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笔记

唐·李冗·独异志·卷中

时间:2017-8-1 21:55:41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6022   评论:0
内容摘要:  吴公子光飨王僚,令专诸侍。置剑于蒸鱼腹中,因进鱼,抽剑刺杀王僚。  晋羊祜,字叔子,为荆州守,有恩及闾里。及死,阖境并不言祜字,其有同音,亦改讳之。襄阳百姓于岘山立堕泪碑。  王允欲杀蔡邕,马日磾曰:“邕逸才多艺,详汉传事,何可害之”允曰:“汉武不杀司马迁,使作谤书流于后。今...
  吴公子光飨王僚,令专诸侍。置剑于蒸鱼腹中,因进鱼,抽剑刺杀王僚。
  晋羊祜,字叔子,为荆州守,有恩及闾里。及死,阖境并不言祜字,其有同音,亦改讳之。襄阳百姓于岘山立堕泪碑。
  王允欲杀蔡邕,马日磾曰:“邕逸才多艺,详汉传事,何可害之”允曰:“汉武不杀司马迁,使作谤书流于后。今岂可使佞臣执笔,我辈等蒙其讪议耶”遂杀之。
  魏陈寿撰《三国志》,丁廙、丁仪俱有盛名于魏,寿谓其子曰:“与我千斛米,当为尊公立佳传。”其子不与之。遂不作传。
  晋王蒙、刘惔并为中书侍郎,及宋,辅政,俱加侍中。时人故号为“入室之宾”也。
  汉赵尧为周昌侍御史,人谓之曰:“赵尧乃奇士也,必代君为大夫。”昌曰:“尧,刀笔吏。何至此也”后昌为赵王相,高帝持大夫印,视尧曰:“无以易尧。”乃授尧。
  帝问王夷甫曰:“寿阳以东常涝,寿阳以西常旱,何也”更甫曰:“寿阳以东,吴人,亡国哀音,鼎足强邦,一朝失职,叹愤为阴,阴积成水,故常涝;寿阳以西,中国,新平强吴,美宝尽入,志盈心满,常欢娱,故旱。”
  因畅为河南尹,时久旱,祷祠无应,乃收葬傍城客死骸骨百余具。遽降大雨,年谷丰稔。
  后魏曹彰,性倜傥。偶逢骏马,爱之,其主所惜也。彰曰:“余有美妾可换,唯君所选。”马主因指一妓,彰遂换之。马号曰“白鹘”。后因猎,献于文帝。
  《武陵记》日:后汉马融勤学,梦见一林,花如绣锦,梦中摘此花食之。及寤,见天下文词,无所不知。时人号为“绣囊”。
  崔豹《古今注》:齐王后怨死,尸化为蝉,遂登庭树,嘒唳而鸣。后王悔恨,闻蝉即悲叹。
  陈宣帝时,扬州人严泰江行逢渔舟,问之,云:“有龟五十头。”泰用钱五百赎放之。行数十步,渔舟乃覆。其夕,有乌衣五十人扣泰门,谓其父母曰:“贤郎附钱五百,可领之。”缗皆濡湿。父母虽受钱,不知其由。泰归,问焉,乃赎龟之异。因以其居为寺。里人号“法严寺”。
  晋王导子悦,年二十,有名,为中书郎。导尝梦人以百万买悦,于梦中领之。导寤,不乐,亟为祈祷。未几,修墙,掘得钱百万,导意恶之,一皆不用。及悦病,导复梦一被甲持刀,自称蒋山侯,索食。食毕,作色谓导曰:“公儿巳卖与他。”言讫,觉。翌日,悦卒。
  汉景帝好游猎,见虎不能得之,乃为珍馔祭所见之虎。帝乃梦虎曰:“汝祭我,欲得我牙皮耶我自杀,従汝取之。”明日,帝之山,果见此虎死在祭所,乃命剥取皮牙。余肉悉化为虎而去。
  后汉马略,年十七,闭室读书。九年不出,三日一食,续命而已。乡里谓之“潜龙”。三十,谒桓帝,曰:“我,贤人也。”遂拜关内侯光州刺史。略弃官入海,恶虫猛兽悉避路。
  《吕氏春秋》曰:齐有二烈士别于路,相与沽酒共饮。其人欲市肉,一人曰:“子亦肉也,我亦肉也,无须往市。”因以刀各割身肉递相食啖。须臾,酒与肉皆尽而俱死。
  梁武帝大清三年,侯景反,围台城,远近不通。简文与太子大器为计,缚鸢飞空,告急于外。侯景谋臣谓景曰:“此必厌胜术,不然即事达人。”令左右射之。及堕,皆化为禽鸟飞去,不知所在。
  《京房列传》曰:房临刑之时,谓人曰:“吾死之后,客星入天井。”举朝皆哀之。
  王充《论衡》云:汉李子长为政,欲知囚情,以桐木刻为囚象,凿地为坎,致木人拷讯之,若正罪则木人不动,如冤枉则木人摇其头。精感立政,动神如此。
  王子年《拾遗记》曰:燕昭王时,波弋国人贡茶芜之香,若焚,著衣而弥月不绝,过地则土石皆香,经朽木与腐草则皆荣秀,用薰枯骨则肌肉再生。
  后汉明帝杨后,花面美色,有颠狂病,发则杀人。唯内傅孟召为文哀怨,后每读之,颠狂辄醒。时人语曰:“孟召文,差颠狂。”
  《玉箱记》曰:前汉刘子光西征过山而渴,无水,子光在山间见一石人,问之曰:“何处有水”石人不答,乃拔剑斩石人。须臾,穷山水出。
  齐王奂二子融、琛,同是殷夫人四月二日孪生,又以四月二日同刑于都市。
  梁武太清元年,岳阳郡民王保幸种田六顷,悉生嘉禾。
  周厉王时,北斗与三台并流,不知其所。厉王没后,两主星复见。
  《搜神记》:吴时,葛祚为衡阳太守,先有大查当江损行舟,若祠祭者,查浮可见;不祭者,辄沈,暗覆行舟。祚造大斧数十,明旦往伐之。其夕,汹汹然,波浪振惊,查浮,遂移去,不为江中之患·人立碑,以诵祚之德也。
  干宝《搜神记》曰:“零陵太守史满有女,悦书吏,乃密使侍婢取吏食余残水,饮之,遂有孕。十月而生一子,及岁,太守使抱出门,儿匍匐入吏怀,吏推之仆地,化为水。具省前事,太守以女妻吏。
  司马懿拜司空日,夜有人扣门请见,自称白虎使者,皆衣白衣,怀中探一物,内懿手中,戒曰:“两世慎勿开,墓中绝。”言讫不见。懿曰:“此或数也。”遂开视之,乃金龙子,长三四寸,背上有铭云:“父子従我受重火。”至武帝受禅,世墓中绝,元帝渡江,都建邺。
  《三峡录》云:宋顺帝升明二年,峡人微生亮于溪中钓得一白鱼,长三尺,投置船中,以草覆之。及归,取烹之,见一美女道下,洁白端丽,年可十六七。自称高唐之女,偶化鱼游,为君所得。亮曰:“既为人,能为妻否”女曰:“冥契使然,何为不得”其后三年为亮妻。女曰:“数以足矣,请归高唐。”亮曰:“何时复来”答曰:“情不可忘,有思即复至。”其后一岁三四往,不知所终。
  成应元事统云:车胤好学,常聚萤光读书。时值风雨,胤叹曰:“天不遣我成其志业耶!”言讫,有大萤傍书窗,比常萤数倍,读书讫即去。如风雨,即至。
  汉黄霸为封溪令,部人陈廉携酒并猩猩以献。霸问:“是何物”人未及应,囊中语曰:“斗酒并仆耳。”霸以其物有灵,开囊放之,猩猩悲啼而去。
  梁徐勉为三公,武帝委以国事,每月三两归其家,家畜犬见,吠之。勉叹曰:“吾忧国忘家,以致如是!”
  《越绝书》曰:“越王勾践既为吴辱,尝尽礼接士,思以平吴。一日出游,蛙怒,勾践揖之。左右曰:“王揖怒蛙,何也”答曰:“蛙如是怒,可不揖”于是勇士闻之,皆归越而助平吴。
  《搜神记》曰:冯夌妻死,夌器之恸,乃叹曰:“奈何不生一子而死!”俄而,妻复苏。后孕十月,产讫而死。
  始皇二十八年登封泰山,至半,忽大风雨雷电,路傍有五松树,荫翳数亩,乃封为五大夫。忽闻松上有人言曰:“无道德,无仁礼,而天下妄命。帝何以封”左右咸闻,始皇不乐,乃归,崩于沙丘。
  汉高祖每战,新当矢石,前后被七十二箭,或言灭七十二黑子。
  柳积,字德封。勤苦为学,夜燃木叶以代灯火。中夕,闻窗外有呼者,积出见之,有五六丈夫各负一囊,倾于屋下,如榆荚。语曰:“与君为书粮,勿忧业不成。”明旦起视,皆汉古钱,计得一百七十千,乃终其业。宋明帝时,官至东宫舍人。
  后汉刘圣公初得玺绶之夕,有流星下降,如绳绕圣公。明日为刘盆子将谢禄缢杀之,亦绕星之象。
  曹操无道,置发丘中郎、谋金校尉数十员。天下人冢墓,无问新旧,发掘时,骸骨横暴草野,人皆悲伤。其凶酷残忍如此。
  成应元事统云:刘牧,字子仁,尝居南山野中,喜山鸟之啼,爱风松之韵,植果种蔬。野人侮之,多伐树践囿。牧曰:“我不负人,人何负我”俄有二虎,近其居,为见牧则摇尾,牧曰:“汝来护我也”虎辄俯首。历数年,牧卒,虎乃去。
  蚩尤是古之帝者,兄弟八十一人。皆铜头铁额,食沙啖石,然卒为黄帝所灭也。
  《搜神记》曰:宋康王以韩朋妻美而夺之,使朋筑青凌台,然后杀之。其妻请临丧,遂投身而死。王令分埋台左右。期年,各生一梓树,及大,树枝条相交。有二鸟哀鸣其上。因号之曰“相思树”。
  黄帝斩蚩尤,冢在高平寿长县,高七丈。时人常十月祠之,有赤气如匹绛,时人谓之“蚩尤旗”。
  《西京杂记》:弘成子少时,好学,尝有人过门授一文石,大如燕卵。吞之遂明悟,而更聪敏,为天下通儒。又五鹿充宗受学成子,成子一日病,乃吐此石。充宗受而吞之,又为名儒。
  晋陶侃微时,丁父艰,将葬,忽失牛,不知所在。遇一老父,谓曰:“前有一牛眠圩中,其地若葬,位极人臣。”又指一山云:“亦其次,当世出二千石。”言讫不见。侃寻牛得之,因改葬地。
  汉太尉杨震以忠贞见黜,及还洛,叹曰:“吾居上司,疾奸臣樊丰之狡不能诛,知帑藏空虚而不能富。”因饮鸩而卒。门人冤之,天子嘉之。改葬日,有大鸟翼一丈三尺,集于柩前,低头垂泪。葬毕,乃飞去。时人以为忠贞所感。
  《会稽记》:上虞兰室山,葛玄所隐之处,有隐几化为鹿。鹿鸣,即县令有罪。
  司马郊,字子都,隐居华山向五十年,禽兽日游目前,有如家驯。每灌园,不食菜心,以其伤生意。及四时山果熟,果大,大鸟衔,果小,小鸟衔,俱送郊斋中,不知纪极。叹曰:“禽鸟送我果甚多,但可日料三十颗。”异日如戒。比三十年,及郊卒,百禽聚于庭,悲鸣累日而去。
  魏陈思王曹植与文帝不叶。文帝即位,尝欲害之,又以思王太后之爱,不敢肆心。因召植游华林园,饮酒酣醉之,密遣左右缢杀。使者以弓弦三缢不死,而弦皆顿绝,植即惊觉。左右走白帝,帝自是后不敢害植。
  《华阳国志》:夜郎者,有一女子浣服水滨,忽见三节大竹筒至女前,闻竹中儿啼,剖而视之,得一男。收养及长,甚有武才,自立为夜郎侯,以竹为姓。
  淄川有女曰颜文姜,事姑孝谨,樵薪之外,复汲山泉以供姑饮。一旦,缉笼之下,忽涌一泉,清泠可爱。时人谓之“颜娘泉”,至今利物。
  汉杨仆为楼船将军,自以功高,耻为关外人,请以家财移关于新安,有诏従之。
  《列子》曰:“韩娥过齐雍门,鬻歌假食,既毕,而余响绕梁三日不绝。娥因曼声哀哭,一里老幼悲愁垂涕相对,三日不食。复作长歌,于是雍门之人欣跃抃舞不止,乃厚赂遣之。
  项籍开始皇墓,探取珠宝,其余不尽取者,有金雁飞出墓外,为罗者所获。
  汉武帝元封中,浮圻国贡兰金之泥。其金生于汤泉。盛夏之日,波浪常沸,飞鸟不敢过,居人不敢渡。国人于水边,见有此泥,取为器物,色若紫磨金,其滑者如泥。贡于汉,帝取之,常封亟匣以辟邪魅。卫青、张骞皆蒙此泥封玺绶。帝既崩,紫泥遂绝。
  石虎于太武殿前造楼,高四十丈,以珠为帘,五色玉为佩。每风至,即惊触似音乐在空。过者皆仰视,爱之。又屑诸异香如粉,撒楼上,风吹四散,谓之“芳尘”。
  《吕氏春秋》曰:有人臭者,父母、兄弟、妻子、道路皆恶之,此人无所容是,乃之海上。海上有人悦其臭,昼夜随之,不能抛舍。
  晋文公时,有蛇当道而横。文公以为不祥,反政修德,令吏守蛇。守吏夜梦有人杀蛇,曰:“何以当圣人道”觉而见蛇巳坏矣。
  《庄子》云:齐桓公出游于泽,泽畔见一物,其大如毂,其长如猿,紫衣而朱冠,见人则捧其首。公谓管仲曰:“此其怪乎”仲曰:“此委蛇也,见者必霸。”公后果霸,其国为五霸之首。
  魏公子无忌视事,忽有一鹯逐鸠,鸠入公子案下,鹯遂去。令捕鹯,取数百,列于庭下,问之:逐鸠者当伏翅。有鹯伏罪于地,乃杀之,而放其群鹯。
  后汉卢景初生,项有一丛白毛,数之得四十九茎。后四十九年卒。
  后汉裴安祖,常息大树下,有鸷鸟逐一雄雉,雉急投安祖,忽触树而死。安祖哀之,置于荫地,俄顷复生,乃飞去。因寝,见一人衣冠甚伟,拜谢安祖,曰:“荷君保全,故此伸谢。”安祖年八十而卒。
  后汉郑宏为临淮太守,行春,有二白鹿夹车而行。宏异之,主簿黄国曰:“三公车旁画鹿,君必为相。”后位至太尉。
  宋长沙王道怜子义庆,在广陵卧病,食粥之次,忽有白虹入室,就食其粥。义庆掷器于阶,虹遂作风雨声,响撼庭户,良久不见。
  《列女传》:“陶答子相陶,其政不修而家益富。其妻抱子而泣,姑问:“泣何也”曰:“妾闻南山有玄豹,雾雨十日,不下食,欲为泽其身而有文章也,故有威而远害。今夫子不修德而家益厚,祸将至矣。”期年,而答子见诛。
  伪蜀李势宫人张氏,有妖容,势宠之。一旦化为大斑蛇,长丈余,送于苑中。夜复来寝床下。势惧,遂杀之。后有郑美人,势亦宠爱,化为雌虎,一夕,食势姬三人。未几,势为桓温所杀。
  吴道子善画神—元中,将军裴旻居母丧,诣道子,请于东都天宫寺图神鬼数壁,以资冥助。答曰:“废画巳久,若将军有意,为吾缠结舞剑一曲,庶因猛励,获通幽冥。”旻于是脱去衰服,若常时妆饰,走马如飞,左旋右抽,掷剑入云,高数十丈,若电光下射,旻引手执鞘承之,剑透空而下。观者数千人,无不悚栗。道子于是援毫图壁,俄顷之际,魔魅化出,飒然风起,为天下之壮观。道子平生所画,得意无出于是。
  晋王恺有牛,号“八百里”,常莹其踶角。王武子戏与射赌,以金敌之,偶中的,谓左右曰:“可生采其心作炙。”至,食一脔而止。
  蜀将姜维既死,剖其腹,视其胆如斗大。
  左思构《三都赋》,门庭墙溷皆置纸笔,十年乃就。
  汉张仓年老而无齿,饮人乳,过百余岁终。常感王陵,母卒后奉陵妻,朝夕侍诺,如事其母。
  唐德宗朝有阳城者,华阴人也。其弟域。兄弟雍睦,坐卧相随,皆不娶妻。朝廷以谏议大夫征起。性嗜酒,常枕以江石,每用质于酒家,有得三数斛者。料钱入室,即复赎之。
  唐文宗朝宰相路随,志行清俭,常闭门不见宾客。状貌或似其先人,以此未尝视镜。又感其父没蕃,终身不肯西坐,其寝西首。
  晋桓玄贪秽,金玉不离其手。
  吴隐之兄坦之,葬母设祭,每祭,恸绝,至第七祭,呕血而死。
  要离羸瘦极,每出,遇顺风即行,逆风即倒。
  汉成帝赵飞燕身轻,能为掌上舞。
  唐高开道,箭在脑中,使医凿骨取出镞,与客饮酒,谈笑如常。
  唐天后朝,宰相娄师德温恭谨慎,未尝与人有毫发之隙。弟授代州刺史,临行戒曰:“吾甚爱汝,慎勿与人相竞。”弟答曰:“人唾面,亦拭之而去。”兄曰:“只此不可。凡唾汝面者,其人怒也。拭之,是逆其心。何不待其自乾”其于保身远害,皆如此类也。
  苍梧王酷暴好杀,尝自持刀槊行,见人即击刺死之。若一日不杀人,即惨而不乐。
  何宴常服妇人之衣。
  晋陆云,字士龙。家在吴,久不得家信。有犬黄耳,云摩其背,谓曰:“与吾达一书至家,得否”其犬即摇尾,因以竹筒盛书,置之犬项。旬日达家,得报而还。
  陈正为太官,进炙,有发贯炙。光武令斩正,正曰:“臣有三罪,请言毕而后死。”曰:“山出炭,炎焰不能焦发,臣罪一也;匣出佩刀,日砥砺,不能断发,臣罪二也;臣与庖人六目同视之,曾不如黄门两目,臣罪三也。”光武乃罪黄门而释正。
  汉武帝自甘泉至渭桥,有女浴于渭水者,乳长七尺。上怪问之,答曰:“后第七车当知我。”时侍中张宽在第七车,使问之,宽曰:“祭天星,斋不严,即此女见。”
  梁沈约家书藏十二万卷,然心僻恶,闻人一善,如万箭攒心。
  唐富人王元宝,玄宗问其家财多少,对曰:“臣请以一缣系陛下南山一树,南山树尽,臣缣未穷。”时人谓钱为王老,以有元宝字也。
  玄宗御含元殿,望南山,见一白龙横亘山上,问左右,曰:“不见。”急召元宝。问之,元宝曰:“见一白物横在山顶,不辨于状。”左右贵人启曰:“何臣等不见,元宝独见之也”帝曰:“我闻至富敌至贵。朕天下之主,而元宝天下之富,故耳。”
  玄宗幸蜀之时,至东泰山,内臣高力士拢马请下,东北陈四拜,奏曰:“陛下出幸忽遽,不得亲辞九庙。此山最高,可望秦中。”玄宗悲感恸极,左右不胜哀咽。
  陆贾得南越王赵佗所赠,橐中装万金。归分五男,各令散居。而贾携侍儿竟乐游于五子之家,每止十日,极其滋味承奉,其玉剑珠宝,随身皆赐之,虽非训导,亦为达见。
  魏鲍子都暮行于野,见书生卒然心痛,下马为摩其心。有顷,书生卒。子都视其囊中,有素书一帙、金十饼。乃卖二饼,葬书生。其余枕之项下,置素书腹上,而退。其后数年,子都行,有一骏马逐之。既而有认马者,谓子都为盗,因问儿所在。子都具言。于是相随往开墓,取其儿归葬,金八饼在项下,素书在腹上。举家诣官,称子都之德。由是子都声名大振。
  魏毛玠,字孝先。为尚书,人无敢以好衣食见者。武帝叹曰:“吾不及毛尚书能移风俗”。
  窦婴征七国时,得赐千金。置之庑下,任人所取,不入私室。
  宋昭王出亡,谓其御者曰:“吾知所以亡者。”御者曰:“何以知之”昭王曰:“吾被服而立,左右皆曰:‘君丽者也’;发言举事,左右皆曰:‘君圣者也。’吾内外不见其过,安得不亡乎”于是改行易操,后三年,美行于宋,宋人迎之,复位,谥曰昭。
  晋王戎,字濬仲。性鄙吝。家有绿李,子熟时惠人,必钻破其核,恐他人种植之。
  王澄出为荆州刺史,送者盈路,见路傍树有一鹊巢,乃自解衣上树,探弄鹊雏,傍若无人。
  王右军,永和九年曲水会,用鼠须笔蚕茧纸为《兰亭记叙》,平生之札,最为得意。其后虽书数百本,无一得及者。太宗令御史萧翼密购得之,爵赏之外,别费亿万。太宗临崩,谓高宗曰:“以《兰亭》殉吾,孝也。”遂随梓宫入陵。
  汉张骞奉使大月氐,往返一亿三万里,得葡萄、涂林、安石榴,植之于中国。
  汉和忆为畿令,常有一虎害人,亿令设槛,得二虎。亿曰:“害人者低头。”一虎低头,亿杀之,其一虎放去。自是猛兽皆出境,吏人以为神君。
  后汉郑玄居山东,有疑,莫知所问,遂往入关诣马融。三年不得见。一日融大会,遂见之。登楼问其疑,数十段皆决。语毕,遂归。融谓门人曰:“玄既归,吾道东矣。”
  晋索綝报兄之仇,手杀四十人。
  鲁公仪休为相,归见其妻织,乃焚机而出,谓其妻曰:“吾为相食禄,今尔夺百姓之利,使民安归哉”
  韩康伯隐药肆,卖价无二。有二女子买药,不识康伯,乃酬酢之,康伯不移,女子曰:“君何若康伯无二价也!”康伯乃逃去,不知所在。
  高丽国王侍婢立王左右,一旦,有气自天而下,大如鸡子,入其口。十月孕一男,名曰“东明”,善射。王恐为国害,欲杀之。东明走,弯弓射水,鱼鳖浮出而为梁,以渡东明。
  魏武帝尝居铜雀台,及终,令妓乐登台望西陵而歌舞。
  郑子华之弟子臧,好聚鹬毛为冠,郑伯闻而恶甚,使盗诱杀之。君子曰:“服之不衷,身之灾,以其非法服也。”
  晋大医司马程据上武帝雉头裘。诏曰:“此裘非当服,损费功用。”遂命火,于殿前焚之。
  陶潜在家,每酒熟,即以头上葛巾漉酒,毕,复裹之。
  晋羊秀,字稚舒。家富豪,秋冬月造酒,令人抱瓮,须臾,易之,有顷便可熟。
  汉文帝俭约,常集谏书囊而为帐。所幸姬慎夫人,衣不曳地。
  晋庚衮,字叔褒。父在常戒衮以酒。及父殁,日饮不止。因责曰:“余废先人之戒,何以训人”乃携挺于墓前,自杖三十。
  晋明帝十余岁,未为太子,元帝坐之膝上,问曰:“日与长安孰近”答曰:“日近。”复问之:“何言日近”答曰:“举头见日,不见长安。”帝异之,明日对群臣,复问之,答曰:“日远,长安近。”元帝甚惊,问曰:“何以与昨日之对有异”复答曰:“只闻人従长安来,不闻人従日边来。”帝愈奇之,立为太子。
  管辂年七八岁时,与邻里小儿戏,画地为日月星辰之状,言动不常。父母禁之,答曰:“家鸡、野鹄尚知天时,况人乎哉!”
  舜父瞽瞍纳后妻谗言,尝笞舜。舜见小杖则受,大杖则走,故能保身于孝道。
  黄霸为颍川太守,召吏。方食于野亭,鸟攫食。霸见吏曰:“汝为鸟攫食耶”吏惊,以为霸尽知其行止,后不敢为非。
  秦败,豪杰之士争取金玉,唯任氏子独为仓窖贮粟。后谷石万钱,于是金玉宝货尽归任氏。
  何邵字敬祖。日供口食,计二万钱,而兼四方珍味,虽三日帝厨之膳,不及之也。
  《吕氏春秋》曰:以隋侯之珠弹千仞之雀,人笑其用重求所轻也。
  唐初张公艺九世同居,高宗东封过其家,问之:“何以致然”公艺执笔,唯书百余“忍”字,余无他言。遂旌表其门。
  汉高祖既入关,诸将劫珠玉宝货,唯萧何独收秦格式律令。卒为汉名相,功居第一。
  阮修,字宣子。居贫,年四十未有室。王敦等佥钱为婚,皆名士也。时慕之者求入一钱不得。
  隋刘君良累代义居,兄弟四人同气。大业末,天下饥馑,其妻欲劝分居,乃窃取庭树中鸟雏置诸窠中,令群鸟斗竞。举家怪之。其妻曰:“今天下大乱,战争之秋,禽鸟尚不相容,况人乎”君良知其计,中夜遂搅妻发,大呼曰:“此乃破家贼!”召诸兄弟,哭以告之,而弃其妻,居虽三院,而共一厨。
  唐中宗为天后废于房陵,仰天而叹,因抛一石于云中,心祝之曰:“我为帝,即此石不落。”遂为树枝阁之。至今犹存。又有人渡水拾薪,得一古镜,进之。中宗照面,其影中有人语曰:“即作天子,即作天子。未浃旬,践居帝位。
  荀奉倩与妻情厚,冬月,妇病热,奉倩出,露坐,候体冷,即入熨之。甚为世所饥。
  玄宗幸蜀,至利州吉伯渡,有一白鱼来御舟而过。
  河间王孝恭,才智识略时出于众。初受诏征蒲公祏,上有一器,倏然变成血,满坐惊畏,左右不测。孝恭自省无负神祗,此变应是公祏。时人服其先见。
  太公封于齐,宿于逆旅,主人晨起,有一人谓曰:“客寝甚甘,殆非就国者也。”太公蹶起即路。俄有追者至,以其出关,遂止。
  齐桓公与管仲谋伐莒,国人知之。桓公谓管仲曰:“寡人与仲父言,国人知之,何也?”管仲曰:“意者左右有圣人乎今东都牙安在”桓公顾曰:“在此。”管仲曰:“子何以知之”牙曰:“君子有三色,是以知之。”仲曰:“何谓三色”曰:“欢欣众悦,钟鼓之色;愁倅哀忧,衰绖之色;猛厉忠实,兵革之色。”仲曰:“何以知其莒也”曰:“君东面南面指之,口张而不掩,舌举而不下,是以知其莒也。”
  朱敬则,亳州末城人。孝友忠鲠,举世莫比。门表阙者六所,古今无之。
  公仪休相鲁国,入园,见妻莳葵,因拔去,谓妻曰:“身为国相,与民争利,非理也。”乃逐其妻。
  晋文公出伐卫,公子仰而笑。公问曰:“何笑”公子曰:“臣笑臣邻人也。臣之邻人有送其妻适私家者,道逢桑妇而悦,与之言;然顾视其妻,亦有招之者矣。是以窃笑之。”公悟其言,乃止,引兵而还。未到,有伐其北鄙者。
  昔有人海上日与鸥鸟狎,引数百相従。其父曰:“吾闻鸥鸟従汝游,可与俱来。吾玩之。”明日,其人往,群鸥翔而不下,盖以机萌于心而物惧也。
  姚泓将妻子降于刘祐,祐斩之于建康市。凡百里之内,草皆焦而死。
  符坚委政于王猛,小大无疑。猛卒,其子皮谋反。坚让曰:“丞相临终,以十具牛为田,不闻与子求位。知子莫若父,何斯言之验也。”赦而不诛。
  唐仪凤中,中书舍人欧阳通起复判馆,每人朝,必徒跣至城门,然后着鞋。到直省之所,即席地籍藁,非公事不言,未尝启齿。归家必衣衰绖,号恸无时。国朝夺情,惟通得理。
  汉宣帝足下有毛,所居常有光耀。
  晋颜含有孝行。兄几服药过多,死于家。含遂开棺,复生。母妻家人尽勤倦,含弃绝人事,侍兄疾十三年,曾无劳怠。
  宋燕相齐,见逐罢归,召门尉陈饶等二十三人,曰:“诸大夫有能与我赴诸侯乎”饶等皆伏而不对。燕曰:“悲乎哉!士大夫易得而难用。”陈饶对曰:“非士大夫易得而难用,君不能用也。君不能用,即有不平之心,是先诸己而责诸人。”燕曰:“先诸己而责诸人,其云何?”饶曰:“三斗之粟,不足于士,而君雁鹜有余食;园果梨栗,后宫妇女以相携掷,而士不得一尝;绫纨绮縠,丽靡于常服,而士大夫不得以为禄。财者,君之所轻;死者,士之所重。君不能捐其所轻而使士致其所重,譬若铅刀蓄之,干将用之,不亦难乎!”宋燕惭而避席,曰:“燕过矣。”
  楚王聘庄子,庄子曰:“吾闻神龟死三年,置巾藉之而藏之宗庙堂之上。此宁死为贵乎宁其生曳尾于泥中矣。”遂不赴楚聘。
  汲黯不乐为淮阳相,固辞之。帝曰:“卿可卧理之”。

标签:独异志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右台仙馆笔记》、《豆棚闲话》、《八洞天》、《清代野记》、《奴才小史》、《连城璧外编》、《艳异编》、《十二笑》、《石点头》(醒世第二奇书)、《五色石》、《无声戏》、《珍珠舶》、《剪灯余话》、《林黛玉笔记》、《情史》(情史类略、情天宝鉴)、《独醒杂志》、《萤窗清玩》、《墉城集仙录》、《汉武帝别国洞冥记》、《鹤林玉露》、《女聊斋志异》、《西京杂记》、《阅微草堂笔记》、《通天乐》、《封氏闻见记》、《清平山堂话本》、《酌中志》、《爱日斋丛抄》、《文心雕龙》、《浮生六记》、《献帝春秋》、《天禄阁外史》、《笑林》、《太平天国战记》、《俗话倾谈》、《唐摭言》、《汉末英雄记》、《九州春秋》、《隋唐嘉话》、《北里志》、《次柳氏旧闻》、《明皇杂录》、《因话录》、《五代新说》、《独异志》、《定命录》、《历代崇道记》、《唐国史补》、《大唐创业起居注》、《皇明纪略》、《唐才子佳人传》、《甲申朝事小纪》、《西京杂记》、《鹤林玉露》、《齐东野语》、《客窗闲话》、《幽冥录》(幽明录、幽冥记)、《眉庐丛话》、《酉阳杂俎》、《松窗梦语》、《聊斋志异》、《长春真人西游记》、《道听途说》、《谭宾录》、《觚剩》、《夜谭随录》、《萤窗异草》、《杜阳杂编》、《续玄怪录》、《奉天录》、《搜神秘览》、《睽车志》、《玉壶清话》(玉壶野史)、《春渚纪闻》、《艳异编续集》(玉茗堂批评续艳异编)、《高坡异纂》、《技击余闻》、《技击余闻补》、《庸庵笔记》、《十叶野闻》、《玉照新志》、《茅亭客话》、《稽神录》、《韩诗外传》、《穆天子传》(周王传、穆王传、周穆王传、周穆王游行记)、《淞隐漫录》(后聊斋志异图说、绘图后聊斋志异)、《太平广记》、《兼明书》、《虞初新志》、《清波杂志》、《三水小牍》(山水小牍)、《唐阙史》、《青箱杂记》、《续世说》、《归潜志》、《北东园笔录初编》、《续夷坚志》、《夷坚志》、《括异志》、《葆光录》、《庚巳编》、《夜雨秋灯录》、《春渚纪闻》、《世说新语》(世说新书、世说、新书、刘义庆世说)、《拾遗录》(拾遗记、王子年拾遗记)、《魏郑公谏录》、《大唐新语》、《默记》、《里乘》、《东观奏记》、《南部新书》、《东轩笔录》、《本事诗》、《云溪友议》、《葆光录》、《荆楚岁时记》、《大宋宣和遗事》、《笑林广记》、《南岳小录》、《广异记》、《书断列传》、《李文忠公事略》、《今古奇观》、《西京杂记》、《新编绘图今古奇观》、《长春真人西游记》、《续客窗闲话》、《梦粱录》。更多精彩笔记小说火热更新中,敬请期待哦!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