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案

现代·陈荫荣·兴唐传(大隋唐·兴唐全传)·第19---21回

时间:2018-2-6 10:07:14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十九回 落草莽南一陽一关探弟 应淡话陀螺寨搬兵  书接着上回说,伍云召叛反朝廷,想要得到一人相助,他想起谁来了呢?原来忠孝王伍建章有个叔伯哥哥,跟前有个男孩叫伍天锡。叔伯兄嫂去世很早,留下伍天锡孤身一人,寄养在伍建章家里。伍建章疼伍天锡就跟疼伍云召一样。可是伍天锡生来不一爱...
  第十九回 落草莽南一陽一关探弟 应淡话陀螺寨搬兵
  书接着上回说,伍云召叛反朝廷,想要得到一人相助,他想起谁来了呢?原来忠孝王伍建章有个叔伯哥哥,跟前有个男孩叫伍天锡。叔伯兄嫂去世很早,留下伍天锡孤身一人,寄养在伍建章家里。伍建章疼伍天锡就跟疼伍云召一样。可是伍天锡生来不一爱一念书,一念书就脑袋痛,最一爱一动刀动一槍一的,想学武。伍建章说:“你既然不一爱一念书想学武,我就教你练武吧!”传授武艺也得量体裁衣,伍天锡生来力大无比,伍建章就一精一心教授他使用大刀的武艺。伍天锡学武艺倒是很上心,很快就学会了使刀的本领,长到十七、八岁,身材高大魁悟,刀沉力猛,刀术一精一奇。他整天住在王府里好吃好喝,生活上一点儿忧虑也没有,每天还从帐房领两吊零花钱。老王一爷治家很严,他在王府里不敢造次。在府外,他学会了喝酒,越喝越上瘾,越喝酒量越大,加上又偷偷学会了赌钱,两吊钱根本不够他花的。他便悄悄地从王府里偷出小玉瓶、小玉罐一些名贵的古玩去变卖,换了钱不是喝酒就还是赌钱。伍建章渐渐发现府里丢失东西,就追问家人,家人哪知道是怎么回事,有的家人为丢东西的事还挨了打。伍天锡在外边欠账大多,这一天,他看见在伍建章书房里有个纯玉大瓶,就想偷走它,心说这物件大,能多卖一些钱。他趁伍建章不在家,书房里又没人,偷偷溜进屋来,把大瓶掩在怀里,用胳肢窝夹一着便要出府。他往外走,刚迈门坎到了门道,正巧伍建章回府,也迈步走进门道。伍天锡一看,躲也躲不开了,便站在了一边。伍建章停步问道:“天锡,你这是上哪儿去?”伍天锡说:“我到府外溜达溜达。”伍建章见他衣服里鼓鼓囊囊,神色也有些慌张,便问道:“天锡,你衣服里夹的是什么?”伍天锡忙掩饰说:“衣服里没什么东西!”一边说,他一边往后退,慌忙中胳肢窝一松,玉瓶便从衣服里滑落下来,掉在地上,啪的一声碎成了八瓣儿。伍建章一看,这不是我书房里那最心一爱一的玉瓶吗?他恍然大悟:“哈哈,原来是你偷我的东西呀,我为了府里丢东西的事,常常拷打家人,看来都是屈打了。你做出这种不轨的事,我岂能容你,从今以后再不许你进我的王府,你滚吧!”伍天锡见叔叔伍建章满脸怒容,他知道这位忠孝王说过的话,是绝不会改口的,只好灰溜溜地出了王府。
  伍天锡一边走一边想,这回饭锅算是砸到底了。我回不了王府,上哪儿去呀?对,我等我兄弟伍云召今天在家馆念完书跟他商量商量。他就在伍云召下学回内宅的路上等,看见伍云召回来了,就把他叫到一边说:“兄弟,我一捅一漏子了!”接着他就把刚才的事细细说了一遍。伍云召听完之后也很为难:“这事可不好办,我爹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只要他说了的,绝不回头。哥哥你打什么主意呢?”“这么办你看行不行,你跟我婶一娘一说说,能给我点儿银子,我远走他乡,我不能在长安城丢人现眼。”“那你就在这儿等着我,我去找我一妈一去!”说完伍云召回到府里,见到他母亲,把这事说了一遍。忠孝王夫人听了直叹息,说道:“这孩子真是不懂事,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来,给他点儿银子,让他讨个生路吧!”说完忠孝王夫人拿出三百两银子来。伍云召说:“一妈一,您再多给他点儿,他要不够花怎么办?”忠孝王夫人又拿出一百两银子,一共四百两。伍云召把自己小私房存的省下来的买书钱、零花钱五十两也全都拿出来,共总四百五十两银子,交给了伍天锡。他对伍天锡说:“哥哥,你得争口气,你在外要谋个正经生路,钱也要省着花,花没了就没着落了。”“兄弟,你放心吧,我到外边不干出一番事业来,不回长安城见你。”哥儿俩洒泪而别。
  离开王府,伍天锡要上哪儿呀?他没准地方可去,好似失群的孤雁,身无定所,仗着腰里有俩钱儿,这儿好就在这儿呆两天,那儿好就在那儿呆三天,路上买了匹马,又打了一口称手的大刀,他是云游天下,漫走四方。这次云游对伍天锡来说可是开了眼,他从小没离开过天子脚下的长安城,又在忠孝王王府里长大,不愁吃,不愁穿。这次海走天涯,他所到之处,看见各地的贪一官污吏贪赃枉法,搜刮百姓,凶如虎狼,怨声载道,民不聊生。
  单说这一天,伍天锡来到上洛府的洛南县,天色已晚,人困马乏,在县城南门关厢找到一座客店。进了店门,店主东迎上前来,牵过马去。伍天锡一看,这座店院子不小,客房很多,可是空荡荡的,看不见什么客人。店主东先把伍天锡让到柜房,对他说道:“这位爷台,在我们这儿住店的,都有言在先,这店钱可是贵,您先掂量掂量,能住再住。”“不知每天店钱多少?”“照您这连人带马,不算人的伙食,马的草料,光店钱每天是二两银子。”伍天锡一听,这店钱比别处贵两倍还拐弯儿,也许这地方物价忒贵吧!就说:“我暂住一宿,明儿赶路,贵就贵些吧!”店主东说:“我这儿还没说地方上的捐哪!”“怎么?住店还收捐?”“是呀,每天早上县里衙门都要派人到各店铺收捐,您住一宿,路捐、马捐、人头捐加在一块儿还得三两多银子。”伍天锡一听,气往上撞,说道:“哪儿有这样的规矩,分明是欺侮外来的客人!”店主东说:“这您还别生气,不信您到大街上看看告示。自打我们上洛郡前年从京城派来一位封伦封知府,听说他是越王杨素的干儿子,这捐税可就收邪啦!除了房地产、买卖交捐纳税外,他干爸爸想要什么就收什么捐,什么采石捐、树木捐、桥捐、路捐、店捐、驴捐、马捐、狗捐、鹦鹉捐、金鱼捐、胭粉捐……除了放屁不上捐,什么全上捐。”伍天锡气得哇呀呀一声吼叫:“如此苛捐杂税,老百姓还怎么活呀!”店主东说:“要不有那么多人卖儿卖女,逃荒要饭呀,被捐税活活一逼一死的已然不少啦!在我们店的隔壁,有个种莱园子的徐老头,就是被一毛一驴捐害死的。头几年官府说为打高丽要征用一毛一驴,每五户交一头,没有一毛一驴的得交一毛一驴捐。封知府预先知道这事,用四、五两银子一头的价钱,早把一毛一驴买走了。等一毛一驴捐一下来,他卖三、四十两一头,这下子可把老百姓坑苦了。徐老头就有一个大儿子,为交不起一毛一驴捐,这孩子到县衙门去争辩,挨了一顿毒打。他一气之下,点火烧了知县的内宅,就逃跑了。知县把徐老头抓了去,给他披上一张破驴皮,让他项一毛一驴,跟一毛一驴一起到玄扈山去运石头。老头儿一脚蹬空,滚了坡,脑浆崩裂,摔死啦!”伍天锡腾地站了起来,说:“店主东,拉过马来,我去找他们辩理!”店主东说:“这位爷台息怒,这样的事多着哪!您一个人管得了!店房我给您收拾好了,您还是旱点儿安歇吧!”说完他把伍天锡让进屋内,拉马去遛。伍天锡心说:有朝一日我兵权在手,要把那些贪一官污吏一刀一个全宰了。他真睏极了,身一子一沾炕,是车灯大蜡,躺下就着。这一觉一直睡到天光大亮,正打呼噜呢,就听嘭!嘭!嘭!敲门之一声把他惊醒。他当是店主东送饭来了,开门一看,门外站着四个官差,俱都是扫眉环目,虎背熊腰,为首的一个开口说道:“傻大个,你是昨儿晚上住这儿的吧?”“是呀!”“你从哪儿来的?”“从长安城来的。”“我们收捐来了。”“老子走南闯北,还没听说过住店交捐。你们说说都什么捐?”“路捐、马捐、人头捐,我们封大老爷前两天又收了一房小老婆,外加一份胭粉捐,一共三两银子,我们哥儿四个的酒钱另说。”伍天锡一听这个气呀,说:“你们要钱没有,要命一条。”那个为首的官差说:“好小子,你说没银子,你那褡裢里鼓鼓囊囊的是什么!你别以为你是长安来的,有什么大官给你撑腰。告诉你说,我们封大老爷的干爸爸是越王一爷,谁也惹不起,乖乖儿拿银子吧!”他不提杨素还则罢了,提起杨素,伍天锡早就听他叔叔说这是朝中最大的一奸一臣,登时火冒三丈。那为首的官差见他不搭话,上前伸手就要抢褡裢。伍天锡那容他耍横,伸左手抓住他的一支胳膊,右手一托他的腰眼,说了声:“你起来吧!”就把他举了起来。“下去吧!”顺手把他扔了出去。就听叭嚓一声,正砸在那三个官差身上,扔出一个砸倒仨,四个官差连滚带爬,嘴里嘟嚷着:“大个,你等着!”仓皇逃去,伍天锡走到院内,大喝一声:“店主东,鞲马!”店主东刚才在屋门外看见了这场恶斗,吓成了一滩泥,动弹不了啦。伍天锡直奔马厩,自己牵出马来,挂上军刃,驮上褡裢,撞开大门,直奔东南蹚下去了。
  简短截说,伍天锡天天云游,像这样的不平之事经历了不少,大大长了见识。他生一性一粗犷,又时常接济穷人,看看身上带的银子快花完了,心里不免着起急来。这一天,他走到河南、湖北两搭界上,正往前走,瞧西南有座山。他走到山下,就听见山上一阵锣响,从山上冲下有百十个喽罗兵,把去路拦横。伍天锡一看,为首的一家寨主胯一下马,掌中一槍一,脸上长的凶眉恶目,对着伍天锡冲上来,喊道:“站住!”伍天锡一看这阵势,心说有意思,遇上劫道的了,他也提马上前问道:“你要干什么?为什么把我的去路拦住?”寨主说:“你腰里有好东西,有金银财宝,乖乖给我留下,不然我要你的命!”伍天锡哈哈大笑:“哈哈,好小子!”他从鸟式环上把大刀摘下来:“小子,你要胜了我这口刀,连人带马以及身上的东西全是你的;你要胜不了我这口刀,我要你小子的残喘一性一命!”寨主一看这口刀当时就出了一身冷汗,这口刀的刀头特别长,不满三尺也差不多,背厚三指,刃薄一纸,杆粗把长,真是出了号啦!再一看伍天锡身高过丈的个头,吓得他慌忙下马,跪在地上,说道:“这位爷,今天我劫您,真是瞎了眼,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大尺寸的大刀,一看这口刀就知道您的能耐小不了,我服了您啦!您要有事,您就上路办您的事去;您要没事,我就请您上山,我山上正愁人单势孤,我的能耐也有限,我情愿供您为大寨主,咱们萍水相逢,便成莫逆之交,不知您意下如何?”伍天锡一想,天无绝人之路,我身上的钱也差不多花完了,正要没撤,他请我上山当大寨主,何不先对付混两天!想到这儿,伍天锡说道:“我上山为一山之主,满山归我所辖所管,你真的乐意?”寨主说:“我从心里服您这口刀,您上山为大寨主,我是求之不得!”

标签:现代 陈荫荣 兴唐传 大隋唐 兴唐全传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武则天四大奇案》、《绣像后宋慈云走国全传》、《案中冤案》、《杀子报》、《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十大奇案》、《五鼠闹东京》、《九命奇冤》、《康熙侠义传》、《杨乃武与小白菜》、《张文祥刺马案》、《三侠剑》、《皇明诸司公案》、《包公案》、《狄公案》、《狄仁杰断案传奇》、《施公案》、《郭公案》、《海公案》、《蓝公案》、《林公案》、《刘公案》、《毛公案》、《彭公案》、《于公案》、《李公案》、《新民公案》、《兴唐传》(大隋唐、兴唐全传)。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