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案

清·无名氏·施公案(五女七贞)·第396---407回

时间:2017-12-11 15:11:04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11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三百九六回 吴用人详细说机关 黄天霸决计索御马  话说吴用人一见天霸,跪在地下。天霸问了他的名姓。吴用人将名姓报出。天霸又问他前来禀报何事?吴用人道:“小人却有机密奉禀,请老爷屏退左右,小人才敢细说。”天霸道:“此间皆是同来的老爷们。尔有什么话,但说不妨!”吴用人道:“小人...
  第三百九六回 吴用人详细说机关 黄天霸决计索御马
  话说吴用人一见天霸,跪在地下。天霸问了他的名姓。吴用人将名姓报出。天霸又问他前来禀报何事?吴用人道:“小人却有机密奉禀,请老爷屏退左右,小人才敢细说。”天霸道:“此间皆是同来的老爷们。尔有什么话,但说不妨!”吴用人道:“小人本是连环套窦耳墩寨内看管鼓楼双钩的头目。因昨夜老爷在山上遇见小人,说是前去盗钩。小人恐怕有失,赶着奔回鼓楼,哪知双钩已经失了所在。后来小人一想:既然失去双钩,窦耳墩必然要问小人的罪,小人因此逃下山来。本拟投往他处的,后来仔细思想,因闻老爷的大名,是一位忠心赤胆的国家大忠臣,而且武艺超群,名闻天下,故想前来投诚。又思窦耳墩他虽然现在强横,不过是一名草寇,终久都要被老爷们剿灭的,何必在那里随他为寇。说起来都是强盗,将来天兵到此,或竟由老爷们焚毁山寨,将他等捉住正法;小人如在寨里,也不免玉石不分。因此左思右想,还是投到老爷麾下,哪怕当个马夫,执鞭随镫,总比那做强盗的声名好多了。”天霸道:“你既有机密,速速说来,不必再说闲话了。”吴用人道:“只因那匹御马,自盗来的时候,以至老爷第一次上山,皆在马房内喂养。及至老爷去后,窦耳墩便藏到那石室内去喂养了。”
  天霸听了此言,便问道:“你可知道么?”吴用人道:“小人知道的。小人此来,就是要将那开石门的法儿,禀知老爷,好使老爷前去他那里,将那御马取回,送往京城复命。”天霸道:“你既知道,你可详细说来。”
  那吴用人道:“那石板上面安着一副铁环,猛然间可瞧不出,必得细细去看,才看得出来。只要将那铁环用手指扳定,先向外一推,后向里一拉,那石板大开,即有门径可入。但必须将那铁环再向中间一按,内中便有双连环钩,将石板钩定,再也不得覆关起来。不然人才下去,一触消息,石板即压下来,任你有本领的人总要压成肉酱——这件事为最最要紧。下去之后,皆是连环路。人家但知此山名曰连环套,其实这石室内才是连环套呢!老爷如进去时,切记八十步一转,少一步不能,多一步不可。若实在记不了这许多,但看那有石墩子所在,就向右首转弯。随后出来,都向左首转弯。到了里面,有个六角门,门内就是那养马的所在。但是六角门是终日闭着不开。看起来并不希罕,只要将它推开来,就可进去了;其实不能推,如若去推,不但门不能开,而且上面有八十斤重的大钢锤,只要将门往里一推,那两个锤头就打下了,即刻脑浆迸裂。如要开此门,还要将门上两个大铁圈,攀定在手上,轻轻的向怀里一拉,那上面两柄锤头,自然而然就分在两边,那两扇门也就自然而然开了。若要关此门,那门后还有两个小铁圈,也将那铁圈执在手中,还是向怀里轻轻一拉,那两扇门自然关了。出来的时节,人在门里,却不要开门,反要推门。那门经人一推也就开了,这是六角门的暗记。窦耳墩的住房,就在这里面一块玲珑石背后。那玲珑石也是暗记,只要认定石头左半边,有个拳大的小孔,用二指按在那小孔里,一按,那块玲珑石自然推过去了,里面便现出门来,人就在此进去。到了里面,有道月亮门,门后有根铁索。只将铁索向右边一拉,外面的玲珑石,复又将门挡起来。出来的时节,将铁索向左边一拉,那玲珑石又推过去,那门复又现出。若误拉了铁索,上面埋伏着钢刀五把,就要落下来,将人扎为两段。除此以外,并无难破之处了。老爷若要前去,但将小的所说的话记清了,未有不马到成功的。”
  黄天霸等听了吴用人的话,觉得句句是实在,并无虚言,因即说道:“你既改过自新,到此投诚,本总镇本拟照法处治,姑念你竭力报效,且在此处充个亲兵。俟本总镇成功之后,将窦耳墩捉住,连环套剿平,然后再行升赏。”吴用人当下给黄天霸磕了个头,又给计全等大家谢过,复又说道:“以后若有用小人之处,小人虽赴汤蹈火,亦所不辞,藉图报效。”黄天霸即命他到外间歇下。此时天已将晚,一会儿店小二送进晚饭,大家用毕,闲谈了片刻,便去安歇,以便明日一齐到连环套,与窦耳墩要马。一宿无话。到了次日一早,大家起来,梳洗已毕,用过早膳,装束停当,各带兵刃,直望连环套而去。不一会已到。
  黄天霸等共计五人,一直来到山上。先向守山喽兵喝道:“你等听着:速报窦耳墩知道!就说黄天霸老爷到此,叫他速将御马送出,咱老爷可以留他一个全尸首。若再延迟,咱老爷就要立刻削平山寨,将他捉住,碎尸万段了。”那守山的喽兵听了这番话,怎敢怠慢,随即飞跑进去。却好窦耳墩尚在寨内与大家商议埋伏地雷火炮的事。那守山喽兵,跑到寨内禀道:“启大王爷,不好了!前夜来盗双钩的黄天霸,现又带领了四五个人,前来要那御马。声称叫大王爷若速将那个御马送出,还可稍留情面,舍大王爷一个全尸首。如再迟延,便要削平山寨了。请大王爷从速示下!”窦耳墩听说,直气得三尸冒火,七孔生烟,一声大叫道:“天霸你这小子!欺人太甚!咱定与你誓不两立了。”说着即命人备马,决计与他拚个你死我活。
  郝天豹当时拦道:“寨主且请息怒,天下事急行缓办。有道:‘小不忍,则乱大谋。’今黄天霸前来,明知他欺人太甚,寨主这就此下山,与他争斗,纵未必败,也不能胜。何如仍照前议,等他三日之后,御马盗不去,他必不肯甘休,定要与咱们厮杀,那时咱们的埋伏已预备好了,还可以将他诱入。此时出去,万万不可!”窦耳墩听了这番话,才将气平下去。因与郝天豹道:“据贤弟所言,虽甚有理。但天霸这小子,在山前索马,还是出去与他说明才好。”郝天豹道:“小弟愚见,还是把他请上山来,先以礼节待他。他见咱们以礼相待,他不立刻反脸。然后再约他盗马。天霸虽是厉害,却处处要面子好胜。他即不肯答应盗马,只须用言反激他,无有不答应的。”窦耳墩道:“就如此办法,且将天霸等迎接进来,然后再作计议便了。”
  当下即命人摆队相迎。窦耳墩率同郝天豹等兄弟四人,一齐下山,去迎天霸。到了山口,只见天霸在山下大骂不止,口口声声说道:‘怎么这许多时候,还不将御马送出?”正在暴跳如雷,忽见窦耳墩从山上迎接下来,远远的就招呼道:“诸位到此,某等有失相迎,尚望恕罪。敢请诸位进寨一叙,某还有要话面商。好在敝寨不远,请即前去何如?”不知黄天霸等肯上山否,且看下回分解。
  第三百九七回 约盗马暗施毒计 再探信顿破狡谋
  却说黄天霸等听了窦耳墩这番话,向计全、朱光祖道:“咱们就进去一走,看他有何
  话说。”计全道:“使得。”朱光祖道:“可行。”于是大家一齐走上山来。窦耳墩接入。不一刻已进大寨,耳墩请众人挨次坐下。黄天霸首先说道:“窦耳墩!你现在应该知道咱老爷们的厉害了。双钩既为我等盗去,你也无所恃仗,正可悔过自新,将御马速速交出,免得老爷们不留情面。今你不即送出御马,还请老爷们进寨,有要话面商。但不知你有何话可商?难道还不肯送出御马么?既有
  话说,可速说来,可行则行,否则可不要怪老爷们动怒!”窦耳墩道:“俺家双钩虽失去,这盗的未必是你所为,谅你这小子无此本领。今虽双钩已失,你若有此胆识,能于三日内,独自上山,将御马盗去,俺家从此即拜你为师。若盗不来,可对你不起,今生也休想此马。”天霸听了此言,当即笑道:“窦耳墩,你不要小量于咱。你双钩虽然不是咱独自盗去,是咱们这位朱老爷所盗;但朱老爷既盗得双钩,咱黄天霸就盗不得马么?你预备好了,三日内看咱老爷来盗御马。”窦耳墩道:“若盗不去呢?”天霸道:“若盗不去这匹御马,咱就不要了。”窦耳墩道:“你不要此马,还是小事。只可惜你一世的英名,就此消灭,再也说不起嘴了。”天霸道:“咱若盗去了御马,你又何如呢?”窦耳墩道:“你若将御马盗出,咱已经说过,拜你为师。”天霸道:“你有反悔么?”窦耳墩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那有反悔之情?”朱光祖在旁说道:“黄老爷!你可要三思,不要上这老儿的诡计。在咱家看来,还是向他要马的好呀!”黄天霸道:“朱老爷你这话差矣!他这里不过是座连环套,难道是龙潭虎穴不成?就便是龙潭虎穴,咱黄天霸说了这话,还有什么更改么?咱们就此去罢!”郝天龙道:“天霸你不要说反齿的话。三日内就要来盗!三日内若盗不去,咱家寨主就将此马杀了,煮肉吃了。”天霸闻言,将他一看,因大笑道:“咱道是谁?原来是你。你不必在此说这二话,若非咱老爷宽待于你,早已送了你的性命了。你今日也在这里说剩话,岂不可耻?你快点儿去罢!老爷不与你计较了。”这番话把个郝天龙说得羞惭无地。
  天霸借着郝天龙羞辱一番,也就站起身来,与朱光祖等人出寨,下山而去。窦耳墩见天霸等人已走了,也预备埋伏地雷火炮,专等黄天霸三日后的消息。
  且说黄天霸、朱光祖等下得山来,沿途计议道:“这老儿可真要死在目前了。他不思速将马送出来,悔过自新,尚自怙恶不悛,叫咱前去盗马。他以为咱不知道他藏马的所在,又不知道开他的那座石门。咱看他太不知自量了。”计全道:“在愚兄看来,窦耳墩必有他谋,断不是叫贤弟前去盗马。而况窦耳墩向来性情暴躁,今虽自己双钩被人盗去,而又当面遇见仇人,不但不万分仇视,而且故作从容,其中必有诡计。倒不可不防。”
  朱光祖道:“咱亦虑及至此,但是如何办法呢?”计全道:“咱倒有个主意:咱们回店后,即令吴用人上山细细打听,究竟有何诡计,再作商量。”朱光祖道:“此事正合吾意。”一路闲谈,不一会已到客店。此时天色尚早,计全即将吴用人喊至面前,向他说道:“今有一事,非你不行。你既矢志投诚,这件事若打听清楚,将来定然重重有赏。但不知你敢去是不敢去?”吴用人道:“只要老爷不疑小人,虽使小人赴汤蹈火,小人也是情愿的。老爷有什么事,但请老爷吩咐,小人当遵命前去,竭力报效便了。”计全道:“咱今使你连夜往连环套一走,将近两日内的实在情形,打听明白,赶速回来禀报。不知你敢去不敢去?”吴用人道:“小人当得遵命。但有一件须要呈明,今夜前去,明日夜间方可回来。只因小人不能由前山进去,要由后山小路而进去。这后山小路,还须渡河,方能上去,所以要夜来夜往,才得无事。若白日上山,恐怕为窦耳墩知道,小人的性命倒不算什么大事,将来贻误了公事,那就有负老爷的恩典了。”计全道:“明夜回来,倒不妨事,但须打听确实方好。”
  吴用人道:“小人自当悉心打听确实,老爷但请放心便了。”说罢便即告辞出去。等到天黑,他便饱餐晚饭,装束停当,又带了些干粮,然后出了客店,直望连环套而去,闲话休提。
  到了次日四更时分,居然打听回来。此时黄天霸等,正在盼望。只见吴用人敲门而进。天霸等一见,好不欢喜。因即问道:“你去打听窦耳墩山上,还有什么新闻?”吴用人道:“幸亏老爷料事如神,若不差小人前去打听,几遭窦耳墩所算。”
  黄天霸道:“到底怎样?你快说来。”吴用人道:“小人由后山上去了,悄悄去找一个至好朋友名唤高三。这高三也是山上的小头目,小人找到他,即假意说道:‘高三哥,你要救我呀!’高三便问道:‘你这两日到哪里去的?大王的双钩不见了,你怎么不看守好?’小人便与他道:‘这件事怎么能怪我呢?我现在已两天不吃了。’高三问道:‘你怎么两天不吃呢?’小人便说道:‘自从那夜来了个姓黄的,到鼓楼上盗那双钩。我当时惊醒了就要喊。不意被那姓黄的看见,就将我绑缚起来,口里又塞了衣襟,将我塞在楼梯底下。急死了!想人前去救我,哪里晓得去寻找的人,总不曾到那里去找。我打量一定死在那里了。该因命不断绝,不知怎样忽然松下绑来,我才得活手活脚,将口内的衣襟掏出来。打算去到大寨报知大王;后来一想,不能前去。不知近两日的情形,若是话说得不对,反而性命难保。因此先到你这里,问个明白。请你想个法儿,救救我的性命!不然,我虽不为大王所杀,若是大王将我赶下山,我又到哪里去吃饭?那还不是饿死了么?所以请你想个法儿,安插我个吃饭的所在。或是你先在大王面前见机说,烦将我这番苦衷说明。’高三见小人说了这番话,他便对我说:‘你真是被塞昏了!你还不知道,这两日大王等忙碌异常,在各处埋伏地雷火炮。’小人见说,就问高三:‘埋伏地雷火炮作什么呢?’他就说道:‘窦耳墩约定天霸,三日内盗御马之时,预备乘此就要害天霸的性命。’小人见他说了这句话,便又问他:‘地雷火炮埋伏在什么地方?’他说:‘凡要道口,都埋伏下了。只有石室与后山两处,不曾埋伏。’小人听这话,又问他道:‘为何石室与后山两处不埋伏呢?’他说:‘听窦耳墩等议论,石室那里,若有埋伏,恐怕把石室毁了。后山,天霸不知道从那条路上山,故此不曾埋伏。’小人见他说了这些话,小人也就不托他想法了。后来小人就躲在那里一天,等到天黑,才瞒着他悄悄出来,仍由后山下来,赶回来给老爷送信。老爷可急速打点主意。”不知又想出什么主意来,且看下回分解。

标签: 无名氏 施公案 五女七贞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武则天四大奇案》、《绣像后宋慈云走国全传》、《案中冤案》、《杀子报》、《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十大奇案》、《五鼠闹东京》、《九命奇冤》、《康熙侠义传》、《杨乃武与小白菜》、《张文祥刺马案》、《三侠剑》、《皇明诸司公案》、《包公案》、《狄公案》、《狄仁杰断案传奇》、《施公案》、《郭公案》、《海公案》、《蓝公案》、《林公案》、《刘公案》、《毛公案》、《彭公案》、《于公案》、《李公案》、《新民公案》。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