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案

清·无名氏·施公案(五女七贞)·第420---431回

时间:2017-12-11 15:45:53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14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四百二十回 毛家营强盗落店 贺二房店主设机  话说卫辉府将赏格悬挂出去,并移知邻境各府州县防营。  不到数日,各处皆接到公事,也就分别派人擒捉。更兼通衢要道画影图形,往来之人无不知道。因此,大家俱有些想得赏的心,也就处处留神。凡那些营汛兵丁,遇有往来面生可疑之人,都要向他盘...
  第四百二十回 毛家营强盗落店 贺二房店主设机
  话说卫辉府将赏格悬挂出去,并移知邻境各府州县防营。
  不到数日,各处皆接到公事,也就分别派人擒捉。更兼通衢要道画影图形,往来之人无不知道。因此,大家俱有些想得赏的心,也就处处留神。凡那些营汛兵丁,遇有往来面生可疑之人,都要向他盘查。这个风声传出,远近皆知。
  且说窦飞虎、马虎鸾二人,自从草凉驿逃走了之后,便从原路赶奔同行,且预备前途得空,再行动手。窦飞虎又将双钩收拾好了,准备再厮杀一场。这日走至毛家营。这毛家营系与山东、直隶交界地方,也是个极大的乡镇,做买卖的亦复不少。
  他二人到了镇上,先住了客店。才进得店门,见有一丛人在那里观望,墙壁上贴了一张告示,大家喷喷咂咂念个不了。窦飞虎二人看见,也不认识,虽听得各人念道,却也不甚清楚;再一细听,却听出他二人自己的两个名字,说什么若捉拿着了,还有赏银五百两。二人听到此处,窦飞虎即将马虎鸾暗暗一扯,马虎鸾会意,当即走了过来。窦飞虎又向他做了个暗号,马虎鸾更加明白,当即便借
  话说道:“咱们到这好一会儿,你们店主连招呼都不招呼,敢是瞧不起咱们是过客么?既如此,除了你这家客店,难道没有别家!咱们走罢,免得这里受他娘的鸟气。”说着就掉转了身来,向店外就走。那主人先见他二人进来的时候,倒不在意,此时见他二人口中借话发作,又见他二人形色仓皇,便有些疑惑起来;再将他二人细细一看,与那赏格上所填的相貌,一般无二,因即吓了一跳,暗道:“原来就是他两个,怪道这般仓皇,欲借话发作,趁此逃走呢!咱何不作个见怪不怪,将那二人诳谎下来,先以好言安慰,再以美酒醉他,然后把他二人绑起来。听说施大人早晚也要到了,将去请功,岂不是一件大大的财运么!”心中想罢,便即赶上前,向他二人说道:“二位尊客休得动怒,请宽恕小人接待来迟。只因小店过客甚多,往往有接应不暇之势,难得尊客前来照顾小店生意,小人岂有将生意推出门外之理!只要客官住下来,所有一应茶水、面饭、米饭、酒菜,一切都件件精美;小二们包管一呼即至,尊客要什么有什么。在小人看,尊客还是在这里住下罢,省得又去别家了。”窦飞虎与马虎鸾二人听了店主这一番话,倒觉得委婉动听,又见那店主人一团和气,自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因也说道:“非是咱们要别家去住,你瞧你家可有招呼么?”那主人见窦飞虎等二人似有活动之意,因赶紧进言道:“你老如果住下,咱们必加倍照应,以赎前罪如何呢?”窦飞虎望马虎鸾道:“兄长你意下如何?”马虎鸾向窦飞虎道:“老兄弟,咱想这儿到处皆然,既是掌柜的这般殷勤,咱俩就住下罢,不必三心两意了。”窦飞虎听他说“这儿到处皆然”一句话,也早会意是含着那件事了,因也接口道:“既是兄长看掌柜的好,咱们就住下便了。”说着二人复又转身进来。
  店主人见他二人进来,心中好不欢喜,当即带着笑,将他二人引到店后那间空房内去。窦飞虎二人进了上房,将房子一看,果然洁净,心中也甚欢喜,便就坐下。那店主人在旁说道:“你老请坐,咱去唤伙计来伺候,并去打了面水、泡上好茶,请你老净面、饮茶。”窦飞虎答应,那店主人出去。不一刻,店小二果然打了两盆面水、两壶好茶,摆在二人面前。窦飞虎二人先净了面,这才喝了两口茶。店小二在旁又问道:“你老还是先饮酒?还是等一会儿?如果就饮酒,可要什么?你吩咐咱好出去叫唤。”窦飞虎道:“你家有什么好酒菜,说两件给咱们听一听,好便咱们拣来合意的要。”店小二道:“咱们店里顶好的酒,是竹叶青、菊花黄、玫瑰露、原封的顶好高梁。菜是醋溜鱼、白切鸡、烧牛脯、鸡子儿、油煎豆腐、黄芽菜、炸肉丸、炒鸡丝、玉兰片皆有,听你老拣点罢。”窦飞虎道:“你就给我俩把那烧牛脯切二斤,把肥鸡切一盘,黄芽菜、炸肉丸各做一件,竹叶青打上二斤。有面饭么?”店小二道:“卖的是面饭,肉馒头、糖馒头、锅贴儿、大饼通有的,你老要啥呀?”马虎鸾道:“你就再给咱薄饼打上四十张,锅贴儿做二十个,再拿两碟甜酱就得了。”店小二答应,不一刻拿了两壶酒、两副杯箸、四个小菜碟,将桌子上排好。那四个小菜碟内,一碟是大椒黄芽菜,一碟是拌韭黄,一碟是猪肉,一碟是乳牛脯。窦飞虎在上首,马虎鸾在下首,二人对面坐下。小二在旁又说:“你老叫的菜顷刻就来,厨房里在那儿做了下锅,一会就到。你老先饮酒罢。”窦飞虎二人便将酒壶拿起来,先斟了一杯,在口边呷了一呷,觉得一阵清香直入鼻孔,暗道:“果然好酒。”于是一饮而尽。正要催菜,只听外面喊道:“王家第二的快来端菜罢。”店小二听喊,赶着答道:“来了。”一声未完,早掉转身出去,顷刻间端了进来,在桌上一件件摆好。
  窦飞虎二人也就执着筷子,一件件尝了滋味,觉得件件可口,心中大喜。
  店小二此时尚未退出,站在一旁伺候。窦飞虎就向店小二问道:“你可是姓王,排行第二?”那店小二随道:“咱这店里都叫咱做王家第二的。”窦飞虎又问道:“你掌柜的姓什么呢?”王二道:“姓贺名唤世保。”窦飞虎道:“你这店里有多少人?在此开了几年了?”王二道:“咱这店是家老店,连我家少掌柜的已有三代。不瞒你老讲,南来的,北往的,谁不知道咱这贺二房,买卖公平,伺候周到。但是咱与你老两位谈了这半天话,咱还不曾请教你老两位尊姓呀。你老尊姓呢?”
  窦飞虎见问,不敢说出真姓,随口应道:“咱姓张。”指着马虎鸾道:“这位姓李。”王二道:“你老两位是打哪儿来的?还是往北边去?还是往南边去呢?”窦飞虎道:“咱俩是往南边去的。”王二又道:“你老俩向来做什么贵业呀?”窦飞虎道:“咱向来做布业,这位李客人做烟业,一向是在北边做买卖;现在因为有两个朋友,咱俩到南方合作一家买卖,因此经过这里。”王二道:“原来是二位大客人,小人倒失敬了。”
  窦飞虎又问道:“王第二的,你这店里共计有多少伙计呀?”
  那王二道:“没多少,连咱家掌柜的,总计十七个人。到了忙的时节,还是照管不过来,所以常常得罪客人。所幸咱掌柜的从来不曾见怪,都是笑脸相迎。因此来往的客人,只要住了一次,下次皆要到这里来的。”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四百二一回 恶强盗因醉遭擒 贺店东半途送信
  话说窦飞虎与马虎鸾一面饮酒,一面与王二闲谈,王二也不厌烦,有心有肠在一旁回答。窦飞虎二人,不知不觉已将两壶酒饮完;加之马虎鸾更喜饮酒,今日见了这上等好酒,只顾在这里痛饮,把那赏格上事忘了。两壶酒饮完,王二在旁看得清楚,不等他二人叫添,他早到外边又拿了两壶进来。马虎鸾二人,见他灵巧非常,心中甚喜。因又接壶在手,二人又斟上一杯,对面畅饮。马虎鸾又问道:“王第二的,咱且问你:咱们方才进来的时候,那边簇着许多人,在那儿看什么,你可知道么?”王二一听此言,心中暗想:“你这忘八羔子、狗强盗,你还在爷爷跟前装佯;你既装佯,咱倒不能不告诉你,给你知道。”因说道:“你老不知,只淮安有一位总漕施大人,奉旨进京陛见,打从草凉驿经过。于前月二十六夜,在行辕内忽然来了两个刺客,要刺他老人家。后来被他手下一个天下闻名的人,现在做了总镇,唤做黄天霸,还有什么副将、参将等一干人知道了,因此那两个刺客就与他等大杀起来。哪知那两个刺客本领高强,不曾被黄天霸等捉住,反而脱逃去了。因此施大人心中不甘,定要捉住这两个刺客问罪。又恐这两个刺客走远了,所以各处行文,悬了赏格,就同古来那画影图形一样。那些人簇在那看的,就是赏格上面写得好不厉害,说是不论军民人等,如有将那刺客窦飞虎、马虎鸾二名擒获着了,每名赏银五百两;如有知风报信,因而拿获的,每名赏银一百两。有人看了这赏格,皆道这两个刺客,大概本领是天下无敌,连那天下闻名的黄天霸,总也不曾将他拿住,还有什么人能捉住他呢?这张赏格,还不是空贴了吗!咱看起来,这赏格也是不过他们做官不能不这样办法,好掩人耳目呢!你老两位的明鉴可不是么?”窦飞虎、马虎鸾二人听了小二之言,心中也觉有理,暗道:“有一个黄天霸,还有许多犬群狗党,皆是能征惯战之人,总不曾将咱等拿住,足见咱俩的本领,也可算得天下无敌了!”
  想罢,因说道:“王第二的,你这话果然不错。就是咱俩看起来,这两个刺客,也是拿他不住,那张赏格还不是白贴吗?”说着好生得意,又一面大饮起来。
  他二人一壁厢畅饮,王二一壁厢暗道:“你这两个死囚,死在头上还不知道。眼见得用酒将他灌醉,好歹拿去施大人那里献功。”王二尽管暗想,他二人的两壶酒倒又饮完。窦飞虎饮了两壶却也够了,惟有马虎鸾最是贪杯,只要有了酒,虽把刀架在他头上,他皆不顾,还是吃酒,总要吃到烂醉如泥的时分,他才丢手不吃。此时的酒,只不过有了十分之四,他哪里就肯不吃呢?因又叫小二去添。王二答应,即刻又去添了两壶进来,不一刻倒又饮完。马虎鸾又喊添酒,王二在旁暗暗惊道:“这两个死囚,如何酒量这般大!我家竹叶青,从来不曾有人能吃两壶,只要到一壶多些就要醉的;任他大量,至多两壶,从无不醉之理。他两个已经各人三壶了,还是要添,难道这酒不曾吃在他肚子里,吃到隔壁人家去了吗?且不管他好歹,把他灌醉,好给咱献功得财。”想罢,又去添酒。窦飞虎见王二出去,便低低向马虎鸾道:“兄长,你老可留些量罢,不要吃醉了误事。咱们虽不怕人,到底是醒的好,醉了究竟有些不妥当。”
  这一句话,方才把马虎鸾提醒过来。正要回答,却好王二将好酒又打了两壶进来。马虎鸾接着壶,又斟上一大杯,向飞虎说道:“咱们吃了这杯,也可吃饭了。”飞虎道:“可吃饭了。”
  因向王二道:“那薄饼可曾打好吗?”王二道:“早好了,你老就吃吗?方才两壶酒还不曾饮完呢!”窦飞虎道:“你去取来,咱们就要吃的。这两壶酒还怕不完吗!”王二答应,转身出去取饼,一会子饼取进来。二人便将酒壶放在一旁,来拿饼吃。此时窦飞虎已吃得有八分醉了,马虎鸾竟是有九分醉了。
  你道为什么方才已不过十分之四,怎么顷刻间就醉到九分呢?
  诸位有所不知,刚才王小二拿进来的这两壶酒,虽然同从前的一色,却是加了些作料进去了。就是如那《水浒传》上所说的蒙汗药,因此马虎鸾吃了一杯,就醉到有九分了。
  且说窦飞虎已醉了八分,勉强吃两张薄饼,便就不能吃,就想去睡。马虎鸾正吃之间,忽觉头一晕、眼一花便坐不住,登时就往后一仰,跌倒在地。窦飞虎虽然想睡,心中却又明白,一见他倒下来,心中暗道:“这怎么了?咱俩俱醉了!咱虽不曾醉倒,如何也是四肢无力。万一此时有人将咱俩暗算起来,却才是睁着眼自投罗网呢!”一面想一面也就不觉得睡去了。王二在旁看得清楚,只见他二人仰面朝天,酣呼大睡。当下飞奔出屋,走到店东面前,说道:“小掌柜的,那两个狗强盗已醉倒了,现在都已睡熟了,你老去动手罢。”店主一听,好不欢喜,赶着迈步上前,走到屋一看,果然不错,窦飞虎与马虎鸾二人俱是酣呼大睡。
  当下店主人即与王二先将他二人的包裹打开来一看,只见里面包着有二三百两银子,外有一把两刃刀,一副双钩。店主人看见这两件兵器,知是他二人所用之物,因代他二人拿出来,叫小二在外面藏好,防备他二人醒来拿起来杀人。将他的兵器拿去,他虽醒来,也就英雄无用武之地了。又在飞虎身旁搜了一回,并无他物。复在马虎鸾身上去搜,搜到腰间,有一件东西,有八寸长一个竹筒。店主人也不知何物,拿在灯下仔细一瞧,见竹筒两头俱是消息儿,因此便不敢动,想是里面有什么伤人之物。幸亏他自家小心,若稍一大意,一定是要受伤的。
  原来这竹筒内就是马虎鸾所用的三棱箭暗藏在内。主人若要取出来看看,那就不妙了。店主也就将三棱箭放在一旁,叫小二拿出去,与那兵器放在一起。这才命王二寻了两根粗麻绳,又喊了五六个伙计进房来,大家一齐动手,去捆窦飞虎、马虎鸾二人。大家七手八脚,一面捆一面骂道:“你这两个忘八羔子,施大人是当今的一个清烈贤臣,自从有了他老人家出来,代我们这些百姓除了多少害。你这两个狗强盗,不思改邪归正,又要仗着自己的本领,做那无法无天的事,前去行刺他老人家。
  幸亏黄天霸老爷与一众英雄知觉,与你们格斗了一夜。施大人不曾被你害了性命,不然就送在你两个狗强盗手内了。”骂着,早将二人绑缚起来,抛往一旁,贺店主率领众人出房而去。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标签: 无名氏 施公案 五女七贞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武则天四大奇案》、《绣像后宋慈云走国全传》、《案中冤案》、《杀子报》、《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十大奇案》、《五鼠闹东京》、《九命奇冤》、《康熙侠义传》、《杨乃武与小白菜》、《张文祥刺马案》、《三侠剑》、《皇明诸司公案》、《包公案》、《狄公案》、《狄仁杰断案传奇》、《施公案》、《郭公案》、《海公案》、《蓝公案》、《林公案》、《刘公案》、《毛公案》、《彭公案》、《于公案》、《李公案》、《新民公案》。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