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案

清·无名氏·施公案(五女七贞)·第444---455回

时间:2017-12-11 16:21:06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15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四百四四回 飞毛腿刺杀假施公 殷赛花投宿关王庙  话说计全等九人直往大名府而去。走至中途,计全因问来差王贵道:“大名城中有什么宽大的客栈?”王贵道:“要算吉升栈最大了。施大人就在那里住的,捉住刺客之后,方搬到府衙。”计全道:“咱们就在吉升栈聚齐。”大家答应。计全又向王道:“...
  第四百四四回 飞毛腿刺杀假施公 殷赛花投宿关王庙
  话说计全等九人直往大名府而去。走至中途,计全因问来差王贵道:“大名城中有什么宽大的客栈?”王贵道:“要算吉升栈最大了。施大人就在那里住的,捉住刺客之后,方搬到府衙。”计全道:“咱们就在吉升栈聚齐。”大家答应。计全又向王道:“你可先赶一步进城,先见咱们大人,告诉他,我们在吉升栈聚齐。”王贵答应,飞马而去。于是计全又向众人说道:“我等这个样儿,还是不妥。须要改扮起来,陆续进城,方不碍眼。”殷龙道:“此话便是有理。咱就扮作乡佬的模样,叫赛花改作村女如何?”计全道:“使得。”猛、勇、刚、强四人道:“咱弟兄装扮什么呢?”计全道:“你四人就是生来面目,好在穿的衣服皆是公子打扮,不要更改。”猛、勇、刚、强四人答应。计全、李昆、贺人杰改扮了军官模样。当下就分头前进。离城不远,计全、贺人杰、李昆先行进城,就往大名府去见施公,回明一切。施公又将各情告知一遍。然后退出来,往吉升栈住下。殷龙父子及殷赛花,亦陆续来到。大家见面,彼此会意,分别住下。只等施公令下,便去关王庙行事,暂且按下。
  再说假施公与黄天霸等人离了大名府,直往京城大道而行。
  走了一日,已至广平府界,时将日落。正要寻找客栈,忽见前面有一处苇塘。这苇塘芦草丛杂,地方幽僻,若有刺客藏在此间,必无人看见,天霸也就暗中防备,又故意不做防备。施公的马刚走苇塘旁边,忽见苇塘内那些苇草一动,噗一声,蹿出一个人来,迎着假施公就是一刀。天霸急急上前救护,假施公已被刺死,跌于马下。那人一见刺死施公,好生欢喜。正要转身飞跑,却好天霸、关小西等蜂拥上来,四面围杀。那人便竭力招架。只见他凶勇异常,毫不惧怕。天霸等与他约斗了有二三十个回合,忽见那人觑着空,虚砍一刀,撒腿就跑。天霸等急急相赶,哪里能赶得上?你道此人是谁?原来就是飞毛腿智慧。他打听施公已经起脚,先与无量送了个信,然后他就一人瞒着大众,独自出来跟了下去,在此埋伏,刺死施公;他就不知道是个假的。看官,这假施公又是哪里来的呢?原来是从监里那死囚与施公模样仿佛的,装扮起来。黄天霸等人,也是假扮的。其实施公、黄天霸等,皆在大名府内住着;飞毛腿哪里得知,就是大名府合城的人,也一个不能知道。当下,假施公自有人将他掩埋起来,假黄天霸等也就回转大名府而去。飞毛腿自然也回关王庙送信,夸张自己本领功劳。无量听说,好不欢喜。复又防备了几日,怕有人前来查访捉拿等情。过了几日,见并无人来,心下也就没事。惟有无量来救智亮。
  且说施公见众人俱到,便暗请殷龙到大名府衙内,向他商议道:“本部堂请老英雄前来,有一事要与老英雄商酌,拟请老英雄扮做村老的模样,令嫒扮做村姑,暗藏利刃,前往关王庙,诱令该庙住持将令媛骗人暗室,作为内应;老英雄也在那里,用言将该僧稳住了心,然后再将寺中路径打听明白,本部堂自有人前来接应。”黄天霸道:“某等定于今夜三更时分前去,断不有误。此系除患之事,幸老英雄切勿推却。”殷龙道:“某等已奉命而来,何却之有?当照大人吩咐便了。”施公又道:“事成之后,本部堂当为令嫒奏请奖赏。”殷龙道:“这却过当,倘有疏忽,望祈勿罪。”施公道:“这须老英雄协助,断无不成之理。”殷龙答应,当即退出。回至吉升栈,将此话与赛花说明。赛花本意要帮助人杰立功,今闻此言,焉有不愿之理?当下就改扮起来。不多一刻,改扮停当。殷龙也改扮清楚。
  约有日落时分,父亥二人出了店门,出城往关王庙而去。这里,黄天霸、贺人杰、计全、关小西、李昆、何路通、李七侯、殷家四虎,也就陆续扎束停当。当即出城,在附近一个所在等到三更时分,以便前往,一齐动手,暂且按下。
  且说殷龙带着殷赛花,约有二更时分,到了关王庙门。此时庙门尚未闭,父女两人奔入山门,直往庙内而去。走至大殿,见有两个小沙弥在那里讲白话。殷龙首先走了两步,走到那小沙弥面前说:“大师父!敢在你们庙内借个光,容咱父女两个暂住一宿,明日当得奉上些香仪。”那小沙弥听说,当即涎皮涎面,向殷龙说道:“放着客店你们不去投宿,反到这里来借宿。须知道咱们出家人怎么留得妇女在此!这是有干法纪的。”
  殷龙道:“大师父!你们两位有所不知,这因咱们贪赶路程,今日多跑了些路,此时已有初更时分,城门是关了,城外又没处止宿,不得已才到贵刹借宿一宵。务祈大师父行个方便。”
  那两个小沙弥道:“你们虽如此说,我们可真不能做主,这须我们当家的他说行就行;说不行,你们父女只可再寻别处投宿。”殷龙道:“一家有一主,一庙有一神。既如此说,就请二位师父进去与当家的大和尚说一声;恐怕他不行,我与你一齐进去,哀告他老人家行个方便。”小沙弥道:“你们且在这里听信便了。”小沙弥转身进去,到了方丈,却好无量在那里吃晚饭。小沙弥道:“禀师父:现在庙内来了父女两个,口称:‘因贪路程,无处止宿,要在咱们庙内借宿一宵,明早便走。’徒弟不敢自主,特来请命师父,留与不留,好去回他。”无量听了这番话,心中一动,暗道:“这真是咱的时运到了,但不知那女子生的如何,如果品貌美秀,便将她留此庙中,与她乐一乐,有何不可?”一面想,一面问道:“这两个父女,有多大岁数了?”小沙弥道:“看着那老头子约有五十多岁,那女子不过二十上下。”无量一听,就想问小沙弥那女子生得如何?
  又碍难开口,因说道:“既如此,咱且与你看来。”说完就站起身来,同小沙弥往外便走。不一刻,到了大殿。
  殷龙在那里正是盼望。忽有小沙弥出来,后面跟着一个和尚,殷龙想道:“一定是方丈无量了。”打算上前问话,又听那和尚道:“人在哪里呢?”小沙弥答道:“就是坐在窗格口的那两个。”无量见说,就近前来。殷龙也就起身迎接上去。殷赛花见爹爹迎上去,她也随即走过来,口中说道:“爹爹你老人家务要同这位老和尚情商,请他留我们在此坐一夜,行个方便。你女儿实在不能走了。”就只两句话,那一种娇声娇语,早把那个无量的魂灵儿捏在半空中去了!当下无量听了这两句话,连姓名都不曾问,便与殷龙说道:“我们这庙里本不能留妇女止宿。因你如此年纪,又因你这女儿走不动了,出家人行的是方便,故此留你们父女两个暂住一宵。你且跟我这里来,有个僻静所在,与你两人住下罢。”不知带往何处,且看下回分解。
  第四百四五回 殷赛花假意诱贼秃 恶无量放胆犯佳人
  话说殷龙正想带他往里面,当下说道:“这就是师父行方便了。”说罢,无量就将他父女两个带人里面。转弯抹角,走了好一会。殷龙处处留神,记定出路。一会子走到一个所在,抬头一看,却是一明两暗,三间瓦房。无量道:“就是这个所在。我这地方,本来是为城里有绅士们来,碰着晚了,不能进城,就留他在这里住的。你们就在这里住一宿罢。”殷龙称谢道:“难得大和尚行这个方便,真是感激不尽了,明日当再告谢。”无量就将他父女引了进去,又叫人点了灯火进来。无量这才将殷赛花仔细看了一遍。只见他柳眉杏眼,粉脸桃腮;身穿一件翠蓝布棉袄,腰束青布裙,轻踏弓鞋,那一对金莲刚有三寸;头上一束乌云,绾了一个螺髻,实在美貌出众。看罢,心中暗想:“咱这庙里现放着七八个,哪个能如她这样美貌?今日真是意料不到,有如此美人送上门来,只可恨这老头子碍眼。”又想道:“我何不如此如此?那就好办了。”
  无量一面望赛花,哪知赛花也就故意卖风骚去勾引无量,心中却恨不能将他立刻杀死,暗道:“你这秃驴,你把姑太太当做何等人物!眼见得你死期快到了。”无量却哪里得知,因又问殷龙道:“你是从哪里来的?曾吃过晚饭没有?”殷龙道:“我们从沧州来的,要到大名府投一个亲戚。晚饭却不曾吃呢!”无量道:“你们既不曾吃晚饭,我叫人送些晚饭来与你们吃。饿着肚子,却不难受吗?”殷龙道:“师父,就叨扰你宝刹,再扰你晚饭,怎么过意得去呢?”无量道:“这又什么要紧?”又问:“会吃酒么?”殷龙一闻此言,就明白他的用意了。因凑趣说道:“老汉生平一无所好,惟有见了酒就是命,任谁送老汉的东西,都不受;若送老汉的酒,比送什么还高兴。”接上赛花在旁插口说道:“大和尚!你老人家不知道,咱爹爹有了酒,他什么事都不管了。问他的酒量并不大,至多一壶,他便醉了。既醉之后,就要去睡。这一睡,可是任你什么事,总叫不醒他。大师父虽然是美意,在我看来,可不要赏酒与他喝罢。万一他喝得醉了,咱只得一个人,要有什么意外之事,怎叫得醒他呢?”这句话一说,无量心内暗道:“若不用酒将他灌醉,这事却不好办。”正自暗想,忽见殷龙道:“姑娘!你这是什么话?难道你不知我爱的是酒,难得有喝,可不是要我命么?若说有意外之事,这位大师父赏酒与我,你叫我不要离此所在,还怕有强盗来打劫么?况且你我身上,不过带了些散碎银子,通共不足十两;就是我醉着了,有人将我银子拿去,也不算什么。姑娘!你不要说了。老子跑了两天,总不曾喝一顿好酒,今晚让老子喝一顿好酒罢!”无量听说这番话,好生欢喜,便转身而去。
  这里殷龙与殷赛花见无量绝不疑惑,心中大喜。当下赛花道:“我看这地方幽僻异常,断不是个好所在。爹爹,咱们何不趁着这秃驴不在此地,咱们四面瞧看一回呢?”殷龙道:“使得。”当下提了手灯,先到下首房内一看,只见有两张铺,也有帐子挂着,铺上被褥俱全,这便是预备本地绅士在此住的。
  殷龙父女两个,看了一回,无有可疑之处;又到上首房内来看,只见里面也设一张铺,也有帐子、被褥,靠铺旁边,上首设有两张书柜。那柜可不小,柜门关住,上面有锁锁着。殷龙就有些疑惑,到了此处,便执着灯,走近书柜,仔细一看,却早已看出破绽了。原来那柜门是假的,内里藏了消息,若要将消息在那里一带,这两扇柜门,登时就开,人便可从此进去;这边也有消息,只须将柜门上那把锁一按,柜门也就登时大开。殷龙看罢,心中大喜,便低声与赛花说道:“我儿你可瞧见么?”
  赛花道:“瞧见了。合该这秃驴要倒运了。”话犹未完,只见外面已有道人送进酒饭来,在桌上摆好。那道人就请殷龙父女去用酒饭,而且颇见殷勤,向殷龙道:“我家大和尚因有点小事,未便过来相陪。请你老多饮一杯罢。”殷龙也就回说:“请你谢谢你家师父,就说我感激他盛意。”那人答应。
  殷龙与赛花二人饱餐了一顿,却不敢饮酒,恐怕误事。壶内酒,却泼在房内地下去了。此时已经有二更时分,殷龙道:“咱们就在这房住下,等等消息,再做计议罢。”赛花答应。
  当下父女两个,就进了上房。殷龙一倒身,向那铺上一困,养歇养歇精神,好去动手。才倒上铺,不到片刻,就听见柜门吱嘎一声响,殷龙知是他,暗暗将赛花喊过来,说了几句话。赛花就在铺上一坐,低头如有所思;殷龙在铺上,故意打起呼来。
  赛花偷眼观看,只见那柜门果然大开。那和尚从里面走出来,在柜门口略停脚步,一听了铺上有人打呼,知道那老儿已是睡熟,便走至赛花面前深深一揖。赛花故意惊惶道:“和尚!你且放稳重了,为什么一人到此?你且退去。我父亲现在睡熟了,我是个女子,不便与你接谈。”口中只管如此说,那眼睛还是只管溜。无量看着了哪得不动心?更向前走近一步,道:“小僧大胆,一见小姐如此美貌,就心慕神往。好容易将小姐请到此间,总要小姐行个方便才好。”殷赛花见他如此说法,心中恨不能拔刀,就此一刀将他砍为两段;又恐他寺内人多,外面众人未到,一经动手,无人接应。只得耐着性子,脸一红,口中说道:“和尚!你敢是疯了么?你趁着我爹爹睡熟时,你来欺负我女子么?”无量道:“小僧怎敢欺负?实在是心爱不舍。务祈小姐方便。”赛花道:“这可不能,你赶快出去,若再如此,我要叫我爹爹了。”无量此时也就勃然大怒道:“我且告诉你,这是什么地方?你不进来算是你的运气;既然到了这里,想不给你师父快乐一夜,那是断断不能。你如果是明白的,好好跟师父到那边屋里,先陪师父饮几杯酒,然后与师父行乐,咱把你做心肝般看待。若有半字不行,那可由不得你不行,咱就要动武了。”赛花听了此言,直气得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就要拔刀相向。殷龙在床上,也知道女儿忍耐不住了,恐怕性急,反于事无济,只得暗暗捏她一把。赛花知道,复又将一口气捺住,仍与秃驴商议,万万不可。无量哪里答应?抢一步就将殷赛花的手执定,拖着就跑,进了柜门,直向那边去了。殷龙见殷赛花被和尚拉到那边去,他也就一翻身爬了起来,将身边的利刃取出,一蹿身到了房外;随即纵身上了房檐,向那边屋内看,忽见迎面一条黑影一蹿。不知此人是谁,且看下回分解。

标签: 无名氏 施公案 五女七贞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武则天四大奇案》、《绣像后宋慈云走国全传》、《案中冤案》、《杀子报》、《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十大奇案》、《五鼠闹东京》、《九命奇冤》、《康熙侠义传》、《杨乃武与小白菜》、《张文祥刺马案》、《三侠剑》、《皇明诸司公案》、《包公案》、《狄公案》、《狄仁杰断案传奇》、《施公案》、《郭公案》、《海公案》、《蓝公案》、《林公案》、《刘公案》、《毛公案》、《彭公案》、《于公案》、《李公案》、《新民公案》。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