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官场

当代·汪宛夫·机关滋味·第23---26章

时间:2018-1-23 10:15:32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17   评论:0
内容摘要:  23  不知怎么搞的,最近金晓蓉的身体越来越差,这次,她又向部里递交了请假报告,时间是半个月。  郑南土和金晓蓉的关系一直是很好的,那天下午,黄三木从郑南土口中得知,金晓蓉的身体很虚弱,整天头昏眼花,浑身骨头痛,医生很难诊断她究竟得了什么毛病,不过,还是请她多休息,尤其是不要...
  23
  不知怎么搞的,最近金晓蓉的身体越来越差,这次,她又向部里递交了请假报告,时间是半个月。
  郑南土和金晓蓉的关系一直是很好的,那天下午,黄三木从郑南土口中得知,金晓蓉的身体很虚弱,整天头昏眼花,浑身骨头痛,医生很难诊断她究竟得了什么毛病,不过,还是请她多休息,尤其是不要做特别辛苦的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和疗养,可能会慢慢好起来的。
  黄三木对金晓蓉很有些同情,因为金晓蓉待他也不错的。不过,他的同情很快就被迫地化作了烟云。
  办公室主任陈火明找黄三木谈话了,说金晓蓉这一病,对部里的工作影响很大。其他人可以不来上班,金晓蓉这个位置,是不能空缺的,一两天可以,时间一长就不行了,整部机器就运转不起来了。
  陈火明语气很温和,一边摸着大茶杯,一边偷偷地瞟一眼黄三木,见他的表情没有什么特别,就慢慢地把话挑开了:小黄啊,我也知道,你是个大学生,工作也是挺不错的,搞收发呢,是委屈你了,本来可以给你干点更那个的工作,但是,你知道,我也无能为力。社会上和学校里是不一样的,有时候干一样工作,并不完全凭一个人的才能,啊。刚才部里开了会,研究了打字员的问题,我是主张另外调一个进来的,但机关里要进一个人,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事还要缓一缓。因此,只能从现有人员中调整。部领导决定,暂时由你顶替金晓蓉的工作,打字打一段时间,怎么样?
  黄三木心里格登一下,他万万没想到,会让他去干打字。黄三木的那张脸,再一次扭曲了。
  陈火明马上补充道:小黄,你千万别有什么想法,这只是暂的,等金晓蓉身体有好转,你就还是干原来的工作。那么,现在呢,部里研究了一下,暂由金晓蓉来干收发,也就是说,你们两个工作换一下,因为她身体太虚弱,打字恐怕吃不消,收收发发,相对来说轻巧些。当然,有些累一点的活,你也要帮她干一下,不能把她累坏了,否则,她又是请个长假,大家都要吃苦头的。
  黄三木不知该说些什么,忽然,长叹了口气。
  陈火明职位还不高,可对于官场一套已经很精了,他最擅长的是思想工作这手。接着,他说:小黄,你工作是辛苦的,大家也是看在眼里的,好在你年纪还轻,年纪轻,力气去了还会再来的,眼光要放远一点,要为自己的前途考虑。我们也是过来人,以前也是这样一步步干过来的。我的体会是,越是辛苦的工作,越能锻炼人,周围的同志也越能看出你的为人,看出你的品格。因此,我希望你去打字后,千万不要泄气,而是要比原来更积极,更努力地工作,把工作干好了,大家的看法就改变了,这样,就可以把你原来给大家留下的印象扭过来。也许,这样去想问题,坏事就会变成一件好事。
  黄三木想想,陈主任说得有理,就不再在心里埋怨了。
  陈火明对自己的口才很佩服,有时他也想,为啥老是干个办公室主任?要是弄个部长,市长什么地干干,他比谁都强。
  他叫黄三木好好地把电脑学一学,尽快适应新的工作。
  黄三木竟很吃他这一套,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白天黑夜地躲在打字室里学打字。没有材料打,他就把报纸上的文章、把以前的旧材料一遍一遍地打去,这样,进步确实快,现在,五笔字型的速度,每分钟已有五十几字了。
  石部长和陈火明主任几次走进打字室观摩,不时地给他打气,说:嗯,不错,大学生究竟是大学生!
  要开会了,材料一个接一个地飞来。黄三木打都来不及打。
  金晓蓉早上来一下,坐一会儿就走了。她每次来都是报个到的性质,很快就看不见人影。原先金晓蓉打字时,黄三木值班,搞收发,帮助装钉分发文件,金晓蓉不算太吃力。可现在黄三木打字,金晓蓉人影也没,一切都得靠他一个人,又要打字,又要印刷,然后是装钉和分发,把个黄三木忙得整天汗水淋淋地,浑身发臭。有次他印完材料,跑步冲进厕所,又跑步出来,大家注意地一看,脸上黑黑地,原来是印刷时沾的油墨。再细细一看,岂止脸上,衣服上一点点地,到处都是呢!
  黄三木三天两头要回去洗外衣,可是衣服上的油墨怎么也洗不掉,为了打字,为了单位里的工作,他几乎奉献了自己的每一件外衣。
  黄三木正在装钉文件,任萍偷偷地钻了进来。她用一种在大会上忆苦思甜时常用的表情,痛苦地说:小黄,你上当啦!
  黄三木吓了一跳,问是怎么回事。
  任萍恨铁不成钢地压低嗓门,认真教导道:你上当啦!这个金晓蓉,很那个的,很狡猾。你知道她得了什么病?她什么病也没有,全部是装的。她早就不想打字啦,向领导提了多次,领导不同意,于是她就想出了这一招,今天请假,明天请假,现在干脆一请就是半个月半个月地,叫领导不得不考虑找个人来打字。这下倒好,你来填她这个空档了,这不正让她得意么?黄三木道:唉,我也是没有办法呀!
  任萍道:这些领导也真是,专门拿老实人开刀,我就是看不惯。本来,打字员完全可以到外面借一个的嘛,等金晓蓉什么时候病好了,就把人辞掉,不就成了?现在倒好,把一个大学生放在这里打字,这些领导,天天在会上讲什么尊重人才、尊重知识分子,我看全部是在放屁!
  任萍帮助黄三木装订了三份文件,想了想,又不干了。临走时,她说:小黄啊,我们老啦,讲讲也没用,还是要靠你自己多多努力!
  黄三木说:老任,我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努力啊!
  任萍道:靠你这么老老实实是没用的,在这个社会上,最重要的是靠脑子。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写那篇文章。你想,要是你不写那篇东西,不得罪领导,他们会舍得让你打字么?就算他们不想害你,可是也没人想帮你啊!
  任萍走了以后,黄三木倒觉得她这几句说得挺有教育意义的。他忍不住又感叹起当初那篇文章来。可是,文章已经写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到了下午四点半,三百份文件就全部装订好了。黄三木累得腰酸背疼地,躺在沙发上休息。正好,陈火明进来了,问:小黄,文件都装订好了么?
  黄三木说,已经好了。陈火明道:先不要休息,把工作干好。你把这些文件,全部塞到信封里去,明天会上要用的。
  劳辛勤进来了,说:文件弄好了,啊,先给我一份看看。
  黄三木就给他一份,然后开始装信封。装了二十几只,劳辛勤叫了起来:不好!不对!这个地方有错误。
  大家就凑了过去,劳辛勤激动地指着一行字,说:你们看,这里,农村党员变成了农村赏,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陈火明道:小黄,你怎么会打出这个赏字来的?
  黄三木道:我是按词组来打的,以为党员是个词组,结果打成了这个字。
  劳辛勤也不管什么词组不词组,他根本就不懂这些,只是要求把这个错误改正过来。因为这段文字涉及的是他负责的工作,其他章节他不管的。就批评道:小黄,你也太粗心啦!
  黄三木累了一天,拚着老命想把工作干好,没想到听不到一句表扬,反而遭到批评。就火里火气地说:老劳,这段文字你不是已经校对了两遍么?你自己没有校对出来嘛!
  劳辛勤就更不高兴了,说:我没校对出来你就对了?这是个很普通的字嘛,怎么也打错?又不是什么复杂的字?年轻人干工作要细心点,不要这么马虎,啊,人家批评你你要谦虚哩!
  劳辛勤走后,陈火明也批评黄三木了:老劳是个很认真负责的人,他是不允许有一点点错误的。再说,是你打字打错了,自己也应该谦虚一点呀?
  黄三木道:打字是难免有错误的,这么多材料,这么多文字,任何人来打都不能保证一个字不错。现在是电脑打字,只要键盘上手势稍一歪,就会打错字母,出现另外一个字。我是做不到不打错的,我想别人也做不到,正因为这样,才需要人校对嘛!
  陈火明道:小黄,别这么说,这么说就不谦虚了。我也知道难免要打错字。可是只要自己努力一点,错误就可以尽量少一点,老同志批评你,也是为了关心你,你不要听不进去。还是把文件改过来吧!
  黄三木问怎么改,陈火明说:既都印好,装订好了,我看就在文件上用钢笔改一改吧,把这个赏字,改成党员就行了。现在快下班了,明天又赶着要用,我看你就自己辛苦一点吧。
  黄三木忙改了起来,正好,大家都下班了,在楼梯上,传来劳辛勤的牢骚声:现在年轻人真是不谦虚,打字老是打错字。把党员两个字打成欣赏的赏字,你讲这是怎么回事?我看现在的大学生,质量是越来越差了,连这么简单的字都会打错,唉!
  另一位接口道:上次把部长的部字也打错呢。
  接下去,黄三木就听不清了,可他知道,这些话都是批评他的,他都快气炸了,这些狗东西!别看他们年纪大一点,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喝茶聊天,翻报纸,没一点正经事可干,就知道找人家的毛病。谁工作干得多,谁的缺点就多,他们就议论得多,真是干的不如看的。
  等他们都下了楼梯,黄三木冲出办公室门口,狠狠地吐了口口水:呸!
  肚子饿了,可他想把事情干完了再走,况且,气头一上来,他也不是很想吃。等到文件一份份都改好,并都装进了信封,都已经八点多了。
  黄三木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他想,这个时候的石克伍,一定是陪客人吃了晚饭,在舞厅里跳慢三步了;屠连甲和李忆舟,一定喝了二两白干,在家里拉开架势劈红五了;陈火明在教儿子写字;郑南土在写文章赚外快;舒兰亭在看电视;金晓蓉在和老公撒娇;劳辛勤、马癸、任萍、邴怀北、江洪水、戴茂苏、严律己等一干人,也一定在和家人围聚在一起,享受着天伦之乐。只有黄三木一个人,还在办公室里干活,这个在单位里工资最低的人、资格最嫩的人、离党的要求最远的人,现在晚饭都还没吃。
  想到这里,黄三木眼睛酸了酸,又被努力地克制住了。
  走出市委大楼,天已经很黑了,机关食堂当然是不可能会有东西买了,黄三木就到市委门口的小店里买了两只大面包,准备回邮电招待所去慢慢吃。
  刚咬了两口,胃就痛了起来。不知道已经多少次了,为了部里的工作,他延误了到食堂吃饭的时间,只好买面包吃,而这种面包又这么难吃,他往往咬几口就扔了。慢慢地,黄三木的胃病就越来越重了。这一次,好像痛得很厉害,胸口好像有一把刀,在不停地割着。
  黄三木躺在床上痛了一夜,快天亮时,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下,很快,就到了七点钟。他想去买点什么东西吃一下,可一点胃口也没有,就喝了两口开水,上班去了。
  今天全体干部开会,都到大礼堂去了。陈火明叫他值班,不用去了。每次开会,都是这样的,好像其他人都是干部,只有黄三木不是,他只不过是部里的一只老黄牛,部里的一只小狗。
  开会是开会去了,可他们还要回来的。部里面的卫生不能不搞,领导的开水不能不打。会议室、打字室和值班室的钥匙是有的,三个地方的卫生就搞了一下。然后,就是打开水。陈火明说过的,不管部长在不在,开水一定要打起来,放在门口,这样才能使领导的用水得到保障。黄三木没有忘记陈主任的教导,只是,今天身体虚弱得很,他想偷个懒,像单位里的几个老同志样,用电茶壶烧一烧,反正也不急着用。可是,几只电茶壶都在他们办公室里,没有钥匙是进不去的。黄三木叹了口气,只好提起四只空水壶,向食堂走去。
  今天的四壶水,比平时更沉了。拎到市委大楼门口,他想放下来休息一下,可是来来去去的人太多,他怕人家看了笑话他,说他一个男人连四壶水都拎不动。于是,他就咬了咬牙,坚韧不拔地将部领导的四壶开水拎上楼去。
  黄三木一步一步地跨上台阶,身体开始慢慢地飘起来,浮起来。他忽然想,自己从小在家里,看到父母亲干活很苦,自己有时也干,可是家里还是照顾他的,主要还是让他念书,念书是脑力劳动,苦是苦,可这种体力上的苦,他是吃得很少的。十几年寒窗之苦,终于使他飞出了农门,以为从此可以过上好日子了。没想到,自己一个大学生,到这里竟给这些人当奴才,没天没夜地干活,这是为啥呀!
  最后一个台阶,怎么也上不去。黄三木感到脑子发胀,身体有些晃荡起来。他就把四壶水放在了最后一个台阶上,想休息一会儿。可是,身体伏下去后,怎么也伸不直,等用力伸直了,不知怎么地,身体一晃,整个人竟往后面倒了下去,卟通卟通滚了下去,一直滚到楼梯转弯处的平台上。
  黄三木听到什么地方有声音,怕后面有人上来看到,就拚命地要站起来。可是眼前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呀!他只好半蹲半爬地用手摸着台阶上来。一边爬,一边数着台阶。
  一、二、三、四、五、六、七。
  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
  数到十三时,他就摸到他的那四把水壶。十三,十三!这是建筑工人的戏弄,还是老天爷的安排?他忽然想,这是对黄三木这种十三点式人物最有力的讽刺啊!
  黄三木记不清自己是怎么把四把水壶拎回办公室的,速度不慢,肯定很狼狈。回到办公室,就把门关上,失声痛哭起来。
  原想搞收发太委屈了自己,想努力地当个秘书,然后当主任,再一步步地当上去。没想到,秘书没当成,反而滚下了原来的台阶,竟然做起打字员来。
  到现在,一点进步没有,反而退了步。想想当初的种种愿望,种种幻想吧,那时候的自己,是多么疯,多么狂啊!他曾经嫌局长、市长太小,想当厅长、省长,甚至更大一些。这是个多么可笑,多么不自量力的傻瓜啊!
  黄三木停止了哭泣,他开始恨起自己来。他两眼盯着墙壁,就在墙壁上看到了自己,看到了那个可怜又可恨的黄三木,他冲了上去,一把抓住黄三木的衣领,恶狠狠地朝他吐了口口水,骂道:狗东西!你洒泡尿照照自己吧!你是个什么东西!想当局长?想当市长?想当厅长省长?——呸!不要脸!不自量力!就凭你这两下子,亏你想得出来!
  他把墙壁上的那个人用力推了一把,那个人就萎缩地倒在地上了,用双手遮住了脸孔。他就用一副鄙夷的神情继续骂道:不是我看不起你,实在是你太不争气!都两年多时间过去了,连个党都入不进去,还想当什么官?你给我死了这条心吧!
  蜷缩在地上的那个人,惭愧地点了点头。他定睛一看,那个人不见了。这时,他忽然明白了什么,就重新趴在桌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标签:当代 汪宛夫 机关滋味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商界现形记》、《禅真后史》、《梼杌萃编》(宦海钟)、《胡涂世界》、《冷眼观》、《无耻奴》、《斯文变相》、《宦海升沉录》、《红闺春梦》(绝芳园)、《东周列国志》、《人民的名义》、《省委行动》、《官场女人》、《市委书记的两规日子》、《回天绮谈》、《新世鸿勋》、《新纪元》、《狮子吼》、《如此京华》、《新中国未来记》、《回天绮谈》、《明季三朝野史》、《京华碧血录》(庚辛剑腥录)、《后官场现形记》、《市声》、《最近官场秘密史》、《热血痕》、《邻女语》、《魏忠贤小说斥奸书》、《中国制造》、《至高利益》、《女同志》、《市委一号》、《步步高》、《省委车队》、《省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们》、《跑官》、《中国面具》、《接待处处长》、《换届》、《政界》、《县委车队》、《征服》、《机关滋味》、《机关红颜》、《绝对权力》。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温馨提示:您的阅览使我们的劳动成果得以实现,您的分享是我们持续更新的不竭动力。敬请大家分享,淘乐网全体员工敬上!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