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案

清·无名氏·施公案(五女七贞)·第432---443回

时间:2017-12-11 16:00:44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09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四百三二回 洞房春暖措置咸宜 金屋风和铺陈华丽  话说殷龙请计全、李昆二人去看新房,计、李两个当下随着殷龙去往内室。走过两进房屋,到了第三进,在院落左侧有一道六角门。进了六角门,是一所小小的花园,内种了许多梅花,正是大开的时候,芬芳扑鼻,一色清香,仿佛入神仙境界。计全赞赏道...
  第四百三二回 洞房春暖措置咸宜 金屋风和铺陈华丽
  话说殷龙请计全、李昆二人去看新房,计、李两个当下随着殷龙去往内室。走过两进房屋,到了第三进,在院落左侧有一道六角门。进了六角门,是一所小小的花园,内种了许多梅花,正是大开的时候,芬芳扑鼻,一色清香,仿佛入神仙境界。计全赞赏道:“这个地方,咱们何修而得此,殷大哥真不愧为神仙中人。”迎面是一排朝南五开间的楼房,上下窗明几净,亦雅洁、亦繁华。殷龙在前带领着计、李两个,穿过那朝南的房屋,后面又是一座院落。在右侧上有一个月亮门,殷龙进了月亮门。计全在月亮门外往上一看,见门头上嵌着一方小匾额,写着“小桃源”三字。计全、李昆进了月亮门,里面垒石为山,周围皆种着许多碧桃。计全道:“可惜此时正交冬令,若至春间,这桃花鲜艳,又是一番神仙乐境了。”说罢,因问道:“到底新房设在何处?”殷龙道:“就在这里。”计全听说,抬头一看,见上首一顺三开间朝南的房屋,檐口挂着许多灯彩,迎风荡漾,红绿相间,一色通明。殷龙带着计全、李昆二人进了那屋。只见明间上面摆着一红木搁几,左边摆了一座漆红细瓷花瓶,瓶中插了许多梅花、天竹;右首一面大理石插牌,当中挂着“刘阮到天台”的图画。两旁挂一副描金团龙红笺七言对,两边分排着一色红木雕花八张交椅。壁间上首挂八幅唐伯虎的“汉宫春色”,当地铺了五色毡毯,上面悬着四张大红纱灯。在搁几下摆设着一张红木八仙方桌,桌上也摆着许多古玩,桌面前系着一幅大红平金福禄寿三星的桌帷;紧靠搁几分摆了两张宝座。他二人四面观看了一回,已是称羡不已。
  猛然间见上首一幅大红门帘,被风飘起。计全、李昆同一看时,只见一幅大红贡缎五彩平金门帘,上面绸额上有四平金的金字:百子千孙;门头上装着一块白绢,画五彩和合团的灯匾额;门柱两旁皆贴着万年红贴金字的联句,写的是:“世无双美玉称完璧,称第一仙人许状元。”那计全、李昆二人看罢,当由殷龙邀进新房。
  一进里间,只见五光十色,几有目不暇接之势。但见迎面一排红木嵌玻璃竖柜,柜以上四双一排,两排朱红漆的大皮箱。下面箱柜皆钉着白铜四脚,锁匙配搭齐整;上面当中安设了一张红木雕花大床,床上有花板雕刻《满床笏》花纹;顶上还有一架床棚,是请名人画就的“织女图”。上挂湖色湖绉鸳鸯帐幔,大红缎平金帐沿,镀金帐钩,大红飘带;床上堆叠着五色丝绸被褥,一对鸳鸯绣枕并列中间。紧靠房门摆设着一张红木四方桌,上下皆排着交椅;桌上摆了许多芸香炉台并花烛等类。壁上挂着一幅天仙送子图,两边也悬着七言联对。对面檐口是一绯两扇吊窗,上糊着绯色红纱;窗脚下摆着一张红木条桌。厢房迎面也是一排吊窗,一样的绯色红纱糊就;窗脚下也摆了一张红木三抽屉长条桌,桌上摆设了许多妆镜、梳箱之类。迎窗户对面壁上挂了四幅美人琴条,下面摆着一座红木雕花衣架。条桌对面一排红木方几、四张红木靠背椅。竖柜的面前摆了两张红木春凳。计全、李昆二人细细看了一遍,因向殷龙道:“老大哥,你今日代他们铺设如此整齐,如此华丽,便宜了小两口儿受用。这真是佳儿佳婿,溺爱过深了。”殷龙道:“二位老弟有所不知,咱的赛花女儿虽然性情有些倔强,她却有一件好处,于‘忠孝节义’四个字上颇能讲究,而善事我老两口儿;就是对于姑嫂分上,她还尽情尽理,从不曾恃爱,所以我们老两口儿看她如此居心,等她嫁人的时节,好好儿的陪送她一份妆奁,觉得心上才可以过得去。又说我那女婿,见识是大的,逐日所见皆是繁华之地,富贵之场。咱若太鄙陋了,岂不给那女婿笑话。又况施大人待我女婿那段恩德,我将妆奁稍赔得厚些,便是施大人听见,我也觉体面些了。”计全、李昆听罢,复赞道:“老大哥,你真是表里兼尽、文质得宜,但未免太费心了。”说罢,彼此哈哈大笑。
  当下一同出了新房到了外面,计全便指着对过一个房间,说道:“这房间又做何用,想也陈设精致了。”殷龙道:“这个房间,也是为他们两口儿所设。虽然为他们设的,却还是专为人杰一人。这是怎么说的,平时料想人杰不能常在这房内,也得另外有个起坐。所以在这对过,给他收拾一间出来,好让他做个退步,咱们何不再去看看呢。”说着,又一同到了对面房内。果然也是陈设精致,却不同新房内那一种旖旎风光。计全、李昆又称赏了一回。
  正自要去,忽听一阵妇女笑语之声,打从外面进来。计全、李昆便不敢出去,就在这里间坐下。殷龙见有妇女到来,而且是笑语嘈杂,赶着大步出了房门,低低说道:“有客在这里,你们到新房里罢。”他这出去招呼,为的是叫她们不可太为笑谑,恐为尊客听见,笑话他们没规矩。就殷龙出去的时节,计全与李昆便在房内向外偷瞧。但见两个二十上下的女子,生得颇为娇美。原来这两个就是殷龙的内侄女,一个名李月英,一个名李秋英。接着是三个,二十岁上下,一个是殷龙的外甥女名唤王兰珠,那两个是外甥媳。后面又是两个少妇,年纪也不过二十上下,就是殷龙的两个媳妇。末后一个老太婆,那就是殷龙的妻子。计全、李昆看罢,却好殷龙转身进来。计全、李昆赶着坐定。只见殷龙说道:“劣兄这几个内侄女、外甥女,平时与赛花最为亲热,比同胞的还要好呢。我昨日一起把他们接了来,让他们与赛花儿谈说谈说。不过就是专好说笑,未免有些不雅。”计全、李昆说:“少年人大半如此,这也不算什么。”说着向外而去。未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四百三三回 口占雀屏允称快婿 梦联鸳枕竟遂良缘
  话说计全、李昆看了新房,由殷龙陪伴出来,仍到客厅饮了一回酒,这才散席。贺人杰今日却不曾来,仍在南庄。那屋内有殷龙的两个儿子陪他。计全、李昆回去,殷猛、殷勇这才回来。当下计全、李昆就把新房内所有陈设如何精致,如何繁华,与人杰说了一遍。人杰外面害臊,心里却甚欢喜。光阴迅速,早又是十六。这日一早,殷龙就派人拿了名帖及衣冠等类过来,请二位大媒并新郎过去。当由计全、李昆将衣冠接过来,令人杰装束。不一会那边又放三乘大轿过来,却好人杰已装束停当。计全、李昆先上了轿,然后人杰也上了轿,还有鼓乐在前引导,一路吹吹打打,不一刻已到庄前。
  那庄口上早有人在那里盼望,一见新贵人已到,赶着有人取了一挂旺鞭点燃起来。只听炮声震耳,那鼓乐更是不住吹打。三乘大轿由正门而进,到了前厅,三人下了轿。计全、李昆引着人杰趋跄而进。里面早有许多亲戚朋友迎接出来,一齐进了正厅。计全、李昆先与殷龙道喜,然后贺人杰由殷龙起挨次行礼,拜见诸亲友。见礼已毕,又有傧相将人杰领人后堂,拜见岳母等人。当下殷龙体贴入微,就命傧相此时不必拜见,随后一起见礼罢,傧相答应退出。此时客厅上来看新姑爷的人,已拥挤的数层,你言我语。有的道:“这新姑爷真是好体面的!”有的道:“你知他生得体面,不知他的武艺更好呢!”
  又有的道:“我是知道他武艺的,那年在我们这里争斗的时节,我们老庄主都不曾赢他一刀一枪,你道他本领可好不好呢!”
  那个又道:“那年他在这里的时节,那身材比现在还要小呢,看将去真是个小娃娃,不过隔了两三年就长成为大人了。”又有一个道:“看将起来,他不过十八九岁。”那个又道:“何尝不是呢。我老说比老庄主的女儿大一岁,今年赛花姑娘十七岁,他一定是十八岁了。”又有的道:“以我们家赛花姑娘匹配把他,这才是:‘天生一双,地生一双’呢!两个人模样儿又好,武艺儿又好,真是选也选不出来的。”那个又道:“如果不是这样,我们老庄主也不肯就答应嫁他呀。”又有一个道:“不知我们赛花姑娘曾看见过他么?”那个又道:“你不是发糊涂么!你不记得那年,赛花姑娘还与他战了好几阵,两个人一般的不分胜负。”
  大家正说笑之间,忽闻得一片鼓乐之声从里面吹出,原来是傧相率着乐人出来,请贺人杰进去沐浴更衣,参拜天地。当下贺人杰随着傧相进去;停好一会,复由傧相、鼓乐将人杰引导出来。只见人杰此时不似进门时模样,但见朝衣朝服、披红插花簇簇新一个新贵人。到了客厅略坐片刻,有庄丁摆上酒席,大家依次入席。今日贺人杰是首席首座,大家坐定。由殷龙送酒已毕,然后各人胡乱自吃了一顿饱。为的是巳正二刻吉时新人交杯合卺,因此大家不便闹酒,惟恐耽误吉时。且留着量晚间痛饮,因此吃得颇为快速。午饭已毕,又稍停了片刻,只见傧相来请新贵人登堂交拜。贺人杰即随傧相进入,里面红毡贴地,殷赛花早有两位搀亲全福太太并喜娘人等搀扶出来。
  傧相赞礼,二位新人先拜了天地、祖宗,然后彼此交拜,送入洞房。由贺人杰带着红巾,二人坐床撒帐,合卺交杯,诸事已毕;傧相在外又请两位新人出堂,恭拜亲戚故旧。喜娘在里面答应。不一刻二新人扶出洞房,来到客厅,分上下首站起。此时厅上所有亲友齐列两旁,只听殷龙开口说道:“请二位大宾老爷开拜。”傧相迎接奉请,计全、李昆二人即便上前,傧相便请二位新人拜见,共计拜了四拜。计、李二人亦复回拜了四拜。那边殷龙还道:“诸事大宾费神,理当再拜四拜。”计、李二位再三逊谢,傧相这才止住。接着家内亲戚,挨次拜毕。最后请殷龙夫妇暨殷猛、殷勇夫妇,殷刚、殷强等人,拜毕,诸亲友退下。复由喜娘搀扶新娘进房,人杰亦随了进内。两位新人就在洞房稍歇片刻。
  傧相复又出来,请诸位亲友去看看新娘。殷龙首先邀了计全、李昆二人,其余亲友亦各随其后,大家一起来到小桃源。
  计全、李昆首先进房。喜娘一见大宾老爷进来,当即请新娘立起迎接。计全、李昆近前将赛花上下看了一遍,极口称赞道:“风流庄静,体态端凝,将来定准是一位夫人,真生得好个福相。”说罢,又掉转头来望殷龙说道:“老大哥!这是你的福气。这样一对佳儿佳婿,你也算得心满意足了。”殷龙道:“这总是托老弟及大人的恩典,成全他们的良缘,劣兄有什么福分呢。”接着诸亲友挨次近前看了一回,无非是称赞个好字。大家看过新娘,复由殷龙邀同出去。里面还有些女眷去看新娘,我也不必细表。
  此时是仲冬天气,俗话说得好:“十一月中,梳头吃饭工。”
  极言日短之意。就是这两个新人拜堂已毕,送入洞房,交杯合卺,复又出来参拜亲友,大家看过新娘,却又是上灯时分。只见前后各处所有的灯烛,只点得一色的通明,如同白昼。殷龙因喜欢热闹,又雇了两班清音,分为前后,演唱曲词。此时诸事已毕,两班清音便一齐打了锣鼓开唱戏文。只听得鼓乐喧天,声音嘹亮,前后都大唱起来。不一刻厅上又摆出酒席,晚间的首席座便是计、李二位。厅中一顺排了两席。计全年龄稍长,就在上首一桌首席上坐下;李昆年龄稍轻,就在下首一席首座坐下。殷龙在计全这席相陪,其余诸亲友各依年龄坐定。
  殷龙又叫人将人杰请出来,派他在第三席坐下。人杰再三相让不敢先坐,诸亲友亦再三相让,人杰只得坐下。酒过三巡,清音拿了戏目上来,请诸位尊客点戏,乃送至计全面前请点。计全也不看戏目,只点了一出《满床笏》。其次李昆点了一出《佳期》。再其次即挨到人杰,人杰不敢。先各亲友,招呼班头送往他客先点。各亲友有点《教子》的,有点《梳妆跪池》的,有点《大宴》的、《小宴》的,还有点《赏荷》的,各人点毕。挨到殷龙点了一出《甘露寺相婿》接唱《洞房》。大家一看殷龙这出戏,齐声笑道:“你看这老儿自命得太厉害了!谁不知你相得好女婿,你还怕人说你眼力不好,偏要点这出戏炫耀于人。你这老儿也未免太狂了。”说罢,大家笑个不止。
  于是清音就唱起来。诸亲友传杯弄盏,互相痛饮。酒至半酣,大家皆吃得高兴。如何大闹洞房,且看下回分解。

标签: 无名氏 施公案 五女七贞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武则天四大奇案》、《绣像后宋慈云走国全传》、《案中冤案》、《杀子报》、《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十大奇案》、《五鼠闹东京》、《九命奇冤》、《康熙侠义传》、《杨乃武与小白菜》、《张文祥刺马案》、《三侠剑》、《皇明诸司公案》、《包公案》、《狄公案》、《狄仁杰断案传奇》、《施公案》、《郭公案》、《海公案》、《蓝公案》、《林公案》、《刘公案》、《毛公案》、《彭公案》、《于公案》、《李公案》、《新民公案》。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