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世情

清·酌玄亭主人·闪电窗·第01---04回

时间:2017-10-27 20:00:31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1060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一回 林孝廉苏州遭谤  登坛说法人都晓,只有个圈难跳。当头一棒揎开了,不怕你生生恼。道学先生惯好,把黄脸家婆笑倒。反是愚夫便易,守定锅同灶。右(上)调《迎春乐》  从来阴骘二字,没有人不会讲,也没有人做不来的。只是本心好,力量上不济;力量好,念头上不稳。就是古来英雄豪杰,上...
  第一回 林孝廉苏州遭谤
  登坛说法人都晓,只有个圈难跳。当头一棒揎开了,不怕你生生恼。道学先生惯好,把黄脸家婆笑倒。反是愚夫便易,守定锅同灶。右(上)调《迎春乐》
  从来阴骘二字,没有人不会讲,也没有人做不来的。只是本心好,力量上不济;力量好,念头上不稳。就是古来英雄豪杰,上半截学了孔孟,下半截仍做了盗蹠,总不过坏在一时一念。人说是误在一时,我道是误了自家一世,人说是误在一念,我道是误了自家终身。所以酒色财气四个字,偏重不得。中间最坏人品行、坏人心术的,是个色字。多少有根基、有功名富贵的,都为了粉面油头,便是利害当前,也全不顾忌,却不知道天公的算盘一毫不肯走漏。我如今说一个有功于人、无损于己的阴骘,便是有力量的做得来,连那无力量的也做得起。只是念头要拿得稳,终不然柳下惠坐怀不乱,当真是个铁石汉子,一毫不动情的么?他也是操守坚固如一块赤色金子,入火不变的。若是那鲁男子闭户不纳的学问,他也是块金子,却不肯向火里炼一炼,恐怕铜气未除,宁可守定本色。这两个古人,却是千古不好色的好圣贤。我如今说个故事,虽及不得柳下惠,也还学得上鲁男子。
  这个人姓林,讳昆鸟化,字扶摇,是福建漳州府的孝廉,年纪三十六岁,生得面貌清奇。只为他做人”爽,不肯同流合污,去交结那官府,终年只靠着祖遗下的几亩田度日子。因为会过三次试,又变卖了些田产,家私倒比做秀才的时节反穷了些。自三十岁上断了弦,便不肯娶亲。有来做媒的,道是某家小姐,生得千娇百媚,他说年纪小做不得对头。有来说某家二婚,有许多赔带,他说不要这腌臜货。人见他性情古怪,也再不来替他做媒。他却闭户读书,与昔日同笔砚的几个穷朋友做些会文。
  一日在家里无事,叫苍头林鹿沽一壶酒来,他却拿了本书,对着那未开的菊花自斟自酌。正饮得高兴,只见那苍头慌慌忙忙的跑进来,说是门前有三位抬新轿子的爷来拜。林孝廉道:“我一向不与势利辈来往,只怕他拜差了。”苍头说:“现有名帖在这里。”林孝廉才拿帖子看,见是今科新中式的举人。只听得前面有人拍着厅柱,大声声的叫唤,苍头赶出来看,却是一起带综帽、穿屯绢衣服的大叔们。口里喊道:“会就会,不会就罢了,不要担阁了我们拜客。”说犹未了,只见那三位举人已踱到厅上了。一个白净面孔、三丫须的姓邬,讳云汉;一个身材短矮、有许多麻子的姓钱,讳鹤举;一个近觑眼、几根短髭髯的姓胡,讳有容,都是洋洋得意的坐在椅子上,对着那些家人说道:“你们去叫轿夫吃些饭,我们在这里略坐一坐。”那些人答应了一声,都出去了。
  林鹿走进来,对着主人说道:“三位爷已在厅上候相会哩。”林孝廉不得已,才穿了衣服出来。那三个举人见他出来迟了,道是做前辈的气质,都有些傲睨他的光景。林孝廉作过揖罢,道:“是小弟一向疏懒,有失拜贺。”三个举人道:“我们新进,何足挂齿。”随问道:“台兄几时荣行?弟辈好附骥尾。”林孝廉道:“小弟久于此道荒唐,只好藉此去路上看看山水。”吃过一道茶,众人又问了些路程,随即订在九月初十起身,大家一揖而别。林孝廉见他们做模做样的上了轿,许多管家兴兴头头的蜂拥而去,不觉笑了一声。苍头也便关了门,随后进来,口中咕哝道:“怪不得这起少年会联捷,他的气焰先比我家爷不同了。”林孝廉听得,默默的叹了口气。正是:龙骥久埋枥下,驽骀窃笑云中。
  过了几日,早是十月了,少不得拮据一番,收拾进京的盘费。谁知林孝廉淹蹇了三科,连亲戚们饯行的酒都不请了。倒是那几个同会的穷朋友,斗了一个小分子,备个卓盒,替他送行。到得初十日,众举人约齐了动身,独有林孝廉是轻装,单带苍头林鹿一个。过了仙霞岭,大家买舟而进,但见一片都是会试的灯笼。行了一个多月,到了杭州,众人拉了林孝廉上岸去走走。走到一处,见无数的人,拥挤着一个相面的,在那里谈天论地。口中道:“头三章不要钱。”谁知他一眼觑定了林孝廉,道:“看这位先生,后日的功名倒显,只是气色有些古怪。印党边的黑气,应在三日内有一场闲是非。”林孝廉闷闷的走了开来。倒是那老苍头把相面的啐了几口道:“青天白日,捣这鬼话!”又看见他招牌上写着“玉冠道人谈相”,骂道:“怕你是玉冠,就是铁冠,也要打碎你的!”众人劝道:“你不要看差了他,说福不灵,说祸倒准的哩。”苍头占了些强,才回到船上。只见林孝廉晚饭也不曾吃,话也不说便睡了。
  是夜遇着顺风,众船扯起蓬,行了一日一夜,早到了苏州。众人又要拉林孝廉上岸走,林孝廉道:“前日在杭州,被那相面的胡说了几句,至今还有些不快活,我不上岸了。”众人见他惹厌,便不去拉他。迟了半会,只见邬云汉的小厮先提了两包三白酒上船去了。林孝廉道:“我倒忘记了买酒。”叫苍头上岸去买两包来。苍头道:“瓮中还不曾吃完,又买做甚么?”早见邬云汉同着众举人也回来了,叫声:“林扶老,小弟才买了三白梅花酒来,我们大家尝一尝何如?”林孝廉就走到这边船上来,也吃了一更多天的酒,才回到自家船上。只见船家睡得闲静的,那苍头也在舱里打盹,看见林孝廉来,正要伏事他上床,只听得耳根边震天的喊声。忙到船头上看一看,却原来是岸上的人家失火。连忙叫船家快些开船,那船家睡得朦朦胧胧的,一滚扒起来,到岸上去拔桩。只见满天通红,火星成团的飞来,桩又急忙拨不起,急得那林孝廉叫苦不迭。
  那岸上忽有一个人跑上船来,急急的钻入舱里去了。林孝廉叫道:“有贼!”苍头战兢兢的拿了个灯,往舱里边去瞧,原来是个上下没衣服精光的女子,缩做一团,在那里抖哩,苍头便悄悄的对林孝廉说了。孝廉道:“这定是失火人家逃出来的,不要惊了他,可对他说,取我床上的被遮了要紧。”那船家已把船儿离了岸,口中道:“甚么贼,敢上俺们船!”孝廉道:“没相干,是避火的女子。”船家要进去看,被孝廉喝住了。孝廉就在船头上坐着,此时将打三更,露水又下得浓,觉得身上有些寒冷,连叫苍头瓮里取了些酒,拿到船稍上,烫得热热的,吃了十来钟。只见岸上的火也渐渐的息了,恐怕人家找寻这个女子,连忙叫水手移船向旧泊的所在去。船才到岸,只见十数个人,拿着火把上船来一照,叫道:“寻着了!”就把那女子拉了上去。有两个睁眉竖眼的指着孝廉骂道:“你是甚么人,拐我家的小姐?”孝廉分说不出,那苍头倒气昂昂的道:“我们救了你家的女人,反来鸟声鸟气的乱骂!”那两人听见,揪过头发来就是一顿巴掌脚尖。船家跑来分劝,才丢了手,愤愤的骂个不了,然后走上岸去。苍头哭又哭不出,只埋怨道:“甚么要紧,讨这个苦吃!”船家说:“女人精光的上船来,原是极晦气的。你家爷原不该留他,我明日还要打个醋坛哩!”林孝廉气得目瞪口呆,进舱睡觉又没有了被,只得连衣而卧。因想那杭州相面的,倒着实灵验,懊恨不曾细问他。又听得苍头在外面私自说道:“我晓得爷今科又要蹭蹬,才出门就遇着这样不吉利的事。”孝廉越发焦闷。正是:所遇不如意事,唯有无可奈何。
  我且不提这林孝廉,你说那失火上船来躲的女子是那家的?原来就是苏州有名的财主陆信的女儿。这陆信号坤孚,是个监生。他因要保守家私,又买了个主簿的空缺。他的女儿叫做萱姐,生得端方静雅,轻易不肯言笑。自九岁上就丧了母亲,陆信怕没人照管,就请了一个女先生陈佛娘教他。他却姿性聪明,读不上三四年书,就会做诗写字,倒称得个香奁中的学士、脂粉内的青莲。他父亲从幼儿就定与沈华国家做媳妇。那沈华国家原是巨族,生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自幼便请先生教他两个。他的儿子讳瞻云,号天孙,人材俊丽,学问淹博,到了十六岁,就中了个《诗经》的房魁。只因他志气甚大,定要中了进士才肯归娶,陆信也就不来强他。你说陆信家里失火却有个缘故。他的街上有个破落户。姓乔,绰号叫做鬼婆。只因他一腔诡诈,专好管些闲事,又结交了衙门里一班狗腿的皂隶,他便狐假虎威、钻头觅缝的去骗人。他却住的是陆信的佃房,自从他赁了三年,却讨不得一毫房租。这一日也是合当有事,陆信的家人去讨房租,数落了他几句,他道坏了自家体面,一直跑来告诉。才进得大门,只见一个十二三的小厮,拿着琵琶,搀了一位女先生进来。这女先生虽是个瞎子,倒生得有五六分人材,且又骚得有趣。乔鬼婆见了,魂不附体,自家又卖出许多俏来。那瞎婆又不看见,他却跟了这瞎婆不知不觉的进了侧门,原来是一所花园。只见里面一个胖丫鬟,笑嘻嘻的叫了一声:“女先生,我家小姐闷的紧,接了你两三日,今日才来,少不得要留你过宿了。”那女先生道:“连日在一个翰林奶奶家里弹唱,再不肯放,今日才得偷空来走走。”那胖丫头道:“女先生,你跟了我,打这花架底下走,到小姐书房里近多哩!”
  那乔鬼婆还探头探脑的尾着后面张望哩。少顷,那胖丫头又同着一个长大的婆娘,拿着一个钥匙牌儿来锁花园上的门,望见花架旁边一个人,在那里踮着脚鬼张鬼势的乱瞧。胖丫头道:“不好了,花园里有贼了!”长大婆娘道:“在那里?”手中就拾起一块花砖,赶到乔鬼婆背后,就狠狠的一砖打去。那乔鬼婆叫声“哎哟”,已打倒在地下。那丫头同着婆娘便提起四只一尺大的肥脚,没头没脸的乱踢。乔鬼婆口口声声只喊“杀人”,早已惊动了小姐,随叫芸香、书带两个丫头出去看看。这两个丫头见他们按倒一个人,在那里打得高兴,他也偷空助上几拳,飞奔进去对小姐说:“园内捉到贼了。”小姐叫道:“快报与老爷得知!”那陆信晓得,慌忙跑到花园里来,喝叫不要乱打。又问他道:“你是甚么人,敢青天白日来此做贼?”乔鬼婆道:“那个是贼?”抬起头来倒把陆信吓了一跳。你道为甚么?他生来的面孔原是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又经这番乱打,把个脸嘴埋在地皮上,那些鼻涕眼泪沾了许多灰尘,就像大王庙里泥塑的夜叉。见了陆信便叫道:“我是住老爷佃房的乔鬼婆,怎么冤枉我做贼?我左右做不得人了,死在这里也讨一口好桫木棺材。”陆信晓得他是无赖的,便宽慰他道:“你原不是贼,但这花园是我小姐做书房的,你不该乱闯进来。他们婆娘家又认不得你,自然拿你当贼,你只做认个晦气罢了。”随即叫小厮扶他到厅上来,叫人取些水,把他洗了脸。他的一领绿绅的直身,又扯得粉碎,陆信叫他脱了下来,取件土绵紬的夹道袍把他穿了,又拿些酒与他吃。他一肚子的气正没处发脱,就大碗小碗的尽量吃醉了。陆信又怕他跌在街上,叫管门的徐酒鬼挑个灯笼,送他到家里。陆信打发他出了门,才放心进去安歇,又叫把花园门锁好了,到处去照一照,果然做家主公好不烦难。正是:说不出的混闷苦衷,管不尽的家门闲帐。
  话说徐酒鬼一只手扶着老乔,一只手拿着灯笼,那乔鬼婆口里只叫“吃不得了”,蹭蹭蹬蹬的一跌一撞。徐酒鬼也有了一钟儿的,那里扶得动他?往后一仰,大家都跌了一跤。徐酒鬼扒起来搀他,拨到东他滚到东边去了,拨到西他又滚到西边去了。徐酒鬼心中想着:“这操娘贼,叫又叫不醒,可惜这件土绅的道袍被别人剥了去,待我且替他穿一穿。”随即扯断带子,剥了他的下来。又见他精赤条条,不像模样,就把自己千钉万补的一件青布短袄子盖在他身上。徐酒鬼拿了道袍,提了灯笼,又不回家去,想着这件道袍当在酒店里,有好几日醉哩,扬扬的竟自去了。
  那徐酒鬼的老婆等了丈夫半夜,不见回来,锅里热着一壶酒,自家先取来吃了几钟。那晓得酒一落肚,那欲火就按捺不住,口中把酒鬼骂了几句,连酒也没心肠吃了,点了个小灯笼,把房门反锁上,叫声:“阎奶妈,你替我听着大门,寻着了酒鬼就回来!”那阎奶妈答应了一声,酒鬼的婆娘就跨出大门来。行不上半里,“扑通”的绊了一跤。那婆娘攀着磕膝头揉了半日,影影的看见地上睡着一个醉汉,幸喜灯笼还不曾熄,拿来照一照,却认得是丈夫的衣裳。骂着:“是那里噇这一肚子□水,拦街倒路的这样好睡。”却放下了灯笼去搀酒鬼,那晓得灯笼放不稳又烧着了,婆娘连忙去抢,又扑灭了灯。乌天黑地的把个酒鬼背着,踉踉跄跄到了家里,把他放在春凳上,自家又去关了大门。阎奶妈道:“寻着了么?”婆娘道:“不是我去寻,几乎被人踏死了。”阎奶妈道:“下次你该管他少吃些酒,晚间不要放他出门。老爷若晓得这早晚还开门关门,不要追究么?”婆娘道:“你老人家明日进去,还要借重你遮瞒些。”一头说话,一头去开了房门的锁,把个酒鬼仍旧背了,放在床上。婆娘便到灶下,撮起火来,烧了一壶茶,拿进房里,只见这酒鬼在床上伸腿哩。婆娘道:“你好自在,弄得老娘气力丝儿也没有了,不怕你醒来不替老娘杀一杀火哩。”便去桌上取了一钟茶,到床面前摇上几摇,道:“酒鬼,你吃茶么?”只见他也醒了,欠伸了一会,坐起来道:“我要吃茶。”那婆娘看见了,叫声:“有鬼!”“扑”的往后就倒。这乔鬼婆不知那里帐,抽身便走,两步三步踏在狗身上,被狗咬了一口。乔鬼婆伏在地下哼哩,那狗还汪汪的叫个不止。
  阎奶妈听见隔壁叫有鬼,狗又咬得凶,又听见耳边有些哼哼唧唧的,他也大惊小怪的叫有鬼。乔鬼婆道:“不好了,日间拿我做贼,晚间又拿我做鬼,打死了也没处去叫冤。”忍着疼走出来,又摸不着门在那里。只见空院傍边有盏天灯,他道:“救星在这里了!”急急的解了绳放将下来,可可的傍边是一间堆草的屋。乔鬼婆放了一把火,那火势渐渐的旺了,乔鬼婆才大声叫道:“四邻快些救火!”那阎奶妈把被蒙着头还在那里怕鬼。酒鬼的婆娘苏醒起来,只听得像爆竹声的一般,抬头一看,只见窗外一片的火光,烟气又封住了房门,他也顾不得头脸,跑了出来。早又是地方上来救火的,都拿着钩、火镰、水桶,打倒了大门,徐酒鬼的婆娘才得跑到街上,那乔鬼婆也趁势溜了。独有那阎奶妈一步一跌的扒出来,看那火又烧到花园里了。
  小姐睡过一觉,回身见火光映在窗子上,只道烧进房里来,赤条条的望后边乱跑。且喜得后园门开着,刚刚临着河,他便跳在林孝廉船上。若不是这林孝廉守身端正,不做那轻薄的勾当,那得保全小姐的名节。正是:能伸救难手,不学昧心人。
  话说陆信睡在串楼上,听得前面失了火,他爬起来只叫苦。开了楼窗望一望,只见满天通红,陆信看呆了。要下楼去避火,争奈脚下一步也移不动,叹口气道:“罢了,性命要葬送在火里了。”那晓得这火头被厅后的大墙拦住了,再烧不进来,这也是陆信平日做人好,况且又不是天火,只烧了些下房、一座大厅、花园内几间小屋,连书房也不曾烧着,亏了地方上把火救熄了。陆信听得火熄了,只当是死里活转来的一般,忙忙的跑到花园里来看小姐,单剩了一张空床,问声女先生陈佛娘,那陈佛娘吓得七死八活的在那里头晕恶心哩。陆信着了急,忙叫管家小厮分头去找寻。有个丫头说:“小姐是打从园后门出去的。”众人才拿了火把,沿河的叫唤,影儿也不见。只见徐酒鬼撞将来,叫声:“大叔们,可曾看见我的婆娘?”众人耍他道:“你的嫂子烧成灰了!”酒鬼号天号地的一路哭了去。
  众人寻小姐不着,一个个都慌了。有两个道:“你们在这里寻,我们还去园里找一找来。”众人道:“也说得有理。”这两个小厮便跑回去。陆信接着,问道:“小姐寻着了么?”小厮回道:“因为寻不着,故此回来,在园内寻一寻看。”陆信叫多点几个火把,往太湖石洞里各处照照。小厮丫头分路去寻,照到书房旁边一间小屋里,有人在那里哭,大家欢喜道:“小姐在这里了。”及至拿火进去,却是那弹唱的女瞎子躲在床脚边泼翻了马桶,满地流的是尿屎。众人掩着鼻子,倒是那胖丫头心肠还热,走到床边搀他出来,取了件把布衣裳,叫他换了。只见那两小厮,依旧走出花园门,劈面遇着沈举人家两个大叔来问安的,望着这两个小厮道:“我们打从前门来,被那些火烟秋坏了,找了半日才找着了后门,你们往那里去?”这两个小厮道:“大叔来得正好,我家不见了小姐,帮我们去寻一寻。”大家跑到河岸上,那伙寻小姐的人也(了来会在一处,嘈嘈杂杂的道:“花园内又寻不见,各处亲眷人家又找不着。”正在那里着忙,只见那林孝廉的船又挣拢来。船家跳上岸去钉桩,听见他们说什么找寻小姐,他便招架道:“我曾看见在一个所在,只是要重重谢我,我领你们去。”众人道:“这话有些来历,我们先到他船上搜一搜看。”不由分说跑上船去,果见小姐裹着一床被躲在舱里。众人就把小姐扛了上去。我前面说骂林孝廉、末后打苍头的就是沈举人家这两个新出山的大叔了。正是:遍地皆豪奴,豪奴不可触。我劝新贵人,莫滥收童仆。
  话说小姐回来,那陆信看见,就像天上落下宝贝来的一般喜欢,忙叫丫头伏侍小姐进房去。陆信又打发了沈举人家的两个家人,叫他致意沈太爷,明日我亲来拜谢,那两个家人也去了。陆信放心不下,还前前后后的看了一遍,才上楼去。正是:回首犹惊胆,安居即谢天。
  话说徐酒鬼认真道是老婆烧成灰了,望着火场上哭的好不伤心。只见阎奶妈走来叫道:“徐叔,你哭怎的?我的老家私同你烧的一般罄尽,还喜留得这穷性命在,便是天大的造化哩。”徐酒鬼道:“我原不为家私,只因恩爱的婆娘烧死了,怎叫人不哭?”阎奶妈道:“这是那里说起?你的娘子现在卖豆腐的叶老儿家里。”徐酒鬼两步做了一步,赶到叶老儿家里来。只见自家的娘子蹲在灶下吃豆腐浆哩,徐酒鬼才放了心。那婆娘看见了丈夫就骂道:“你这臭亡八,只顾呷两碗黄汤,也不顾我的死活。”酒鬼道:“我的娘,是我的不是了。”袖中就摸出一块八九钱重的银子来,递把婆娘道:“明日替你打一对花簪子何如?”婆娘道:“我还要镀一镀金哩。”立起身来,对着叶老儿叫声“多谢”,就同丈夫回来了。
  你道酒鬼是那里来的银子?就是那土绅道袍在酒店里吃了个半夜找来的了。酒鬼问道:“这火是从那里起的?”婆娘道:“自你出去了半夜,我来寻你,那知你烂醉的睡在路上,是我背了你回来。”酒鬼跌脚道:“这那里说起?活活的被这狗头讨了便宜去,是我不该把那件袄子与他穿。”又悄悄的向耳边问道:“你可曾被他作弄了去?”婆娘啐道:“好没志气的行货,我老娘是那个敢沾一沾身儿么?”酒鬼自家虚掌一下道:“我该打!只是你后来如何脱火的?”婆娘道:“我背着的只认做是你,那晓得是个鬼,几乎被他吓死了,却不知火是怎么起的?”我心惊胆战跑了出来,连细软衣服头面首饰、零碎积攒下的百十块小银子,也不曾拿得一些。”说罢,号啕的大哭起来。酒鬼道:“且不要哭,我同你一夜不曾睡,且打后门里去寻一空房,睡一睡要紧。”婆娘一头哭一头走,只见河里边许多官船,并那些会试举人的船,都鸣锣打鼓的开船去了。却不知船上的林孝廉如何懊恼,园内的陆小姐如何感激,且听下回分解。
  谐道人评曰:持书对菊,形容林孝廉的兴致。胪列新贵气焰,比较林孝廉的人品。船头露坐,不志淫念,阐白林孝廉的心术。孝廉生平大概,见于此矣。一部小说大端,亦起于此矣。陆信遭遇火灾。总是一件道袍误事,又是酒鬼一件破袄生事。失火避火,眼前活现。至于酒鬼哭在前,家婆哭在后,天然一时脓胞夫妇。
  又评曰:只因乔鬼婆是个白日鬼,惹动火神、火将,搬演一出绝热闹戏文。

标签: 酌玄亭主人 闪电窗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朝野佥载》、《廿载繁华梦》(粤东繁华梦)、《劫余灰》、《女娲石》、《梼杌闲评》(明珠缘)、《金瓶梅传奇》、《三刻拍案惊奇》(峥霄馆评定通俗演义型世言)、《醒世奇言》(醒梦骈言)、《林兰香》、《世无匹》(生花梦二集)、《春秋配》、《黄绣球》、《十二楼》、《连城璧》(无声允)、《文明小史》、《中山狼传》、《明月台》、《警寤钟》、《常言道》(子母钱、富翁醒世传、富翁醒世录)、《医界镜》、《善恶图全传》、《负曝闲谈》、《快士传》、《西湖二集》、《广陵潮》、《糊涂世界》、《最近女界鬼蜮记》、《最近社会龌龊史》、《发财秘诀》、《金瓶梅传奇》、《瓜分惨祸预言记》、《鼓掌绝尘》、《痴人说梦记》、《古戍寒笳记》、《返生香》、《笔梨园》、《歧路灯》、《黑籍冤魂》、《大马扁》、《十一才子书·鬼话连篇录》(何典)、《雅观楼》、《海上花魅影》、《金陵秋》、《鸳鸯针》、《英雄泪》、《贪欣误》、《瞎骗奇闻》、《玉燕姻缘全传》、《笔耕山房弁而钗》(弁而钗)、《黄金世界》、《歇浦潮》、《型世言》(峥霄馆评定通俗演义型世言)、《剖心记》、《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大刀得胜传》(仙卜奇缘全传)、《二刻醒世恒言》、《人海潮》、《天凑巧》、《娱目醒心编》、《生绡剪》、《柳非烟》、《蜗触蛮三国争地记》、《警富新书》、《跻春台》、《醉醒石》、《金钟传》(正明集)、《闪电窗》。另外,更多精彩世情小说正在火热更新中,敬请期待哦!。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