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官场

当代·谈歌·征服·第12章

时间:2018-1-18 22:40:39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7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十二章  钟慨用手枪瞄着田鹏远的脑袋,钩着扳机的食指情不自禁地微微颤抖着,眼里不断往外喷射着仇恨的火焰,钩动扳机的欲望不可遏止地一阵阵席卷而来。  正在这紧急关头,唐若飞带了三个民警匆忙赶到了。秘书小黄一见,壮起胆子,也紧随其后地跟了进来。  唐若飞见状忙厉声喝道:“钟慨,...
  第十二章
  钟慨用手枪瞄着田鹏远的脑袋,钩着扳机的食指情不自禁地微微颤抖着,眼里不断往外喷射着仇恨的火焰,钩动扳机的欲望不可遏止地一阵阵席卷而来。
  正在这紧急关头,唐若飞带了三个民警匆忙赶到了。秘书小黄一见,壮起胆子,也紧随其后地跟了进来。
  唐若飞见状忙厉声喝道:“钟慨,你在干什么?把枪放下!”
  钟慨见到唐若飞,不由得一愣。但端枪的手臂仍平举着不动。
  唐若飞手一挥,果断地命令手下的民警道:“去,把钟慨的枪下了。”
  民警看了一眼钟慨,随即上前,把神情呆怔的钟慨的手枪夺下。并一边一个将钟慨的胳膊反手拧在背后。一个民警掏出一副锃亮的手铐欲铐上钟慨,犹豫了一下,瞄了一眼局长唐若飞,见唐若飞不快地暗暗瞪了他一眼,连忙又将手铐放回腰间。另一个民警走上前来,双手将夺下的手枪呈给唐若飞。
  唐若飞取枪在手,叹了口气,向田鹏远歉意道:“田市长,对不起,都怪我对部下约束不力,让你受惊了。”
  田鹏远一见唐若飞赶到,顿时如遇大赦。他镇定了一下情绪,轻描淡写笑道:“没什么,你来得很及时嘛!我得谢谢你呀,唐局长,你要是再晚来一步,兴许我就到马克思那里去报到了。”
  唐若飞转过脸皱眉对钟慨道:“胡闹!你这么多年警察都白干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犯法的?!”
  钟慨低着头,一言不发。
  田鹏远接口道:“不错,我完全可以告你蓄意谋杀,法院至少可以判你个谋杀未遂罪。”他从唐若飞手里拿过那支手枪,两手交替把玩着,停顿一下,面容严肃地继续说道,“并且人证物证俱在,铁证如山,证据确凿,不容抵赖。”
  说完,他突然举起手枪,枪口迅速对准了钟慨。
  变故突如其来,令人始料不及,在场的众人都不约而同地大吃一惊。钟慨的心里也是禁不住一凛。
  唐若飞举起手连忙道:“田市长——”
  田鹏远缓缓地将端着手枪的手臂放下,他轻轻一笑对唐若飞道:“不用紧张,我是不会像你手底下的这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一样头脑发热、干那些出格的事情的。我只不过和他开个小小的玩笑,让他也体会一下枪口顶着脑袋的那种滋味。以及这种冒失的行为对他人所带来的精神上的摧残。仅就此一点,我就可以依法起诉,要求对我进行精神上的合理赔偿。”
  唐若飞尴尬道:“是,是……”
  田鹏远面向唐若飞,不动声色道:“你打算怎样处罚你手下的这员爱将?”
  唐若飞额上渗出了一层细汗,说:“我让他给你赔礼道歉。写检查,深刻地反省自己。”
  田鹏远不依不饶道:“还有呢?这样知法犯法,信口雌黄诬陷他人的人还适合担任刑警队长一职吗?”
  唐若飞只得硬着头皮又道:“好,我回头就撤消他的刑警队长。”
  田鹏远知道唐若飞对钟慨有意偏袒,又步步紧逼道:“那他用枪指着我的头,差一点要了我的命,这又该当如何呢?”
  唐若飞哭丧个脸道:“你放心,他是我一手培养的,也是我老友的儿子,我会亲手把他送上法庭,接受法律的审理。”
  田鹏远绷着脸,神色严肃追问道:“还有吗?”
  唐若飞想了一会儿,低下头道:“哦,还有我。我工作失职,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向市委组织部作出检讨并递交辞职报告。”
  钟慨听罢,吼了起来,道:“你别为难唐局长,没他的事。我一人做事一人当,田鹏远,你要杀要剐就冲我来!”
  谢虹也急道:“都是我闯的祸,跟钟队长无关。”
  唐若飞一听,真是叫苦不迭。
  田鹏远到此可谓是大获全胜。他环顾四周,颇有舌战群儒的感觉,他将公安局长和刑警队长——自己的这两个最大的对手玩弄、戏耍于股掌之中,对方却全无反抗招架之力。这样的庸才与自己为敌,又何惧之有?经过此役,他更觉自己雄才大略,远非常人可及,不由得越发自负和自鸣得意起来。
  田鹏远轻轻笑了起来。
  笑罢,田鹏远突然转身,目光直视唐若飞道:“听着,我要你收回刚才所说的话,对今天的这件事守口如瓶。”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均大感意外。
  田鹏远脸色平缓下来,语重心长道:“常言道,家丑不可外扬。这种有损公安机关形象的事情如果传扬出去,影响将极为恶劣。当然这也有损我本人及市政府乃至于整个市领导班子的形象。个人事小,我怕有人借此大放厥词,兴风作浪,这将不利于青川全局的安定团结。”
  田鹏远说罢,走到钟慨面前,分开那两个看押民警,亲自替钟慨松绑。然后他将手枪放在了钟慨的手上,物归原主。
  众人不禁有些感动。
  田鹏远接着面容和蔼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谁也难免有头脑不清醒、冲动和鲁莽的时候,何况小钟正处于丧父之痛,一时失去理智,这我表示理解。我们大家应当体谅他,原谅他,给他一次改正错误、戴罪立功的机会嘛。我宣布,对小钟适才的过激行为,我决定不予追究。但是,我要郑重声明,下不为例。”
  唐若飞对钟慨厉声训斥道:“真是给我捅娄子。看你平时沉默得像山,谁知却是沉默的火山。亏得田市长宽宏大量,胸怀全局,不跟你一般见识,换了别人,就是寻常百姓,也准会叫你吃不了兜着走。还不快谢过田市长!”
  钟慨看了田鹏远一眼,把头低下,声如蚊鸣道:“谢田市长。”
  田鹏远拍拍钟慨的肩膀,大度地一笑道:“好了好了,就这样吧。回去好好工作,以后不要再这么莽撞了。你放心,我田鹏远不是气度狭小的人,不会给你小鞋穿的。再说,我遇刺一案还有待于你钟队长来侦破呢。”
  说罢竟抑制不住几分得意忘形地自顾笑了起来。
  这真是具有莫大的嘲讽意味,谋害父亲的真凶就在眼前,却不仅不能抓捕归案,还要听其教训摆布,更有甚者,还要竭尽全力为其破案,帮杀害自己父亲的凶手查找出谋刺他的凶手。钟慨只觉周身血液又寒又热,忽奔忽止。他益发俯首下去,诚惶诚恐道:“谢谢您对我的信任。”
  田鹏远又拍拍钟慨的肩膀,却突然似半开玩笑道:“小钟,我有一事不明,你凭什么会怀疑到我的头上?都说你们做警察的善于捕捉蛛丝马迹。说说看,你发现了我的什么蛛丝马迹?”
  钟慨怔了一下,显得有些尴尬道:“我们在调查中发现,当天在布丁河边垂钓的人中,有一人也是长得高大魁梧,身材有点像你……所以我就凭着直觉……”
  唐若飞跺足道:“荒唐,荒谬!”
  田鹏远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禁不住话中含讥,笑道:“没想到堂堂一个刑警队长,办案居然要靠女人的直觉。小钟,以后办案可要依靠科学,而不要依靠什么直觉了。”
  田鹏远却不知钟慨半真半假地随口扯了一个谎。
  谢虹这时却不服气地插嘴道:“田市长,请问你前天上午至中午这一段时间都干什么去了?你有胆量就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们。”
  田鹏远听罢不仅不恼,反倒赞赏地笑道:“问得好。我有必要向你们澄清一下,前天一天里我都在市委小礼堂召开全市经贸会议,可谓是足不出户。我没有你们所说的作案时间。这一点我的秘书小黄可以作证。你要是再多疑不信,也可以向其他的人继续打听。”
  小黄忙将胸脯擂得山响道:“我可以作证,田书记前天忙了一整天,连中午饭都没顾上吃。所有例会的人都可以为田书记的清白和无辜作证。”
  田鹏远笑着向小黄摆摆手,又接着道:“当然,你还可以说我可以指使他人,遥控作案,不过这需要确凿的证据。”
  谢虹还要再说什么,被身边的钟慨悄悄扯了一下衣服。钟慨低下头,嗫嚅道:“对不起,田市长,我知错了。”
  唐若飞也瞪了钟慨一眼,继而道:“田市长,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不愧是宰相肚子里能撑船。您日理万机,我们就不打扰了。”
  田鹏远朗声笑道:“看你说的,量小非君子嘛。好,你们慢走。”
  唐若飞领着钟慨等人,如同一群败兵之将,垂头丧气地走了。
  田鹏远微笑着目送这一行人消失。他软硬兼施、恩威并重,故作此大度之举,心中自有其如意算盘。他本可借此良机将二人除去,又转念一想,这样做实在有损自己形象名声,终难脱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况且与其换人,不如留下这两个酒囊饭袋,这样也许反倒更为安全,今后也更能为所欲为。
  秘书小黄不失时机近前,一迭声地由衷赞美道:“啊,啊!精彩、刺激、惊险、过瘾。我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呢!田市长,您可真算是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的当代典范!要是换了我,早吓得尿裤子了。尤其是您面对死亡的威胁时所说的那一番话,真可谓是字字珠玑,义正词严,掷地有声啊。如果不是您要求保密,我一定要把它写成宣传材料,大书特书一番。不过,他们也太张狂了,简直就是一个个丧心病狂的疯子,居然敢跑到这儿来跟您叫板。瞧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就跟狗急跳墙似的。这才叫自家掘坑自己埋,搬起石头砸自己脚,自讨没趣呢。”
  田鹏远轻描淡写笑道:“考验一个领导干部有没有定力,具备什么样的素质,关键时刻就看出来了。我光明正大,当然不会做贼心虚喽。古人说得好,狂犬吠红日,无损日光芒;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走出市政办公大楼,唐若飞示意谢虹和钟慨上了自己的小车。
  谢虹不等屁股落座,便强烈发泄不满道:“钟队,你这是怎么啦?你平常的威风和魄力都跑到哪儿去了?为什么要向田鹏远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低头?你瞧他刚才神气活现得意洋洋的那样,真快气死我啦!咱们为什么不把他带回局子里审问清楚?难道咱们就这么栽在田鹏远手里啦?还有唐局,你们这都是怎么啦,一个比一个软弱可欺?咱们这警察今天当得可真是窝囊透了!……”
  唐若飞白了谢虹一眼道:“你还说,都是你险些闹得不可收拾,真是没组织没纪律!你呀,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要不是你的钟队及时赶来,还不知你得捅下多大的娄子呢?你还不明白,要说伤心愤怒,谁能有钟慨心里更伤心、更难过和愤怒?”
  钟慨闻言,不由痛苦地紧紧闭上了眼睛,泪水几欲夺眶而出。
  唐若飞轻声又对钟慨说道:“真是委屈你了,你今天忍辱负重,随机应变,表现出了一个刑警难能可贵的自控力。尽管是亡羊补牢,出于无奈之举,可的确也不失为一条缓兵之计呀。”
  谢虹这才恍然大悟,明白过来二人方才情急生智,不谋而合地在田鹏远面前上演了一出双簧。把自己闯下的弥天大祸及由此造成的损失弥补到了最小。
  唐若飞又喟叹道:“不过,田鹏远面对枪口的表现也的确是可圈可点,可谓是滴水不漏,恩威并施呀。要是换上了寻常的犯罪分子,恐怕早就吓得屁滚尿流,磕头如捣蒜地坦白交代了。说实话,在那一刻我也曾有点动摇。如果我不是坚信钟慨的判断,也险些发生错觉。
  田鹏远不愧是田鹏远呀,倘若那只幕后黑手真的是他,那我们面临的无疑将是一场无比艰巨的战役。钟慨,既然已经打草惊蛇,以后你的侦破工作无疑更加艰难。为了避免感情用事,也为了麻痹对手,按照惯例,你父亲的案子我暂时交由他人处理,当然,也不排除最后并案的可能。今后,你要如履薄冰,小心谨慎,注意家人、自己和同志们的安全……我这话也许说得有些迟了……”
  联系到钟世杰之死,三人一时无语,气氛刹那沉重起来。
  待秘书小黄走后,田鹏远坐在皮转椅上,他安静下来,脑中开始急遽地思考。久经官场的历练,使他养成了一日三省吾身,检点自己有何疏漏不周的习惯。他很快从刚才的得意忘形中清醒过来,觉察到钟慨等人的突然到来绝不会是理由如此简单,也绝不可能是一场误会。他田鹏远分明已经被钟慨列入了立案侦查的黑名单。
  想到这里,他不禁深吸了一口气。
  如同高手对弈,最初的恐慌过后,隐隐的莫名的兴奋接踵而至。他甚至于有些庆幸,自己在有生之年终于找到了一个强劲的对手,而对手的智商越高,招数越新奇古怪,招招致命,一剑封喉,他就越是激发起自己的兴趣和昂扬的斗志。在这之前,他常有生不逢时,高手不胜寂寞之慨。内心深处,他就愿意跟聪明人打交道,与他们逐个较量。而征服这些聪明的人,则无疑更证实了自己的聪明无比,不,是智慧。他对自己有着充分的自信,相信自己还宝刀不老。他在征服了欧阳筱竹,打败了李辉,在官场上又一路轻松地过关斩将之后,他终于找到了两个激动人心的对手。情场上是祁莹。法场上是钟慨。
  他思虑片刻,把手伸向办公桌上的电话。刚要拿起话筒,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又悄然放下。他嘴角上轻蔑地笑了一下。他想电话也许会有人窃听,多少人为此中箭落马,这方面的前车之鉴不胜枚举。窃听者是公安局,更有可能是国家安全局。他有手机,可是为了慎重起见,他连手机都不用。
  他端了一杯茶水,下楼,装作忙里偷闲的样子走出市委大院,在经过门口的传达室时,传达室的老张见了他,向他恭恭敬敬地打了一个招呼,见田鹏远也平易近人地回应他,不禁有些受宠若惊。田鹏远面含微笑,走出门口几步之后,又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踅回身来,端茶转身进了传达室。

标签:当代 谈歌 征服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商界现形记》、《禅真后史》、《梼杌萃编》(宦海钟)、《胡涂世界》、《冷眼观》、《无耻奴》、《斯文变相》、《宦海升沉录》、《红闺春梦》(绝芳园)、《东周列国志》、《人民的名义》、《省委行动》、《官场女人》、《市委书记的两规日子》、《回天绮谈》、《新世鸿勋》、《新纪元》、《狮子吼》、《如此京华》、《新中国未来记》、《回天绮谈》、《明季三朝野史》、《京华碧血录》(庚辛剑腥录)、《后官场现形记》、《市声》、《最近官场秘密史》、《热血痕》、《邻女语》、《魏忠贤小说斥奸书》、《中国制造》、《至高利益》、《女同志》、《市委一号》、《步步高》、《省委车队》、《省委书记和他的秘书们》、《跑官》、《中国面具》、《接待处处长》、《换届》、《政界》、《县委车队》、《征服》、《机关滋味》、《机关红颜》、《绝对权力》。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温馨提示:您的阅览使我们的劳动成果得以实现,您的分享是我们持续更新的不竭动力。敬请大家分享,淘乐网全体员工敬上!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