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专著

宋·司马光·资治通鉴·晋纪三十六·安皇帝己义熙元年(乙巳、405)(上)

时间:2017-12-13 14:31:18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0   评论:0
内容摘要:  晋纪三十六晋安帝义熙元年(乙巳,公元405年)  [1]春,正月,南阳太守扶风鲁宗之起兵袭襄阳,桓蔚走江陵。已丑,刘毅等诸军至马头。桓振挟帝出屯江津,遣使求割江、荆二州,奉送天子;毅等不许。辛卯,宗之击破振将温楷于柞溪,进屯纪南。振留桓谦、冯该守江陵,引兵与宗之战,大破之。刘...
  晋纪三十六晋安帝义熙元年(乙巳,公元405年)
  [1]春,正月,南阳太守扶风鲁宗之起兵袭襄阳,桓蔚走江陵。已丑,刘毅等诸军至马头。桓振挟帝出屯江津,遣使求割江、荆二州,奉送天子;毅等不许。辛卯,宗之击破振将温楷于柞溪,进屯纪南。振留桓谦、冯该守江陵,引兵与宗之战,大破之。刘毅等击破冯该于豫章口,桓谦弃城走。毅等入江陵,执卞范之等,斩之。桓振还,望见火起,知城已陷,其众皆溃,振逃于川。
  [1]春季,正月,东晋南阳太守扶风人鲁宗之,发动军队袭击襄阳,桓蔚失败后逃往江陵。己丑(初七),刘毅等人的几支军队抵达马头。桓振挟持着安帝出兵屯据在江津,派遣使节请求割据江、荆两个州,以送回安帝作为交换条件。刘毅等人没有答应。辛卯(初九),鲁宗之在柞溪将桓振的部将温楷击败,进军屯扎在纪南。桓振留下桓谦、冯该镇守江陵,率领部队与鲁宗之展开决战,并打败了他。刘毅等人又在豫章口把冯该打败,桓谦放弃守城,逃跑。刘毅等人的部队进入江陵,抓住卞范之等人,全部杀掉。桓振回师,望见城中大火四起,知道江陵已经被攻陷,他所带的军队全部溃散,桓振逃到川。
  乙未,诏大处分悉委冠军将军刘毅。
  乙未(十三日),安帝下诏说,把国家的重大事件的处理权,全部交给冠军将军刘毅。
  戊戌,大赦,改元,惟桓氏不原;以桓冲忠于王室,特宥其孙胤。以鲁宗之为雍州刺史,毛璩为征西将军、都督益·梁·秦·凉·宁五州诸军事,璩弟瑾为梁、秦二州刺史,瑷为宁州刺史。刘怀肃追斩冯该於石城,桓谦、桓怡、桓蔚、桓谧、何澹之、温楷皆奔秦。怡,弘之弟也。
  戊戌(十六日),下令实行大赦,改年号为义熙,只有桓氏家族的成员不加原宥。因为桓冲一心忠于王室司马家族,特别赦免了他的孙子桓胤。任命鲁宗之为雍州刺史,任命毛璩为征西将军及都督益、梁、秦、凉、宁五州诸军事,任命毛璩的弟弟毛瑾为梁、秦二州的刺史,毛瑷为宁州刺史。刘怀肃在石城追上冯该并把他杀了。桓谦、桓怡、桓蔚、桓谧、何澹之、温楷等人都逃奔后秦。桓怡是桓弘的弟弟。
  [2]燕王熙伐高句丽。戊申,攻辽东;城且陷,熙命将士:“毋得先登,俟平其城,朕与皇后乘辇而入。”由是城中得严备,不克而还。
  [2]后燕王慕容熙征伐高句丽。戊申(二十六日),进攻辽东。在将要攻下城墙的时候,慕容熙命令手下的将士说:“不得抢先登城,等到把城墙铲成平地的时候,我跟皇后坐在车上一同进城。”因此,城中得到喘息的机会,加强了防备,于是他们没法攻破,只好回去了。
  秦王兴以鸠摩罗什为国师,奉之如神,亲帅群臣及沙门听罗什讲佛经,又命罗什翻译西域《经》、《论》三百余卷,大营塔寺,沙门坐禅者常以千数。公卿以下皆奉佛,由是州郡化之,事佛者十室而九。
  后秦王姚兴任命鸠摩罗什为国师,像侍奉神灵那样尊重他,亲自率领大臣们以及一些僧人听鸠摩罗什讲授佛经,又命令鸠摩罗什翻译从西域传来的佛家“经”、“论”共三百多卷,并大量营造佛塔、寺院等建筑,在那里坐禅修行的僧人常常有千人之多。朝廷公、卿以下的官员也都信奉佛教,于是,地方上也都受这种风气的熏,信佛的人在十家当中往往有九家。
  [3]乞伏乾归击吐谷浑大孩,大破之,俘万余口而还;大孩走死胡园。视罴世子树洛干帅其余众数千家奔莫何川,自称车骑大将军、大单于、吐谷浑王。树洛干轻摇薄赋,信赏必罚,吐谷浑复兴,沙、诸戎皆附之。
  [3]后秦归义侯乞伏乾归进攻吐谷浑可汗大孩,并把他打得大败,俘获了一万多人后回师。大孩逃往胡园,死在那里。前任可汗视罴的嫡长子树洛干率领剩下的部众几千家逃奔莫何川,自己号称车骑大将军、大单于、吐谷浑王。树洛干减轻徭役和赋税,有功必赏,有罪必罚,所以吐谷浑很快便复兴起来。沙州、川一带的那些戎族部落都归附了他们。
  [4]西凉公自称大将军、大都督、领秦·凉二州牧,大赦,改元建初,遣舍人黄始梁兴间行奉表诣建康。
  [4]西凉公李自己号称大将军、大都督并兼秦、凉二州牧,下令实行大赦,改年号为建初,派遣舍人黄始、梁兴携带奏章,抄小路去建康诣见东晋朝廷。
  [5]二月,丁巳,留台备法驾迎帝于江陵,刘毅、刘道规留屯夏口,何无忌奉帝东还。
  [5]二月,丁巳(初五),东晋留台准备皇帝专用的车驾仪仗,去江陵迎接安帝,刘毅、刘道规留在夏口驻扎,何无忌陪同护卫安帝东下还都。
  [6]初,毛璩闻桓振陷江陵,帅众三万顺流东下,将讨之,使其弟西夷校尉瑾、蜀郡太守瑗出外水,参军巴西谯纵、侯晖出涪水。蜀人不乐远征,晖至五城水口,与巴西阳昧谋作乱。纵为人和谨,蜀人爱之,晖、昧共逼纵为主。纵不可,走投于水;引出,以兵逼纵登舆。纵又投地,叩头固辞,晖缚纵于舆。还,袭毛瑾於涪城,杀之,推纵为梁、秦二州刺史。璩至略城,闻变,奔还成都,遣参军王琼将兵讨之,为纵弟明子所败,死者什八九。益州营户李腾开城纳纵兵,杀璩及弟瑗,灭其家。称成都王,以从弟洪为益州刺史,以明子为巴州刺史,屯白帝。于是蜀大乱,汉中空虚,氐王杨盛遣其兄子平南将军抚据之。
  [6]当初,毛璩听说桓振攻陷了江陵,便率领三万人的部队顺长江向东进发,准备讨伐他,派遣他的弟弟西夷校尉毛瑾、蜀郡太守毛瑷从外水出发,参军巴西人谯纵、侯晖从涪水出发。蜀地的人不喜欢到远方征战,侯晖到了五城水口,与巴西人阳昧谋划发动叛乱。谯纵为人谦和谨慎,蜀地的人都很拥戴他,侯晖、阳昧一起逼迫谯纵为盟主。谯纵严辞拒绝,纵身投江,被叛军救了上来。他们又用兵刃逼迫谯纵登上车轿,谯纵又扑倒在地,向大家磕头,坚决拒绝,侯晖把谯纵绑在车上,回军,在涪城袭击毛瑾,并把他杀了,拥推谯纵为凉、秦二州刺史。毛璩来到略城,听说军中发生叛乱,飞马回成都,派遣参军王琼带兵前去讨伐,被谯纵的弟弟谯明子打败,被杀死者十有八九。益州营户李腾打开城门迎入谯纵的军队,杀了毛璩和他的弟弟毛瑷,屠灭了他们全家。谯纵号称成都王,任命堂弟谯洪为益州刺史,任命谯明子为巴州刺史,驻守白帝。从此,蜀地局势大乱,汉中的实力也十分空虚。氐王杨盛派遣他的侄儿平南将军杨抚占据了那里。
  [7]癸亥,魏主还自豺山,罢尚书三十六曹。
  [7]癸亥(十一日),北魏国主拓跋从豺山回京,撤销了尚书三十六曹等官署。
  [8]三月,桓振自郧城袭江陵,荆州刺史司马休之战败,奔襄阳,振自称荆州刺史。建威针军刘怀肃自云杜引兵驰赴,与振战于沙桥;刘毅遣广武将军唐兴助之,临陈斩振,复取江陵。
  [8]三月,桓振自郧城发兵袭击江陵,荆州刺史司马休之迎战,大败,逃奔襄阳,桓振自称为荆州刺史。建威将军刘怀肃从云杜带兵迅速赶到,在沙桥与桓振展开决战。刘毅派遣广武将军唐兴前来助战,就在战场上将桓振杀死,重新夺回江陵。
  甲午,帝至建康。乙未,百官诣阙请罪,诏令复职。
  甲午(十三日),安帝抵达建康。乙未(十四日),文武百官前往宫门拜见请罪。安帝下诏命令他们恢复职务。
  尚书殷仲文以朝廷音乐未备,言于刘裕,请治之。裕曰:“今日不暇给,且性所不解。”仲文曰:“好之自解。”裕曰:“正以解则好之,故不习耳。”
  尚书殷仲文因为朝廷音乐设施不完备,告之刘裕,请求重建。刘裕说:“现在没有时间做这件事,而且我也不懂它的道理。”殷仲文说:“如果你喜欢它,那就自然懂了。”刘裕说:“正因为懂了就会喜爱,所以我才不去学习它。”
  庚子,以琅邪王德文为大司马,武陵王遵为太保,刘裕为侍中、车骑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徐、青二州刺史如故,刘毅为左将军,何无忌为右将军、督豫州·扬州五郡军事、豫州刺史,刘道规为辅国将军、督淮北诸军事、并州刺史,魏咏之为征虏将军、吴国内史。裕固让不受;加录尚书事,又不受,屡请归藩。诏百官敦劝,帝亲幸其第;裕惶惧,复诣阙陈请,乃听归藩。以魏咏之为荆州刺史,代司马休之。
  庚子(十九日),任命琅邪王司马德文为大司马,武陵王司马遵为太保,刘裕为侍中、车骑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原任的徐、青二州刺史仍然兼任,刘毅为左将军,何无忌为右将军、督豫州和扬州五郡诸军事、豫州刺史。刘道规为辅国将军、督淮北诸军事、并州刺史,魏咏之为征虏将军、吴国内史。刘裕坚决辞让,不接受这些官职。安帝加封他为录尚书事,他还是不接受,几次请求仍回到他的属地去。安帝命令文武百官一起敦促、规劝,安帝也亲自驾临到他的宅第。刘裕惶恐害怕,再次前往宫门去拜见,陈述理由,最后,安帝终于准许他回属地去了。安帝又任命魏咏之为荆州刺史,代替司马休之。
  初,刘毅尝为刘敬宣宁朔参军,时人或以雄杰许之。敬宣曰:“夫非常之才自有调度,岂得便谓此君为人豪邪!此君之性,外宽而内忌,自伐而尚人,若一旦遭遇,亦当以陵上取祸耳。”毅闻而恨之。及敬宣为江州,辞以无功,不宜授任先於毅等,裕不许。毅使人言於裕曰:“刘敬宣不豫建义。猛将劳臣,方须叙报,如敬宣之比,宜令在后。若使君不忘平生;正可为员外常侍耳。闻已授郡,实为过优;寻复为江州,尤用骇惋。”敬宣愈不自安,自表解职,乃召还为宣城内史。
  当初,刘毅曾经做过刘敬宣的宁朔参军,当时有的人认为他是一个英雄豪杰。刘敬宣说:“非常的人才自有胸怀和水平,何以见得他就是人中豪杰呢?此人的性格,外表宽厚,但心胸狭窄,自视很高,总想在别人之上,如果一旦掌握大权,也一定会因为犯上而招到祸患。”刘毅听说之后,心中对刘敬宣十分怀恨。到了朝廷任命刘敬宣为江州刺史的时候,他认为自己无功,诚恳辞让,不应该在刘毅等人之前接受任命。刘裕没有答应他的请求。刘毅这时派人去对刘裕说:“刘敬宣并没有参与勤王讨逆的义举。现在,平乱中的勇猛之将、劳顿之臣才要论功行赏,像刘敬宣那样的官员,应该让他们靠后一些。如果你不忘记过去的情谊,不妨给他一个员外常侍之类的官做,就可以了。现在听说已经授给他郡守的官职,实在已经是太过于优厚了。不久又再次把江州交给他管辖,尤其让人惊骇惋惜。”刘敬宣越加感到心中不安,自己上表请求解去职务,于是,朝廷把他召回做宣城内史。
  [9]夏,四月,刘裕旋镇京口,改授都督荆、司等十六州诸军事,加领兖州刺史。
  [9]夏季,四月,刘裕回到京口镇守。朝廷改任他为都督荆、司等十六州诸军事,兼任兖州刺史。
  [10]卢循遣使贡献。时朝廷新定,未暇征讨;壬申,以循为广州刺史,徐道覆为始兴相。循遗刘裕益智粽,裕报以续命汤。
  [10]卢循派遣使节前来建康进贡。这时,东晋朝廷刚刚稳定下来,没有时间前去征讨。壬申(二十一日),朝廷任命卢循为广州刺史,徐道覆为始兴相。卢循赠送给刘裕益智粽,刘裕回赠给他续命汤。
  循以前琅邪内史王诞为平南长史。诞说循曰:“诞本非戎旅,在此无用;素为刘镇军所厚,若得北归,必蒙寄任,公私际会,仰答厚恩。”循甚然之。刘裕与循书、令遣吴隐之还,循不从。诞复说循曰:“将军今留吴公,公私非计。孙伯符岂不欲留华子鱼邪?但以一境不容二君耳。”于是循遣隐之与诞俱还。
  卢循任命前琅邪内史王诞为平南长史。王诞游说卢循道:“王诞我本来不是军旅出身,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处。我一向被刘镇军厚爱,如果能够回到北方去的话,一定会得到他的委派重用,这样,不管是为公为私,遇到机会,我一定要报答您的厚恩。”卢循认为他说得很对。这时刘裕写给卢循一封信,让他派吴隐之回去,卢循没有听从。王诞又对卢循说:“将军这次扣留吴公,对公对私都不是好计策。孙策岂能不想扣留华歆?只是因为一个地方容不下两个君长罢了。”于是,卢循派吴隐之与王诞一起回去了。
  [11]初,南燕主备德仕秦为张掖太守,其兄纳与母公孙氏居于张掖。备德之从秦王坚寇淮南也,留金刀与其母别。备德与燕王垂举兵于山东,张掖太守苻昌收纳及备德诸子,皆诛之,公孙氏以老获免,纳妻段氏方娠,未决。狱掾呼延平,备德之故吏也,窃以公孙氏及段氏逃于羌中。段氏生子超,十岁而公孙氏病,临卒,以金刀授超曰:“汝得东归,当以此刀还汝叔也。”呼延平又以超母子奔凉。及吕隆降秦,超随凉州民徙长安。平卒,段氏为超娶其女为妇。
  [11]当初,南燕国主慕容备德在前秦担任张掖太守。他的哥哥慕容纳与母亲公孙氏居住在张掖。后来,慕容备德跟随秦王苻坚进犯淮南,留下一把金刀向母亲告别。慕容备德与燕王慕容垂在崤山之东起兵反叛,张掖太守苻昌便抓获慕容纳以及慕容备德的几个儿子,都杀掉了。他的母亲公孙氏因为年老而得到赦免,慕容纳的妻子段氏正在怀孕,也没有被马上处死。监狱看守呼延平,是原来慕容备德的老部下,暗地里把在押的公孙氏和段氏放跑,带她们逃到羌中去了。段氏生下儿子慕容超。孩子十岁的时候,公孙氏得了重病,临死的时候,把金刀交给慕容超说:“你将来如果有机会回到东方去的话,你应当把这把刀还给你的叔叔。”呼延平又带着慕容超母子二人投奔后凉国。到了吕隆投降后秦之后,慕容超又随着凉州的百姓一起被迁到长安。呼延平死后,段氏为慕容超娶了呼延平的女儿做媳妇。
  超恐为秦人所录,乃阳狂行乞;秦人贱之,惟东平公绍见而异之,言于秦王兴曰:“慕容超姿干伟,殆非真狂,愿微加官爵以縻之。”兴召见,与语,超故为谬对,或问而不答。兴谓绍曰:“谚云‘妍皮不裹痴骨’,徒妄语耳。”乃罢遣之。
  慕容超担心自己被后秦扣押,于是表面上假装疯癫,到处乞食为生。后秦国的人都觉得他很贱,歧视他,只有东平公姚绍看见他后,认为他很奇异特殊,对后秦王姚兴说道:“慕容超身材魁梧,举措轩昂,恐怕不是真疯,希望您能稍稍给他一个小官当,把他拴住。”姚兴召见慕容超,与他说话,慕容超故意往错处回答。姚兴对姚绍说:“谚语说得好,‘好皮不包蠢骨头’,他只不过是胡说八道罢了。”于是把他放了出去。
  备德闻纳有遗腹子在秦,遣济阴人吴辩往视之,辩因乡人宗正谦卖卜在长安,以告超。超不敢告其母妻,潜与谦变姓名逃归南燕。行至梁父,镇南长史悦寿以告兖州刺史慕容法。法曰:“昔汉有卜者诈称卫太子,今安知非此类也!”不礼之。超由是与法有隙。
  慕容备德听说慕容纳有一个遗腹子还在后秦,便派遣济阴人吴辩去那里查访。吴辩因为同乡人宗正谦在长安依靠占卜算卦为生,便通过他与慕容超取得了联系。慕容超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母亲和妻子,只有暗地里与宗正谦改名换姓逃回到南燕。他们走到梁父的时候,镇南长史悦寿把消息告诉给兖州刺史慕容法。慕容法说:“过去在汉代的时候有个卜卦的人谎称自己是卫太子,现在怎么知道此人不是这类的骗子呢?”因此对慕容超不甚恭敬,慕容超从此与慕容法产生隔阂。
  备德闻超至,大喜,遣骑三百迎之。超至广固,以金刀献于备德;备德恸哭,悲不自胜。封超为北海王,拜侍中、骠骑大将军、司隶校尉、开府,妙选时贤,为之僚佐。备德无子,欲以超为嗣。超入则侍奉尽欢,出则倾身下士,由是内外誉望翕然归之。
  慕容备德听说慕容超已经到来,非常高兴,派遣三百名骑兵前来迎接。慕容超抵达广固,把那把金刀献给慕容备德,慕容备德失声恸哭,悲痛不能自己。册封慕容超为北海王,任命他为侍中、骠骑大将军、司隶校尉、开府,并精心遴选一时的贤俊、英杰,作为他的僚属辅佐他。慕容备德没有儿子,打算让慕容超做自己的后嗣,将来继承王位。慕容超入宫陪同侍奉叔父,就可以使叔父尽情欢快,出宫办事也能礼贤下士、谦诚待人。从此,朝廷内外美誉声望全部归于慕容超。
  [12]五月,桂阳太守章武王秀及益州刺吏司马轨之谋反,伏诛。秀妻,桓振之妹也,故自疑而反。
  [12]五月,东晋桂阳太守、章武王司马秀和益州刺史司马轨之阴谋反叛,被杀。司马秀的妻子是桓振的妹妹,所以他自己疑心受到牵连,索性反叛。
  [13]桓玄余党桓亮、苻宏等拥众寇乱郡县者以十数,刘毅、刘道规、檀祗等分兵讨灭之,荆、湘、江、豫皆平。诏以毅为都督淮南等五郡军事、豫州刺史,何无忌为都督江东五郡军事、会稽内史。
  [13]桓玄的余党桓亮、苻宏等人,裹胁着百姓,几十次侵扰为祸地方郡县,刘毅、刘道规、檀祗等人分别带兵将他们剿灭,荆、湘、江、豫等几个地方的局势全部得到平安。朝廷下诏,任命刘毅为都督淮南等五郡军事、豫州刺史,任命何无忌为都督江东五郡军事、会稽内史。
  [14]北青州刺史刘该反,引魏为援,清河、阳平二郡太守孙全聚众应之。六月,魏豫州刺史索度真、大将斛斯兰寇徐州,围彭城。刘裕遣其弟南彭城内史道怜、东海太守孟龙符将兵救之,斩该及全,魏兵败走。龙符,怀玉之弟也。
  [14]东晋北青州刺史刘该叛变,勾结北魏为外援,清河、阳平两个郡的太守孙全拉起队伍响应他。六月,北魏豫州刺史索度真、大将斛斯兰进犯徐州,围攻彭城。刘裕派遣他的弟弟南彭城内史刘道怜、东海太守孟龙符带兵前去救援,斩杀了刘该和孙全,北魏军失败而退走。孟龙符是孟怀玉的弟弟。
  [15]秦陇西公硕德伐仇池,屡破杨盛兵;将军敛俱攻汉中,拔成固,徙流民三千余家于关中。秋,七月,杨盛请降于秦。秦以盛为都督益·宁二州诸军事、征南大将军、益州牧。
  [15]后秦陇西公姚硕德,征伐仇池,多次打败杨盛的部队。将军敛俱进攻汉中,攻克成固,把三千多家流民迁徙到关中。秋季,七月,杨盛向后秦请求投降。后秦任命杨盛为都督益、宁二州诸军事,征南大将军,益州牧。
  [16]刘裕遣使求和于秦,且求南乡等诸郡,秦王兴许之。君臣咸以为不可,兴曰:“天下之善一也。刘裕拔起细微,能诛讨桓玄,兴复晋室,内厘庶政,外修封疆,吾何惜数郡,不以成其美乎!”遂割南乡、顺阳、新野、舞阴等十二郡归于晋。
  [16]刘裕派遣使节向后秦求和,并要求归还南乡等几个郡,后秦王姚兴答应了他。姚兴的大臣们都觉得这样不行,姚兴说:“天底下的善行都是一样的。刘裕从社会底层最卑贱的地位上发展起来,能够诛杀桓玄,重新振兴晋室,对内整顿日常政务,对外核查勘定封地疆土,我怎么能为了珍惜几个郡,便因此不成全他的好事呢?”于是割让南乡、顺阳、新野、舞阴等十二个郡,归还给东晋。
  八月,燕辽西太守邵颜有罪,亡命为盗;九月,中常侍郭仲讨斩之。
  八月,后燕辽西太守邵颜犯罪,出外逃命当了盗贼。九月,中常侍郭仲出兵征讨并把他杀了。
  [17]汝水竭,南燕主备德恶之,俄而寝疾;北海王超请祷之,备德曰:“人主之命,短长在天,非汝水所能制也。”固请,不许。
  [17]汝水枯竭,南燕国主慕容备德为此十分焦虑,不久便得病,卧床不起。北海王慕容超请求为此祷告,慕容备德说:“作为人主,他的寿命长短,全由上天决定,不是汝水所能制约得了的。”慕容超一再请求,慕容备德只是不允许。
  戊午,备德引见群臣于东阳殿,议立超为太子。俄而地震,百官惊恐,备德亦不自安,还宫。是夜,疾笃,暝不能言。段后大呼曰:“今召中书作诏立超,可乎?”备德开目颔之。乃立超为皇太子,大赦。备德寻卒。为十馀棺,夜,分出四门,潜出谷。
  戊午(十月初一),慕容备德在东阳殿召见群臣,商议册立慕容超为太子。不巧突然间发生地震,文武百官非常惊恐,慕容备德心里也非常不安,于是回宫。这天夜里,他的病情加重,眼睛紧闭,不能说话。段后大声对他说:“现在召中书官进宫写诏书,立慕容超为太子,可以吗?”慕容备德睁开眼睛点了点头。于是,册立慕容超为皇太子,下令大赦。慕容备德很快便去世了。他们制作了十几个相同的棺材,在夜间,分别抬着从四个城门出去,埋在不同的地方,暗地里却把真的棺木秘密葬在山谷之中。
  己未,超即皇帝位,大赦,改元太上。尊段后为皇太后,以北地王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慕容法为征南大将军、都督徐·兖·扬·南兖四州诸军事,加慕容镇开府仪同三司,以尚书令封孚为太尉,鞠仲为司空,封嵩为尚书左仆射。癸亥,虚葬备德于东阳陵,谥曰献武皇帝,庙号世宗。
  己未(十月十一日),慕容超登上皇帝位,下令大郝,改年号为太上。尊奉段后为皇太后。任命北地王慕容钟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慕容法为征南大将军并都督徐、兖、扬、南兖四州诸军事,加封慕容镇开府仪同三司,任命尚书令封孚为太尉,鞠仲为司空,封嵩为尚书左仆射。癸亥(十月十五日),表面上把没有慕容备德尸体的空棺葬在东阳陵,并把他追谥为献武皇帝,庙号世宗。
  超引所亲公孙五楼为腹心。备德故大臣北地王钟、段宏等皆不自安,求补外职。超以钟为青州牧,宏为徐州刺史。公孙五楼为武卫将军,领屯骑校尉,内参政事。封孚谏曰:“臣闻亲不处外,羁不处内。钟,国之宗臣,社稷所赖;宏,外戚懿望,百姓具瞻;正应参翼百揆,不宜远镇外方。今钟等出藩,五楼内辅,臣窃未安。”超不从。钟、宏心皆不平,相谓曰:“黄犬之皮,恐终补狐裘也。”五楼闻而恨之。
  慕容超把他过去的亲信公孙五楼当做心腹。慕容备德原来的大臣北地王慕容钟、段宏等都在心里感到不安,请求去外地任职。慕容超任命慕容钟为青州牧,任命段宏为徐州刺史。又任命公孙五楼为武卫将军,领屯骑校尉,参与处理国家政事。封孚劝阻说:“臣下我听说,亲人不能排斥到外地,客人却不能让进内室。慕容钟是国家的皇族重臣,政权的倚靠;段宏,在外戚中极负盛名,百姓也都十分景仰。正应该让他们协助并带动文武百官,辅佐陛下,而不应该让他们到很远的外地去镇守。现在,慕容钟等出外守边,公孙五楼却在朝中辅佐,臣下我内心里觉得是不妥的。”慕容超拒不听从。慕容钟、段宏心中都感到愤愤不平,相对着说:“黄狗的皮毛,恐怕终将要补狐皮衣服了。”公孙五楼听说这话之后,怀恨在心。
  [18]魏咏之卒,江陵令罗谋举兵袭江陵,奉王慧龙为主。刘裕以并州刺史刘道规为都督荆·宁等六州诸军事、荆州刺史。不果发,奉慧龙奔秦。
  [18]东晋魏咏之去世,江陵令罗阴谋发动兵变袭击江陵,拥奉王慧龙为盟主。刘裕任命并州刺史刘道规为都督荆、宁等六州诸军事及荆州刺史。罗来不及发动叛乱,只好随同王慧龙逃往后秦。
  [19]乞伏乾归伐仇池,为杨盛所败。
  [19]后秦归义侯乞伏乾归征伐仇池,被杨盛打败。
  西凉公与长史张谋徙都酒泉以逼沮渠蒙逊;以张体顺为建康太守,镇乐涫,以宋繇为敦煌护军,与其子敦煌太守让镇敦煌,遂迁于酒泉。
  西凉公李与长史张商议,把都城迁往酒泉,用来对北凉国沮渠蒙逊施加威胁与压力,于是任命张体顺为建康太守,镇守乐涫,任命宋繇为敦煌护军,和他的儿子敦煌太守宋让一起镇守敦煌,于是把都城迁到酒泉。
  手令戒诸子,以为:“从政者当审慎赏罚,勿任爱憎,近忠正,远佞谀,勿使左右窃弄威福。毁誉之来,当研核真伪;听讼折狱,必和颜任理,慎勿逆诈忆必,轻加声色。务广咨询,勿自专用。吾莅事五年,虽未能息民,然含垢匿瑕,朝为寇雠,夕委心膂,粗无负于新旧,事任公平,坦然无,初不容怀,有所损益。计近则如不足,经远乃为有余,庶亦无愧前人也。”
  李写下一首手谕,告诫他的几个儿子,认为:“从事政务的人应当对奖赏或惩罚非常谨慎,万万不能任凭自己的爱憎,随意而为,接近忠直正派的人,疏远奸佞阿谀的小人,不让自己左右亲近的人暗地里操纵权力,作威作福。别人毁谤或者赞誉你的时候,应当仔细斟酌辩别是真是假。听取讼诉,判定案情,一定要和颜悦色地按规章情理仔细处置,千万不要事先推测对方心怀奸诈,主观臆断,轻易地发脾气。要尽量争取多听别人的意见,不要自己独断专行。我主持政事五年来,虽然不能说使百姓得到了很好的休息安抚,但是,我尽量地宽容别人的错误,掩饰别人的缺点,所以才使早上还是对手、仇人的人,到晚上便可能成为知心朋友。大体上,没有什么对不起那些新知旧友的地方,因为我处事公平,胸怀坦荡,没有偏差,一点儿也不许因私意有所变更。这样做,从眼前的利益来考虑,好像是要受到些损失,但是时间一久,才能看出好处来,也只有这样,在前人的面前,我才可说是无愧的。”
  [20]十二月,燕王熙袭契丹。
  [20]十二月,后燕王慕容熙进攻契丹。
  二年(丙午、406)
  二年(丙午、公元406年)
  [1]春,正月,甲申,魏主如豺山宫。诸州置三刺史,郡置三太守,县置三令长;刺史、令长各之州县。太守虽置而未临民、功臣为州者皆征还京师,以爵归第。
  [1]春季,正月,甲申(初八),北魏国主拓跋来到豺山宫。并下令,每个州设置三个刺史,每个郡设置三个太守,每个县设置三个令长。其中,刺史、令长等各去到所在州县上任,太守虽然设置了却并不上任,有功之臣管辖州所的,都被征召回京师,保持原有的爵位,回家。
  [2]益州刺史司马荣期击谯明子于白帝,破之。
  [2]东晋益州刺史司马荣期,在白帝进攻西蜀政权的谯明子,将他打败。
  [3]燕王熙至陉北,畏契丹之众,欲还,苻后不听;戊申,遂弃辎重,轻兵袭高句丽。
  [3]后燕王慕容熙抵达陉北,因为害怕契丹部落人多,打算回去,但苻皇后却不听从。戊申(二月初二),慕容熙只好放弃笨重的军用物资,用轻装部队袭击高句丽。
  [4]南燕王超猜虐日甚,政出权幸,盘于游,封孚、韩屡谏不听。超尝临轩问孚曰:“联可方前世何主?”对曰:“桀、纣。”超惭怒,孚徐步而出,不为改容。鞠仲谓孚曰:“与天子言,何得如是!宜还谢。”孚曰:“行年七十,惟求死所耳!”竟不谢。超以其时望,优容之。
  [4]南燕国主慕容超的猜忌、暴虐一天比一天厉害,政令完全由受他宠幸的掌权者颁发,自己则沉迷于游牧打猎,封孚、韩多次规劝,他也不听。慕容超曾有一次在金殿之上问封孚道:“联可以和前代的哪位君主相比?”封孚回答说:“桀、纣。”慕容超既惭愧又气愤,封孚则缓缓地从容走出,神色不改。鞠仲对封孚说:“与天子说话,怎么能够这样呢?你应该回去谢罪。”封孚说:“我现在已经年过七十,只求死得其所罢了!”竟然不去请罪。慕容超因为他在当时声望很高,所以特别地宽容了他。
  [5]桓玄之乱,河间王昙之子国、叔奔南燕,二月,甲戌,国等攻陷弋阳。
  [5]东晋桓玄叛乱时,河间王司马昙之的儿子司马国、司马叔逃奔南燕。二月,甲戌(二十八日),司马国等人攻陷弋阳。
  [6]燕军行三千余里,士马疲冻,死者属路,攻高句丽木底城,不克而还。夕阳公云伤于矢,且畏燕王熙之虐,遂以疾去官。
  [6]后燕军走了三千多里,兵士和马匹因疲惫寒冷,一路不断有死掉的。他们进攻高句丽木底城,没有攻克,只好回去。夕阳公慕容云被箭射伤,加上又害怕后燕王慕容熙的凶残暴虐,于是以有病为借口,辞官回家。
  [7]三月,庚子,魏主还平城;夏,四月,庚申,复如豺山宫;甲午,还平城。
  [7]三月,庚子(二十五日),北魏国主拓跋回到平城。夏委,四月,庚申(十五日),再一次来到豺山宫。甲子(十九日),又回到平城。
  [8]柔然社仑侵魏边。
  [8]柔然可汗郁久闾社仑,侵犯北魏边境。
  [9]五月,燕主宝之子博陵公虔、上党公昭,皆以嫌疑赐死。
  [9]五月,后燕国主慕容宝的儿子博陵公慕容虔、上党公慕容昭,都因为嫌疑而被逼自杀。
  [10]六月,秦陇西公硕德自上入朝,秦王兴为之大郝;及归,送之至雍,乃还。兴事晋公绪及硕德皆如家人礼,车马、服玩,先奉二叔而自服其次,国家大政,皆咨而后行。
  [10]六月,后秦陇西公姚硕德从上来到都城朝见。后秦国主姚兴为此下令实行大赦。等他回去的时候,姚兴又把他送到雍城,才回来。姚兴对待晋公姚绪和姚硕德,都用家里亲人的礼节,车马、衣服、珍玩等也都先送给两位叔父,然后自己才留用差一点的。国家的大政方针,都事先请示他们之后再决定。
  [11]秃发檀伐沮渠蒙逊,蒙逊婴城固守。檀至赤泉而还,献马三千匹、羊三万口于秦。秦王兴以为忠,以檀为都督河右诸军事、车骑大将军、凉州刺史,镇姑臧,征王尚还长安。凉州人申屠英等遣主簿胡威诣长安请留尚,兴弗许。威见兴,流涕言曰:“臣州奉戴王化,於兹五年,土宇僻远,威灵不接,士民尝胆血,共守孤城;仰持陛下圣德,俯杖良牧仁政,克自保全,以至今日。陛下柰何乃以臣等贸马三千匹、羊三万口;贱人贵畜,无乃不可!若军国须马,直烦尚书一符,臣州三千余户,各输一马,朝下夕办,何难之有!昔汉武倾天下之资力,开拓河西,以断匈奴右臂。今陛下无故弃五郡之地忠良华族,以资暴虏,岂惟臣州士民附於涂炭,恐方为圣朝食之忧。”兴悔之,使西平人车普驰止王尚,又遣使谕檀。会檀已帅步骑三万军于五涧,普先以状告之;檀遽逼遣王尚;尚出自清阳门,檀入自凉风门。[11]南凉景王秃发檀讨伐北凉沮渠蒙逊,沮渠蒙逊环城坚守。秃发檀抵达赤泉之后便回去了,把三千匹马、三万只羊献给后秦。后秦王姚兴认为他很忠诚,任命秃发檀为都督河右诸军事、车骑大将军、凉州刺史,镇守姑臧。征调王尚回长安。凉州人申屠英等派遗主簿胡威前往长安拜见后秦王,请求让王尚留任,姚兴没有答应。胡威见到姚兴,流着眼泪说:“我们凉州,遵照陛下的教化,至今已有五年,土地偏僻遥远,朝廷的威力命令,很难到达我们那里。官吏百姓卧薪尝胆,自抚伤口血渍,一起同心协力守卫孤城。仰仗陛下的恩德贤明,又幸亏有一个好的州牧施行仁政,才得以自我保全,维持到今天。陛下怎么能够用我们这些人换来三千匹马、三万只羊呢?轻贱人而珍视牧畜,这是无论如何也说不通的!如果说国家军队需要马匹,只要尚书下一道公文就是了,我们凉州三千多户百姓,每户捐献一匹马,早晨下令,傍晚便办完了,又有什么困难的呢!过去汉武帝用尽天下所有的财力,开辟河西的疆土,从此斩断了匈奴的右臂。现在陛下无缘无故地放弃了五郡土地上忠良的高华之族,用来资助残暴的敌虏,这哪里只是我们一州的官民坠陷于生灵涂炭的深渊,恐怕这也正是我们国家将来的忧患。”姚兴对此非常后悔,派遗西平人车普飞马前去阻止王尚,又派使节通知秃发檀。正赶上秃发檀已经率步、骑兵三万人驻扎在五涧,车普先把诏令的内容告诉给了他。秃发檀于是马上催促王尚回去。王尚从清阳门出城,秃发檀便入凉风门进了城。
  别驾宗敞送尚还长安,檀谓敞曰:“吾得凉州三千余家,情之所寄,唯卿一人,柰何舍我去乎!”敞曰:“今送旧君,所以忠于殿下也。”檀曰:“吾新牧贵州,怀远安迩之略如何?”敞曰:“凉土虽弊,形胜之地。殿下惠抚其民,收其贤俊以建世功名,其何求不获!”因荐本州文武名士十馀人;檀嘉纳入。王尚至长安,兴以为尚书。
  别驾宗敞护送王尚回长安,秃发檀告诉宗敞说:“我得到凉州三千多家居民,但是感情所瞩望寄托的,却只有你一个,你为什么舍去我而走呢?”宗敞说:“现在我护送我旧日的上司,也就是对您的忠诚呵。”秃发檀说:“我刚刚执掌你们凉州的权力,你以为应该采取哪种怀柔远方、安抚近土的策略?”宗敞说:“凉州的土地虽然贫瘠,但是却是地形非常重要的地方。殿下您好好地安抚黎民百姓,收纳这里的贤明俊杰之士,用他们建立功名,有什么目标不能达到呢?”随后,他又推荐本州的文武有名之士十多个人给秃发檀,秃发檀非常高兴地一一任用了他们。王尚回到长安,姚兴任命他为尚书。
  檀燕群臣於宣德堂,仰视叹曰:“古人有言:‘作者不居,居者不作,’信矣。”武威孟卫曰:“昔张文王始为此堂,於今百年,十有二主矣,惟履信思顺者可以久处。”檀善之。
  秃发檀在宣德堂设宴,宴请大臣们,仰头看着这座建筑,叹息说:“古人说得说,‘盖房的人,自己不住;住房的人,自己不盖’,太对了。”武威人孟说:“从前,张文王开始建筑这座大堂,到今天已将近一百年了,经历的主人也有十二个了,只有讲信义顺民心的人才可以在这里久住。”秃发檀觉得他说得很对。
  [12]魏主规度平城,欲拟邺、洛、长安,修广宫室。以济阳太守莫题有巧思,召见,与之商功。题久侍稍怠,怒,赐死。题,含之孙也。於是发八部五百里内男丁筑垒南宫,阙门高十馀丈,穿沟池,广苑囿,规立外城,方二十里,分置市里,三十日罢。
  [12]北魏国主拓跋规划设计平城,打算按照邺城、洛阳、长安的样子,扩建宫殿。因为济阳太守莫题有很多精巧微妙的想法,便把他征召来,与他商议宫殿式样以及施工进度等。莫题侍奉魏主的时间一长,态度稍稍有些怠慢,拓跋大怒,命他自杀。莫题是莫含的孙子。从此,他征发四面八方五百里以内的男丁,修筑南宫,宫的门高十多丈。另外又挖掘水沟池塘,扩大花园的面积,再按计划建立外城,方圆二十里,分别设置市区街道,三十天之后完成。
  [13]秋,七月,魏太尉宜都丁公穆崇薨。
  [13]秋季,七月,北魏太尉、宜都丁公穆崇去世。
  [14]八月,秃发檀以兴城侯文支镇姑臧,自还乐都;虽受秦爵命,然其车服礼仪,皆如王者。
  [14]八月,秃发檀命令兴城侯秃发文支镇守姑臧,自己回到乐都。他虽然接受后秦国的爵位任命,但他所使用的车辇、服装、礼仪等,都与帝王的一样。
  [15]甲辰,魏主如豺山宫,遂之石漠。九月,度漠北;癸已,南还长川。
  [15]甲辰(初一),北魏国主拓跋来到豺山宫,然后又前往石漠。九月,穿过大漠向北。癸巳(二十日),向南回长川。
  刘裕闻谯纵反,遣龙骧将军毛之将兵与司马荣期、文处茂、时延祖共讨之。之至宕渠,荣期为其参军杨承祖所杀,承祖自称巴州刺史,修之退还白帝。
  东晋刘裕听说谯纵叛变,派遣龙骧将军毛之带兵,与司马荣期、文处茂、时延祖等人一起去讨伐他。毛之抵达宕渠,司马荣期被他的参军杨承祖杀害。杨承祖自称为巴州刺史。毛之只好退回到白帝。
  [16]秃发檀求好於西凉,西凉公许之。
  [16]秃发檀向西凉请求和好。西凉公李答应了。
  沮渠蒙逊袭酒泉,至安珍。战败城守,蒙逊引还。
  北凉国沮渠蒙逊袭击酒泉,到达安珍。李在战斗失败后,进城固守,沮渠蒙逊带兵回师。
  [17]南燕公孙五楼欲擅朝权,北地王钟於南燕主超,请诛之。南燕主备德之卒也,慕容法不奔丧,超遣使让之;法惧,遂与钟及段宏谋反。超闻之,征钟;钟称疾不至,超收其党侍中慕容统等,杀之。征南司马卜珍告左仆射封嵩数与法往来,疑有奸,超收嵩下廷尉。太后惧,泣告超曰:“嵩数遣黄门令牟常说吾云:‘帝非太后所生,恐依永康故事。’我妇人识浅,恐帝见杀,即以语法,法为谋见误,知复何言。”超乃车裂嵩。西中朗将封融奔魏。
  [17]南燕王公孙五楼打算独揽朝政大权,在南燕国主慕容超面前进谗言陷害北地王慕容钟,请求杀了他。南燕国主慕容备德去世时,慕容法没有前来奔丧,慕容超派信使前去责备他,慕容法因而非常害怕,于是便与慕容钟、段宏等人商议,准备反叛。慕容超听说这个消息之后,征召慕容钟进京,慕容钟却以身体有病为理由,拒绝前来。慕容超便把他的亲信党羽侍中慕容统等人抓起来,杀掉。征南司马卜珍告发左仆射封嵩经常与慕容法来往,怀疑他们有什么奸谋。慕容超便把封嵩抓起来,交付廷尉议罪。皇太后段氏大为害怕,哭着告诉慕容超说:“封嵩几次派黄门令牟常前来动员我说:‘皇上不是太后您自己亲生儿子,恐怕像永康年间那样的旧事又要重演了。’我一个妇道人家,见识浅,害怕您杀了我,就把这话告诉了慕容法,慕容法为我出主意,所以被他引入歧途,现在您知道了,我还有什么话可说?”慕容超于是用车裂的酷刑处死封嵩。西中朗将封融投奔北魏。
  超遣慕容镇攻青州,慕容昱攻徐州,右仆射济阳王凝及韩范攻兖州。昱拔莒城,段宏奔魏。封融与群盗袭石塞城,杀镇西大将军馀郁,国中振恐。济阳王凝谋杀韩范,袭广固,范知之,勒兵攻凝,凝奔梁父;范并将其众,攻梁父,克之。法出奔魏,凝出奔秦。慕容镇克青州,钟杀其妻子,为地道以出,与高都公始皆奔秦。秦以钟为始平太守,凝为侍中。
  慕容超派遣慕容镇带兵攻打青州,派慕容昱攻打徐州,派右仆射济阳王慕容凝和韩范一起攻打兖州。慕容昱攻克莒城,段宏投奔北魏。封融率领盗贼袭击石塞城,杀死了镇西大将军余郁,全国上下大为震惊恐慌。济阳王慕容凝阴谋刺杀韩范,袭击广固,韩范知道了这件事,集中部队攻打慕容凝,慕容凝逃奔梁父。韩范收编了他的部队,自己领导着攻打梁父,攻陷了这座城,慕容法逃出投奔北魏,慕容凝逃出投奔后秦。慕容镇也攻克了青州,慕容钟杀了他的妻子儿女,挖了一条地道逃了出去,与高都公慕容始一起全都投奔了后秦。后秦任命慕容钟为始平太守,慕容凝为侍中。
  南燕主超好变更旧制,朝野多不悦;又欲复肉刑,增置烹之法,众议不合而止。
  南燕国主慕容超喜欢改变旧有的一些制度,朝廷内外对此都很反感。他又打算恢复肉刑,并增加设置烹刑和刑,因为官员们都说不应该,才作罢。
  冬,十月,封孚卒。
  冬季,十月,封孚去世。
  [18]尚书论建义功,奏封刘裕豫章郡公,刘毅南平郡公,何无忌安成郡公,自馀封赏有差。
  [18]东晋尚书评定勤王举义的功劳,秦请封刘裕为豫章郡公,刘毅为南平郡公,何无忌为安成郡公,其余的人加封赏赐高低、多少不等。
  [19]梁州刺史刘稚反,刘毅遣将讨禽之。
  [19]东晋梁州刺史刘稚叛变,刘毅派遣将领前去讨伐,并把他抓获。
  [20]庚申,魏主还平城。
  [20]庚申(十八日),北魏国主拓跋回到平城。
  [21]乙亥,以左将军孔安国为尚书左仆射。
  [21]乙亥(十一月初三),东晋任命左将军孔安国为尚书左仆射。
  [22]十一月,秃发檀迁于姑臧。
  [22]十一月,南凉国秃发檀把都城迁到姑臧。
  [23]乞伏乾归入朝于秦。
  [23]后秦归义侯乞伏乾归到长安去朝见后秦王姚兴。
  [24]十二月,以何无忌为都督荆·江·豫三州八郡军事、江州刺史。
  [24]十二月,东晋任命何无忌为都督荆、江、豫三州八郡军事,江州刺史。
  [25]是岁,桓石绥与司马国、陈袭聚众胡桃山为寇,刘毅遣司马刘怀肃讨破之。石绥,石生之弟也。
  [25]这一年,东晋桓石绥与司马国、孙袭等人在胡桃山招兵,当了强盗。刘毅派遣司马刘怀肃带兵把他们剿灭。桓石绥是桓石生的弟弟。
  三年(丁未、407)
  三年(丁未,公元407年)
  [1]春,正月,辛丑朔,燕大赦,改元建始。
  [1]春季,正月,辛丑朔(初一),后燕实行大赦,改年号为建始。
  [2]秦王兴以乞伏乾归寝强难制,留为主客尚书,以其世子炽磐行西夷校尉,监其部众。
  [2]后秦王姚兴认为乞伏乾归的势力逐渐强大,难以控制,便把他留在都城长安,任命他做主客尚书,任命他的嫡长子乞伏炽磐代理西夷校尉的职务,监管他的部众。
  [3]二月,己酉,刘裕诣建康,固辞新所除官,欲诣廷尉;诏从其所守,裕乃还丹徒。
  [3]二月,己酉(初九)。刘裕前往都城建康,坚决辞让刚刚加封他的那些官职,否则打算自己投监问罪。安帝下诏同意他所坚持的意见,刘裕才回到丹徒。
  [4]魏主立其子为河间王,处文为长乐王,连为广平王,黎为京兆王。
  [4]北魏国主拓跋册立他的儿子拓跋为河间王,拓跋处文为长乐王,拓跋连为广平王,拓跋黎为京兆王。
  [5]殷仲文素有才望,自谓宜当朝政,悒悒不得志;出为东阳太守,尤不乐。何无忌素慕其名;东阳,无忌所统,仲文许便道修谒,无忌喜,钦迟之。而仲文失志恍惚,遂不过府;无忌以为薄己,大怒。会南燕入寇,无忌言于刘裕曰:“桓胤、殷仲文乃腹心之疾,北虏不足忧也。”闰月,刘裕府将骆冰谋作乱,事觉,裕斩之。因言冰与仲文、桓石松、曹靖之、卞承之、刘延祖潜相连结,谋立桓胤为主,皆族诛之。
  [5]东晋殷仲文一向很有才智声望,自己以为应当管理朝政,所以一直闷闷不乐,觉得没有实现自己的志向。后来出京做了东阳太守,更加不高兴。何无忌平常就仰慕他的名气。东阳又在何无忌的管辖之内,殷仲文答应他得便顺路去拜访,何无忌非常高兴,谨慎恭敬地对待这件事。但是,殷仲文因为官场失意,常常神情恍惚,所以才没能过来相见。何无忌以为他这是瞧不起自己,大为恼怒。正好南燕此时进兵侵犯,何无忌便对刘裕说:“桓胤、殷仲文是我们的心腹大患,而北方的强盗却不必担心。”闰二月,刘裕官府的将军骆冰阴谋制造叛乱,事情被发觉,刘裕把他杀了。于是,他们又声称骆冰和殷仲文、桓石松、曹靖之、卞承之、刘延祖等人在暗中互相勾结,打算拥立桓胤为盟主,所以把这些人连同他们的家族,全部杀掉。
  [6]燕王熙为其后苻氏起承华殿,负土于北门,土与谷同价。宿军典军杜静载棺诣阙极谏,熙斩之。
  [6]后燕王慕容熙为他的皇后苻氏兴建承华殿,从北门外把土运来,使土的价格上涨到与粮食的价格一样。宿军典军杜静带着棺木来到皇宫门外拜见后燕王,极力劝阻,慕容熙把他杀了。
  苻氏尝季夏思冻鱼,仲冬须生地黄,熙下有司切责不得而斩之。
  苻皇后曾经在盛夏的时候,想吃冻鱼,而在隆冬季节又忽然要生地黄,慕容熙于是命令有关的主管官吏想办法弄到,弄不到的,就把当事人杀掉。
  夏,四月,癸丑,苻氏卒,熙哭之懑绝,久而复苏;丧之如父母,服斩衰,食粥。命百官于宫内设位而哭,使人按检哭者,无泪则罪之,群臣皆含辛以为泪。高阳王妃张氏,熙之嫂也,美而有巧思,熙欲以为殉,乃毁其靴中得弊毡,遂赐死。右仆射韦等皆恐为殉,沐浴俟命。公卿以下至兵民,户率营陵,费殚府藏。陵周围数里,熙谓监作者曰:“善为之,朕将继往。”
  夏季,四月,癸丑(疑误),苻皇后去世,慕容熙悲哀痛哭甚至气闷昏晕,很长时间才苏醒过来。他好像死了父母那样,披麻戴孝,只喝稀粥。命令文武百官在宫内设置皇后牌位,一起痛哭,并派人一个个地检查哭的人,没有眼泪的就要治罪,群臣没有办法,全都含着辛辣的东西,刺激自己落泪。高阳王慕容隆的王纪张氏,是慕容熙的嫂子,美貌而聪明机敏,慕容熙打算用她来为为苻皇后殉葬,于是,拆开她特地缝制的丧鞋,发现里面有不好的毛毡,命令她自杀。右仆射韦等人都害怕指定自己去殉葬,每天都洗澡换衣,恭恭敬敬地等候皇命。公卿以下的官员直到士卒百姓,每一户都去参加营建皇后陵墓的劳动,使国库的积蓄花销殆尽。陵墓的四周长达几里,慕容熙告诉监工的头目说:“好好干吧,我随后就到。”
  丁酉,燕太后段氏去尊号,出居外宫。
  丁酉(二十八日),后燕太后段氏被除去尊号,逐出外宫居住。
  [7]氐王杨盛以平北将军苻宣为梁州督护,将兵入汉中,秦梁州别驾吕莹等起兵应之;刺史王敏攻之。莹等求援于盛,盛遣军临口,敏退屯武兴。盛复通于晋,晋以盛为都督陇右诸军事、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盛因以宣行梁州刺史。
  [7]氐王杨盛任命平北将军苻宣为梁州督护,带兵向汉中进犯。后秦梁州别驾吕莹等发动军队响应他们。梁州刺史王敏出兵讨伐。吕莹等人向杨盛求援,杨盛派出军队来到口,王敏只好退到武兴驻扎。杨盛又与东晋联络,东晋任命杨盛为都督陇右诸军事、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杨盛于是任命苻宣代理梁州刺史职务。
  五月,丙戌,燕尚书郎苻进谋反,诛。进,定之子也。
  五月,丙戌(疑误),后燕国尚书郎苻进阴谋反叛,被杀。苻进是苻定的儿子。
  [8]魏主北巡至濡源。
  [8]北魏国主拓跋向北巡视,抵达濡源。
  [9]魏常山王遵以罪赐死。
  [9]北魏常山王拓跋遵因为犯罪,被勒令自杀。
  [10]初,魏主灭刘卫辰,其子勃勃奔秦,秦高平公没弈干以女妻之。勃勃魁岸,美容仪,性辩慧,秦王兴见而奇之,与论军国大事,宠遇逾於勋旧。兴弟邕谏曰:“勃勃不可近也。”兴曰:“勃勃有济世之才,吾方与之平天下,柰何逆忌之!”乃以为安远将军,使助没弈干镇高平,以三城、朔方杂夷及卫辰部众三万配之,使伺魏间隙。邕固争以为不可。兴曰:“卿何以知其为人?”邕曰:“勃勃奉上慢,御众残,贪猾不仁,轻为去就;宠之逾分,恐终为边患。”兴乃止;久之,竟以勃勃为安北将军、五原公,配以三交五部鲜卑及杂虏二万余落,镇朔方。
  [10]当初,北魏国主拓跋消灭匈奴部落首领刘卫辰,他的儿子刘勃勃投奔后秦,后秦高平公没奕干把女儿嫁给他做妻子。刘勃勃身材魁梧伟岸,容貌漂亮,仪表堂堂,生性善辩,聪慧机智。后秦王姚兴见到他之后觉得他是一个奇才,便与他谈论军队、国家的大事,对他的宠爱超过了功臣旧属。姚兴的弟弟姚邕劝说他道:“刘勃勃这个人不可过于亲近。”姚兴说:“刘勃勃有拯救乱世的才干,我正要和他一起平定天下,你们怎么这样疑心猜忌他呢?”于是,任命刘勃勃为安远将军,让他协助没弈干镇守高平,并把三城、朔方等地的各夷族部落和刘卫辰的老部下三万人交付给他统辖,让他严密监视北魏的行动,等待机会。姚邕坚持争辩,认为万万不可这样。姚兴说:“你怎么知道他的为人?”姚邕说:“刘勃勃对待上级,态度傲慢无礼;对待下属部众,手段残忍、贪婪狡猾,不讲仁义,对待去留问题,都轻率决定。这样的人,过分地宠爱他,将来一定会成为边疆的祸患。”姚兴这才放弃了原来的想法。但时间一长,又任命刘勃勃为安北将军、五原公,把三交地区的五个鲜卑部落以及其他杂族二万多部落交给他,让他镇守朔方。

标签: 司马光 资治通鉴 晋纪三十六 安皇帝己义熙元年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典籍:《续古文观止》、《史记》、《资治通鉴》。另外,更多精彩典籍陆续更新中,敬请期待!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典籍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典籍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典籍的所有内容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本类推荐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7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