谒见郗公,奉还原词,就把三诗呈览。郗公接来,先看那读《小弁》的一绝道:天亲系恋泪难收,师傅当年代写愁。宜臼若能知此意,忍将立己德申侯。
  郗公看毕,点头道:“这诗原不是自己做的,是先生代做的。”
  宗坦听了,不晓得诗中之意是说《小弁》之诗,不是宜臼所作,是宜臼之傅代作,只道郗公说他,通红了脸,忙说道:“这是晚生自做的,并没甚先生代做。”郗公大笑,且不回信。
  再看那读《长门赋》的二绝,其一曰:情真自可使文真,代赋何堪复代颦。若必相如能写怨,《白头吟》更倩谁人。
  其二曰:长门有赋恨偏深,绿鬓何为易此心。汉帝若知司马笔,应须责问《白头吟》。

标签: 陈志平 新编绘图今古奇观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右台仙馆笔记》、《豆棚闲话》、《八洞天》、《清代野记》、《奴才小史》、《连城璧外编》、《艳异编》、《十二笑》、《石点头》(醒世第二奇书)、《五色石》、《无声戏》、《珍珠舶》、《剪灯余话》、《林黛玉笔记》、《情史》(情史类略、情天宝鉴)、《独醒杂志》、《萤窗清玩》、《墉城集仙录》、《汉武帝别国洞冥记》、《鹤林玉露》、《女聊斋志异》、《西京杂记》、《阅微草堂笔记》、《通天乐》、《封氏闻见记》、《清平山堂话本》、《酌中志》、《爱日斋丛抄》、《文心雕龙》、《浮生六记》、《献帝春秋》、《天禄阁外史》、《笑林》、《太平天国战记》、《俗话倾谈》、《唐摭言》、《汉末英雄记》、《九州春秋》、《隋唐嘉话》、《北里志》、《次柳氏旧闻》、《明皇杂录》、《因话录》、《五代新说》、《独异志》、《定命录》、《历代崇道记》、《唐国史补》、《大唐创业起居注》、《皇明纪略》、《唐才子佳人传》、《甲申朝事小纪》、《西京杂记》、《鹤林玉露》、《齐东野语》、《客窗闲话》、《幽冥录》(幽明录、幽冥记)、《眉庐丛话》、《酉阳杂俎》、《松窗梦语》、《聊斋志异》、《长春真人西游记》、《道听途说》、《谭宾录》、《觚剩》、《夜谭随录》、《萤窗异草》、《杜阳杂编》、《续玄怪录》、《奉天录》、《搜神秘览》、《睽车志》、《玉壶清话》(玉壶野史)、《春渚纪闻》、《艳异编续集》(玉茗堂批评续艳异编)、《高坡异纂》、《技击余闻》、《技击余闻补》、《庸庵笔记》、《十叶野闻》、《玉照新志》、《茅亭客话》、《稽神录》、《韩诗外传》、《穆天子传》(周王传、穆王传、周穆王传、周穆王游行记)、《淞隐漫录》(后聊斋志异图说、绘图后聊斋志异)、《太平广记》、《兼明书》、《虞初新志》、《清波杂志》、《三水小牍》(山水小牍)、《唐阙史》、《青箱杂记》、《续世说》、《归潜志》、《北东园笔录初编》、《续夷坚志》、《夷坚志》、《括异志》、《葆光录》、《庚巳编》、《夜雨秋灯录》、《春渚纪闻》、《世说新语》(世说新书、世说、新书、刘义庆世说)、《拾遗录》(拾遗记、王子年拾遗记)、《魏郑公谏录》、《大唐新语》、《默记》、《里乘》、《东观奏记》、《南部新书》、《东轩笔录》、《本事诗》、《云溪友议》、《葆光录》、《荆楚岁时记》、《大宋宣和遗事》、《笑林广记》、《南岳小录》、《广异记》、《书断列传》、《李文忠公事略》、《今古奇观》、《西京杂记》、《新编绘图今古奇观》、《长春真人西游记》、《续客窗闲话》、《梦粱录》。更多精彩笔记小说火热更新中,敬请期待哦!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