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案

清·无名氏·施公案(五女七贞)·第468---479回

时间:2017-12-12 7:29:20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18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四百六八回 何路通入水杀巡兵 黄天霸拚力战强寇  却说吴球打听了飞云子的事件,次日一早,便离朝舞山,向琅琊驿而来,到了驿馆。吴洪兄弟与王雄早已到此,将吴球上山打听虚实的话禀明施公,施公自是喜出望外。现又见吴球到来,连忙问道:“壮士昨夜前去,所访的事有无消息吗?”  吴球道:...
  第四百六八回 何路通入水杀巡兵 黄天霸拚力战强寇
  却说吴球打听了飞云子的事件,次日一早,便离朝舞山,向琅琊驿而来,到了驿馆。吴洪兄弟与王雄早已到此,将吴球上山打听虚实的话禀明施公,施公自是喜出望外。现又见吴球到来,连忙问道:“壮士昨夜前去,所访的事有无消息吗?”
  吴球道:“这事小人探明,但是那人现已走了,那个琥珀夜光杯却是在琅琊山上。”这句话尚未说完,只见黄天霸跳起身来,高声问道:“这杯子真在此么?那飞云子究是何人,何以有这身本领,江湖上并不知此人,你可知他将杯子存放在何处?现在此人往哪里去了?”吴球道:“小人但听智明说:‘这人已走。’至于到何处而去,连王朗也不知。现在王朗也就为这事很为烦恼,日夜与那班众好汉,商议妙策,共图大事。此便将这杯为国宝。”天霸道:“既然这人走了,此事倒还易办,咱们既有这多人,又有这一身本领,他一个能盗得来,咱们这许多人便不能盗去吗?”复行向施公道:“大人此次出京,多半为这案件,前日到此,因为这琅琊山名声甚大,—也不过顺便一访。不意就闹出这大祸,到了此时,还是在这里破案。飞云子他究竟有多大的胆量,竟敢做出这天大的事来。钦限在即,朝舞山这班狗盗也没有什么本领,不怕他逃往别方。但是这琥珀夜光杯,既知道在这地方,不若趁早到琅琊山将它盗回,先销了钦限的案件。不知大人意下如何?”王雄听了此言,赶忙说道:“总镇莫小视他,可知这王朗他一身本领,不比寻常。不论他山上有数十众英雄好汉,就是齐星楼的埋伏,虽有千军万马也不得进去。听说从前造这楼时,王朗求了飞云子,数月工夫,始肯将这楼图画下。造好之后,也试验过数次,真是神出鬼没,令人不测。想必王朗将这琥珀夜光杯也藏在上面了。总镇若去打这山寨,恐一时万难打下;除却知道飞云子的楼图,方可去破,不然也莫生妄想。设若朝舞山再招集了好汉,两下联络起来,激成大祸,反为不美;不若仍照前议,先将朝舞山破去,使他失去助臂,然后专打一头。好在这山头有吴壮士内应,还怕不一战而获吗?”计全在旁,听了王雄之言甚为合理,随后向吴球耳旁如此如此。吴球诺诺连声,当时带着吴洪、吴涛,仍回朝舞山而去。
  施公见天霸不言语,恐他想出这个主意便要去,当时喊道:“黄贤弟!可恼这智明,关王庙死里逃生,还是不知悔过;复又生这毒计,陷害本院。贤弟今晚不将此人捉来,也不消我这仇恨。”天霸素来以施公为重,今见他发这怒言,只得将王朗的事按下,向施公说道:“大人吩咐如此,总兵何敢不从,但是这里也须人保护。总兵的意思,留贺贤侄同金大哥、郭大哥在家防守。咱们与关小西、何大哥、李七哥今晚前去,将这厮结果了性命,以为百姓除害,以报昨日之仇。”说罢,命施安做了面饭,先与众人安歇了一回。直至上灯之时,各入饱餐了一顿,命贺人杰等在家小心保护。自己与众人,带了兵刃,换了夜行衣服,直奔朝舞山而来。
  且说曹勇自吴球去后,果然智明的药效验非常。到了巳牌时分,已经止痛,下昼时分便能行走。向着智明说道:“吴大哥今来助我,真是万分之幸,惟恐天霸昨夜未来,今晚必来寻事。必得打听施不全是否已经动身,方可无事。”此时吴球与他两个儿子,已经到了山上。听了曹勇之言,乃道:“寨主但放宽心,今有俺父子在此,管他什么三头六臂,也叫他做一团肉饼。我等今晚但开怀饮酒便了。”当时众人听了此言,甚为欢喜。惟有智明一人闷闷不乐,浑身如坐针尖上仿佛,坐卧皆不甚安稳。暗道:“莫非今晚有什么祸事应在俺身上!不然他们俱不觉得,我何以这样难受?”当时也无心吃酒,便到各处巡查一番。等到上灯以后,依然不去睡。
  吴球此时一心想将智明等灌醉,直到天霸到来,便上前动手。此时见智明如此防备,疑惑他看出形迹,反而不美,不敢再饮。尹朝贵等人,见智明如此,也就带了喽兵,到各处窥探。
  谁知智明正从里面出来,黄天霸等人已到了山下。只因何路通与李七侯俱有水性,到了对岸河口,已交三鼓。知道浮桥已撤,正在钻身下水,将众人渡上岸来。忽听上流头,咿唔的声音远远而来。李七侯眼力正足,随即向前一望,却是一只巡船顺流而下。三个喽兵立于上面,船当中隐隐的露出点灯光。何路通笑道:“妙也!咱们正怕费事,哪知这厮便来。”说罢,扑通一声,便跳下水去。接着李七侯也就下水,两人在水内将船帮搭住,往下一拖,那三个喽兵并不提防,只听一声“不好!”
  咕咚咕咚,一齐栽入水内。两人哈哈大笑。何路通两手一捞,早在水内夹住两人,其余那个喽兵,也为李七侯揪住。复行蹿出水面,跳上了船,举起腰刀,早将三人杀死,将尸骸摔下水去;两人一前一后,将众人撑过岸来,渐渐离寨不远。
  正拟弃舟登岸,忽然那关寨上面有人问道:“来者何船,为何不打暗号?”何路通向李七侯道:“咱们做事粗鲁了,早知他有暗号,应该方才向那人问明,然后再结果他性命。此时被他识破,那便如何?”天霸这里急道:“咱们已到了此地,怕他什么问,咱们上去便了。”说着,提了朴刀,蹿到岸上。
  此时上面的喽兵听他们回不出暗号,知道不好,赶着提起铜锣,乱敲了一顿。天霸见他鸣锣报信,赶向众人喊道:“诸位哥!就此去罢。”说罢,关小西、李七侯、王殿臣等人,各举兵刃,到了上面。天霸本是熟路,知道头座山寨无什么埋伏。
  随即带领众人,在前引路。山上的喽兵见是天霸,正要举兵器来阻,早被一刀一个杀死数人。其余喽兵向里面喊道:“黄天霸又来破寨了!二座关上,快点放箭呀!”这派声音,早已惊动里面。天霸也不问他是箭射来,认定前日来的路径,直向里面杀去。此时曹勇与智明正在各处巡查,听见外面的声音,将流星铛端在手中,复又带了百练飞抓,拚命杀出。智明也将钢刀提在手内,随后赶来,蹿出三关,遇见天霸。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四百六九回 黄天霸大破朝舞山 何路通押犯沂州府
  却说黄天霸正赶曹勇,忽见他掉转身躯,左手一抬,早把那百练飞抓对他打下。天霸晓得不好,赶用了个倒扳浆的架式,两手将刀护卫身躯,脚跟向后一起,倒退有五六尺远近,方将这飞抓让过。曹勇见一下未中,复行飞步前进,认定天霸没命的打来。链索声音不绝于耳。所幸天霸那口刀,十分锋利,遮拦隔架,便捷非常,曹勇两膀摔得酸麻,只是近身不得,不禁失色喊道:“黄天霸,咱与你往日无怨,今日无仇,两次三番入我的山寨,今日这一命同你拚死了!”就把飞抓一手执定,一手执定流星铛,高起双手,两物并甩齐施,直向天霸没命的打下。天霸见他舍命的恶斗,一时杀得性起,恨不得就此一刀结果他的性命,也就精神陡长,拚力前来抵敌。两个人杀在一团,你好似出海蛟龙,欲兴云雨,他好似离山猛虎,去食犬羊,各显威风,不知是谁要谁命。
  两个正敌之际,那边关小西见智明来迎敌,不禁高声骂道:“不怕死的贼秃,关王庙被汝逃走,未得施刑;今又死灰复燃,在此作恶。你认得关爷爷么?”当时将折铁倭刀一摆,跳上前去交起手来。智明见是小西,提起腰刀便向他胸前刺下。小西将左边一让,躲过这刀,一个旁势,也就一刀向他肋下砍去。
  智明见他还手,当时不敢怠慢,用了个秋风扫落叶式,把身体向前,手拐向后,勒定刀柄,觑定小西的刀顶面一拦,响亮一声,火星乱进。小西见他将这刀拦开去,不禁大怒道:“该死的秃囚,还如此猖獗,偏要看汝这腰刀有多大厉害!”说着,将身进前一步,舞动刀法,一路砍来。智明到了此时,已吓得心惊胆战,欲想逃走,也不得脱身;只见他上下盘旋,如刀山相似,直向自己的要害砍来。只得将刀握定,前后左右,拚力招架。哪知小西这口刀却不比寻常,碰在刀背上,还可支持,若遇着刀口,便立时损坏。智明不知他是削铁如泥的宝物,正在舍命的招架,忽然一声响亮,自己的刀被小西兵刃早已削去半段,飞在空中。这一声非同小可,欲想再斗,更是万难。只得大叫一声,转步望寨里跑去。谁知何路通看得真切,飞起一个石子,直对他左眼打去。智明没命跑来,不提防另有暗器,一个黑影飞到前面,正欲向旁边让去,早已躲闪不及,大叫连声,鲜血飞红。何路通见石子打中,紧迫一步,双拐打来。智明晓得不好,赶着掩住眼眶,复行奔跑。谁知下面有块乱石未曾看见,一绊一个筋斗,早已栽倒在地。后面关小西已经追到,手起刀落,一命呜呼,再行一刀,割了首级。里面尹朝贵与朱世雄得了个信,赶拿了兵刃飞奔出来。迎面遇见吴洪,连忙说道:“吴贤侄!天霸来了,赶快前去阻敌。”吴洪听了此言,也就应声答道:“小侄来也!”说罢,单刀一摆,直向尹朝贵劈下。尹朝贵这一惊不小,喊道:“吴洪!你认错人了,咱叫你去杀天霸,怎么杀起俺来?”吴洪骂道:“你这狗头,谁是你的贤侄?你现在还在梦中呢,实对你说:俺父亲已投顺施大人了,命我等来灭你山寨,快快将头割下,让俺前去报功。”
  尹朝贵听了此言,方知中了他计,不禁怒道:“汝这小小匹夫,俺道你父子是个好人,故请他上山相助,谁知道反去助敌,真是人面兽心。今日既然负义,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说罢,举手提刀,拚力砍去,两人在聚义厅便大杀起来。
  此时李七侯、王殿臣等人早已进入寨中,遇见喽兵,举刀便杀。曹勇在外面与天霸对敌,早已只能招架,不能还手。满眼望吴球前来助战,忽听后面一番喧嚷,如天翻地覆一般,一派红光,照耀得如同白日。早见来了一众喽兵,高声喊道:“大王,不好了,后寨起火了!”说罢,那片哭喊的声音已震动山谷。曹勇见大势已去,再见智明已为人杀死了,此时无心恋战,只得虚晃一刀,向前逃去。天霸哪里肯舍?朴刀一舞,紧紧追来。出了头关,但见他向左角一躜,忽然不见。天霸知他有什么诡计,也就不敢前行,转提朴刀,杀入里面,正拟寻朱世雄等人杀个净绝。谁知第三座关上,火绳一亮,随即响亮一声,如春雷仿佛。天霸这一惊不小,知道是车轮炮发作。正是无可躲避,一时失措,两足站立不定,早已跌入那陷人坑内,那许多炮子。皆由前面过去,反而未能伤损。不多一时,炮子放尽。
  天霸便在下面,一个纵身复行跳上。喷烟拨雾,杀上前来。早有关小西由里面出来,见天霸在此寻觅,赶着喊道:“黄贤弟!快随我来,尹朝贵已被吴洪活捉了。”说着,只见李七侯、何路通俱皆到了,说道:“咱们到了里面,正寻那朱世雄的踪迹,适巧他迎面出来,咱们就与他交手,打量他也飞不出去,忽听前面大炮声响,深恐这里有失,手头一松,就被他走去,此时再也寻找不着了。”众人聚在这里喊问,只听那山上的喽兵,哭声震耳。原来那派火光,是吴球到他那马料房中,放了这无情火的。此时天霸见贼首已走,欲想追寻,已来不及。只听高声喊道:“山上喽兵听了,汝等皆地方上百姓,总因这曹勇强寇诱骗前来,做了这不法的买卖,若能改邪归正,就此将曹勇的妻小并强人羽党,活捉前来,皆免汝等的死罪。”这声吩咐,早见那班喽兵皆跪倒于地,声称情愿改悔。当时众人一齐拥起,一齐抢入内寨,将曹勇妻小全行捉出,复又将那几个亲信的头目,俱皆捉住,送到天霸面前。天霸命李七侯、何路通等人,押着人犯;自己前去找了吴球,带了关小西,并吴洪弟兄,将山中所有的埋伏,并那三座关寨,全行拆毁。此时天已大亮,命喽兵放下浮桥,一路过河,向琅琊驿而去。
  此时施公正在驿馆内盼望,见他们一夜未回,不知若何景象。忽听门外人声喧沸,听见贺人杰跑了进来,说道:“黄叔父与大众皆回来了。关叔父手里还提了个首级,想必是胜了敌人。现在门外招呼地甲,往沂州府投报呢。”施公听罢此言,心下甚为得意。正欲出来瞧看,见天霸与众人进来,将上项的事情禀明—遍。施公道:“贼首虽走,所幸这智明当场格杀,这也是一件快事矣。沂州府离此尚远,此地地甲何人?赶命前去通报。”天霸道:“总兵已命随同何游击前去通告了。”
  且说何路通押着人犯,随地甲一路向府城而来。此时,沂州府秦蔼仁正坐堂问案。忽然值日差上堂禀道:“大人快去迎接钦差,现在朝舞山的强寇已押解前来了。”秦蔼仁听报此事,吃惊不小!只得命原、被告暂退,自己迎接出来。不知如何交代,且看下回分解。

标签: 无名氏 施公案 五女七贞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武则天四大奇案》、《绣像后宋慈云走国全传》、《案中冤案》、《杀子报》、《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十大奇案》、《五鼠闹东京》、《九命奇冤》、《康熙侠义传》、《杨乃武与小白菜》、《张文祥刺马案》、《三侠剑》、《皇明诸司公案》、《包公案》、《狄公案》、《狄仁杰断案传奇》、《施公案》、《郭公案》、《海公案》、《蓝公案》、《林公案》、《刘公案》、《毛公案》、《彭公案》、《于公案》、《李公案》、《新民公案》。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