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案

明·吴还初·新民公案(郭青螺六省昕讼录新民公案)·第三卷

时间:2017-12-18 9:51:13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7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三卷  賭博謀殺童生  潞安府襄垣縣,有一富戶霍鎮周,娶妻洪氏,夫婦藉父祖之庇,田產、家資巨萬,婢僕數十,只是無子,有此一點不滿於心。歸仁鄉八都,有一蒲姓人家,雖住在鄉下,亦有二百人家。其家俱習儒業。蒲之杰係是襄垣縣秀才,生有二子,長蒲安邦,年十六歲,次蒲定邦,年十四歲,文...
  第三卷
  賭博謀殺童生
  潞安府襄垣縣,有一富戶霍鎮周,娶妻洪氏,夫婦藉父祖之庇,田產、家資巨萬,婢僕數十,只是無子,有此一點不滿於心。歸仁鄉八都,有一蒲姓人家,雖住在鄉下,亦有二百人家。其家俱習儒業。蒲之杰係是襄垣縣秀才,生有二子,長蒲安邦,年十六歲,次蒲定邦,年十四歲,文章俱熟。只是家貧。杰常在縣中去考,往來霍鎮周家下請□。後杰帶二子入縣考童生,便歇於霍家。鎮周夫婦,見杰二子俊偉岐嶷,遂欲過繼他次子定邦為嗣。杰感他厚恩,亦思家中難供他讀書,遂將二子過繼鎮周為嗣。後來兩家情誼愈密。一日,適值之杰有科舉,要往省城赴場,家下又缺糧食,省城又少盤費,遂寫借批,叫兒子安邦往鎮周家去借銀子。適逢鎮周在縣,去對錢糧,直至一更方歸。定邦忙報父親說道:“哥哥在此,久候父親。”鎮周問曰:“賢姪到此,有何說話?”安邦曰:“小姪不敢啟齒。家父蒙提學,取一名科舉,要到省城赴科場,家母在家,又缺口食,家父又少盤費,故著小姪專來拜上老伯,具有借批在此,問老伯借些銀兩。未知老伯惠然肯賜否?”鎮周接過批文一看,就叫定邦:“內室取銀二十兩來。”秤過連批字,一並交與安邦收住。送他出門,見天甚黑,鎮周曰:“你且住了,明早去歸。”安邦曰:“家父望久。只借一個燈籠,讓小姪歸去。”定邦點得燈籠,遞與哥哥送他出門。安邦叫兄弟:“你且轉去,我不要你送。”兄弟兩下分別,時已二鼓。安邦只顧前行,惟恐城門閉上。但見前面有兩人已在賭博回來,身上賭得罄空。一個是谷維嘉,一個是房有容。看見四顧無人,又見安邦是一小廝。急步前行,認得是霍養子之哥,猜想必在霍家去借銀子歸來。谷維嘉對房有容說:“此子袖中必有銀子。我和你同去,搶得他的來,再去賭博,何如?”房有容曰:“我命合該貧窮,今日本錢賭得精空,還要去搶別人的乾此昧心的事?”谷維嘉曰:“你不去乾,待我去乾。”谷維嘉趕上,把蒲安邦一手揪住,便打倒於地上,將袖內一搜,搜出一包銀子。安邦死扭住不放,谷維嘉即將腳連踢兩下,踢傷了肋,登時氣絕,死於地上。谷維嘉將銀打開一看,重有二十兩,遂叫房有容曰:“我分一半與你。”房有容曰:“這不義之財,我是不要。”谷維嘉曰:“你不要財,明日若說出來,我便扳你同謀。”房有容曰:“你自己收拾得好,我決不發你的事!”迨至天明,東門地方,見街上打死一小廝,懼其連累,遂入縣中去稟巡捕官。時典史喻文緯在巡捕,即到東門來相驗。見是一個讀書童生,肋下青腫有傷。吩咐地方,權時備棺木收起。一時喧嚷,說東門打死一童生。霍鎮周正在憂悶,安邦昨夜一個獨行,今早又聽得打死童生消息,遂往東門來看,果見是他姪兒蒲安邦,遂寫狀往縣裡去告。縣中乃熊學作尹,遂告日:告狀人霍鎮周,係襄垣縣在城中隅人。告為劫殺事。契姪蒲安邦,年方十六,業儒為事。昨因父蒲之杰貧難赴學,遣安邦來家,借銀二十兩作盤費。二更獨自挑燈歸忙,街上被人謀殺,今早地方呈首方知。街上謀人,欺官藐法,劫財殺命,冤恨黑天。乞台剿究賊情,激切上告。鎮周既遞了狀,遂著人往歸仁鄉去趕蒲之杰。之杰正望兒子不到,已自來尋。兩下撞見,家僮遂將謀死安邦事,一一說知。杰聽家僮說了,痛子死於非命,登時氣死於地。家僮救之,半晌方醒。星忙走到東門,見安邦已死,於棺內抱屍大哭。揭開衣服一看,脅下青腫數塊。詢問兩邊地方,俱說不知。蒲之杰來到縣前,正見鎮周在那裡相等。兩個復入縣中去稟熊爺。爺見杰來稟,乃謂之曰:“昨日夜深,被賊殺死,秋元權且忍耐,待我差捕盜擒訪,那時回話。”蒲之杰曰:“小兒死於非命,表兄二十兩銀子又被劫去。望父母千萬用心追究!”周、杰二人出了縣門,復到東門。周乃換過衣衾、棺槨,代杰厚殮送之歸葬。周又贈銀十兩,勸杰:“且去赴科場,姪兒之事,我代爾必伸此冤。”杰乃辭別鎮周歸家,安頓妻子,往太原下科去了。過卻幾日,周復入縣催狀。熊公見他煩瑣遂發怒曰:“此等無頭公事,那裡就拿得出來!”周曰:“城內出賊,老爺不究,假使鄉間有賊,老爺豈不任從他去打劫乎?”熊公見鎮周把言語衝他,遂發怒,趕出不理。周乃歎曰:“世間有此呆官!殺人大事,不把關心,要他何用?”往府中去告。那時七月,掌刑俱往科場,不在府縣,只有提學在閒。乃亦趕入太原,具狀於郭爺處告:告狀人霍鎮周,襄垣縣人。告為究賊事。生員蒲之杰下科,缺少盤費,遣子安邦來家,借銀二十赴學。執銀夜歸,在城東門遭賊,財命兩盡。天早周、杰告縣,縣官推作無贓不理。哭思城中豈容賊居?縣官小民父母!死者含冤,生者囂網。乞天斧斷,誅賊安民,不勝激烈。上告。
  郭爺接看狀辭,吩咐鎮周,討保俟候。遂差貼身兩個得力牢子冷誠、餘志,逕到襄垣去訪。牢子不辭辛苦,漏夜來到襄垣,裝做兩個客人,店中飲酒。守到三鼓時分,藏起一個,一個做作醉漢,身背包袱,在那街上一步一顛。忽見前日那兩個賭的,又在那裡行。谷維嘉曰:“這人醉了,我去搶他包袱過來。”房有容曰:“前日為搶蒲童生二十兩銀子,活活被你踢死。幸虧熊爺不究。爾今不安分,還要做這勾當!”谷維嘉曰:“我不連累爾便罷。”仍走上前,把那人包袱奪去。誰知這牢子,有千釣之力,將谷維嘉一把拖翻在地。房有容正要來救,又被那牢子扭住。當喊地方,一齊出來。谷、房二人不能脫身,被兩個牢子一鐵鏈鎖住。取出銅錘、鐵尺,恣打一頓。說道:“前日謀死蒲安邦,劫去銀兩,一向拿你不著,今日郭爺差我來拿,正不得你到手,你敢又是如此行兇!”即同地方解入縣中稟過熊公,收在監內。熊公自思:“這場人命,我反不能代之伸冤。其功乃出於牢子之手,甚無意思。”天早,牢子來取犯人,縣中即著兩名民壯,押之到省,解見郭爺。郭爺見解上賊來到,即吩咐禁子,擺佈刑具,並取霍鎮周對理。郭爺問曰:“半夜搶銀害命,從直招來!”谷維嘉曰:“小的店中賣酒營生,並未乾甚虧心之事!”房有容曰:“小的終日賣菜,亦未知有甚謀害之事!”郭爺曰:“冷誠、餘志,你怎麼拿住他們!”冷誠曰:“小人二更時分,藏起一個,把一個裝作醉漢,身背包袱,亦往東門街上行跌。果見這一個賊,便來搶包袱,被小人一時打翻在地。這個賊人來救,又被餘志走出擒獲。因此拿到。”郭爺曰:“禁子取腦箍過來。”叫把二賊箍起。房有容受刑不過,哭曰:“謀死蒲安邦,全不乾小人之事。”郭爺曰:“爾且從直供來。”房有容曰:“小人與谷維嘉,在賭博房賭輸回來,見蒲安邦一個執燈獨行。谷維嘉見他是小廝,初意只說去拖他一件衣服遮羞。小人一邊止他,谷維嘉不容小人分說,向前即把蒲安邦揪住,摸他袖內有銀一包,遂只搶銀。安邦拚死扯住,谷維嘉不得他脫,用腳連踢幾下,登時氣絕。又恐嚇小的,不要說出,若有人知,便要扳小的同謀。”郭爺曰:“爾明知情不舉,但是未分財,姑從輕例。谷維嘉既搶銀又害其命,仍復不悛,復奪牢子包袱。叫皂隸重打四十。”霍鎮周曰:“乞爺爺追谷賊搶奪之銀!”郭爺曰:“當時所謀之銀,放在那裡?”谷維嘉曰:“銀方入手,第二日又賭乾淨,毫釐無在。”郭爺勸鎮周:“不必追銀子也罷。”遂將谷維嘉上了長板,秋後處斬。房有容杖一百,徒三年,問發平順驛擺站。蒲之杰聞得郭宗師代子伸冤,敬入道來拜謝。郭爺斷罷,遂將罪人俱發回本縣。判日:審得谷維嘉、房有容,不事農業貿易,專以賭博度日。錢歸頭首,債累己身。不思改心易慮,敢為戕命擄財。見安邦半夜獨行,逞雄心數腳踢死。惟知劫銀賣賭,渾忘人命關天。谷親下手,大辟無疑。房不與謀,擬徒姑恕。犯人解縣認罰。知縣罰俸三月。

标签: 吴还初 新民公案 郭青螺六省昕讼录新民公案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武则天四大奇案》、《绣像后宋慈云走国全传》、《案中冤案》、《杀子报》、《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十大奇案》、《五鼠闹东京》、《九命奇冤》、《康熙侠义传》、《杨乃武与小白菜》、《张文祥刺马案》、《三侠剑》、《皇明诸司公案》、《包公案》、《狄公案》、《狄仁杰断案传奇》、《施公案》、《郭公案》、《海公案》、《蓝公案》、《林公案》、《刘公案》、《毛公案》、《彭公案》、《于公案》、《李公案》、《新民公案》。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