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官场

当代·谈歌·征服·第20章(更新完毕)

时间:2018-1-18 23:02:14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24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二十章  此语一出,可谓是石破天惊,旁听席上举座哗然。钟慨、谢虹闻言一怔,均出乎意料,没想到程北可这么顺顺当当地将田鹏远交代出来,不由疑惑地相互对视一眼。  另一被告席上,田鹏远身子一颤,心里一凉,顿时大失所望,程北可到底将自己招供出卖了。立时变得垂头丧气,面如死灰。又想到...
  第二十章
  此语一出,可谓是石破天惊,旁听席上举座哗然。钟慨、谢虹闻言一怔,均出乎意料,没想到程北可这么顺顺当当地将田鹏远交代出来,不由疑惑地相互对视一眼。
  另一被告席上,田鹏远身子一颤,心里一凉,顿时大失所望,程北可到底将自己招供出卖了。立时变得垂头丧气,面如死灰。又想到自古人性如此,死亡面前,谁不贪生怕死,力图去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程北可此举,原也不出预料,念及此处,不禁稍稍释怀,况且
  深爱自己的妻子筱竹已死,心中已有负罪之感,死又何惧?又想女儿业已安顿好,他留给她的钱财足够她下半生过上舒适无忧的生活,惟一憾事便是自己费尽心机,却始终没有将祁莹得手,但自己从一个农家子弟,做到了高高在上、叱咤风云的一市之长,也算是不枉此生。田鹏远毕竟是个人物,不觉心中坦然,面色随即恢复如常。
  程北可将田鹏远细微变化的表情尽收眼底,见他既没有咆哮如雷,当庭大骂自己血口喷人,而是对自己怨尤全无,默默承受。田鹏远本是他的生活偶像、人生楷模,又是自己的伯乐,他一直时刻暗中观察着他,处处留意向他学习。田鹏远尽管阴险,却步步青云,大获成功,令他艳羡不已。这也算是物以类聚。这下见田鹏远不恼不怒,不由得愈发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原是做好了两套供词,只待视田鹏远的态度随机而变,田鹏远若是翻脸不认人,他便一不做二不休拉他下水,自己纵然难逃一死,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法官又以槌敲案道:“肃静,请大家保持肃静。”
  程北可定了定神,咽了口唾沫,继续往下陈述道:但是大家可能万万没有想到,这正是我程北可的目的,我一系列的作案,弄得愁云惨雾,腥风四起,就是意欲吸引大家的目光,将注意力转移到由市长升任市委书记的田鹏远身上。就是为了给大家造成一个错觉,误以为这一切的幕后真凶是利益的既得者田鹏远。而实际上,这一切犯罪活动均与田市长无关,真正的幕后人是我。
  这一下众人又是大哗。田鹏远抬起眼来,也禁不住诧异地看了程北可一眼。
  钟慨对谢虹笑了一下,狐狸终于露出尾巴了。他又将目光定格在程北可身上,饶有兴味的样子,试看程北可下面如何表演。
  法官居高临下地问程北可道:“程北可,如果你不是有意偏袒田鹏远,请说出你的理由和动机。”
  程北可沉默了一会儿,不慌不忙地说道:“在我向法庭申明我的动机以前,我觉得我有必要向在座诸位袒露一下我的出身,大家都知道我现在在青川市还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律师,可是在过去,我却是市鸿图造纸厂的一名普通工人。我相信,每一个土生土长的青川人都不会忘记这个工厂,这个国有大型企业曾经是家喻户晓,名重一时,为国家还有咱们青川创造了多少经济价值。曾几何时,多少人梦寐以求地想跻身于鸿图人的行列,以做鸿图人为骄傲。”他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长叹了一口气方道,“可是,就是这位站在被告席上的田鹏远田市长,却关闭了这座创造过辉煌历史的工厂,令数以千计的工人生活陷入困境,他们大多的人除了熟悉的本职工作,没有任何一技之长,有多少工人兄弟离乡背井去外面打工,有多少姐妹不得不忍辱含羞地去了娱乐场所。有一句民谣想必大家都听说过,叫下岗女工不流泪,挺胸走进夜总会。我做过调查,在整个青川的娱乐行业中,鸿图女工在所有下岗女工中总数可谓是首屈一指、名列前茅,这也是一个众人皆知的公开的秘密。当然,很多人对此漠不关心,熟视无睹,甚至麻木不仁。这一切恶果都是田鹏远一手造成的!我不理解,田鹏远也是出身鸿图,受过鸿图的栽培养育大恩,他为什么要恩将仇报,过河拆桥?!他借治污节水为名,让鸿图关停,对外号称是大义灭亲、挥泪斩马谡,是不得已而为之,实则是捞取他个人的政治资本。每一个鸿图人对此都是心知肚明,不屑一顾。事实上,田鹏远已经遭到了鸿图人的唾弃,并成为鸿图人心目中的公敌,每个鸿图人都恨之入骨,背地里对其千诅万咒。作为一个鸿图人,我自然也概莫能外。所以我处心积虑、周密策划了一步步的行动计划,欲置田鹏远于死地,至少也要将这个为了沽名钓誉就置百姓生死于不顾的狗官拉下马,不能让他再贻害青川!我节衣缩食,好不容易攒下钱来雇请杀手,在福利儿童院剪彩仪式上除掉他们夫妇,谁料天不灭曹,竟然让他们都侥幸逃脱了。我迫不得已,又实施下一步计划,两次将杀手蜘蛛丢给警察,也是为了引起警方的思索,将注意力转移到田鹏远身上,至少能引起市委书记和市长之间的猜忌,甚至两人发生内讧,两败俱伤。当这个目的又告失败之后,我又接连作案,直至连杀数人,都是为了吸引警方,嫁祸于田鹏远的头上,让他中箭落马。我承认我为了达到目的,的确不择手段,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残忍。但大丈夫做事,当以大局为重,牺牲一两个人也算不了什么!我自己不是也身陷囹圄,即将赴死了吗?其实,我个人早将生死置之度外。我可以自豪地讲,我是问心无愧,取义成仁,我不是为一己之私,这一切都是为了给鸿图人出一口恶气,给鸿图人报仇!这就是我的全部理由抑或是动机。谢谢。”
  程北可口若悬河,将这一番长篇大论滔滔不绝地道来,至此真可谓是一波三折,旁听众人始料不及,个个瞠目结舌,唏嘘感慨。
  田鹏远也是听得心惊肉跳,联想到温可馨和祁莹俱是出于夜总会,禁不住愧怍顿起,汗颜无地。
  钟慨心里一凛,他明白过来程北可话里的弦外之意,这一番话明里似向田鹏远泼污水,实际上却是在为田鹏远开脱。
  钟慨站了起来,轻蔑地揶揄道:“程北可,你可真不愧是一个律师,懂得怎样去哗众取宠,博取人们的同情。不过,任你今天如何花言巧语,巧舌如簧,也是难逃其咎。法庭之上岂容你如此大放厥词,混淆视听!照你这么说,你反倒成了大公无私、为民除害的英雄了?哼,我来问你,据我所知,你跟田鹏远无冤无仇,他又一向待你不薄,你没有理由去害他,你这样做,岂不如你所说,成了恩将仇报的小人?”
  程北可撇嘴一笑,豪气干云道:“这就是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前面已然说过,我这不是泄私愤,不是为了一己之私。我是为了全体鸿图人的仇恨。诚如你所说,田鹏远的确待我不薄,甚至可以讲是恩重如山,可是我更知道一句古语:勿以私恩取小人。”
  旁听席上个个睁大好奇的眼睛,看这一方是警察,一方曾是律师,二人如何唇枪舌战下去,究竟会谁败谁赢。
  钟慨气愤填膺,针锋相对道:“挑明了吧,你刚才那一番话看似在向田鹏远泼污水,实际上是在为他刻意开脱罪责。可是你却忘记了你前后矛盾,难以自圆其说。既然你如此用心良苦,一直想置田鹏远于死无葬身之地,眼见大功告成,田鹏远已经被押上审判台,眼看离断头台近在咫尺,却为何今日在法庭之上你又一改初衷,将所有的罪行往自己身上大包大揽,为田鹏远洗脱罪名?”
  这一句棒喝如醍醐灌顶,顿使众人如梦初醒。
  程北可稍一错愕,随即热泪慢慢盈眶,大发感喟道:“这就叫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我发现田市长上任以后,尤其是继任市委书记以来,排除流言干扰,独撑大局,任劳任怨,励精图治,把青川市治理得面目一新,井井有条,我这才慢慢地发现我错了,我是大错特错了,田市长是一个难得的好领导。可是这时我已经是泥足深陷,两手沾满了鲜血,无法回头,难以自拔了。我不得不用以后的连环凶杀来掩盖我自己,继续给警方造成错觉,以逃避法律的严惩。你刚才说我是为民除害的勇士,那是谬奖了!我也与寻常人一样,我内心深处其实是一个懦弱的人,否则我也不必躲在幕后,直接抛头露面去刺杀田市长好了。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真是追悔莫及呀!……”
  程北可哽咽地说不下去了,他双手狠狠捶头,痛悔自责至极。
  钟慨冷冷地嘲笑道:“程北可,你不觉得你变得也太快了吗?依我看,一点也不比变色龙逊色,这么一会儿工夫,又变成了贪生怕死胆小的懦夫了?”
  程北可抬起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自我解嘲道:“我听得出来,你是在嘲笑我,不过没关系,我连自己都在嘲笑我自己。老实说,我真是做了一件荒唐绝伦的事情,回想起来,宛如一场不堪回首的噩梦啊!现在我终于清醒过来,我再也忍受不住来自良心的谴责了,我不能错上加错,罪上加罪!我之所以选择在法庭之上开口说话,不是为了做自我辩护,不是为了诉说委屈,更不是请求原谅,我的罪责也无法原谅!而是为了当众澄清事实,言明真相,并向庭上众人,尤其是当面向田市长本人作出我最诚挚最由衷的忏悔!”
  说罢,煞有介事地向法庭上下各鞠了一躬,最后又转向田鹏远深深鞠了一躬。
  庭上不明真相的听众,有的目睹此感人情景,竟感动得忍不住拭起泪来。
  大家不由自主地有些同情起程北可来了,更为田鹏远的高风亮节所折服。一场严肃的庭审竟转眼变成了不伦不类的感情交流会。
  法官意识到此,又敲法槌维持道:“肃静,肃静。”
  谢虹见状,气得低低骂道:“愚忠!田鹏远到底给了他什么好处,竟让他这样执迷不悟、死心塌地为田鹏远卖命?真是愚忠至极!”
  钟慨淡淡一笑道:“不是愚忠,是自作聪明,是自作多情。他这样竭尽狡辩之能事来保田鹏远,其实仍是在保他自己。他很清醒,只要田鹏远这棵大树不倒,他就还有一线生机。而招供出田鹏远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丝毫不会减轻他的罪责。另外,他口口声称不是为自己辩护,实际上仍是在积极地展开自救。你看,他不是已经引发人们的同情心了吗?”
  “我就不信这个邪!”谢虹气鼓鼓地站起身来,面向程北可理直气壮地诘问道:“程北可,请你明白你此刻的身份,你是一个杀人罪犯,而不是昔日风光的律师。你说这一切都是你一手策划导演,与田鹏远无关,那么我请教你,据蜘蛛交代,你在扮作墨镜领着蜘蛛进入密室时,曾为他引见一个神秘的人物跟蜘蛛面谈价钱。那个和蜘蛛讨价还价的人,不是田鹏远又是谁人?”
  程北可怔了一下,随即仰面朝天地笑了起来,他瞧着谢虹大摇其头道:“你这个女娃子,真是太幼稚了。说到此处停顿不言,沉默片刻,忽地又转向法官,郑重其事要求道:我请求法庭暂时休庭,容法警去取一样证物,好让这位女警官相信我说的都是实话,以使她心服口服。”

标签:当代 谈歌 征服 更新完毕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商界现形记》、《禅真后史》、《梼杌萃编》(宦海钟)、《胡涂世界》、《冷眼观》、《无耻奴》、《斯文变相》、《宦海升沉录》、《红闺春梦》(绝芳园)、《东周列国志》、《人民的名义》、《省委行动》、《官场女人》、《市委书记的两规日子》、《回天绮谈》、《新世鸿勋》、《新纪元》、《狮子吼》、《如此京华》、《新中国未来记》、《回天绮谈》、《明季三朝野史》、《京华碧血录》(庚辛剑腥录)、《后官场现形记》、《市声》、《最近官场秘密史》、《热血痕》、《邻女语》、《魏忠贤小说斥奸书》、《中国制造》、《至高利益》、《女同志》、《市委一号》、《步步高》、《省委车队》、《省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们》、《跑官》、《中国面具》、《接待处处长》、《换届》、《政界》、《县委车队》、《征服》、《机关滋味》、《机关红颜》、《绝对权力》。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温馨提示:您的阅览使我们的劳动成果得以实现,您的分享是我们持续更新的不竭动力。敬请大家分享,淘乐网全体员工敬上!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