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案

清·无名氏·施公案(五女七贞)·第480---492回

时间:2017-12-12 7:42:54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22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四百八十回 回衙门激说朱光祖 问路径打倒王大拳  却说朱光祖与褚标席散之后,问施大人可有书信带往海州?  施公道:“本院岂可无情?人既不能前往,简帖复又不周,岂不令万英雄怪我?老英雄且请回衙安歇,本院少顷写就,命黄贤弟带回如何?”朱光祖道:“如此,某等前去,便可措词了。明早...
  第四百八十回 回衙门激说朱光祖 问路径打倒王大拳
  却说朱光祖与褚标席散之后,问施大人可有书信带往海州?
  施公道:“本院岂可无情?人既不能前往,简帖复又不周,岂不令万英雄怪我?老英雄且请回衙安歇,本院少顷写就,命黄贤弟带回如何?”朱光祖道:“如此,某等前去,便可措词了。明早动身,不再来院请示,俟万君召如何回答,再来禀明。”
  当时与褚标两人就此告别,带了人杰,一同回总兵衙门。此时张桂兰与贺人杰的母亲,见朱光祖、褚标两人到衙门,一天未曾回来,正在家里盼望。忽见两人一同走了进来,张桂兰连忙问:“老爷子!可是今日吃醉了,睡在施大人那里胡说连天么?不然何以此时才回?”朱光祖笑道:“我倒未曾胡说,偏为这小猴狲说了一番,惹下这件事来,叫我如何办法?”张桂兰就忙问何事,褚标只得将施大人请他到万家村的
  话说了一遍。张桂兰道:“这事实是难说,即如我父亲回去之后,至今连信息俱无,把个凤凰岭以他为养老的所在,听你有何大事,他不但不肯出来,连好歹一句话皆不开口。万君召叔叔也是如此古怪,此事确实难行。但施大人如此盛情,贺贤侄又是个年幼的孩子,怪可怜的,吃了人家的暗苦,免不得你老下一番说词,将他请出。好在你老口舌便利,虽然这题目难做,尚不至惹人笑话,说你全无用处,连客皆不会请。”朱光祖听了此言,不禁笑道:“你看你这张利口,先将你父亲说得古怪,同万君召一样性格,不肯出来,露了自己脚步,怕人批驳于你;然后用这派话头来激我,总要将他请出,不然羞也羞煞了。可是你这利口,我也不同你辩,但愿黄贤侄出外十年,终日与那些男子英雄打仗,不回来同你交锋,那时你也就要念佛修心,不说这刻薄话了。”
  张桂兰听了此言,不禁啐了一声道:“你这老古董,人家说的正经话,你偏用这话缠人,你便去罢。明日要动身呢。”说着,自己也就回转房去。却好黄天霸也由院上回来,将书信交与朱光祖,然后取出一包银两,与他两人为路费。当时又说了些话,并请他致意万君召一同前来,然后回转上房。
  次日一早起身,朱光祖与褚标两人,每人各带了一个包裹,吃了早点,直向海州而来。原来海州虽是个直隶州,却与淮安毗连,不过三四日路程便到。万君召的所在虽在海州的乡下,离城也只有数十里地。这日朱光祖与褚标到了海州,先在城外找了个客店住下,向那小二问道:“这一带有一万家村,你可知道吗?”小二道:“这个最大的村庄谁不知道?但是姓万的太多,他们族中,连自己皆认不清楚。不知你要问去哪一个万家?”朱光祖道:“他村上有个万君召,这人可在家么?”小二道:“别人或不知道,好个万英雄,却甚有名望。听说淮安漕督施大人羡慕他的武艺,保举他为官,他只是不肯。现在终日在家栽花插柳、种竹养鱼,享那田园之乐。就连这城内也轻易不到。你老从何处来,问这人何故?”朱光祖道:“咱不过与他朋友,便问一声,看他在家不在。”当时小二送上茶水,问了酒肴,与他两人饮食。当晚与褚标歇了一夜,次日一早,给了房钱,直望万家村而去。
  行至晌午时候,见前面有一座大大的村镇,镇外一带尽栽着杨柳,每棵杨柳中间夹着杏树。遥想二三月之内,真是个绿荫满地,红杏在林。两人到了镇前,去那个杂货铺中询问。朱光祖道:“你看这个镇市,好一个所在。为什么与我从前来时不对,莫非咱们走错了不成?”褚标道:“咱虽与万君召认识,他这所在确未到过。既是你有点疑惑,何不到镇上问他一句?”
  当时朱光祖只得进了镇门,上首有个杂货铺子,门首站立个少年,约有二十上下年纪。光祖走上前来,打了个拱手道:“朋友,借问一声,这里可是万家村么?”那个少年将他一望,见是个过路客商,乃道:“你这人也不是瞎子,这圈门上明明写的是‘华家镇’,为什么要代他改号!说是什么‘万家村’,还不为我滚去。你这个老杂种,向着你爷噜苏。”朱光祖看了此人,反觉好笑,心中暗想道:“这厮真是造化,放着俺十年前的性情,早将你这厮一拳打死!俺问你的路,便出口伤人。”
  当时反笑道:“朋友不必动怒,老朽不认得字,故而动问,既不知道,再问别人何如?”说着,便向前去。
  谁知那少年见他如此说项,疑惑他可以欺吓,当时追了上来,一把将他的肩头揪住,骂道:“老子叫你滚,你便要在镇上胡闹,你要问路出镇门去,这地方不准你到。”此时朱光祖虽然动气,总因自己手辣,不肯轻易动手,反将一肚怒气按捺下来。谁知后面褚标正是忍不下去,当即上前喝道:“汝这少年,如此撒野!俺朋友问你的路,你不知道也就罢了,为何不许他另问别人?难道这镇上是你一人家住么?还不与我松手?像你这模样,也要在俺面前骂人!”少年见褚标前来说他,当时转过脸来,高声驾道:“你这个老乌龟,老子与他说话,谁要你多言?你来,我爷爷就与你作对,只要你认得爷爷的拳头,也不打听打听,爷爷在镇上,谁不知道这个王大拳,容你这个老杀材的多嘴。”褚标见他举起拳头,实是又怒又笑,骂道:“你这小狗头便叫王大拳吗?你褚爷爷也叫褚大拳,怕你那个大拳遇见俺这大拳,就叫王不拳了。”那个少年听了他言,哪里容得下去?当时举起拳便向褚标的胸前打下。褚标倒也好笑,顺手向外一推,只听咕咚一声,一个仰面朝天,早跌在地下。
  当时爬起身来,抱头便跑、嘴里骂道:“你这两个老杂种,在此等着爷爷,总叫你吃苦头便了。”说着,出了镇口,飞奔而去。朱光祖笑道:“这人也是倒运,今日遇见你我,但不知他姓甚名谁?”旁边那店内说道:“二位爷!这人便是前面万家村的,此人姓王,你老问万家村何事?”朱光祖闻了此言,便问他的路径,不知那人说出什么,且看下回分解。
  第四百八一回 见良友入室谈心 命表弟鞠躬赔礼
  却说朱光祖听那人说出万家村来,连忙道:“在下正要向万家村去,不知走哪条路径?方想借问一声,偏遇着这杂种,胡闹了一气。”那人见朱光祖年纪虽大,却是甚有精神,知他两人不是寻常之辈,因指道:“此去转弯向东行,过了那三岔大路,前面一带树林便是了。”朱光祖谢了一声,遂与褚标两人顺着他说的路径走去。
  到了前面,果然一派村庄,不下有四五十户。朱光祖道:“这地方不错了,他的住宅,还在这庄子后面。”说着,便向前引路,绕过大庄,复向小路走去。远远见一所庄房排立在对面,庄前有一道护河,两边也是栽的杨柳,沿堤一带有几只渔船在那里撒网;当中一道石桥横卧在水上。两人过了护河,便是个大大的打麦场,锹锄犁耙,无不齐全。门外高积了一个草堆,高过屋脊;大门口外坐着个小童,石凳上拴着一头黄犊。
  看见有客前来,连忙起身问道:“二位客人到此何干?且请说明,好进庄通报。”正说之间,里面早出来两条恶犬,见有生客,不住乱吠起来;接着又走出一个四五十岁中年老者,向朱光祖询问。光祖道:“烦你进去通报一声,说淮安府黄总兵衙门内有位姓朱的,同一位姓褚的,前来造访。”那小童听了此言,忙道:“可是黄天霸么?”光祖见那孩子甚是伶俐,也道:“便是此人,你何以知道?”小童道:“我家爷在家时,常说起什么黄天霸、关小西,我等听熟了。你两老来此有何事件?”
  褚标道:“稍顷见了你家爷,便知道了。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小童道:“我家爷也未说过,我又未与你见过,哪里知道?”
  正说之间,早听里面有人招呼道:“朱老叔、褚老叔,你两老什么风吹到此?小侄屡次思想,欲着人前去相请,又恐这山野村庄,不得那富贵场中热闹,因此屡屡中止。既然不远而来,且请里面坐罢。”说着,命小童将他包裹携着,向里走来。
  褚标四下一看,只见大门之内一个极大的院落。院内皆种绿竹。过了竹院便是二门,却是三间矮屋,过去一带竹篱,编就些荆条等类,弯弯曲曲一条幽径,下面铺着卵石;穿过竹篱,朝南一个方厅,皆是竹子造就,里面摆设皆不离个“竹”字。上面设了一张竹床,床上铺了两面竹箪,正中设一个竹几。竹几上摆的竹根帽筒,下面竹椅、竹桌、竹凳、竹帘、竹窗、竹灯,无物非竹子造成;过了方厅,又是一个院落,中间四棵柏树,清风拂拂,音韵欲流。地下栽的绣墩草,旁边有一个六角洞门,进了此门却是一个花园,里面海棠、兰草、芍药、牡丹各类齐备。当中一个六角琉璃厅,里面铺设十分幽雅。万君召将他两人邀至里面。朱光祖道:“老朽一别经年,实深怀想,还不知贤侄有如此乐境,较之前次造访,益发幽逸了。”说着,彼此见礼,下榻而坐。小童送上茶来,然后打了面水,为他两人净面。褚标道:“难怪贤侄置身高尚,原来有此幽境,我等到此,几成俗物了。”万君召道:“二位老叔前来,经过此地,施大人与诸位兄弟可好?诸位可升官否?侧耳听来,好为他称贺。”朱光祖见问,忙道:“某等特地前来,专程造谒,不知贤弟可能容纳否!”说着,早有小童送酒肴,请他两人饮食。
  彼此方才入座,忽听外面众人喊道:“这两个杂种连跌我两个筋斗,还未同他算帐,此时到咱这里,哥哥为什么留他,不把他重打一顿,为我报仇,反将这厮当作客人相待,岂不令我气死!你们这班狗头,为何他来要报知里面?汝等小心是了,早晚令你们认得我的拳头。”朱光祖听得清楚,不禁大笑起来,向万君召道:“听说贤侄武艺,越发长进了,两只拳头长得有水缸大小,不知这话果确与不确?”万君召不解何故,忙笑道:“你两人初来此地,何故拿小侄取笑?人的拳头,哪里会如许大法?”朱光祖道:“你说拳头不大,怎么你家有个王大拳呢?没武艺人尚称大拳,你这有武艺的拳头,岂不有水缸大么?”
  万君召听了,方才明白,忙道:“莫非这厮得罪老叔么?”光祖道:“他虽得罪于我,我却未与他动手。却是褚标老叔气他不过,跌他两个筋斗,但不知此人,贤侄可认得么?”万君召道:“此人便是小侄的表弟,名叫王陶。只因姑母亡故,无处安身,因此将他留在庄内。无奈他不肯上进,教传他武艺,也不经心,学了几趟毛拳,便自生非闯祸。每日里在那镇上,与他人争斗。所幸小侄尚有人缘,因人人看小侄情面,不与他较量。今日又得罪老叔,岂不是自寻苦楚么。”当时只听得他在外乱叫,随即喊道:“王陶,你还不进来赔罪,不知这两人便是时常我说的朱光祖与褚标两位老叔,你有眼不识泰山,还在此乱喊乱叫。”说着,便自己出去将王陶拖来。此时褚标反不好再说什么。只见王陶到了里面,向朱光阻说道:“咱王大拳,听哥哥吩咐,为你老赔礼了。今日你老跌我筋斗,为你作揖,明日你老将送我命,哥哥还要磕头呢!”
  朱光祖见他是个半痴,忙道:“贤侄且请坐下,老夫有一言奉劝,大凡人生世上,皆不可以自满。强中更有强中手,何能自以为是?譬如咱与你表兄本领,不在人下,还以和气为贵,今你本领未经到家,何能与人交手?下次这个性情,千万要戒一戒方好。”王陶听他言词,只得默坐一旁,无言可对。还是褚标将他邀入席中,一同饮酒。
  彼此饮了数杯,朱光祖道:“某等今番到此,也是喜者喜,愁者愁,不知施大人此时怎样了!”万君召忙问道:“老叔由淮安而来,不过数日,何以便虑及他人?闻得施大人去岁进京的,皇恩高厚,而且大破关王庙,除去淫僧,久已威名大震。此时出京回任,正是喜事重重,哪里有什么愁事?”朱光祖便将智明如何在关王庙逃走,投到朝舞山,与曹勇等人到琅琊山上,请飞云子谋害施公,盗取琥珀夜光杯,起造齐星楼,以及大破朝舞山的话,前后说了一遍。然后道:“某等此来,正为此事。”说着,将施公亲笔的手书由身边取出,递与君召。不知他说什么,且看下回分解。

标签: 无名氏 施公案 五女七贞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武则天四大奇案》、《绣像后宋慈云走国全传》、《案中冤案》、《杀子报》、《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十大奇案》、《五鼠闹东京》、《九命奇冤》、《康熙侠义传》、《杨乃武与小白菜》、《张文祥刺马案》、《三侠剑》、《皇明诸司公案》、《包公案》、《狄公案》、《狄仁杰断案传奇》、《施公案》、《郭公案》、《海公案》、《蓝公案》、《林公案》、《刘公案》、《毛公案》、《彭公案》、《于公案》、《李公案》、《新民公案》。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