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笔记

清·陈志平·新编绘图今古奇观·第71---72卷

时间:2018-2-14 10:25:36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七十一卷 十三郎五岁朝天  瑞烟浮禁苑。正绛阙春回,新正方半。冰轮华满。溢花衢歌市,芙蓉开遍。尤楼两观。见银烛星毬—有烂。卷珠帘尽日笙歌,盛集宝钗金钏。堪羡,绮罗丛里,兰麝香中,正宜游玩。风柔夜暖,花影乱,笑声喧。闹蛾儿满路,成团打块,簇着冠儿斗转。喜皇都旧风光,太平再见。...
  第七十一卷 十三郎五岁朝天
  瑞烟浮禁苑。正绛阙春回,新正方半。冰轮华满。溢花衢歌市,芙蓉开遍。尤楼两观。见银烛星毬—有烂。卷珠帘尽日笙歌,盛集宝钗金钏。堪羡,绮罗丛里,兰麝香中,正宜游玩。风柔夜暖,花影乱,笑声喧。闹蛾儿满路,成团打块,簇着冠儿斗转。喜皇都旧风光,太平再见。
  这一阙词名《瑞鹤仙》,乃是宋绍兴年间词人康伯可所作。
  这伯可是个有名会做乐府的才子,家本北地,因金虏之乱,随驾南渡,秦申王荐于高宗皇帝,深得宠眷。这词单道着上元佳节,高宗极为称赏,御赐金帛甚多。词中为何说:“旧日风光,太平再见”?盖因靖康之乱,徽、钦被虏,中原尽属金夷。
  康王侥幸南渡,即了帝位,偏安一隅,偷闲取乐,还要模拟盛时光景,故词人歌咏如此,也是自解自乐而已。怎如得当初柳耆卿的《倾杯乐》词道得好!词云:禁漏花深,绣工日永,薰风布暖。变韶景都门仁,元霄三五,银蟾光满。连云复道凌飞观。耸皇居丽,佳气瑞烟葱蒨。翠华宵幸,是处层城阆苑。龙凤烛交光星汉,对咫尺鳌山开雉扇。会乐府两籍神仙,梨园四部弦管。向晓色都人未散,盈万井呼鳌。愿岁岁,天仗里瞻凤辇。
  这词多说着盛时宫禁说话。只因宋时极作兴是个元霄,大张灯火,御驾亲临,君民同乐,所以说道:“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然因是倾城士女通宵出游,没些禁忌,其间就有私期密约,鼠窃狗盗,弄出许多话柄来。当时李汉老有一首《妇冠子》词,更道得好。词云:帝城三五,灯光花市盈路,天街游处。此时方信,凤阙都民,奢华豪富。纱笼才过处,喝道转身,一壁小来且往。见许多才子艳质,携手并肩低语。
  东来西往谁家女?买玉梅争戴,缓步香风度。北观南顾,见画烛影里,神仙无数。引人魂似醉,不如趁早,步月归去。这一双情眼,怎生禁得,许多胡觑!
  细看此词,可见元宵之夜,趁着喧闹丛中,干那不三不四勾当的,不一而足,不消说起。而今听在下说仲元宵的事体,更是奇异。这件事,直教:闹动公侯府,分开帝主颜。猾徒入地去,稚子见天还。
  却说宋神宗朝有个大臣王襄敏公,单讳着一个韶字,全家住在京师。真是潭潭相府,富丽豪华,自不必说。那年正月十五元宵佳节,其时王安石未用,新法未行,四境无侵,万民乐业,正是太平时候。家家户户,点放花灯。自从十三日为始,十街九市,欢呼达旦。这夜十五日是正夜,年年规矩,官家亲自出来赏玩通宵,倾城士女,专待天颜一看。且是此夜难得一轮明月当空,照耀如同白昼,映着各色奇巧花灯,从来叫做灯月交辉,极为美景。
  襄敏公家眷内,自夫人以下,老老幼幼,没一个不打扮齐整了,只候人牢着帷幔出来,街上看灯游耍。
  看官,你道如何用着帷幔?盖因官宦人家女眷,恐防街市人挨挨擦擦,不成体面,所以或用绢段或用布匹等类,扯作长圈围着。只要隔绝外边人,他在里头,走的人原自四边看得见。晋时叫他做“步障”。故有“紫丝布步障”、“锦布障”之称。这是大人家规范如此。
  闲话且过。却说襄敏公有个小衙内,是他末堂最小的儿子,排行第十三,小名叫做南陔。年方五岁,聪明乖觉,容貌不凡,合家内外大小都是喜欢他的,公与夫人自不必说。其时也要到街上看灯。大宅门中衙内穿着齐整,还是等闲。只头上一顶帽子,多是黄豆来大不打眼的洋珠,穿成双凤穿牡丹花样,当面前一粒猫儿眼宝石睛光闪烁,四围又是五色宝石镶着,乃是鸦青祖母绿之类。只这顶帽,也值千来贯钱。襄敏公吩咐一个家人王吉,驮在背上,随着内眷一起看灯。那王吉是个晓法度的人,自道身是男人,不敢在帷中走,只是傍帷外而行。
  行到宣德门前,恰好神宗皇帝正御宣德门楼,圣旨许令万目仰观,金吾卫不得拦阻。楼上设着鳌山,灯光灿烂,香烟馥郁;奏动御乐,箫鼓喧阗。楼下施呈百戏,供奉御览。看的真是人山人海,挤得缝地都没有了。有翰林承旨王禹玉《上元应制诗》为证:雪消华月满仙台,万烛当楼宝扇开。双凤云中扶辇下,六鳌海上驾山来。镐京春酒沾周宴,汾水秋见陋汉才。一曲升平人尽乐,君王又进紫霞杯。
  此时王吉拥入人丛之中。因为肩上负了小衙内,好生不便,观看得不甚像意。忽然觉得背上轻松了些,一时看得浑了,忘其所以,伸伸腰,抬抬头,且是自在,呆呆里向上看着。猛然想道:“小衙内呢?”急回头看时,眼见得不在背上。
  四下一望,多是面生之人,竟不见了小衙内踪影,欲要找寻,又被挤住了脚,行走不得。王吉心慌撩乱,将身子尽力挨出。
  挨得骨软筋麻,才到得稀松之处。遇见府中一伙人,问道:“你们见小衙内么?”府中人道“小衙内是你负着,怎到来问我们?”王吉道:“正是闹嚷之际,不知那个伸手来我背上接了去。想必是府中弟兄们见我费力,替我抱了,放松我些,也不见得。我一时贪图松快,人闹里不看得仔细,及至寻时已不见了。你们难道不曾撞见?”府中人见说,大家慌张起来,道:“你来作怪了!这是作耍的事,好如此不小心!你在人千人万处失去了,却在此问张问李,岂不误事!还是分头再到闹头里寻去。”一伙十来个人同了王吉挨入,高呼大叫,怎当得人多得紧了,茫茫里向那个问是,落得眼睛也看花了,喉咙也叫哑了,并无一些影响。寻了一回,走将拢来,我问你,你问我,多一般不见,慌做了一团。有的道:“或者那个抱了家去了。”有的道:“你我都在,又是那一个抱去!”王吉道:“且到家问问看又处。”一个老家人道:“决不在家里。头上东西耀人眼目,被歹人连人盗拐去了。我们且不要惊动夫人,先到家禀知了相公,差人及早缉捕为是。”王吉见说要禀知相公,先自怯了一半,道:“如何回得相公的话!且从容计较打听,不要性急便好。”府中人多是着了忙的,那由得王吉主张,一齐奔了家来。私下问问,那得个小衙内在里头,只得来见襄敏公。却也嗫嚅嗫嚅,未敢一直说失去小衙内的事。襄敏公见众人急急之状,倒问道:“你等去未多时,如何一齐跑了回来?且多有些慌张失智光景,必有缘故。”众家人才把王吉在人丛中失去小衙内之事说了一遍。王吉跪下,只是叩头请死。

标签: 陈志平 新编绘图今古奇观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右台仙馆笔记》、《豆棚闲话》、《八洞天》、《清代野记》、《奴才小史》、《连城璧外编》、《艳异编》、《十二笑》、《石点头》(醒世第二奇书)、《五色石》、《无声戏》、《珍珠舶》、《剪灯余话》、《林黛玉笔记》、《情史》(情史类略、情天宝鉴)、《独醒杂志》、《萤窗清玩》、《墉城集仙录》、《汉武帝别国洞冥记》、《鹤林玉露》、《女聊斋志异》、《西京杂记》、《阅微草堂笔记》、《通天乐》、《封氏闻见记》、《清平山堂话本》、《酌中志》、《爱日斋丛抄》、《文心雕龙》、《浮生六记》、《献帝春秋》、《天禄阁外史》、《笑林》、《太平天国战记》、《俗话倾谈》、《唐摭言》、《汉末英雄记》、《九州春秋》、《隋唐嘉话》、《北里志》、《次柳氏旧闻》、《明皇杂录》、《因话录》、《五代新说》、《独异志》、《定命录》、《历代崇道记》、《唐国史补》、《大唐创业起居注》、《皇明纪略》、《唐才子佳人传》、《甲申朝事小纪》、《西京杂记》、《鹤林玉露》、《齐东野语》、《客窗闲话》、《幽冥录》(幽明录、幽冥记)、《眉庐丛话》、《酉阳杂俎》、《松窗梦语》、《聊斋志异》、《长春真人西游记》、《道听途说》、《谭宾录》、《觚剩》、《夜谭随录》、《萤窗异草》、《杜阳杂编》、《续玄怪录》、《奉天录》、《搜神秘览》、《睽车志》、《玉壶清话》(玉壶野史)、《春渚纪闻》、《艳异编续集》(玉茗堂批评续艳异编)、《高坡异纂》、《技击余闻》、《技击余闻补》、《庸庵笔记》、《十叶野闻》、《玉照新志》、《茅亭客话》、《稽神录》、《韩诗外传》、《穆天子传》(周王传、穆王传、周穆王传、周穆王游行记)、《淞隐漫录》(后聊斋志异图说、绘图后聊斋志异)、《太平广记》、《兼明书》、《虞初新志》、《清波杂志》、《三水小牍》(山水小牍)、《唐阙史》、《青箱杂记》、《续世说》、《归潜志》、《北东园笔录初编》、《续夷坚志》、《夷坚志》、《括异志》、《葆光录》、《庚巳编》、《夜雨秋灯录》、《春渚纪闻》、《世说新语》(世说新书、世说、新书、刘义庆世说)、《拾遗录》(拾遗记、王子年拾遗记)、《魏郑公谏录》、《大唐新语》、《默记》、《里乘》、《东观奏记》、《南部新书》、《东轩笔录》、《本事诗》、《云溪友议》、《葆光录》、《荆楚岁时记》、《大宋宣和遗事》、《笑林广记》、《南岳小录》、《广异记》、《书断列传》、《李文忠公事略》、《今古奇观》、《西京杂记》、《新编绘图今古奇观》、《长春真人西游记》、《续客窗闲话》、《梦粱录》。更多精彩笔记小说火热更新中,敬请期待哦!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