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微型

医托儿有多牛

时间:2017-11-27 4:20:08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3019   评论:0
内容摘要:  医托儿也有级别  我家住在县城,这段时间得了个新病—痔疮。我的男人大东坚决要带我去做手术,而且,不能在县里做,必须去市里。  市里大医院手术做得好,更主要的是,大东去年在市里做了痔疮手术,熟悉市里的医院和大夫。市里有两家医院做这手术出名,一家是市九院,规模大,但听说那里医托儿...
  医托儿也有级别
  我家住在县城,这段时间得了个新病—痔疮。我的男人大东坚决要带我去做手术,而且,不能在县里做,必须去市里。
  市里大医院手术做得好,更主要的是,大东去年在市里做了痔疮手术,熟悉市里的医院和大夫。市里有两家医院做这手术出名,一家是市九院,规模大,但听说那里医托儿多;另一家是社区医院,那里的王大夫很有名,大东的手术就是找他做的,至今大东还留着王大夫的手机号。
  打定主意,我们就出发了。
  在长途客车上,大东突然讨好地问我:“老婆啊,你没忘带钱吧?”
  我说:“这个嘛,你就甭操心了。”
  我家大东和许多臭男人一样,老想攒私房钱,不过嘛,凭我的聪明才智,没让他得过几回逞。
  车子很快就到了市里,大东赶紧给王大夫打电话,可通完电话,大东却傻眼了,原来,王大夫外出休假了,要过好几天才回来。王大夫暂且是指望不上了,可病情不等人,最后,我下定决心:就去市九院!
  我们打的直奔市九院,一会儿工夫,九院到了,我们向门口走去。这时,有几个人围了过来,喋喋不休地兜揽着生意:“二位是来手术的吧,你们有熟人吗?我可以给你们介绍……”“做手术得找个好的主刀大夫,你们要做什么手术……”
  我们不理他们,目不斜视,跨进了一楼大厅。
  “明目张胆的医托儿。”我鄙夷地说。不过,那些医托儿倒提醒了我,还真得托人介绍个医术高明的主刀大夫,这才靠谱,可托谁呢?我俩商量着,就托医院里穿白大褂的。
  我们看了半天,最后注意到化验室外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穿护士服的女孩,看样子不算太忙,就找她吧!
  走到近前才发现,这还是个美女护士呢,右侧脸颊上长着一颗美人痣。我们说明了来意,没想到她听后摇了摇头,说:“真对不起,我在等病人的化验单呢,病人已进了手术室,如果不马上把单子送去,会影响病人手术的……我实在没时间帮你们。”
  我有些失望,大东劝我说,没关系,我们再去找别人。
  偌大的医院,身边尽是匆匆而过的白大褂,该找谁呢?就在我们茫然无助的时候,忽听身后传来急急的脚步声,回头一看,竟是那个美女护士,手里拿着一张单子。她一眼发现了我们,诧异地问:“你们怎么还在这儿?”见我们无可奈何的样子,她想了想又说:“我正要回病房,就顺路带你们去见刘大夫吧,刘大夫出身医学世家,手术一流,你们放心好了。”
  我们感激涕零地跟在美女护士身后,很快见到了刘大夫,美女护士给我们引荐之后,就又出去忙了。
  好呀,我和大东心里那块石头总算落地了,我内急也憋了半天了,就赶紧奔到洗手间,只见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是个姑娘,长得很漂亮。这人有点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我看到了姑娘右侧脸颊上那颗明显的美人痣—是那个美女护士!可她的护士服呢?再一看,她手里拎个包,塞在包里的白色护士服露出了一大截。
  “美女护士”也看到了我,眼里掠过一丝惊慌,她快步走出洗手间,步履匆匆,一会儿就不见了影儿……
  我如梦初醒,赶紧找到大东,拉起他就走:“那个护士是乔装的假护士,是个医托儿!”我边走边想:和这美女相比,医院门口那些医托儿简直就是小儿科嘛!
  医托儿中的“高人”
  我一直自认为有些小聪明,可这会儿,我再不敢小看医托儿了。我和大东决定:偏门咱不走了,就按正常流程办,先挂号、再看病,这过程中,不与任何人搭讪。
  很快,我们通过正常手续,坐到了一位“马大夫”的诊室里。马大夫给我做了详细的检查后,就让我们办住院手续,明天就手术,由他亲自做。
  我长长地舒了口气,这马大夫一看就是个负责任、医术高的人,我们没找任何人,就把事儿搞定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看来,按常规出牌,到啥时都不会错,这么想着,我心里轻松了许多。
  这时,诊室里响起了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马大夫拿起话筒,过了一会儿,他放下电话,告诉我们,医院正在进行各科室改造,明天轮到他们科,让他们暂停手术。我一听就急了:“那我的手术怎么办?”
  “你别急,”马大夫微笑着说,“为了对患者负责,我们把病人安排到分院手术。”
  我一听急了:“什么?你是说,送我到别的医院?”
  “不是别的医院,是我们的分院。”马大夫解释道,“而且,还是我去给你做。”
  我顿时没了主意,还是大东果断,他说:“老婆,就这么定吧,不能再等了。只要是马大夫做,去哪儿都一样。”
  “如果你们同意,明早八点准时手术。”马大夫说着,随手写了个纸条,递了过来,上面是那家医院的地址。大东说,明天准时到,说着,拉起我便走出了诊室。
  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快走到走廊拐角时,我忽然想看看那家医院的地址,就向大东要那张纸条。纸条呢?这时,大东才发现纸条根本就不在他手里,一掏,衣袋里也没有,一定是刚才走得匆忙,掉在诊室了。于是,我们回到诊室门口,刚要敲门,听见马大夫在里面打电话:“对,明早八点……两个外县的……我给做……费用你加倍收……我的提成按老规矩……”
  医托儿的最高级别
  夜晚,华灯初上,大城市里灯火璀璨,一片繁华,可我和大东躺在一家小旅馆里,被医托儿折腾了一天,早已身心疲惫。此时谁也不说话,我两眼瞪着天花板,想着这一天不平常的经历,心里忐忑不安:明天还去哪儿呢?马大夫介绍的医院肯定不能去,那是个大陷阱;九院更不能去,那儿的医托儿我们今天是彻底领教了,那我们还能去哪儿呢?
  就在我们一筹莫展之际,大东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这么晚,谁来的电话?大东已接起了电话:“喂!啊……啊……好……好,太好了!再见……再见!”放下电话,大东竟从床上跳了起来,拉着我的手,兴奋地叫道:“老婆,好事啊!”
  我苦笑道:“还有什么好事啊?”
  “老婆,不骗你,你转运啦!”
  “我的手术有着落了?”
  “你猜对了!”大东激动地说,“你再猜猜刚才来电话的是谁—”
  “我怎么知道?”接着我提醒大东,“医托儿现在可是无孔不入,小心上当!”
  可大东一说那人的名字,我也禁不住一阵欣喜:就是去年给大东做手术的那位王大夫,因为医院有急事,他提早结束休假,从外地回来啦!
  第二天,我们来到社区医院,没费任何周折,就顺利入院。一会儿,王大夫就满面春风地来了,我快步迎上去,伸出双手,紧紧握住了他的手,连声道谢。此时的我,心情无比激动,真有一种要跪下来磕头谢恩的冲动。
  接下来便进行常规检查,两小时后开始手术,30分钟后手术完成,非常成功。
  手术后第7天,我已完全康复,准备出院了。正巧王大夫来病房探望,我想到这一回几次遭遇医托儿,要不是遇上王大夫,真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结果,我越想越激动,紧紧握着王大夫的手说:“王大夫,我们就要走了,真不知该怎样感谢你……”
  王大夫和气地说:“别客气,我是医生嘛,再说去年给大东做手术时,我们就成了好朋友,所以我一回来就通知他了……”
  说起大东,我忽然发现大东不在,该死的,这家伙去哪儿了?
  “他在我办公室办……办出院手续呢。”王大夫表情有些异样,说着,他就回办公室了。
  我对王大夫刚才表情上的变化有些不解,对了,我得去看看,这次手术花了多少钱。于是,我疾步来到王大夫办公室门前,正要敲门,忽听里面传出两人的说话声—
  “我说大东,这多余的钱,我会按你的要求,转账给你的,一分都不会多收你们的手术费。哼,你小子真行,为了攒私房钱,竟当起了自己老婆的医托儿。”
  “嘘,您小声点,要是让我老婆听见,就全完啦……”听到这里,我才算恍然大悟,原来最牛的医托就潜伏在身边啊!

标签:医托儿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