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笔记

清·陈志平·新编绘图今古奇观·第46---47卷

时间:2018-2-4 11:16:21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四十六卷 姚滴珠避羞惹羞  诗云:自古人心不同,尽道有如其面。假饶容貌无差,毕竟心肠难变。  话说人生只有面貌,最是不同。盖因各父母所生,千支万派,那能够一模一样的?就是同父合母的兄弟,同胞双生的儿子,道是相象的紧,毕竟仔细看来,自有些少不同去处。  却又作怪,尽有途路各别...

  第四十六卷 姚滴珠避羞惹羞
  诗云:自古人心不同,尽道有如其面。假饶容貌无差,毕竟心肠难变。
  话说人生只有面貌,最是不同。盖因各父母所生,千支万派,那能够一模一样的?就是同父合母的兄弟,同胞双生的儿子,道是相象的紧,毕竟仔细看来,自有些少不同去处。
  却又作怪,尽有途路各别,毫无干涉的人,蓦地有人生得一般无二,假充得真的。从来正书上面说,孔子貌似扬虎以致匡人之围,是恶人像了圣人;传奇上边说周坚死替赵朔以解下官之难,是贱人像了贵人,是个解不得的道理。
  按《西湖志余》上面,宋时有一事,也为面貌相象,骗了一时富贵,享用十余年,后来事败了的。却是靖康年间金人围困汴梁,徽钦二帝蒙尘北狩,一时后妃公主被虏去的甚多。内中有一公主名曰柔福,乃是钦宗之女,当时也被掳去。
  后来高宗南渡称帝,改号建炎,四年,忽有一女子诣阙自陈,称是柔福公主,自虏中逃归,特来见驾。高宗心疑道:“许多随驾去的臣宰,尚不能逃,公主鞋弓袜小,如何脱离得归来?”
  颁诏令旧时宫人看验,个个说道:“是真的,一些不差。”及问他宫中旧事,对答来皆合。几个旧时的人,他都叫得姓名出来。只是众人看见一双脚,却大得不像样。都道:“公主当时何等小足?今却止有此不同处。”以此回复圣旨,高宗临轩亲认,却也认得,诘问他道:“你为何恁般一双脚了?”女子听得啼哭起来,道:“这些臊羯奴聚逐,便如牛马一般。今乘间逃脱,赤脚奔走到此,将有万里,岂能尚保得一双纤足,如旧时模样耶?”高宗听得甚是惨然,颁诏特加号福国长公主,下降高世綮,做了驸马都尉。其时汪龙溪草制词曰:彭城方急,鲁元尝困于面驰;江左既兴,益寿宜克于禁脔。
  那鲁元是汉高帝的公主,在彭城失散,后来复还的。益寿是晋驸马的小名,江左中兴,元帝公主下降的。故把来比他两甚为切当。自后夫荣妻贵,恩赉无算。
  其时高宗为田韦贤妃在虏中,年年费尽金珠求赎,遥尊为显仁太后。和议既成,直到绍兴十二年自虏中回銮,听见说道:“柔福公主前来相见。”太后大惊道:“那有此话!柔福在虏中受不得苦楚,死已多年,是我亲看见的。那得又有一个柔福?是何人假出来的?”发下旨意:“着法司严刑究问!”
  法司奉旨提到人犯,用起刑来。那女子熬不得,只得将真情说出。道:“小的本是汴梁一个女巫,靖康之乱,有宫中女婢逃出民间,见了小的每误认做了柔福娘娘,口中厮唤,小的每惊问他,便说:‘小的每实与娘娘面貌一般无二。’因此小的每有了心,日逐将宫中旧事问他,他日日衍说得心下习熟了,故大胆冒名自陈,贪享这几时富贵,道是永无对证的了。
  谁知太后回銮,也是小的每福尽灾生,一死也不枉的了。”问成罪名,高宗见了招状,大骂:“欺君贼婢!”立时押付市曹处决了,抄没家私入官,总计前后钖赉之数,也有四十七万缗钱。虽然没结果,却是十余年间,也受用得勾了。只为一个容颜厮像,一时宫中之人都认不出来,若非太后复还,到底被他瞒过,那个再有疑心的?就是死在太后未还之先,也是他便宜多了。天理不容,自然败露。今且再说一个容貌厮像弄出好些奸巧希奇的一场官司来。正是:自古唯传伯仲能,谁知异地巧安排。试看一样消珠面,惟有人心再不谐。
  话说国朝万历年间,徽州府休宁县荪田乡姚氏有一女,名唤滴珠,年方十六,生得如花似玉,美冠一方。父母俱在,家道殷富,宝惜异常,娇养过渡。凭媒说合,嫁与屯溪潘甲为妻。看来世间听不得的是媒人的口,他要说了穷,石崇也无立锥之地;他要说了富,范丹也有万顷之财。正是:富贵随口定,美丑趁心生。再无一句实话的。
  那屯溪潘氏虽是个旧姓人家,却是个破落户,家道艰难,外靠男子出外营生,内要女人亲操并臼,吃不得闲饭过日子的。这个潘甲虽是人物,也有几分像样,已自弃儒为商,况且公婆甚是狠戾,动不动出口骂詈,毫没些好歹。滴珠父母误听媒人之言,道:“他是好人家。”把一块心头的肉,嫁了过去。少年夫妻却也过的恩爱,只是看了许多光景,心下好生不然,时常偷掩泪眼。潘甲晓得意思,把些好话偎他过日子。却早成亲两月,潘父就发作儿子道:“如此你贪我爱,夫妻相对,白白过世不成。如何不想去做生意?”潘甲无奈与妻滴珠说了,两个哭一个不住,说了一夜话。
  次日潘父就逼儿子出外去了。滴珠独自一个,越越凄惶,有情无绪。况且是个娇养的女儿,新来的媳妇,摸头路不着,没个是处,终日闷闷过了。潘父潘母看见媳妇这般模样,时常絮聒骂道:“这婆娘!想甚情人?害相思病了。”滴珠生来在父母身边,如珠似玉,何曾听得这般声气?不敢回言,只得忍着气,背地哽哽咽咽,哭了一会罢了。
  一日因滴珠起得迟了些,公婆朝饭要紧,猝他答应不迭。潘公开口骂道:“这样好吃懒做的淫妇!睡到这等日高才起来,看这自由自在的模样,除非去做娼妓,倚门卖俏,撺哄子弟,方得这样快活象意。若要做人家,是这等不得!”滴珠听了,便道:“我是好人家的儿女,就是有些不是,何得如此作贱说我!”大哭一场,没分诉处。到得夜里睡不着,越思量越恼道:“老无知!这样说话,须是公道上去不得。我忍耐不过,且跑回家去,告诉爷娘。明明与他说论,看这话是该说的不该说的!亦且借此为名,赖在家多住几时,也省了好些气恼。”算计定了,侵晨未及梳洗,将一个罗帕兜头扎了,一口气跑到渡口来。
  这时尚早,虽是已有行动的了,人踪尚稀,渡口悄然。这地方有一个专一做不好事的光棍,名唤汪锡,绰号“雪里蛆”,是个冻饿不怕的意思。也是姚滴珠合当霉气,撞着他独自个溪中乘了竹筏来到渡口,望见了个花朵般后生妇人,独立岸边,又见头不梳裹,满面泪痕,晓得有些古怪。在筏上问道:“娘子要渡溪吗?”滴珠道:“正要过去。”汪锡道:“这等上我筏来。”一口叫“放仔细些”,一手去接他下来,上得筏,一篙撑开,撑到一个僻静去处。问道:“娘子,你是何等人家?独自一个要到那里去?”滴珠道:“我自要到荪田娘家去。你只送我到溪口上岸,我自认得路,管我别事做甚?”汪锡道:“我看娘子头不梳,面不洗,泪眼汪汪,独身自走,必有跷蹊作怪的事。说得明白,才好渡你。”滴珠在个水中央了,又且心里急要回去,只得把丈夫不在家了,如何受气的上项事,一头说,一头哭,告诉了一遍。汪锡听了,便心下一想,转身道:“这等说,却渡你去不得,你起得没好意了。放你上岸,你或是逃去,或是寻死,或是被别人拐了去,后来查出是我渡你的,我却替你吃个没头官司。”滴珠道:“胡说!我自是娘家去,如何是逃去?若我寻死路,何不投水?却过了渡去自尽不成?我又认得娘家去,没得怕人拐我!”江锡道:“却是信你不过,既要娘家去,我舍下甚近,你且去我家中坐了。等我对你家说了,叫人来接你去,却不两边放心得下。”
  滴珠道:“如此却好。”正是女流之辈,无大见识,亦且一时无奈,拗他不过。还只道好心,随了他来。上得岸时,转弯抹角,到了一个去处,引进几重门户里头,房室甚是幽静清雅。但见:明窗净几,锦帐文茵。庭前有数种盆花;坐内有几张素椅,房间纸画周之冕,桌上砂壶时大彬,窄小蜗居,虽非富贵王侯宅;清闲螺径,也异寻常百姓家。
  原来这个所在,是这汪锡一个囤子,专一设法良家妇女到此,认作亲戚,拐那一筹浮浪子弟,好扑花行径的,引他到此,勾搭上了,或是片时取乐,或是迷了的,便做个外宅居住,赚他银子无数。若是这妇女无根蒂的,他等有贩水客人到,肯出一注大钱,就卖了去为娼,已非一日。今见滴珠行径,就起了个不良之心,骗他到此。那滴珠是个好人家儿女,心里尽爱清闲,只因公婆凶悍,不要说逐日做烧火煮饭熬锅打水的事,只是油盐酱醋,他也拌得头疼了。见了这个干净精致所在,不知一个好歹,心中倒有几分喜欢。那汪锡见他无有慌意,反添喜状,便觉动火。走到跟前,双膝跪下求欢。滴珠就变了脸起来:“这如何使得!我是好人家儿女,你既说留我到此坐着,报我家中,青天白日,暗地拐人来家,要行局骗。若逼得我紧,我如今真要自尽了。”说罢,看见桌上有点灯铁签,提起来往喉间就刺。汪锡慌了手脚道:“再从容说话,小人不敢了。”原来汪锡只是拐人骗财利心为重,色上也不十分要紧,恐怕真个做出事来,没了一场好买卖。吃这一惊,把那一点勃勃的高兴,丢在爪哇国去了。


标签: 陈志平 新编绘图今古奇观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右台仙馆笔记》、《豆棚闲话》、《八洞天》、《清代野记》、《奴才小史》、《连城璧外编》、《艳异编》、《十二笑》、《石点头》(醒世第二奇书)、《五色石》、《无声戏》、《珍珠舶》、《剪灯余话》、《林黛玉笔记》、《情史》(情史类略、情天宝鉴)、《独醒杂志》、《萤窗清玩》、《墉城集仙录》、《汉武帝别国洞冥记》、《鹤林玉露》、《女聊斋志异》、《西京杂记》、《阅微草堂笔记》、《通天乐》、《封氏闻见记》、《清平山堂话本》、《酌中志》、《爱日斋丛抄》、《文心雕龙》、《浮生六记》、《献帝春秋》、《天禄阁外史》、《笑林》、《太平天国战记》、《俗话倾谈》、《唐摭言》、《汉末英雄记》、《九州春秋》、《隋唐嘉话》、《北里志》、《次柳氏旧闻》、《明皇杂录》、《因话录》、《五代新说》、《独异志》、《定命录》、《历代崇道记》、《唐国史补》、《大唐创业起居注》、《皇明纪略》、《唐才子佳人传》、《甲申朝事小纪》、《西京杂记》、《鹤林玉露》、《齐东野语》、《客窗闲话》、《幽冥录》(幽明录、幽冥记)、《眉庐丛话》、《酉阳杂俎》、《松窗梦语》、《聊斋志异》、《长春真人西游记》、《道听途说》、《谭宾录》、《觚剩》、《夜谭随录》、《萤窗异草》、《杜阳杂编》、《续玄怪录》、《奉天录》、《搜神秘览》、《睽车志》、《玉壶清话》(玉壶野史)、《春渚纪闻》、《艳异编续集》(玉茗堂批评续艳异编)、《高坡异纂》、《技击余闻》、《技击余闻补》、《庸庵笔记》、《十叶野闻》、《玉照新志》、《茅亭客话》、《稽神录》、《韩诗外传》、《穆天子传》(周王传、穆王传、周穆王传、周穆王游行记)、《淞隐漫录》(后聊斋志异图说、绘图后聊斋志异)、《太平广记》、《兼明书》、《虞初新志》、《清波杂志》、《三水小牍》(山水小牍)、《唐阙史》、《青箱杂记》、《续世说》、《归潜志》、《北东园笔录初编》、《续夷坚志》、《夷坚志》、《括异志》、《葆光录》、《庚巳编》、《夜雨秋灯录》、《春渚纪闻》、《世说新语》(世说新书、世说、新书、刘义庆世说)、《拾遗录》(拾遗记、王子年拾遗记)、《魏郑公谏录》、《大唐新语》、《默记》、《里乘》、《东观奏记》、《南部新书》、《东轩笔录》、《本事诗》、《云溪友议》、《葆光录》、《荆楚岁时记》、《大宋宣和遗事》、《笑林广记》、《南岳小录》、《广异记》、《书断列传》、《李文忠公事略》、《今古奇观》、《西京杂记》、《新编绘图今古奇观》、《长春真人西游记》、《续客窗闲话》、《梦粱录》。更多精彩笔记小说火热更新中,敬请期待哦!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