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官场

当代·汪宛夫·机关滋味·第12---16章

时间:2018-1-22 17:38:27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9   评论:0
内容摘要:  12  邹涟的好友高媚发出邀请,要邹涟把男友带去看看,特别要注意别重色轻友,把多少年的好朋友给忘了。  在一个星期天的下午,黄三木没有带邹涟去姨妈家,而是跟邹涟来看高媚了。高媚的确长得秀媚,皮肤白白嫩嫩地,像是从来不曾被灰尘沾染过的,说话的语气,笑容,让人觉得气质高雅,与众不...
  12
  邹涟的好友高媚发出邀请,要邹涟把男友带去看看,特别要注意别重色轻友,把多少年的好朋友给忘了。
  在一个星期天的下午,黄三木没有带邹涟去姨妈家,而是跟邹涟来看高媚了。高媚的确长得秀媚,皮肤白白嫩嫩地,像是从来不曾被灰尘沾染过的,说话的语气,笑容,让人觉得气质高雅,与众不同。黄三木觉得,她已经完全属于另外一种层次了。当然,天外有天,容不得他多想什么。
  高媚的男友李冬也在,两人热情地邀他们进来坐下。请他们吃水果,喝咖啡。
  李冬长得挺一般,个子高,块头大,脸上还有几颗青春痘。黄三木认为李冬一定是个有才干有本事的人,能找到高媚这样高层次的美女就是证明。至少,比他黄三木是强多了。
  过了一会儿,阿凤也来了。阿凤是高媚的表妹,长得也是水灵灵的。害得黄三木的心狠狠地花了一阵,以为自己忽然间来到了美女国芙蓉国,来到了神仙境界。
  李冬提出来要打牌,高媚说总共有五个人,牌是不能打的,还是聊聊天吧。李冬就开始胡乱地玩起一副牌来。他问阿凤要不要算算命,阿凤兴奋地说:你会算命啊,给我算一个。
  李冬说:你要算什么?算算爱情和婚姻怎么样?
  阿凤刚谈了男朋友,今天没有带来。她想,算一算她的那位和她之间将来的命运,倒是挺有意思的,便对李冬说:那就算一算吧,算不准要骂你的啊!
  李冬叫阿凤把牌洗了洗,几岁洗几下,阿凤就洗了二十二下。李冬把牌按次序地翻出来,从大小司令到十三张数字牌。首先出来的是正司令,然后再是副司令。李冬便说:是他先追你的,对不对?
  阿凤就笑了,说:基本正确。
  接下来的十三张牌,大多是红颜色的,李冬每一张都给作了解释。最后一张呢,翻出来的是红桃老K。李冬便笑了,说:恭喜你啦,你们的爱情一定会成功的,婚姻也十分美满。阿凤笑得更欢了,说:将来再看对不对啊,那我就多谢姐夫了?大家都笑了。邹涟早已耐不住了,叫道:帮我算一下,李冬,把我算一下看。
  李冬就叫邹涟洗牌。洗完后,李冬翻出了副司令,然后是正司令。问:邹涟,是不是你先追他的?啊?
  邹涟难为情了,说:别管,这个别管,我看看下面怎么样。
  李冬就翻出了下面的十三张牌。可惜,下面的牌黑色的较多,红色中,也多是方块,邹涟心里够紧张了,不料,到了最后,竟爬出来一张黑桃老K!
  李冬说:玩玩的,玩玩的,算得不准。
  邹涟根本不听他说什么,独自到高媚房间里去了。阿凤缠着李冬,要他教她怎么算,李冬就一五一十地把这门手艺传授给了未来的表姨子。
  黄三木见邹涟久久不出来,便追进去找她。邹涟不高兴转过脸来,眼睛红红地,泪水显然已被抹去了。
  邹涟不理睬黄三木,回到高媚这边,眼睛还有点红,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可怎么也没有笑容。李冬想逗她笑,邹涟笑不出,后来笑了一下,却比哭还难看。
  坐了一会儿,邹涟说要走了,黄三木便跟着邹涟向三人告辞。到了外面,邹涟眼睛又红了起来,埋怨三木道:我就知道跟你不会有好结果的!
  黄三木见邹涟真是认真起来了,她竟把几张老K牌看得这么重,真是不可思议。便劝道:这仅仅是游戏,玩玩的,你又干嘛当真呢?
  邹涟低泣道:你不当真,你当然不当真了,你巴不得早点把我甩掉去,好另寻新欢。我看这种算命很准的,我们将来不会有结果的,还是早点分手吧,省得浪费时间,浪费感情。
  黄三木知道这是气话,要是平时,邹涟说要分手,他就赌气地也说分手,并且转身走了。可现在,他觉得邹涟挺纯真,挺动情的。她不是真的想要分手,而是担心,是担心分手这一天的到来。这是多么好的一个女孩,多么有情感有血肉的好女孩啊!黄三木舍不得再作弄她,便破例地安慰她,体贴她,这样才让她稍稍把这事忘了些去。
  一个老乡到办公室里坐了一下,说黄三木母亲身体不大好。黄三木就很着急起来,他已经很久没回家看望父母了,特别是母亲,从小到大关心他,爱护他,把他当作心头一块肉,用血肉和汗水把他抚养成人。现在大学毕业,在市委工作,也算是个干部了,可惜自己无权无钱,其实什么也没有,对家里一点也照顾不上。本来他是想每月给母亲点钱用用的,可总是入不敷出,自己开支都够紧张的,更不用说孝顺母亲了。
  他不担心别的,就怕母亲生病。现在农村里生活条件是差了点,只要身体好,凭一双手,还是能勉强过下去的,况且现在子女都大了,又没什么负担,应该是比以前好过的。可要是生了病,就惨了。光医药费,就够受的了,生活就更加困难。
  黄三木到家时,母亲的病好多了,只是,她的牙齿疼得厉害,一只手捂着脸,在喊叫个不停,看上去好可怜。黄三木心里难受得发痒,很想替母亲疼一会儿,又不可能。要去配药呢,现在也没什么好的药能止痛,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黄三木在房前屋后转了两圈,找不到一个去处。慢慢地,就来到了一个山坡上,穿过一片灌木,就见着一个坟。坟里面,就是他别了多年的奶奶了。奶奶从小待他很好,向他饥饿的肚皮施舍过一些很美好的东西,这是最令他难忘的。奶奶要他争气,要他有出息。他不懂。等他稍有点懂事时,奶奶就离他远去了。那个夜晚,奶奶躺在客厅的一块门板上,只露出两只脚丫子,像一张纸,没丁点血色。第二天,奶奶就上了山,就一直躺在了这里。
  ***坟极普通,一堆泥土,几块石头,垒成一个小土包。坟的周围是一片矮矮的灌木,其中几株逐渐高大的柏树,就是父亲献给***一片孝心了。
  黄三木用手拔掉了些杂草,想和奶奶说些什么。奶奶已经不会说话了,她躺在阴曹地府,那是另外一个时空,有些不可捉摸。可是不管怎么,他真是想说几句话。
  他要奶奶保佑她的后人,黄三木想,后人往往要先人保佑,却不知先人在阴曹地府的日子,或许,阴间的人比阳间的人更需要保佑,你不保佑人家,只想得到人家的保佑,不是太自私了点?倘若先人聪颖,一眼看穿了你的自私,他还会保佑你么?
  黄三木跪在***坟前,双手并举地拜着,心里在暗暗地祈祷,他相信,他的奶奶是可以听见的。他和奶奶有着血脉联系,也许她就能沿着这条脉,听到她孙子的声音。
  黄三木说:奶奶,你的孙子来看望你了。我们保佑你在阴间生活幸福,快乐,没有烦恼,同时,也请你保佑你的后人健康幸福。请保佑我的母亲,你的儿媳身体健康,保佑我们全家生活幸福。
  黄三木想到了自己,便对奶奶说:请保佑我一生幸福,保佑我在单位里步步高升,早日出人头地,使祖宗脸上有光。保佑我早日成为大人物,求求你了,奶奶。
  接下来,他想到了邹涟,便说:请保佑我和邹涟,永远恩爱,永不分离。保佑她永远健康美丽,让我永远永远地爱她,也让她永远像现在一样地爱我,永远永远不离开我。
  黄三木回到家里时,母亲的牙齿已经不疼了,他知道,这都是奶奶保佑的结果,可他没有告诉母亲,只是暗暗地谢过了奶奶。
  母亲给儿子杀了只鸡,想叫儿子胖点起来。儿子已经吃了母亲的好几只鸡了,可还是没有发胖。不过,母亲烧的鸡真的很好吃,在外面的日子,他不曾吃过这么好吃的菜。
  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回到了青云。故乡是叫人怀念、却是不能叫人留恋的。他爱青云,爱所有美丽的城镇和都市。
  邹涟一天没见三木,就多了一分情和爱。她柔柔地挪过身子,嘴唇烫烫地亲吻他。黄三木便想:邹涟真是个好姑娘,她总是这么深深地爱他,黄三木貌不出众才不惊人,这是哪一辈子修来的福份啊!
  两人在观云亭亲热了几个回合,黄三木就又控制不住自己了。他还是要那个,邹涟坚决不从。黄三木就不悦了,特别是当他想起盛德福时,不由得一股怒火涌上心头。为什么盛德福得到得如此轻松,他却如此艰难?难道凭他的才能,凭他的手段,还比不过盛德福不成?
  邹涟感觉到黄三木的不悦了,便主动搂着三木,发誓说:我真的是爱你的,可你不要*我,这种事千万不行,我妈知道了,真的会杀掉我的。
  黄三木也不理睬她,早早地,就把她送回去了。这次,没有走老路,而是绕了个弯,从后面走了。在一片菜地里,黄三木准备提前和她告别。他用一种非常严峻冷漠的语气说:邹涟,我就送到这儿了。既然你对我这样,我们之间就算了,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邹涟急忙上去抓黄三木,黄三木越挣脱,她抓得越紧,黄三木甚至感觉到她的指甲抓进了他的肉里。她一边抓,一边喘着粗气,拚命地哭喊:不要!三木,不要这样,千万不要离开我!三木,我是爱你的,你是知道的,你不能离开我,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的。
  黄三木说:那你答应吧,答应那个。
  邹涟说:不行,现在不行。——要么,让我想一想,好么?你不要*我,现在真的是不行的。
  黄三木说:那么,我们先分手吧,等你想好了再来找我,不过,不要想得太久啦,再过几天,说不定我就另有新欢了哩。
  邹涟止住了泪水,她似乎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说:好的,我好好想想。不过,三木,先把我送回家呀?
  黄三木把她送回家,路上,两人什么也没说。
  有三天了,黄三木装作把她忘掉的样子,一个人上班,吃饭,散步,看电影,然后睡觉。他根本就不把她当作一回事,他坚信,她会老老实实找上门来的。
  三天后的中午,邹涟到黄三木办公室里来了。单位里一个人都没有,他们可以自由自在地说话。黄三木问她想好没有,邹涟说她想好了,她觉得她真的是无法离开黄三木,要是离开,以后的日子是不堪设想的。她说她是个专一的女孩,要是换一个人恋爱,要是以后再去面对另一个人,她觉得,这是多么厚颜无耻,多么令人恶心的事情呀!
  黄三木问她是否已经答应了。邹涟说:答应是可以的,可是我心里总是有个疙瘩,因为你对我太坏了,似乎从来就没有爱过我,从来没有在乎过我。
  黄三木便道:那都是因为你自己啊,你连这种事都不答应,叫我怎么对你好呢?你不答应,说明你并不是真的爱我,真的把我当心上人。要是你答应了,我就是你最爱的人,也是最爱你的人了,以后当然就对你好了喽?
  邹涟说:你说的可是真的?不许骗人啊?
  黄三木说:当然不骗人,我何必骗你呢?呃——我们是在这里干呢,还是换个地方?
  邹边羞羞地道:这里怎么行,人家要来上班的。
  黄三木说,那就到我房间去吧。
  黄三木就把她带到了房间里,关上了房门。黄三木怎么顶也顶不进去。三两下一顶,那东西就疲软了下来,更加进不去了。黄三木急乎乎地喘着粗气,不管它是硬是软,只是拚命地冲,像是一条大蛇爬上了一块岩石,怎么找也找不到一条缝,怎么钻也钻不进去。
  正要把人急死的时候,房门响了。真是祸不单行。说来也怪,黄三木这房门平时从来没人敲听,今天怎么不迟不早,偏在这时候响起来了呢?
  那敲门声还真怪。不是轻轻地一下一下,而是重重地在推在撞,像是出了什么大事。要是声音小点,黄三木可以装作里面没人,不去理它。可这声音这么怪,这么重,不理是不行了。而且,那人一边撞,一边喊:让我进去,开门!开门!
  邹涟迅速地穿好了裤子,黄三木一边穿一边走去,把门打开了。只见隔壁房间的阿勇,两眼发楞,半死不活地喊道:我——回——来了!快——让我——进去!我——回——来——了!
  黄三木知道阿勇喝醉了酒,找错了门,便扶着他道:快到那边,你住在那边房间。这时,和他同住一室的阿建把门打开了,笑嘻嘻地把阿勇扶了进去。
  黄三木回到房间,关上门。见邹涟紧张地坐在床头,脸色白得吓人。两人重新开始干那事,可黄三木那件东西就是不争气,怎么也硬不起来。邹涟是个有知识有教养的女性,她可能是看过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的,开始她还对黄三木说:不要紧的,是我没有配合好。
  等她努力配合了,他还是没进来时,邹涟便埋怨道:哼,真是没用!
  若干年后,黄三木发现自己的那件东西能干,很管用,他就无数次地后悔起这最初的一次,为什么偏偏在这关键的时候,没有发挥作用呢?真是时也!运也!命也!

标签:当代 汪宛夫 机关滋味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商界现形记》、《禅真后史》、《梼杌萃编》(宦海钟)、《胡涂世界》、《冷眼观》、《无耻奴》、《斯文变相》、《宦海升沉录》、《红闺春梦》(绝芳园)、《东周列国志》、《人民的名义》、《省委行动》、《官场女人》、《市委书记的两规日子》、《回天绮谈》、《新世鸿勋》、《新纪元》、《狮子吼》、《如此京华》、《新中国未来记》、《回天绮谈》、《明季三朝野史》、《京华碧血录》(庚辛剑腥录)、《后官场现形记》、《市声》、《最近官场秘密史》、《热血痕》、《邻女语》、《魏忠贤小说斥奸书》、《中国制造》、《至高利益》、《女同志》、《市委一号》、《步步高》、《省委车队》、《省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们》、《跑官》、《中国面具》、《接待处处长》、《换届》、《政界》、《县委车队》、《征服》、《机关滋味》、《机关红颜》、《绝对权力》。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温馨提示:您的阅览使我们的劳动成果得以实现,您的分享是我们持续更新的不竭动力。敬请大家分享,淘乐网全体员工敬上!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