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案

现代·陈荫荣·兴唐传(大隋唐·兴唐全传)·第22---23回

时间:2018-2-6 10:12:47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二十二回 明细理义结打柴汉 显神威计救南一陽一侯  上回书说到“周仓显圣”,汉周仓不会到隋朝来,那这个假周仓是谁呢?原来他名叫朱灿。这个村子叫朱家庄,有几百户人家,大多数姓朱。这个庄是个有名的出练把式的地方。每到冬闲,许多人家总要走乡串镇,摔跤、拉弓、练把式卖艺,挣点儿散碎...
  第二十二回 明细理义结打柴汉 显神威计救南一陽一侯
  上回书说到“周仓显圣”,汉周仓不会到隋朝来,那这个假周仓是谁呢?原来他名叫朱灿。这个村子叫朱家庄,有几百户人家,大多数姓朱。这个庄是个有名的出练把式的地方。每到冬闲,许多人家总要走乡串镇,摔跤、拉弓、练把式卖艺,挣点儿散碎银两,补充一年的家用。朱灿就哥儿一个,从小就跟父亲出去撂地卖艺,家传一套一精一奇的刀术。十四岁的时候,他父亲得病故去了,留下十几亩地,他和母亲一娘一儿俩要是能好好耕田种地是份儿好日子。朱灿从小没念过书,可干农活是把能手。当庄儿的财主听说他家的地风水好,变着法儿的要买,老太太说死了也不卖,这财主就使出人来教朱灿学坏。朱灿到了二十岁学会了喝酒,喝醉了就发酒疯。也学会了赌钱,恶习成一性一,一毛一病越来越大。没有三五年的光景,把他父亲留下的十几亩地都卖给那家财主了,就剩下自己住的那几间房。他一娘一哭着对他说:“儿呀,一娘一就是你这么一个儿子,你不学好,又喝酒又赌钱,一娘一怎么劝你也不听,咱们的地都让人家算计去了,以后吃什么呀?一娘一不跟你一块儿着急受罪了,我不活着了!”朱灿见一娘一哭得这么伤心,也挺难过,跪在他一娘一面前说:“一娘一,以后我再也不喝洒赌钱了,我好好地听您话,孝顺您。您甭着急,就凭我这两膀子力气,我也能养活您。一娘一,您别死了,孩儿一定改!”朱灿想,于脆我上山打柴,卖了钱养活我一娘一。他拿着绳子、斧子就进山了。朱灿到这时候才明白,敢情有钱的时候有朋友,没钱的时候没朋友;现在穷得都吃不上饭了,谁也不跟他来往了。
  从此以后,朱灿是一天两趟进山打柴,打了柴挑到集上卖,一娘一儿俩对付着过清苦的日子。到了冬天,连日下大雪,朱灿一娘一说:“儿呀,下这么大雪你就别进山打柴了,雪大路滑,看不清道儿,要是一脚蹬空,掉到山涧里摔坏了怎么办。唉,可你不进山打柴,家里又没隔夜粮,咱们一娘一儿俩吃什么?真难为死我了。”“一娘一,您甭发愁,山上的路我熟极了,出不了错,我多留神就是了。”说完朱灿拿着绳子、斧子又进山了。朱灿一走,老太太总怕儿子出事,真后悔不该让他去,加上肚子里没食,又急又悔又饿,就病倒了。等朱灿打柴回来,一看他一娘一盖着被子躺在炕上,忙问:“一娘一,您怎么啦?您病了?”“我头晕,浑身不合适。”“我给您请大夫去。”“咱家哪有钱看病,不看了。”“这哪儿成,一娘一有病不看,我这做儿子的怎么对得起您!”说完他就跑出去请大夫去了。
  朱灿来到庄东头路北张大夫家里说道:“张先生,我一娘一病了,您受累给我一娘一看看去。”张大夫抬头一看是朱灿,就说:“你一娘一病了?你看,我这儿还有五、六位看病,我看完了就给你一娘一看去,你先走,我随后就到。”“那哪儿行!等您看完这五、六位,我一娘一要是死了怎么办?”“看你说的,当初我和你父亲交情甚厚,你看我家里挂的匾,每块上都有你父亲的名字,你们家的事儿我还能不管?”“张先生,我跟您好好说,您还不走。”“你不好好说,还要怎么样?”“不好好说呀。”说着朱灿一伸手,抓住张大夫的衣领,向上一提,顺手一抱,就把张大夫挟在怀里了。朱灿说:“张大爷,对不住您了,您先委屈一会儿吧!”说完挟起就走。朱灿身高力大,张大夫哪里挣扎得动。朱灿回到家里,轻轻把张大大放在椅子上,然后深深鞠了一个躬,说道:“张大爷,我把您挟来,您别生我的气,谁让您跟我父亲有交情,您是我的大爷呢!您只当我是您的儿子。要不是我一娘一病得这样厉害,我也不会把您挟来,我这儿给您赔礼了。如果您的气还不出,您给我一娘一看完病,打我几下也行。”张大夫被说得哭笑不得,他从小看着朱灿长大,知道他是个缺心少肺的粗脾气,朱灿一娘一申斥了儿子几句,也就不好计较什么,便给朱灿一娘一诊起脉来。诊完脉,张大夫说:“你们家的日月我清楚,现在大雪封门,家里又无隔夜粮,你进山打柴你一娘一能不担心?你一娘一是又饿又急才作下的病,我开一剂药吃了就会好的,不过你们有钱抓药吗?”朱灿说:“您甭管我有钱没钱,只要能治我一娘一的病,您就开药吧!”说署从街坊家借来纸笔墨砚,张大夫开完药方回家去了。
  张大夫回家以后,朱灿拿着药方可发开愁了:这药怎么抓呀?没钱哪!见他一娘一睡着了,揣好了药方,又拿好绳子、斧子出了家门。来到村外一块坟地,看到坟地周围有八棵碗口粗细的松树,朱灿心想:对,我先把这八棵松树放倒,拉到县城给我一娘一换药去,等明年开春,我一天多打两捆柴,存点儿银子,再买八棵松树给人家栽上。他寻思定了,跟谁也没商量,而且也没问问这是谁家的坟地,就用斧子把八棵松树放倒了。他砍树的时候有人看见了,谁呀?看坟的王二。王二没敢过来,因为他认识朱灿,知道朱灿浑拙猛愣,打起架来不要命,惹不起他。朱灿把树放倒以后,用绳子一捆,拉起来就奔县城去了。进了县城,来到三合堂药铺门前,把松树放下。他进了药铺,把药方子交给伙计。这里掌柜的姓沈,等抓好了药,他过来算账,说:“你这药钱是二两四钱银子。”朱灿说:“掌柜的,我跟你商量商量,我可没钱!”“没钱?那我这药也不能白给你!”“所以跟你商量啊,我在门外放着八棵松树,就顶一我的药钱吧!”沈掌柜到了门外一看,这八棵松树都够材料,心想正发愁盖个堆房缺材料呢,这事儿太便宜了,就让朱灿把药拿走了。
  朱灿回到家,赶快把药熬上。药熬好了,正要给他一娘一喂,啪啪啪,一阵敲门声。朱灿放下药,开门一看,是两个官差,后边还站着看坟的王二。官差说:“你是朱灿吗?”“是呀,什么事呀?”“你把人家坟地里的八棵松树砍了?”王二说:“朱灿,你砍了树,拉到县城换药去了,我一直在后边跟着你呢,我到南一陽一府衙给你告了。”官差说:“朱灿,跟我们走一趟吧!”朱灿说:“你们来得不是时候,我正要给我一娘一喂药。这药是我张大爷开的方子,他是神仙一把抓,我一娘一吃他开的药准好,等我一娘一好了,我给他安顿安顿,就到南一陽一府投案去。我就不留你们啦,你们先回去吧。”官差一听这个气呀,指着朱灿说:“哪有你这么打官司的,你砍了人家松树,人家给你告了,这有什么商量的?”朱灿焦躁起来:“你们别在这儿磨蹭,我让你们回去你们就回去,不然我把你们的脑袋拧下来!”朱灿一娘一在炕上听见朱灿和官差说的话,知道自己的儿子把人家坟地里的松树砍了,拉到城里换药了,刚才他说是跟朋友借钱买的药,敢情是瞎话。人家给他告了,官差来传,他要把人家的脑袋拧下来,这还了得!她叫道:“朱灿,你进来,一娘一有话说。”朱灿听一娘一叫他,忙进来问:“一娘一,您叫我干嘛?”“儿呀,你们在外面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听一娘一的话,快跟着打官司去。拒捕殴差,罪上加罪,你别叫一娘一生气,快跟人家去吧!”朱灿说:“我听一娘一的话,我跟他们打官司去,那您先得把药喝了。”朱灿给一娘一喂完了药,又给一娘一盖好了被,说:“一娘一,您歇着,我打官司去了。您甭着急,打完官司我就回来,回来我再熬二煎药。”这一娘一儿俩说的话官差在外边都听见了,心说朱灿这个人刚才要把我们脑袋拧下来,他一娘一一句话就跟我们走,浑的鲁的,还真是个孝子,而且这主儿打官司就象上街买东西,打完官司还要回来熬药,可真有个意思。朱灿出门对官差说:“给我一娘一也喂完药了,走吧,早去早回,你们给我锁上吧!”官差见朱灿这么实诚,就说:“得了,锁什么,你跟我们走就行了。”朱灿回身把门掩好,跟着官差到南一陽一府打官司去了。
  来到南一陽一府衙,官差把朱灿带到班房,三合堂药铺沈掌柜也已然带到,原告看坟的王二也在班房等着。官差就到南一陽一侯伍云召的书房回话,见到伍云召,便把怎么传朱灿、他如何不来、又如何听一娘一的话的事说了一遍,还说:“侯爷,朱灿这个人真有点儿意思,长的傻大黑粗,又浑又鲁,还是个难得的大孝子。”常言有这么一句话:“一言兴邦,一言丧邦”。官差这几句话,使伍云召对朱灿还没见面就先有个好印象。伍云召说:“这一案的人既然都带齐了,升堂!”

标签:现代 陈荫荣 兴唐传 大隋唐 兴唐全传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武则天四大奇案》、《绣像后宋慈云走国全传》、《案中冤案》、《杀子报》、《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十大奇案》、《五鼠闹东京》、《九命奇冤》、《康熙侠义传》、《杨乃武与小白菜》、《张文祥刺马案》、《三侠剑》、《皇明诸司公案》、《包公案》、《狄公案》、《狄仁杰断案传奇》、《施公案》、《郭公案》、《海公案》、《蓝公案》、《林公案》、《刘公案》、《毛公案》、《彭公案》、《于公案》、《李公案》、《新民公案》、《兴唐传》(大隋唐、兴唐全传)。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