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官场

当代·吴言·机关红颜·第41---45章

时间:2018-1-24 22:33:46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8   评论:0
内容摘要:  四十一  乔正年科长患了癌症的消息像水波一样在局里漾动着。当赵勤奋将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徐有福时,徐有福啊了一声,惊愕得心险些儿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  有句话这样说:“没啥也不要没钱,有啥也不要有病。”有病其实并不可怕。比如胃病、头痛病、耳鸣病,包括阳痿、早泄,甚至性病,都没有...
  四十一
  乔正年科长患了癌症的消息像水波一样在局里漾动着。当赵勤奋将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徐有福时,徐有福啊了一声,惊愕得心险些儿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
  有句话这样说:“没啥也不要没钱,有啥也不要有病。”有病其实并不可怕。比如胃病、头痛病、耳鸣病,包括阳痿、早泄,甚至性病,都没有什么可怕的。过去痨病就能要人的命,痨病不过就是肺结核嘛,肺结核有什么好怕的?
  对现代人来讲,可怕的病只有两种:癌症和艾滋病。所以那句话若表达得准确一点,应改作:“没啥也不要没钱,有啥也不要有癌症(或者有艾滋病)”。
  而癌症比艾滋病更可怕,因为紫雪市四百多万人口,截至目前尚未发现一例艾滋病患者,可癌症患者每年却有很多例。艾滋病若是虎,癌症若是狼,这个地方有很多只狼,却没有一只虎,那么虎即使再可怕,再凶猛,人们也不以为然,因为虎都在北京、上海的笼子里关着呢!而一提起狼,人们会浑身打哆嗦,因为这家伙常在身边出没。
  对徐有福所在的这个局来讲,现在就处在一种“狼来了”的惊恐不安状态之中。市政府这么多局,为什么这只瞎了眼睛的“狼”偏偏闯到咱们局里来?
  “狼来了”就意味着要吃掉一个人。死掉一个人并不可怕,因为毛主席早就说过,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一场大火,死几十人;一个矿难和一场洪水,死几百人;空难,又是几百人;“九一一”,死近千人。再往远里说,三大战役,死多少人?几百万!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死多少人?几千万甚至上亿人。
  现在是和平年代,和平年代也死人。但那些火灾、地震、洪水等等,没有发生在紫雪。紫雪市死掉的人,很少有一个排一个连那样成建制死掉的。也就是客车翻了,死十几个。而紫雪市运输公司客车翻掉那次,还是两年前的事。下来就是癌症和小汽车的车祸了。
  小汽车的车祸时有发生。市里县里都有。有时是开车的司机死掉了,有时是坐车的领导死掉了,死亡面前人人平等。死神不因为你是县级、市级、省级领导,便庇护你;也不因为你仅是个副主任科员,便要你像泥土一样消失。不因为你有钱,就厚待你;不因为你没钱,就让你像烟尘一样飘散。
  而我们往往倍感痛惜的,是那些我们身边的、我们熟悉的、甚至与我们朝夕相处的人的突然死掉。对局里的同志来讲,目前面临的就是乔正年科长即将死掉的问题。
  乔正年科长患的是肝癌晚期,基本已等于判了死刑。
  有一个十分漂亮的女电影演员也在这一年的夏天死掉了,电影演员患的是子宫癌。徐有福在心里企盼:乔正年科长若是患有子宫癌多好啊!他没有子宫?那不是更好么!没有就不会得子宫癌了。而阴茎癌或阳具癌,截至目前还没有听说过。
  而如果乔正年科长是因车祸突然丧生,就像市政府某部门那个可怜的人一样,刚被任命为某县副县长,在去赴任的途中,所乘小汽车却冷不丁钻到一辆大卡车屁股里去了。由于车速太快,把两个人脑袋都挤没了。真是惨不忍睹。
  对乔正年科长来说,即使遇到这样的祸事,也比现在这种情况要好:瞬间便升了天堂,不会有多少痛苦。对他的亲人和同事们来讲,亲人痛哭几天,同事们难过几天,唏嘘几天,最后说一句“死了谁苦了谁”,在追悼会上低低头,抹抹眼泪,便完事了。因为谁也无回天之力,挽回这个人的生命。只有孙悟空与观世音菩萨及太上老君等人有这个能力,放一两颗仙丹到死去的人嘴里,这个人便睁开了眼睛,或者突然坐起来。可这些“神仙”本身是虚假的,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存在过的,所以“起死回生”这样的事情也基本是没有可能发生的。
  令人难过的是,乔正年科长已经成为一个“死人”,可他暂时还活着。他每天照样来上班,而且比谁都准时。他虽然身体已有不适的感觉,比如肝区痛、嘴唇发黑、身体消瘦等等,但亲人和同事们都瞒着他。那次检查出肝癌晚期的化验单,拿给他看时,早已掉包。因此乔正年科长只知道自己患了乙型肝炎。“患乙型肝炎的人多着呢!有什么可怕的!”乔正年科长挥挥手对大家说,仿佛挥挥手就能将身上的病挥掉似的。
  如果乔科长挥挥手,真能将病“挥掉”多好啊!徐有福这样想;许小娇也这样想;吴小娇也这样想;只有赵勤奋不这样想。他竟然对徐有福讲:“乔科长的病若能转移到那个‘老家伙’身上……”他这句话没有说完,徐有福生气地看了他一眼,许小娇与吴小娇也责怪地看了他一眼。赵勤奋也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有点儿不妥。这样诅咒人可不好,那个“老家伙”虽然没让自己当科长,还不至于咒他得癌症。况且癌症又不是“如臂使指”的那只“臂”,赵勤奋指向谁就是谁。退一步讲:“癌症”若这么听话,可以转移到“老家伙”身上,也就可以转移到赵勤奋身上啊!想到那个可怕的家伙会转移到自己身上来,赵勤奋吓得张了张嘴:那还是哪儿也不要转移了,就在乔正年科长身上呆着吧!
  对局里的同志来讲,尤其是对与乔正年科长在一个办公室办公的这几个同事来讲,那一段时间的痛苦简直难以用语言表达。看着乔正年科长一天比一天消瘦下去,大家心里万分难过。这就好比看着一个无辜的人被押上刑场凌迟处死,却不能够解救他,心中的那种痛苦可想而知。
  终于有一天,乔正年科长早晨上班进办公室门时,一下就摔倒了,并且鼻子里也流出了血。大家七手八脚将他抬上车拉到医院。医院很快给家属和单位下了病危通知书。
  乔正年科长转到省里一所大医院抢救。送走乔科长一周后,徐有福在办公室与大家商量,是不是应去省里看看乔科长,最后见乔科长一面。
  赵勤奋、许小娇、吴小娇都觉得应该去。刘芒果当时沉吟了一下,说到时候再说吧。他能去争取去,不过恐怕难以成行,因为老婆下县里扶贫去了,他走了孩子没人照看,连饭也没人给孩子做。
  徐有福知道刘芒果说的是实情,就十分理解地对他说:“刘科长你不一定去了。我们买什么礼品,有你一份。况且老乔在市里住院时,你已去看过他了,老乔能理解,大家都能理解。其实我们去了也起不了啥作用,只是尽尽心而已。”
  “那你们去了代我问候老乔。”刘芒果低低头,黯然地从门里出去了。
  “你知道他为啥不去吗?”赵勤奋低声对徐有福说:“他心里还在记恨乔科长呢!那次局里动人事,最初本来是让我到宣传科任副科长,他继续留业务三科,我倒无所谓,哪里都一样,哪里也是个副科长嘛!可乔科长不知为啥和他面和心不和,方案宣布前去找了局长和方副局长,硬将我要到三科,将他调到宣传科。他一直为此事对乔科长心存不满呢!”赵勤奋停了一下又说:“总之这个人不像咱俩,有啥话撂在明处,总是将话藏在心里,在心里做事。”
  徐有福发现,自从自己当了科长后,赵勤奋对他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跟他说话显得特别亲热,有时话言话语里甚至有讨好他的味道,像一条小狗一样给晚归的主人摇着尾巴。令徐有福感到纳罕的是,赵勤奋跟他套近乎时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仿佛他们原本就这么亲热似的。袁亦民书记在大路畔村表扬他后,赵勤奋对他的讨好意味更明显了,尾巴摇得更欢势了。徐有福有时真看不懂赵勤奋这个人,就像小时候看那些“反特故事片”一样,从一开场就在猜测:哪个是好人?哪个是坏人?因为小时候看的那些影片只有一种模式:不是好人打入敌人内部成为“坏人”,就是坏人伪装成好人混入我们“内部”。不过那些影片编得再曲折离奇,一个半小时电影结束时,也就真相大白了。可赵勤奋这家伙与自己这么多年,仍然没搞清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也许人本来就没有“好人”与“坏人”之分,只有“男人”和“女人”之别。
  是的,人只有两个品种:男人和女人,而不是好人与坏人。徐有福是个什么人?只能说是一个男人或接近中年的男人,或者是一个现年三十九岁的男人。徐有福:男,紫雪市某某县人,现年三十九岁。一说到“现年”这两个字,徐有福就会想到市中级法院院长核准死刑的布告,布告上那个名字上面,画一个红叉。院长大人您哪一天可不敢把这样一个红叉画在“徐有福”这三个字上面啊!有一次,徐有福路过大街时看到一张布告,小时候路过这样的布告,他是必定会凑个脑袋过去观看的。那时枪毙的人并没有现在多,可不知为什么每一次法院贴出布告,总有很多大人小孩挤着看。而现在枪毙的人并不比那时候少,不知为什么却没人看布告了。谁要站在布告前观看,不是认识被枪毙的人,就是一个傻逼。被枪毙的人徐有福一般不认识,他也不是一个傻逼,他再要驻足看布告简直毫无道理。可那天路过那张布告时,徐有福却不知被什么招了一下眼,就像你在大街上走,忽然看见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在人流中一闪,驻足扭回头时,发现那人也正驻足扭头张望。于是俩人会大步抢过去握手,并互相叫着对方的名字——原来是多年不见的一位旧日的同事,或者更多年不见的一位中学同学。徐有福那天路过布告时之所以又退回去看那张布告,是因为那张布告上打头的一个名字是“徐有福”,名字上画有红叉,再看时间,十天前就枪决了。徐有福当时下意识地摸摸脖颈,项上人头还在。然后再看布告内容,才知是本市某县某乡某村的另一个“徐有福”,因强奸杀人而被枪决。不过年龄倒与自己一样:现年三十九岁。这个家伙与自己是同一年出生的呀!刚生下来这两个徐有福有什么区别?恐怕谁也说不出这两个人有什么区别:都是男孩,都哇哇哭,两个牛牛都一翘一翘要撒尿。
  总之徐有福也搞不清自己是什么人了!说坏人于心不忍,谁愿意承认自己是个坏人呢?说好人又没有有力的佐证。再要表述,只能说是一个“与白玉发生过多次肉体关系的男人”;一个“娶了一个长相比较丑、性格有点泼、文化素质不很高的女人做老婆的男人”;一个“正在追求许小娇与吴小娇并企图与她们发生肉体关系的男人”。
  包括这一次去省里看乔科长,也不能说徐有福潜意识里没有一点点这样或那样的念头。当然倒不一定将这两个可爱的女人一边搂一个在某宾馆做爱,随便搂着哪一个也行。比如你手里牵着两个五彩缤纷的气球,一个突然从手中挣脱跑天上去了,你总不会傻到因此将另一个也故意放脱手,让它也扶摇直上追随前一个去吧。许小娇与吴小娇又不是那种杜鹃,一个离开另一个会泣血而亡。她俩一个离开另一个也许会活得更有滋味呢!

标签:当代 吴言 机关红颜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商界现形记》、《禅真后史》、《梼杌萃编》(宦海钟)、《胡涂世界》、《冷眼观》、《无耻奴》、《斯文变相》、《宦海升沉录》、《红闺春梦》(绝芳园)、《东周列国志》、《人民的名义》、《省委行动》、《官场女人》、《市委书记的两规日子》、《回天绮谈》、《新世鸿勋》、《新纪元》、《狮子吼》、《如此京华》、《新中国未来记》、《回天绮谈》、《明季三朝野史》、《京华碧血录》(庚辛剑腥录)、《后官场现形记》、《市声》、《最近官场秘密史》、《热血痕》、《邻女语》、《魏忠贤小说斥奸书》、《中国制造》、《至高利益》、《女同志》、《市委一号》、《步步高》、《省委车队》、《省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们》、《跑官》、《中国面具》、《接待处处长》、《换届》、《政界》、《县委车队》、《征服》、《机关滋味》、《机关红颜》、《绝对权力》。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温馨提示:您的阅览使我们的劳动成果得以实现,您的分享是我们持续更新的不竭动力。敬请大家分享,淘乐网全体员工敬上!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