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笔记

清·陈志平·新编绘图今古奇观·第73---74卷

时间:2018-2-14 10:41:10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七十三卷 刘东山夸技顺城门  诗曰:弱为强所制,不在形巨细。蝍蛆带是钳,何曾有长喙?  话说天地间有一物,必有一制,夸不得高,恃不得强。这首诗所言“蝍蛆”是甚么?就是那赤足蜈蚣,俗名“百脚”,又名“百足之虫”。这“带”又是甚么?是那大蛇。其形似带,故得此名。岭南多大蛇,长数...
  第七十三卷 刘东山夸技顺城门
  诗曰:弱为强所制,不在形巨细。蝍蛆带是钳,何曾有长喙?
  话说天地间有一物,必有一制,夸不得高,恃不得强。这首诗所言“蝍蛆”是甚么?就是那赤足蜈蚣,俗名“百脚”,又名“百足之虫”。这“带”又是甚么?是那大蛇。其形似带,故得此名。岭南多大蛇,长数十丈,专要害人。那边地方里居民,家家畜养蜈蚣,有大尺余者,多放在枕畔或枕中,若有蛇至,蜈蚣便啧啧作声。放它出来,它鞠起腰来,首尾着力一跳,有一丈来高,便搭住在大蛇七寸内,用那铁钩也似一对钳来钳住了,吸它精血,至死方休。这数十丈长、斗来大的东西,反缠死在尺把长、指头大的东西手里,所以古语道:“蝍蛆钳带。”盖谓此也。
  汉武旁征和三年,西胡月支国献猛兽一头,形如五六十日新生的小狗,不过比狸猫般大,拖一个黄尾儿,那国使抱在手里来献,武帝见它生得猥琐,笑道:“此小物,何谓猛兽?”
  使者对曰:“夫威加于百禽者,不必计其大小。是以神麟为巨象之王,凤凰为大鹏之宗,亦不在巨细也。”武帝不信,乃对使者说:“试叫它发声来朕听。”使者乃将手一指,此兽舐唇摇首,猛发一声,便叫平地上走一个霹雳。两目闪烁,放出两道电光来。武帝登时颠出亢金椅子,急掩两耳,颤一个不住。侍立左右及羽林摆立仗下军士手中所拿的东西,悉皆震落。武帝不悦,即传旨意,教把引兽付上林苑中,将虎食之。
  上林苑令遵旨,只见拿到虎圈边放下,群虎一见,皆缩做一堆,双膝跪倒。上林苑令奏闻,武帝愈怒,要杀此兽,明日连使者与猛兽皆不见了。
  猛悍到虎豹,却乃怕此小物。所以人之膂力强弱,智术长短,没个限数。正是:强中更有强中手,莫向人前夸大口。
  当时有一个举子,不记姓名地方。他生得膂力过人,武艺出众,一生豪侠好义,真正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他进京会试,不带仆从,恃着一身本事,鞴着一匹好马,腰束弓箭短剑,一鞭独行。一路收拾些雉兔野味,到店肆中宿歇,便安排下酒。
  一日,在山东路上,马跑得快了,赶过了宿头。至一村庄,天已昏黑,自度不可前进,只见一人家开门在那里,灯光射将出来。举子下马,一手牵着,挨近看时,只见进了门,便是一大空地。空地有三四块太湖石迭着,正中有三间正房,有两间厢房。一老婆子坐在中间绩麻,听见庭中马足之声,起身来问,举子高声道:“妈妈,小生是失路借宿的。”那老婆子道:“官人不方便,老身做不得主。”听他言词中间,带些凄惨。举子有些疑心,便问道:“妈妈,你家男人多在那里去了?如何独自一个在这里?”老婆子道:“老身是个老寡妇,夫亡多年,只有一子,在外做商人去了。”举子道:“可有媳妇么?”老婆子蹙着眉头道:“是有一个媳妇,赛得过男子,尽挣得家住。只是一身大气力,雄悍异常。且是气性粗急,一句差池经不得,一指头擦着便倒。老身虚心冷气,看他眉头眼后,常是不中意,受他凌辱的。所以官人借宿,老身不敢做主。”说罢,泪如雨下。举子听得,不觉双眉倒竖,两眼圆睁,道:“天下有如此不平之事!恶妇何在?我为尔除之。”遂把马拴在庭中太湖石上了,拔出剑来。老婆子道:“官人不要太岁头上动土,我媳妇不是好惹的。他不习女工针指,每日午饭已毕,便空身走去山里寻几个獐鹿兽兔还家,腌腊起来,卖与客人,得几贯钱。常是一二更天气才得回来。日逐用度,只靠着他这些,所以老身不敢逆他。”举子按下剑,入了鞘,道:“我生平专一欺硬怕软,替人出力。谅一个妇女,到得那里!既是妈妈靠他度日,我饶他性命不杀他,只痛打他一顿,教训他一番,使他改过性子便了。”老婆子道:“他将次回来了,只劝官人莫惹事的好。”举子气忿忿的等着。
  只见门外一大黑影,一个人走将进来,将肩上叉口也似一件东西往庭中一摔,叫道:“老嬷,快拿火来,收拾行货。”
  老婆子战兢兢的道:“是甚好物事呀?”把灯一照,吃了一惊,乃是一个死了的斑斓猛虎。那举子的马在火光里看见了死虎,惊跳不住起来。那妇女看见,便道:“此马何来?”举子暗里看时,却是一个黑长妇人。见他模样,又背了个死虎来,忖道:“也是个有本事的。”心里就有几分惧他。忙走去带开了马,缚住了,走向前道:“小子是失路的举子,赶过宿头,幸到宝庄,见门尚未阖,斗胆求借一宿。”那妇人笑道:“老ae*好不晓事!既是贵人,如何更深时候,叫他在露天立着?”指着死虎道:“贱婢今日山中遇此泼花团,争持多时,才得了当。
  归得迟些,有失主人之礼,贵人勿罪!”举子见他语言爽快,礼度周全,暗想也不是不可化诲的,连应道:“不敢,不敢。”
  妇人走进堂,提一把椅来,对举子道:“该请进堂里坐,只是姑媳两人都是女流,男女不可相混,屈在廊下一坐。”复又掇张桌来,放在面前,点个灯来安下。然后下庭中来,双手提了死虎,到厨下去了。
  须臾之间,烫了一壶热酒,托出一个大盘来,内有热腾腾一盘虎肉,一盘鹿脯,又有些腌腊雉兔之类五六碟,道:“贵人休嫌轻亵则个!”举子见他殷勤,接了自斟自饮。须臾间酒尽肴完,举子拱手道:“多谢厚款!”那妇人道:“惶愧,惶愧。”便将盘子来收拾桌上碗盏。举子乘间便说道:“看娘子如此英雄,举止恁地贤明,怎么尊卑分上觉得欠些个?”那妇人将盘一搠,且不收拾,怒目道:“适间老死魅曾对贵人说些甚话么?”举子忙道:“这是不曾,只是看见娘子称呼之词色之间,甚觉轻倨,不像个婆媳道理。及见娘子待客周全,才能出众,又不像个不近道理的,故此好言相问一声。”
  那妇人见说,一把扯了举子的衣袂,一只手移着灯,走到太湖边来,道:“正好告诉一番。”举子一时间挣扎不脱,暗道:“等他说得没理时,算计打他一顿。”只见那妇人倚着太湖石,就在石上拍拍手道:“前日有一事,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是我不是?是他不是?”道罢,便把一个食指向石上一划道:“这是一件了。”划了一划,只见那石皮乱爆起来,已自抠去了一寸有余深,连连数了三件,划了三划,那太湖石上便似锥子凿成一个“川”字,斜看来又是“三”字,足足皆有寸余,就像个刻的一般。那举子惊得浑身出汗,满面通红,连声道:“都是娘子的是。”把一片要与他分个皂白的雄心,好像一桶雪水对头一淋,气也不敢抖了。妇人说罢,擎起一张筐床来与举子自睡,又替他喂好了马,却走进去与老婆子关了门,息了火睡了。
  举子一夜无眠,叹道:“天下有这等大力的人,早是不曾与他交手,不然性命休矣!”等到天明,鞴了马,作谢了,再不说一句别的话,悄然去了。自后收拾了好些威风,再也不去惹闲事管,也只是怕逢着刚强似他的吃了亏。
  今日说一个恃本事、说大话的,受了好些惊恐,惹出一场话柄来。正是:虎为百兽尊,百兽伏不动;若逢狮子吼,虎又全没用。
  话说国朝嘉靖年间,直隶河间府交河县,一人姓刘名嵌,呼做刘东山,在北京巡捕衙门里当一个缉捕军校的头。此人有一身好本事,弓马熟娴,发矢再无空落,人号他“连珠箭”。随你异常狠盗,逢着他便如瓮中捉鳖,手到拿来,因此也积攒得有些家事。年三十余,觉得心里不耐烦做此道路,告脱了,在本县去别寻生理。
  一日,冬底残年,赶着驴马十余头到京师转卖,约卖得一百多两银子。交易完了,至顺城门(即宣武门)雇骡归家。在骡马主人店中遇见一个邻舍张二郎入京来,同在店买饭吃。
  二郎问道:“东山何往?”东山把前事说了一遍,道:“而今在此雇骡,今日宿了,明日走路。”二郎道:“近日路上好难行!良乡、郑州一带,盗贼出没,白日劫人。老兄带了许多银子,没个做伴,独来独往,只怕着了道儿,须放仔细些!”东山听罢,不觉须眉开动,唇齿奋扬,把两只手捏了拳头,做一个弓的手势,哈哈大笑道:“二十年间,张弓簇箭,不曾撞个对手。今番收场买卖,定不到得折本。”店中满座听见他高声大喊,尽回头来看,也有问他姓名的,道:“久仰,久仰!”二郎自觉有些失言,作别出店去了。

标签: 陈志平 新编绘图今古奇观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右台仙馆笔记》、《豆棚闲话》、《八洞天》、《清代野记》、《奴才小史》、《连城璧外编》、《艳异编》、《十二笑》、《石点头》(醒世第二奇书)、《五色石》、《无声戏》、《珍珠舶》、《剪灯余话》、《林黛玉笔记》、《情史》(情史类略、情天宝鉴)、《独醒杂志》、《萤窗清玩》、《墉城集仙录》、《汉武帝别国洞冥记》、《鹤林玉露》、《女聊斋志异》、《西京杂记》、《阅微草堂笔记》、《通天乐》、《封氏闻见记》、《清平山堂话本》、《酌中志》、《爱日斋丛抄》、《文心雕龙》、《浮生六记》、《献帝春秋》、《天禄阁外史》、《笑林》、《太平天国战记》、《俗话倾谈》、《唐摭言》、《汉末英雄记》、《九州春秋》、《隋唐嘉话》、《北里志》、《次柳氏旧闻》、《明皇杂录》、《因话录》、《五代新说》、《独异志》、《定命录》、《历代崇道记》、《唐国史补》、《大唐创业起居注》、《皇明纪略》、《唐才子佳人传》、《甲申朝事小纪》、《西京杂记》、《鹤林玉露》、《齐东野语》、《客窗闲话》、《幽冥录》(幽明录、幽冥记)、《眉庐丛话》、《酉阳杂俎》、《松窗梦语》、《聊斋志异》、《长春真人西游记》、《道听途说》、《谭宾录》、《觚剩》、《夜谭随录》、《萤窗异草》、《杜阳杂编》、《续玄怪录》、《奉天录》、《搜神秘览》、《睽车志》、《玉壶清话》(玉壶野史)、《春渚纪闻》、《艳异编续集》(玉茗堂批评续艳异编)、《高坡异纂》、《技击余闻》、《技击余闻补》、《庸庵笔记》、《十叶野闻》、《玉照新志》、《茅亭客话》、《稽神录》、《韩诗外传》、《穆天子传》(周王传、穆王传、周穆王传、周穆王游行记)、《淞隐漫录》(后聊斋志异图说、绘图后聊斋志异)、《太平广记》、《兼明书》、《虞初新志》、《清波杂志》、《三水小牍》(山水小牍)、《唐阙史》、《青箱杂记》、《续世说》、《归潜志》、《北东园笔录初编》、《续夷坚志》、《夷坚志》、《括异志》、《葆光录》、《庚巳编》、《夜雨秋灯录》、《春渚纪闻》、《世说新语》(世说新书、世说、新书、刘义庆世说)、《拾遗录》(拾遗记、王子年拾遗记)、《魏郑公谏录》、《大唐新语》、《默记》、《里乘》、《东观奏记》、《南部新书》、《东轩笔录》、《本事诗》、《云溪友议》、《葆光录》、《荆楚岁时记》、《大宋宣和遗事》、《笑林广记》、《南岳小录》、《广异记》、《书断列传》、《李文忠公事略》、《今古奇观》、《西京杂记》、《新编绘图今古奇观》、《长春真人西游记》、《续客窗闲话》、《梦粱录》。更多精彩笔记小说火热更新中,敬请期待哦!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