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案

现代·陈荫荣·兴唐传(大隋唐·兴唐全传)·第60---62回

时间:2018-2-6 16:46:43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六十回 传一槍一法老将军失机 破敌阵小英雄点将  上回书说到罗成假借他人之口责骂义父定彦平不肯把破双一槍一之法传授于他。定彦平一听,骂得有道理,就说:“好小子,我现在就把这双一槍一的破法告诉你吧!”罗成心说:还真骂出来了。  定彦平呷了一口酒,冲罗成说:“你拿起一只筷子来,...
  第六十回 传一槍一法老将军失机 破敌阵小英雄点将
  上回书说到罗成假借他人之口责骂义父定彦平不肯把破双一槍一之法传授于他。定彦平一听,骂得有道理,就说:“好小子,我现在就把这双一槍一的破法告诉你吧!”罗成心说:还真骂出来了。
  定彦平呷了一口酒,冲罗成说:“你拿起一只筷子来,就好比是单一槍一。”罗成应声拿起一只筷子。老将军拿起两只筷子左右一分,说:“我这就好比是双一槍一。要言不繁,我就问你一句:若是你遇上使双一槍一的,你是先下手哇,还是后下手哇?”“干爹,有这么句话: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我当然是先下手了。”“错了!唯有双尖一槍一,就不怕你先下手。你如果抢先手,你是有死无活。”
  “噢,那我怎么办呢?”老将军刚要说话,又一沉思:“这个……哎呀!”他把筷子放下了,“罗成,我再问你,你是往泰安神州烧香还愿去,还是上瓦岗山大魔国呢?”罗成说:“干爹,您这是从哪儿说起?我爹是北平王,我是燕山公,您说我跟这一帮响马能有什么连串呢?我要不是遇上您,我都不知道把道儿走错了。”老将军一想,这话可也对,便说:“刚才你说了那么些个万一,我也是怕万一你跟瓦岗山有连串,指烧香还愿为名去那里,那这个愿可就还在我身上了。”罗成心说:我这愿还就得还到你身上!
  老将军接着说:“既是我多虑了,我就告诉你吧。你见了使双一槍一的,别使先手,要等他的双一槍一过来。”老将军拿起筷子一笔划:“也甭管他双龙探海奔你左右额角,也甭管他平杆奔你左右两肋。他这马冲上来,你这马也往上冲。你心里头要有三个字:稳、准、狠。借两马的冲力,啪!啪!左右一分,一打、二拨、三平杆,他这双尖一槍一想变招儿可就变不了啦!你这么一平杆,再加上两马的冲力,你想,这使双一槍一的会怎么样啊?”罗成说:“啊!你使双一槍一的非让我给他挑了不可!哼,干爹,真应了您那句话,窗户纸一一捅一就破,这我明白了。”“这样,你见了使双一槍一的,就吃不了亏了。甭忙,等长蛇阵一完,我到北平,小子,全是你的!”“是。”“儿呀,一路劳乏,我要睡觉了。”“干爹,我也要歇着去了。”“明儿你启程,可要按着我写的路程单走哇!”“您放心吧!”罗成站起来,给定老将军行了个礼,转身回北屋去了。
  大伙儿一瞧,殿下回来了,忙问:“您到南屋拜访,怎么这么大工夫?”罗成不敢大声乐,哏儿哏儿哏儿……好容易才缓上来,把这口气压住。他低声把刚才谈话的经过学说了一遍。张公瑾说:“哈哈!要不是这场巧遇,甭说大魔国,就连殿下您都有危险啊!”大家各自安歇不提。
  第二天清晨早起,伙计进来伺候。罗成问:“南屋那位老者是我的义父,他起床了吗?”“回客爷话,这位老者天将亮就起来了,梳洗完毕,喝了几碗水,鞴上马就走了。临行之时,还给您留下二十两银子,候您们诸列位的饭账。”“噢,那就是了。”罗成命张公瑾、尚时山鞴上马匹,出镇往南先打探打探地势,看怎么走能避开老杨林的营盘。这俩人从早晨走后,太一陽一快落才回来。报告说老杨林在瓦岗山以北坐镇扎营,可以绕道从南山口进山。大家又在店中住了一宿,转日算清了店饭账,鞴好了马匹,零碎不落,出了王家店,往南绕道而行。
  直顶到午后未时,绕到瓦岗山正南方,离山切近,抬头观看:好威武的一座瓦岗山!青山叠翠,玉岭交锋。山当中立着一杆大旗杆,金葫芦罩顶,长方形的旗子,黑缎子镶心,左右是红火焰,下摆灯笼穗,上下三个白月光,斗大的三个大红字:“大魔国”。大伙儿心里说:这块蘑菇不小哇!
  眼看快到山口这儿,猛然出来两位步下英雄。罗成一看,原来是丁天庆、盛彦师。因为秦琼早已得到了探马的报告,便擂鼓聚众,对大家说明罗成这一班人马已然来到。徐茂功说:“不问可知,老兄弟不定怎样想方设法才来到咱瓦岗山哪。咱们应当禀奏皇上,让皇上也出来迎接,给他个面子,让他高兴高兴。”秦琼说:“对。”大家进宫,命人撞钟。程咬金听金钟一响,来到金殿。大家上殿见驾,跪倒磕头。程咬金说:“诸列位,别磕头了,响钟催我登殿,又出了什么漏子了?”
  秦琼说:“四弟呀,咱们大喜了!”“噢!喜从何来?”“我表弟罗成率他手下众人已然来到咱们瓦岗山,大家正准备摆队相迎呢。”程咬金说:“哎呀!我老兄弟来了,孤家寡人也要出去迎接。他来了,这长蛇阵就要破了,咱们这大魔国呀,还能够泡些日子。要是他不来,长蛇阵破不了,咱们这块大蘑菇,让我想啊,就快变狗尿苔了!”一席话,招得大伙儿一个敞笑。秦琼说:“既是这样,丁贤弟,盛贤弟,你们俩人出南山口,跟我表弟罗成说明皇上跟大伙儿一起摆队相迎之事,但是为了不走漏风声,不能出山口迎接于他。”两人说了声“是”先走了。
  罗成见丁天庆、盛彦师迎面而来,赶紧下马,说:“丁大哥,盛大哥,我来了!”丁、盛二位齐说:“哎呀,可把你们给盼来了!诸位贤弟,你们好哇?”大伙儿说:“好,弟兄们都好哇?”“好!”丁天庆往东西看了看说:“罗贤弟,告诉你说,我们魔国上至皇上,下至小兵卒子都在山上南门外边摆队相迎呢!出山口恐怕有些不便,贤弟你可别挑眼。”罗成说:“哎呀,诸位哥哥太拿我当回事了。”丁天庆说:“弟兄们上马吧!”大家一同上马,进南山口上山奔南门而来。
  行走之间,罗成等人一瞧,好!山道左右,由下至上九道坎墙,直通到山上平川地带,对面正是瓦岗山城池的南门。就听里边咚咚咚三声炮响,鼓声隆隆,金鼓齐鸣,号角连天,人声呐喊。“欢迎啊!欢迎罗殿下呀!……”“我们老兄弟可来了!……”罗成等人赶紧勒住了坐骑。就瞧魔国的兵将二龙出一水贯出了城外,文官武将全有,头一个就是单雄信,背后这杆旗子上写着:“五虎上将第一名”。
  罗成心里好笑:我就是跟单五哥不对付,今儿个他愣来个五虎上将第一名,真是怪可乐的。五虎上将出来以后,秦叔宝带亲兵贯出了南门。罗成挑大指说:“嘿,就凭我二哥,真有元帅的威风!”又一看,两杆大旗出了南门,上写:“大魔国天子鼓乐队”。全份儿銮驾,左右一分,当中闪出来混世魔王程咬金。就瞧程咬金头戴九龙冠,身穿赭黄袍,靛脸朱眉,一催坐下马,直奔自己来了,老远就喊:“老兄弟呀!要想死哥哥了,你可来啦!”这时候罗成等人全都下了马,见程咬金下马近前,便急忙跪倒。罗成说:“四哥在上,小弟我这儿给您磕头了。”“哎呀,我的老兄弟,别磕头了!快起来!都起来!老兄弟,快上马,咱们并马而行,跟着哥哥进蘑菇。”大伙儿一听,都说:“对,有什么话,咱们里边泡去吧!”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不多时,到了金銮殿上。魏征说:“既是老兄弟到了,四弟你就上坐吧!”程咬金说:“魏大哥,先等等。老兄弟,我这个皇上不怕你笑话,纯粹叫起哄!瞎字不识,卖私盐的,他们愣要我在这儿称孤道寡,这不是挤对我吗!老兄弟你是文武双全,又懂兵书战策,干脆,这皇上归你得了!你上坐吧!”罗成说:“哎呀程四哥,咱们虽说是金兰结拜的弟兄,现在您有国号,有年号,您还别拿这个不当回事,这皇上有随便让的吗?”“哎,兄弟,我不在乎。我真没拿这皇上当事儿,为了反隋朝,我愿意拿这皇上当落花生,撮堆儿往外卖,可得分卖给谁。兄弟,让给你吧!”罗成说:“四哥,天大的胆我也不敢!既是我上金殿来了,咱们就是君臣了。四哥,您赶紧上坐吧!”“兄弟,既是这样,我大胆了。”说完,程咬金这才上龙台落坐。
  罗成和所带众人一共十四位,一齐跪倒,磕头见驾。程咬金传旨给诸位兄弟摆宴接风。不大一会儿,盛大的酒宴摆齐。老程下龙台,跟大家围着坐在一块儿,划拳行令,开怀畅饮。这哪儿是金銮殿哪,简直成了大饭馆啦!
  大家吃喝完毕。有人把随同来的十三位兄弟接走,安置住处歇息。秦琼把罗成带到了内宅。罗成见着舅一妈一和表嫂,行礼完毕,落坐述话。秦母问:“我那老姐夫跟我姐姐他们可都好哇?”“舅一妈一,我爹一娘一身一体健壮,,都让我问您老好呢!”“我有吃有喝,怎么不好!你这次到这儿来,我这姐夫、姐姐知道吗?”罗成说:“那哪儿能知道哇?”这才把蒙他爹一娘一的事,给舅一妈一、表哥说了一遍。秦琼说:“表弟蒙哄二老,这也是出于无奈呀!”罗成说:“二哥呀,咱们单找个地方好好谈谈,我跟舅一妈一告辞了。”秦母说:“好,你们的事要紧,先去吧!”
  秦琼说:“也好,随我来。”秦琼把罗成带到帅府内自己的住所。罗成说:“您把魏大哥、徐三哥都找来,咱们一齐谈。”有人出去,一会儿,把魏、徐二位给请来了。弟兄们见面之后,说了几句情义话。说到东、西、南那三路是怎么退的,现在只剩下北面杨林一路,这才下文书请他来破一字长蛇阵。罗成说:“我完全明白了。我看咱大魔国非成大器不可!”魏征说:“罗贤弟,你这话是打哪儿说起?”罗成把半路巧遇双一槍一将定彦平的事讲了一遍。这哥儿仨一听,齐说:“哎呀!这可谓天亡大隋,实在是太巧了!”罗成说:“今天我休息一宿,明天咱们哥儿几个一同到山上了望了望,看他这阵摆得怎么样了。”大伙儿说:“就这么办吧。”
  一一夜无书。第二天吃完了早饭,这哥儿四哥骑马上山。来在瓦岗山的半山腰东北角上,罗成往山下左右看了看,问道:“表哥呀,老杨林四面困山的时候,他这营是怎么安的?是现在这样吗?”秦琼说:“可不是这样,这正北大营安的是四方形。”“你看,现在是不是变了?”“对呀!他现在这营由西北向东南拉出十五里地长,成长条营了。”罗成一笑:“哈哈!这说明他这阵已经摆好。你看正北上,不在大营之内那杆旗帜带刁斗,那是全阵的阵眼。在营的中心有个将台。蛇头坐落在咱们北山口外,蛇尾在东山口外。我这么一看,就完全了解了。”徐茂功说:“要不怎么说: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呢!”
  罗成说:“表哥呀,急不如快,快不如麻利,我既到了,咱不耽误日子,把他阵破了就完了。可有一节,明天您这帅位得暂时让一让。”秦琼说:“那是自然了。”哥儿四哥返回帅府,众弟兄们像众星捧月一般陪罗成喝茶吃饭,自有一番热闹。
  到第三天,吃完早饭,秦琼命人擂鼓聚众。大家上来见礼,秦琼说:“诸位将军,现在罗成来了,他已然把这长蛇阵瞧明白了。我这个元帅得暂时让给罗成,他好选兵派将。背着我表弟,我得先把话说明白了。都知道罗成或则个人一性一:一是骄傲,二是脾气不好,三是办事认真。要是他派到谁那儿,谁就要照他所派去做,都要尊重他。即便他有骄傲的地方,还要念咱们贾家楼结拜金兰,他是个老兄弟。”秦琼说到这儿,下边有一位哈哈大笑:“二哥呀,您甭说了。”
  大伙一瞧,说话的正是小灵官单雄信。“您这是冲我说的,因为就是我们哥儿俩不对付。我不知别人,就说我单雄信,不懂得什么叫长蛇阵。别看罗成是咱们的老兄弟,可称是秤砣小,压千斤。他派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他让我打狗,我绝不赶鸡。您把罗成请来,让他帅位,我是绝对尊重,服从!二哥,您放心吧!”
  秦琼一听,说:“嘿,还是兄弟你心里豁亮,想得开!我就怕你们二位口角、纷争,贻误了军机大事。既是你说到这儿了,来人哪,把罗成众人请来!”徐茂功说:“对,甭管怎么说,大伙儿一条心把长蛇阵打哗啦了,就是咱们的胜利。”

标签:现代 陈荫荣 兴唐传 大隋唐 兴唐全传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武则天四大奇案》、《绣像后宋慈云走国全传》、《案中冤案》、《杀子报》、《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十大奇案》、《五鼠闹东京》、《九命奇冤》、《康熙侠义传》、《杨乃武与小白菜》、《张文祥刺马案》、《三侠剑》、《皇明诸司公案》、《包公案》、《狄公案》、《狄仁杰断案传奇》、《施公案》、《郭公案》、《海公案》、《蓝公案》、《林公案》、《刘公案》、《毛公案》、《彭公案》、《于公案》、《李公案》、《新民公案》、《兴唐传》(大隋唐、兴唐全传)。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