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案

现代·陈荫荣·兴唐传(大隋唐·兴唐全传)·第11---13回

时间:2018-2-6 9:41:48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十一回 二贤庄有意气良朋 任邱县失神丢宝马  上回书说到伍亮投奔突厥,引起罗艺的一番计谋。罗艺有什么计谋呢?原来校场比武完毕,罗艺率领着众人回到了府里,心里高兴,一来是伍魁已死,除了心腹大患,二来看见秦琼有这样的一身武艺,分外的欢喜。可是伍魁他是朝廷亲点派的,现在身死,怎么...
  第十一回 二贤庄有意气良朋 任邱县失神丢宝马
  上回书说到伍亮投奔突厥,引起罗艺的一番计谋。罗艺有什么计谋呢?原来校场比武完毕,罗艺率领着众人回到了府里,心里高兴,一来是伍魁已死,除了心腹大患,二来看见秦琼有这样的一身武艺,分外的欢喜。可是伍魁他是朝廷亲点派的,现在身死,怎么样的奏知朝廷呢!正在为难。忽然间有人来报,安国公伍亮弃职逃走,过了几天又有古北口长城关上的公文来报安国公伍亮诈城出关投奔东突厥去了。罗艺得报,真是喜上了心头,赶紧修了一道表章,就说是伍魁、伍亮蓄意谋反,已被查实,将伍魁明正了典刑,伍亮畏罪逃往东突厥去了。罗艺拜发了表章,申奏朝廷,又收编了伍氏兄弟一军人马,这都不在话下。
  又过了几个月,等到转过年来,秦琼对他姑爹、姑一妈一说:“二位老人家,我在您这儿住了小二年子了,我很惦念我的母亲,我要走了!”罗艺说:“我看你这些日子也是坐卧不安的。我本来的心思是把你母亲接到北平来,我这里又缺少战将,你就在我手下当差算了。既然你不愿意离开山东,你也不用再去当班头了。山东济南府镇台将军唐璧,那是我的门生,你走后我给他去封书信,必然给你一个相当的差事,你想怎么样好呢?”“姑爹,我由山东搬到这里,那就太麻烦了,还是在山东当差吧。”当下定规好了长行日子,又盘桓了几天。那北平府的众人都听说秦琼要回山东了,今儿个张公瑾请客,明儿史大奈饯行。这么说吧,一连着吃了几天的酒,这一天,是罗艺夫妻带着儿子罗成给他饯行,罗夫人是二目落泪,难舍难离。秦琼说:“姑一妈一,您不要难过,转过年,我还来看姑一妈一来呢!”罗夫人说:“回去见着你一娘一,替一我问好。转过年你也不用来,我还要到山东看你母亲去呢!”罗成也是不忍分离。书要简短,酒饭已毕,外边备好了黄骠马,挂上了双锏。罗艺给了五锭黄金,五锭白银,还有散碎的川资路费。前头张公瑾诸人又送了些北平的土产。秦琼一一拜谢己毕,跟他的姑爹、姑一妈一洒泪而别。罗成、杜差一班众人把秦琼送出北平城外,秦琼再三地拦回了众人,单人独骑走下来了。
  秦琼走在半路上一怨,我要回家,可就错了,先得到二贤庄去看单雄信,我这个兄弟,为我费尽心血。想到此处,就往西岔路,直奔山西的路程走下来了。这一天来到了二贤庄门前,下了黄骠马,把马拴好,一瞧门关着呢。上台阶叭、叭、叭一叫门,就见门分左右,出来一个人,原来是单轴,说:“哟!秦二爷,您来了。您到好,我这儿给您磕头了。”“轴儿,免礼吧,你好呀?”“好,好,您这是从哪儿来呀?”“我从北平来,我二弟在家吗?”“在上房喝酒呢,您等一等,我给您言语一声儿去。”说完了,往里就跑。秦琼一想,心说:为什么不叫我进去,叫我在这儿等着呢!不大的工夫,单雄信走出来,但见他闪披着英雄氅,没系通领带儿,晃晃悠悠的,走起道来,一溜歪斜,再往脸上瞧,这张绿脸儿都快变成紫脸儿了,显出来的是酒喝多了。来到过道一站,左手一撕英雄氅,右手一指说:“秦琼,你好匹夫!”秦琼一听,就是一愣,说:“哎呀!贤弟,为什么出口伤人呢?”“啊,你要问哪,我问你,你做什么来啦?”“兄弟,前者你为二哥费尽心力。花钱多少,还谈不到话下,就以我在北平来说,你连派两道探马,打探我的音信,二哥实在过意不去。今天我是特意地来看望兄弟,给你道乏来了。”“秦琼,咱们两个人交朋友呀,论交,我可交不着你。因为什么呢?你我是冰火不同炉,你是官人,我是犯法的,我干什么交你?前者我为什么要交你呢,你可曾知道吗?”秦琼一打愣,说:“这个……你为什么要交二哥呢?”“就因为你叫赛专诸,你有孝子之名,我这才交你个朋友。要按今天一看,你不够个朋友。”“兄弟,我什么事做错了呢?”“我问你,你干什么来啦?”“我来给你道乏来了。”就瞧单雄信把眼睛一瞪说:“你给我道的是什么乏?你在北平留连忘返,老太太在山东,每日想念,两只眼睛哭得都肿啦。你不说急速地回家,看望老一娘一,你给我道的是哪一门子乏?冲着你这种行为,我就不能够交你啦!”秦琼听说到老一娘一,不由得眼中掉泪,将要答话,就瞧单雄信由怀里拿出一本账来,抢着说道:“秦琼,你来观看!”用手一指这本账说:“这就是我们绿林中的一本总账,天下各山各寨,所有我手下的人等,都在这上面记载着呢,这本账今天给了你,你若是不按名捕拿,按山剿办,你就对不起我单雄信了,啊,哈、哈、哈!”把话说完,将这本账一抖手,扔出了门外。双手将两扇大门,吱扭——咣,关上了,就把秦琼干在了门外。诸位,以前单雄信那样儿的厚待秦琼,为什么今天这样的不通情理呢?原来单雄信他自有他的一番用意,下文自有交代,暂且不表。秦琼忙走上来,用手敲打门环。“二弟,你开门,我还有话说,你可要委曲死二哥了!”推也推不动,叫也叫不开,里面是一点儿人声没有。秦琼没有法子,心里暗想这本账呀,我还是真得捡起来,给他保存着,如若不然,要被别人得去,岂不就坏了大事了吗!无奈何,下了合阶,把这本账捡起来,收到马鞍靫子里。一跺脚,冲着大门叹了一口气,解下来黄骠马,扳鞍认镫,催马离了二贤庄。谁想到自己闹了一个高兴而来,败兴而返,心里说,我先暂回山东吧!
  一路长行,非只一日,这一天,正走在河北地面,这马是由西往东,四六步儿地走着。忽然间就听正南上有人一大喝了一声,如同巨雷一般。忙扭脸往南一看,就见那边一片青草地上,有十几头牛,旁边有一个放牛的小伙子,七尺多高,身一体矮小,又粗又憨。光头未戴帽,挽着牛心发髻,别着一个草簪儿,只戴着一个草帽圈。光着大板儿脊梁,一条破短的裤子,腰煞一根皮绳,光着两只脚,穿着一双草鞋。再往脸上观看,面似黑锅底,大脑门子类如麦斗,粗眉,环目,准头端正,一张火盆口,可就是有点歪,大搧风耳朵,看年纪不过二十岁。心说:这个人长得可真是浑拙猛愣!再一瞧那儿,有一匹黑牛跟一匹花牛顶角。这个花牛力大,顶得那个黑牛,啪、啪、啪,直往后摆,两只牛嘴里头,哞、哞直叫唤。这个傻子咳呀咳地直喊这两头牛,故此惊动了秦琼。秦琼勒住了马,看这两头牛打架对顶。就听这个傻子说:“你这个花子老抓尖儿,欺侮这个黑子,你给我开开!”这个花牛,那哪能听呢,还是死顶。把这匹黑牛都快顶得坐在地下了。这傻子急了,过来说:“小子,你开不开?”一只手把一只牛的犄角攥一住,一按劲,往两下里一分说:“开——开!”这个黑牛本来就叫花牛顶得要趴下了,又叫这傻子一分,就坐在地下了。那花牛叫这傻子一分,往后摆出去好几步,心里有点不愤,一扭头,哞的一声,就朝着傻子顶了来。这傻子一瞧说:“嗬!好小子,你顶一我,来!咱们试吧试吧!”把两只脚站稳了,一亮胸脯儿,把气叫上来,两只手抓住了牛的犄角,往旁边一翻说:“小子,你躺下吧!”就见这个花牛,就是一个翻脖儿,四蹄朝天躺在就地。这傻子一迈腿一儿,骑在牛身上,腾出一只手来,在牛头上,就是好几拳,把这个花牛打得哞哞地乱叫,也不敢再起来了。秦琼一看说:“哎呀!我常听人说过,三国时候的许褚力能分牛,今天我可看见有这样大力的人啦!”秦琼看了会子,这才一催马离开了此地,又往下走。
  走了有半里地,一瞧前边是一座集镇。进了镇,走到中街,路南里有一个小茶饭馆儿。下了马,把马拴在桩子上,来到台阶上头一瞧,这个茶饭馆儿因为天儿热把窗户都打下来了。齐着门口,摆着条桌、板凳。秦琼就在条桌的北头儿坐下。伙计过来说:“您来了。喝水呀,是吃点什么呀?”“你给我沏一壶茶来,要好茶叶。”伙计答应着去了,一会儿把茶沏了来。秦琼一边喝茶,一边看着自己的马,一看来来往往的行人不断,还是很热闹的一座集镇。也就是喝了两碗茶的工夫,就瞧见东北上不远,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挺长的胡子,穿着一身的旧衣服,戴着一顶草帽,像一个庄稼人。他抓住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说:“小子,你哪儿走吧!我找了一个多月,到处都没找着你,今儿可把你给抓住了。”又听那个年轻的说:“老小子,你撒开。你要不松手,可别说我打你!”“今天我就不松手。”“你不松手,我打你!”就见这小伙子左右开弓,朝着这老者,叭、叭、叭就是好几个嘴巴。这两个人一打架,这些来往的行人就把他们围上了,是越来人越多,围了个风雨不透。秦琼是坐在台阶上的条桌头里,虽然好些人围着他们,可是也瞧了个挺真。秦琼说:“伙计。”“给您续点水呀!”“咳,不是叫你续水。”用手一指说:“伙计,你来瞧,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把这个老者左右开弓,打得嘴犄角儿直往下流血,脸都给打紫了,围着这些个人,就没有一个管劝的么?这真是岂有此理!”“您喝茶得了,别管闲事了。”“不成,我得过去问一问这个小伙子,究竟为什么?他得说出个情理来。”说着,站起来,伙计要揪,一把没揪住,秦琼就由台阶上窜下来,来到人群外头说:“借光!我进去。”看热闹的人一闪,秦琼进来说:“这位老者,你为什么揪着他,他这么打你,是怎么回事呀?老头儿,你撒手!”这个老头儿说:“我不能撒手,一撤手,我怕他跑了。您不知道,他是我的亲儿子!”秦琼一听,心里头的火往上撞,披胸一把,就把这个小伙子给抓住了,说道:“世界上还有亲儿子打亲爹的道理吗?老头儿,你撒手,他跑不了,跑了有我呢!”说着左手往下一按,说:“跪下。”这小伙子咕咚一声,就跪在地上了。秦琼说:“老头儿,你们是因为什么,你说给我听一听。”“我姓吴,就是南边吴庄儿的。我呢,就有这么一个儿子,常言说:穷汉养娇子,他长这么大呀,我就没打过他一指头。我舍不得吃,叫他吃;我舍不得穿,叫他穿。他每天在外边吃喝嫖赌,无所不为。要钱我给他钱,没有钱,就跟我瞪眼。后来,好!改了偷啦。前几个月,我没在家,他带着人,把我的囤房打开了,把粮食全给我装走了,我回来一看,差点儿没把我给气死。一找他,就没有影儿了。这么一说,就是好几个月没回家。”

标签:现代 陈荫荣 兴唐传 大隋唐 兴唐全传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武则天四大奇案》、《绣像后宋慈云走国全传》、《案中冤案》、《杀子报》、《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十大奇案》、《五鼠闹东京》、《九命奇冤》、《康熙侠义传》、《杨乃武与小白菜》、《张文祥刺马案》、《三侠剑》、《皇明诸司公案》、《包公案》、《狄公案》、《狄仁杰断案传奇》、《施公案》、《郭公案》、《海公案》、《蓝公案》、《林公案》、《刘公案》、《毛公案》、《彭公案》、《于公案》、《李公案》、《新民公案》、《兴唐传》(大隋唐、兴唐全传)。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