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笔记

清·陈志平·新编绘图今古奇观·第25---26卷

时间:2018-2-4 0:34:51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二十五卷莫大郎立地散神奸  诗曰:黑蟒口中舌,黑蜂尾上针,两般犹未毒,最毒妇人心。  话说妇人家妒忌乃是七出之条内一条,极是不好的事。却这个毛病,像是天生成的一般,再改不来的。  宋绍兴年间,有一个官人,乃是台州司法,姓叶,名荐。有妻方氏,天生残妒,犹如虎狼。手下养娘妇女们...
  第二十五卷莫大郎立地散神奸
  诗曰:黑蟒口中舌,黑蜂尾上针,两般犹未毒,最毒妇人心。
  话说妇人家妒忌乃是七出之条内一条,极是不好的事。却这个毛病,像是天生成的一般,再改不来的。
  宋绍兴年间,有一个官人,乃是台州司法,姓叶,名荐。有妻方氏,天生残妒,犹如虎狼。手下养娘妇女们,箠楚挺杖,乃是常刑。还灼铁烧肉,将锥搠腮。性急起来,一口咬住不放,定要咬下一块肉来;狠极之时,连血带生吃了。常有致死了的。妇女里头,若是模样略似人的,就要疑心司法喜他,一发受苦不胜了。司法那里还好解劝和的。虽是心里好生不然,却不能制得他,没奈他何。所以中年无子,再不敢萌娶妾之念。
  后来司法年已六旬,那方氏他也五十六七岁差不多了,司法一日恳求方氏道:“我年已衰迈,岂还有敢乐好色之意?但老而无子,后边光景难堪。欲要寻一个丫头,从他养个儿子,为接续祖宗之计。须得你周全这事方好。”方氏大怒道:“你就匡我养不出,生起外心来了!我看自家晚间尽有精神,只怕还养得出来。你不要胡想!司法道:“男子过了六十,还有生子之事;几曾见女人六十将到了,生得儿子出的?”方氏道:“你见我今年做六十斋头了么?”司法道:“就是六十,也差不多两年了。”方氏道:“再与你约三年,那时无子,凭你寻一个淫妇,快活死了罢了。”司法唯唯从命,不敢再说。
  过了三年,只得又将前提起。方氏已许出了口,不好悔得,只得装聋做哑,听他娶了一个妾。娶便娶了,只是心里不伏气,寻非厮闹,没有一会清净的。忽然一日对司法道:“我眼中看你们做把戏,实是使不得。我年纪老了,也不耐烦在此争嚷。你那里另拣一间房,独自关得断的,与我住了。我在里边修行,只叫人供给我饮食,我再不出来了。凭你们过日子罢。”司法听得,不胜之喜,道:“惭愧!若得如此,天从人愿!”遂于屋后另筑一小院,收拾静室一间,送方氏进去住了。家人们早晚问安,递送饮食。
  多时没有说话。司法暗暗喜欢道:“似此清净,还像人家。不道他晚年心性这样改得好了,他既然从善,我们一发要还他礼体。”对那妾道:“你久不去相见了,也该自去问候一番。”
  妾依主命,独自走到屋后去了。直到天晚不见出来。司法道:“难道两个说得投机,只管留在那里了?”未免心里牵挂。自己悄悄步到那里去看。走到了房前,只见门窗关得铁桶相似,两个人多不见。司法把门推推,推不开来;用手敲着两下,里头虽有些声响,却不开出来。司法道:“奇怪了!”回到前边,叫了两个粗使的家人同到后边去,狠把门乱推乱踢。那门桯脱了,门早已跌倒一边。一拥进去,只见方氏扑在地下。说时迟,那时快,见了人来,腾身一跳,望门外乱窜出来。众人急回头看去,却是一只大虫!吃了一惊。再看地上,血肉狼籍;一个人浑身心腹,多被吃尽,只剩得一头两足。认那头时,正是妾的头。司法又苦又惊道:“不信有这样怪事!”连忙去赶那虎,已出屋后跳去,不知那里去了?又去唤集众人,点着火把,望屋后山上到处找寻,并无踪迹。
  这个事在绍兴十九年。此时有人议论:“或者连方氏也是虎吃了的,未必这虎就是他”。却有一件,虎只会吃人,那里又会得关门闭户来?分明是方氏平日心肠狠毒,原自与虎狼气类相同。今在屋后独居多时,忿戾满腹,一见妾来,怒气勃发,遂变出形相来,恣意咀啗,伤其性命,方掉下去了。此皆毒心所化也。所以说道:“妇人家有先天妒忌的,即此便是榜样。”
  小子为何说这一段希奇事?只因有个人家,也为内眷有些妒忌,做出一场没了落事,几乎中了人的机谋,哄弄出折家荡产的事来。若不亏得一个人有主意,处置风恬浪静,不知炒到几年上才是了结。有诗为证:些小言词莫若休,不须经县与经州;衙头府底赔杯酒,赢得猫儿卖了牛。
  这首诗,乃是宋贤范弇所作,劝人休要争讼的话。大凡人家些小事情,自家收拾了,便不见得费什么气力。若是一个不服气,到了官时,衙门中没一个肯不要赚钱的。不要说后边输了,就是赢得来,算一算费用过的财物已自合不来了。
  何况人家弟兄们争着祖父的遗产,不肯相让一些,情愿大块的东西作成别个得去了。又有不肖官府,见是上千上万的状子,动了火,起心设法。这边送将来,便道:“我断多少与你。”
  那边送将来,便道:“我替你断绝后患。”只管埋着根脚漏洞,等人家争个没休歇,荡尽方休。又有不肖缙绅,见人家是争财的事,容易相帮。东边来说,也叫他:“送些与我我便左袒。”
  西边来说,也叫他:“送些与我我便右袒。”两家不歇手,落得他自饱满了。世间自有这些人在那里,官司岂是容易打的。
  自古说:“鹬蚌相持,渔人得利。”到收场想一想,总是被没相干的人得了去。何不自己骨肉便吃了些亏?钱财还只在自家门里头好。
  今日小子说这有主意的人,便真是见识高强的。
  这件事也出在宋绍兴年间。吴兴地方有个老翁,姓莫,家资巨万;一妻二子,已有三孙。那莫翁富家性子,本好淫欲。
  少年时节,便有娶妾买婢好些风流快活的念头。又不愁家事做不起,随他讨着几房,粉黛三千,金钗十二,也不难处的。
  只有一件不凑趣处,那莫老姥却是十分利害,他平生有三恨:一恨天地,二恨爹娘,三恨杂色匠作。
  你道他为什么恨这几件?他道自己身上生了此物,别家女人就不该生了。为甚天地没主意?不惟我不为希罕,又要防着男人。二来爹娘嫁得他迟了些个,不曾眼见老儿破体,到底有些放心不下处。更有一件,女人溺尿总在马子上罢了,偏有那些烧窑匠、铜锡匠,弄成溺器与男人撒溺,将阳具放进放出,形状看不得。似此心性,你道莫翁少年之时,容得他些松宽门路么?后来生子生孙,一发把这些闲花野草的事体,回个尽绝了。
  此时莫翁年已望匕。莫妈房里有个丫鬟,名唤双荷,十八岁了。莫翁晚间睡时,叫他擦背捶腰。莫妈因是老儿年纪已高,无心防他这件事。况且平时奉法惟谨,放心得下惯了。
  谁知莫翁年纪虽高,欲心未已。乘他身边伏侍时节,与他捏手捏脚,私下肉麻。那双荷一来见是家主,不敢则声;二来正值芳年,情窦已开,也满意思量那事,尽吃得这一杯酒。背地里两个做了一手。有个歌儿单嘲着老人家偷情的事:老人家,再不把淫心改变,见了后生家只管歪缠。怎知行事多不便:揾腮是皱面颊;做嘴是白须髯;正到那要紧关头也,却又软软软软软。
  说那莫翁与双荷偷了几次,家里人渐渐有些晓得了。因为莫妈心性利害,只没人敢对他说,连儿子媳妇为着老人面上,大家替他隐瞒。
  谁知有这样不作美的冤家勾当,那妮子日逐眉麄眼慢,乳胀腹高,呕吐不停。起初还只道是病,看看肚里动将起来,晓得是有胎了。心里着忙,对莫翁道:“多是你老没志气,做了这件事,而今这样不尴尬起来。妈妈心性,若是知道了,肯干休的?我这条性命眼见得要葬送了!”不住的眼泪落下来。
  莫翁只得宽慰他道:“且莫着急,我自有个处置在那里。”莫翁心下自想道:“当真不是要处。我一时高兴,与他弄一个在肚里了。妈妈知道,必然打骂不容,枉害了他性命。纵或未必致死,我老人家子孙满前,却做了这没正经事,吵得家里不静,也好羞人!不如趁这妮子未生之前,寻个人家嫁了出去,等他带胎去别人家生育了,糊涂得过再处。”算计已定,私下对双荷说了。双荷也是巴不得这样的,既脱了狠家主婆,又别配个后生男子,有何不妙?方才把一天愁消释了好些。果然莫翁在莫妈面前,寻个头脑,故意说丫头不好,要卖他出去。莫妈也见双荷年长,光景妖娆,也有些不要他在身边了。
  遂听了媒人之言,嫁出与在城花楼桥卖汤粉的朱三。
  朱三年纪三十以内,人物尽也济楚。双荷嫁了他,算做得郎才女貌,一对好夫妻。莫翁只要着落得停当,不争财物。
  朱三讨得容易,颇自得意。只不知讨了带胎的老婆来。渐渐朱三识得出了。双荷实对他说道:“我此胎实系主翁所有。怕妈妈知觉,故此把我嫁了出来;许下我看管终身的。你不可说什么打破了机关,落得时常要他周济些东西。我一心与你做人家便了。”朱三是个经纪行中人,只要些小便宜,那里还管青黄皂白?况且晓得人家出来的丫头,那有真正女身?又是新娶情热,自然含糊忍住了。娶过来五个多月,养下一个小厮来。双荷密地叫人通与莫翁知道。莫翁虽是没奈何嫁了出来,心里还是割不断的,见说养了儿子,道是自己骨血,瞒着家里,悄悄将两挑米,几贯钱,先送去与他吃用。以后首饰衣服,与那小娃子穿着的,没一件不支持了去。朱三反靠着老婆福阴,落得吃自来食。那儿子渐渐大起来。莫翁虽是暗地周给他,用度无缺,却到底瞒着生人眼,不好认帐。随那儿子自姓了朱。跟着朱三也到市上帮做生意。此时已有十来岁。街坊人点点搐搐多晓得是莫翁之种,连莫翁家里儿子媳妇们也多晓得老儿有这外养之子,私下在那里盘缠他家的;却大家装聋做哑,只做不知。莫姥心里也有些疑心。不在眼面前了,又没人敢提起,也只索罢了。
  忽一日,莫翁一病告殂。家里成服停丧,自不必说。

标签: 陈志平 新编绘图今古奇观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右台仙馆笔记》、《豆棚闲话》、《八洞天》、《清代野记》、《奴才小史》、《连城璧外编》、《艳异编》、《十二笑》、《石点头》(醒世第二奇书)、《五色石》、《无声戏》、《珍珠舶》、《剪灯余话》、《林黛玉笔记》、《情史》(情史类略、情天宝鉴)、《独醒杂志》、《萤窗清玩》、《墉城集仙录》、《汉武帝别国洞冥记》、《鹤林玉露》、《女聊斋志异》、《西京杂记》、《阅微草堂笔记》、《通天乐》、《封氏闻见记》、《清平山堂话本》、《酌中志》、《爱日斋丛抄》、《文心雕龙》、《浮生六记》、《献帝春秋》、《天禄阁外史》、《笑林》、《太平天国战记》、《俗话倾谈》、《唐摭言》、《汉末英雄记》、《九州春秋》、《隋唐嘉话》、《北里志》、《次柳氏旧闻》、《明皇杂录》、《因话录》、《五代新说》、《独异志》、《定命录》、《历代崇道记》、《唐国史补》、《大唐创业起居注》、《皇明纪略》、《唐才子佳人传》、《甲申朝事小纪》、《西京杂记》、《鹤林玉露》、《齐东野语》、《客窗闲话》、《幽冥录》(幽明录、幽冥记)、《眉庐丛话》、《酉阳杂俎》、《松窗梦语》、《聊斋志异》、《长春真人西游记》、《道听途说》、《谭宾录》、《觚剩》、《夜谭随录》、《萤窗异草》、《杜阳杂编》、《续玄怪录》、《奉天录》、《搜神秘览》、《睽车志》、《玉壶清话》(玉壶野史)、《春渚纪闻》、《艳异编续集》(玉茗堂批评续艳异编)、《高坡异纂》、《技击余闻》、《技击余闻补》、《庸庵笔记》、《十叶野闻》、《玉照新志》、《茅亭客话》、《稽神录》、《韩诗外传》、《穆天子传》(周王传、穆王传、周穆王传、周穆王游行记)、《淞隐漫录》(后聊斋志异图说、绘图后聊斋志异)、《太平广记》、《兼明书》、《虞初新志》、《清波杂志》、《三水小牍》(山水小牍)、《唐阙史》、《青箱杂记》、《续世说》、《归潜志》、《北东园笔录初编》、《续夷坚志》、《夷坚志》、《括异志》、《葆光录》、《庚巳编》、《夜雨秋灯录》、《春渚纪闻》、《世说新语》(世说新书、世说、新书、刘义庆世说)、《拾遗录》(拾遗记、王子年拾遗记)、《魏郑公谏录》、《大唐新语》、《默记》、《里乘》、《东观奏记》、《南部新书》、《东轩笔录》、《本事诗》、《云溪友议》、《葆光录》、《荆楚岁时记》、《大宋宣和遗事》、《笑林广记》、《南岳小录》、《广异记》、《书断列传》、《李文忠公事略》、《今古奇观》、《西京杂记》、《新编绘图今古奇观》、《长春真人西游记》、《续客窗闲话》、《梦粱录》。更多精彩笔记小说火热更新中,敬请期待哦!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