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案

现代·陈荫荣·兴唐传(大隋唐·兴唐全传)·第24---25回

时间:2018-2-6 10:18:25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二十四回 七兄弟分道楂树岗 两寨主进兵南一陽一城  上回书说到伍天锡来到金顶太行山搬兵,援救南一陽一关,没想到金顶太行山寨主雄阔海不在山上。这件事在前文书《闹花灯》中已然交代过,雄阔海是到长安去会宇文成都,七杰反了长安,他和秦琼等人藏到了昌平王府后花园的竹塘里。宇文成都搜府...
  第二十四回 七兄弟分道楂树岗 两寨主进兵南一陽一城
  上回书说到伍天锡来到金顶太行山搬兵,援救南一陽一关,没想到金顶太行山寨主雄阔海不在山上。这件事在前文书《闹花灯》中已然交代过,雄阔海是到长安去会宇文成都,七杰反了长安,他和秦琼等人藏到了昌平王府后花园的竹塘里。宇文成都搜府,命令兵卒伐竹抓人,可是竹子全伐倒了,秦琼、雄阔海等七个人踪影皆无。昌平王邱瑞不答应,上前质问宇文成都:“你把我的竹子全砍倒了,也没抓到人,我要上殿参你!”宇文成都说:“咱们爷儿俩已然定好,伐倒竹子如果抓不到响马,您就上殿参我,您就参吧!我走了。”说完宇文成都带人走了。
  究竟这七个人藏到哪儿了呢?原来竹塘后面是一座很长的假山石,在假山石底下埋着二十几口大缸,这些大缸是为存水用的。伏天太一陽一落了,昌平王在后花园乘凉,在竹椅上一躺,命人把缸里的水泼在假山石上,山石上的青苔显得格外青翠好看。闹花灯的季节是冬景末,用不上这些缸,缸里没有水。宇文成都下令伐竹子的时候,七位英雄横下一条心,如果把竹子伐倒了,就只好拼命了,可这是万不得已的下策,但则有办法,就别给昌平王找麻烦。竹子一片片伐倒,他们越往里靠,离假山越近。齐彪、李豹看见这些大缸,掀一开缸盖,一人跳进一个。柴绍跟在他俩后面,也掀一开一个缸盖,跳进缸去。他转念一想:这不行,万一宇文成都让兵丁掀缸盖搜查,这不是作茧自缚吗!他用脚一跺缸底,想蹿上去,只听缸底嗡嗡声响,嗯?莫不成这缸底下是空的?又仔细一看,果然这缸底是块能活动的圆石板。他找到了隙缝,急忙撬开了石板,不禁喜出望外,原来下面通着一座暗窖。这是怎么回事呢?书中暗表,昌平王邱瑞早已看出朝政混乱,不知哪天就会出事,他命家人邱义暗地在这个缸底下挖了一个暗窖,一旦有险,自己身家也好暂避一时。每年夏天,邱义都要用泥灰把这块石板封好,上面装上水,谁也不会发现,到了冬夭,就更没人注意了。这件事只有王一爷和邱义知道,不巧不成书,柴绍正好跳进这个缸里,发觉了这个机关。柴绍急忙吆喝这哥儿几个从这缸底钻进了地窖,他把石板原样放好,不留一点痕迹。竹林砍光,宇文成都有的亲兵翻过缸盖看过,也没有找到他们。
  再说昌平王邱瑞心里非常纳闷,秦琼他们藏到哪儿去了呢?原来他命邱义挖好这个暗窖后,一次没用过,时间一久,就把这个碴儿给忘了。过了一会儿,他才慢慢地想了起来。等宇文成都抄府事了以后,他命人把大门上栓,二门上锁,带领家丁回到院内,这才命邱义又返回后花园,低声喊道:“秦琼,秦琼!宇文成都已然带兵走了,你们快出来吧!”秦琼等人听这话才放了心,一个个钻出了地窖,都成了土人儿。邱义把缸底封好,嘱咐众人万勿泄露机密,又问:“你们还有什么东西,全拿着。”雄阔海说;“假山窟窿里还藏着一条铁棍呢!”雄阔海取出铁棍,七个人由邱义领到了一个小跨院,昌平王邱瑞也在这里。他的亲随人等忙问:“这事可奇了,您几位到底藏哪儿去了?”齐彪说:“嗐,正在我们没辙的时候,就见土行孙从地缝里钻出来,他带着我们土遁了。”大家听了一阵敞笑。昌平王也不深问此事,等他们把身上的土掸干净了,带他们来到屋中,大家落了座。邱瑞说:“秦琼,你说丞相三儿子强抢良家妇女,你们把他给劈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呀?”秦琼便把大闹丞相府的事仔细说了一遍。接着又把王伯当、谢映登、齐国远、李如珪当做手下的伙计张转、杨和、李智、何辉给昌平王做了介绍。介绍柴绍的时侯,秦琼说:“这位是太原侯李渊的门婿、颍一陽一节度使柴笠之子,姓柴名绍,字表嗣昌,宇文成惠就是他劈的。”柴绍上前施礼:“王一爷,我给您磕头了,多谢您搭救之恩!”邱瑞说:“你既是柴笠之子,更不是外人了,当年我和你父同殿为臣,贤侄,你快快请起。”最末才介绍雄阔海,说他是金顶太行山的寨主,绿林中的一位豪杰,名叫雄阔海,到灯市卖弓为要和宇文成都争第一,结果被宇文成都把弓给拉碎了,他二次取铁棍要找宇文成都拼命,正赶上宇文成都追他们哥儿六个,把他也裹在一块儿了,就算是路遇的难友吧。秦琼说:“阔海过来,给我姨父磕头。”雄阔海过来给邱瑞磕头。邱瑞急忙用手相搀,说道:“壮士请起,这胆子全长到你身上了,你敢到京都暗访宇文成都,胆量也忒大了。你们都暂时藏在我府里吧,将来出城我再想办法。”接着他吩咐几个家人,专照应他们的吃住,然后拉着秦琼说:“秦琼你随我来,见见你姨一娘一去!”
  邱瑞领着秦琼来到后宅,高声喊道:“夫人,外甥来了!”王一爷夫人忙迎出屋外,秦琼上前跪倒磕头:“姨母大人,甥男秦琼给您磕头。”王一爷夫人一见秦琼是悲喜交加,说道:“二十多年没见,你也长大成一人了,你小名不是叫太平郎吗?”进到屋里,王一爷夫人问起秦琼的父亲阵亡后家里的景况,秦琼就把这二十多年他们母子所遇之事向姨父姨母说了一遍。邱瑞又摆了一桌家宴,招待秦琼不提。
  自此秦琼等人就躲在昌平主府里,秦琼有时住在姨父书房,有时和那哥儿六个住在一块儿。过了几天,秦琼问:“姨父,您看什么时候把我们送出城去呀?”邱瑞说:“你们先别忙着走。现在朝廷上出了大事。晋王杨广弑父鸩兄,篡夺了天子之位,忠孝王老王一爷上殿骂昏君,已然被敲牙割舌、满门抄斩了!”秦琼一听,愤恨地说:“想不到老王一爷满门忠烈竟遭此横祸,忠孝王一死,这天下更要大乱了。”他心里想的是:当初杨广在临潼山劫杀李渊,是我一锏把杨广打吐了血,那锏若打得重些,把他打死,省了今天多少事。这话可是没有说出来。邱瑞又说:“宇文成都在我府里没搜到你们,他非常恼怒,又怕你们乘朝中混乱,再在京城闹事,于是命令长安城的八门八关严格盘查出城的人。连出殡的棺材都得打开盖子,看看里面是不是死人。娶媳妇的轿子也得让新媳妇出来,看看轿子里有没有藏着人。你们几个人安心在府里住着,等有了机会再出城吧!”
  简短说吧,日月如梭,一晃三个月过去了,进了四月,昌平王一打听,城门盘查也松了,抓闹花灯的七个人的风声也渐渐小了。他把秦琼等人叫来说:“现在城门盘查已然松了,我想借我到临潼山盘谷寺降香的机会,把你们扮成我的护卫军,带出城去。”哥儿几个一听挺高兴,这三个月可把他们都憋坏了,齐声谢道:“多谢老王一爷了!”昌平王说:“不用谢了,我只管一回,下回你们别来啦!”秦琼说:“还得请您命府里的人到五龙门外王家店,找王掌柜,跟他说明让住在他店里那十个送寿礼的人也同时出城,到临潼山聚齐!”雄阔海说:“王一爷,还得求您派人到东门外马家店找伙计王三,前者我已经托付好了,只要我不死,就把那匹黑煞兽给我留着。”昌平王一一允诺,吩咐家人分头去办。
  四月十五日,昌平王摆驾出城,头前是引马,两旁走着百十名护卫军,还有人挑着圆笼、供品,圆笼盖上放着进香用的香。这七个人都扮成了护卫军,就势混出了长安城。出长安十八里地,一直来到临潼山楂树岗。王家店的王掌柜,秦琼带来的十名兵卒,还有马家店的伙计王三拉着马也在这儿等着呢,这哥儿七个给王一爷磕头道谢。柴绍回盘谷寺见他师父岫渊和尚去了。秦琼带着王伯当、谢映登、齐国远、李如珪和众伙计赶回河北大羊山。到了大羊山,把四个随从官张转、杨和、李智、何辉换过来,赶回山东济南府交差去了。
  再说雄阔海回到众顶太行山,喽罗们一看寨主回来了,都跑了过来:“寨主爷,您还回来呀,您怎么去了这么多日子呀?”雄阔海忙问山上怎么样了?喽罗们说;“山上平安无事,就是您的好友伍天锡在山上等了您二十多天了,他说您不回来,他就不走,您快去看看,他在大厅里呢!”雄阔海在聚义厅前下马,进厅一看,伍天锡一个人在那儿又是酒只是菜吃喝上了。雄阔海说道:“兄弟,我听说你来些日子了。”伍天锡急忙离坐:“哥哥,可盼死我了,我给您磕头。”“兄弟,快起来!”

标签:现代 陈荫荣 兴唐传 大隋唐 兴唐全传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武则天四大奇案》、《绣像后宋慈云走国全传》、《案中冤案》、《杀子报》、《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十大奇案》、《五鼠闹东京》、《九命奇冤》、《康熙侠义传》、《杨乃武与小白菜》、《张文祥刺马案》、《三侠剑》、《皇明诸司公案》、《包公案》、《狄公案》、《狄仁杰断案传奇》、《施公案》、《郭公案》、《海公案》、《蓝公案》、《林公案》、《刘公案》、《毛公案》、《彭公案》、《于公案》、《李公案》、《新民公案》、《兴唐传》(大隋唐、兴唐全传)。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