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言情

汉·伶玄·赵飞燕外传(飞燕外传·赵后外传)(更新完毕)

时间:2018-10-12 22:53:17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0   阅读:1353   评论:0
内容摘要:  赵后飞燕,父冯万金。祖大力,工理乐器,事江都王协律舍人。万金不肯传家业,编习乐声,亡章曲,任为繁手哀声,自号凡靡之乐。闻者心动焉。江都王孙女姑苏主,嫁江都中尉赵曼。曼幸万金,食不同器不饱,万金得通赵主。主有娠,曼性暴妒,且早有私病,不近妇人。主恐,称疾居王宫...
  赵后飞燕,父冯万金。祖大力,工理乐器,事江都王协律舍人。万金不肯传家业,编习乐声,亡章曲,任为繁手哀声,自号凡靡之乐。闻者心动焉。江都王孙女姑苏主,嫁江都中尉赵曼。曼幸万金,食不同器不饱,万金得通赵主。主有娠,曼性暴妒,且早有私病,不近妇人。主恐,称疾居王宫。一产二女,归之万金,长曰宜主,次曰合德,然皆冒姓赵。宜主幼聪悟,家有彭祖方瓜之书,善行气术,长而纤便轻细,举止翩然,人谓之飞燕。合德膏滑,出浴不濡,善音辞,轻缓可听。二人皆出世色。
  万金死,冯氏家败,飞燕妹弟流转至长安,于时人称赵主子,或云曼之他子。与阳阿主家令赵临共里巷,托附临,屡为组文剌绣,献临,临愧受之。居临家,称临女。临常有女事宫省,被病,归死。飞燕或称死者。飞燕妹弟事阳阿主家为舍直,常窃效歌舞,积思精切,听至终日,不得食。待直赀服疏苦财,且颛事膏沐澡粉,其费亡所爱,共直者指为愚人。
  飞燕通邻羽林射鸟者,飞燕贫,与合德共被,夜雪期射鸟者于舍旁。飞燕露立,闭息顺气,体温舒亡疹粟。射鸟者异之,以为神仙。飞燕缘主家大人得入宫召幸,其姑妹樊嫕为丞光司者,故识飞燕与射鸟儿事,为之寒心。及幸,飞燕瞑目牢握,涕交颐下,战栗不迎帝。帝拥飞燕,三夕不能接,略无谴意。宫中素幸者从容问帝,帝曰:“丰若有余,柔若无骨,迁延谦畏,若远若近,礼义人也,宁与女曹婢胁肩者比邪?”既幸,流丹浃藉,嫕私语飞燕曰:“射鸟者不近女邪?”飞燕曰:“吾内视三日,肉肌盈实矣。帝体洪壮,创我甚焉。”飞燕自此特幸后宫,号赵皇后。
  帝居鸳鸯殿便房,省帝簿。嫕上簿,嫕因进言:“飞燕有女弟合德,美容体,性醇粹可信,不与飞燕比。”帝即令舍人吕延福以百宝凤毛步辇车迎合德。合德谢曰:“非贵人姊召不敢行,愿斩首以报宫中。”延福还奏。嫕为帝取。后五采组文,手藉为符,以召合德。合德新沐,膏九回沉水香。为卷发,号新髻;为薄眉,号远山黛;施小朱,号慵来妆。衣故短绣裙小袖李文袜。帝御云光殿,帐使樊嫕进合德,合德谢曰:“贵人姊虐妒,不难灭恩。受耻不爱死,非姊教,愿以身易耻,不望旋踵。”音词舒闲清切,左右嗟赏之啧啧。帝乃归合德。宣帝时,披香博士淖方成,白发教授宫中,号淖夫人,在帝后唾曰:“此祸水也,灭火必矣!”帝用樊嫕计,为后别开远条馆,赐紫茸云气帐,文玉几,赤金九层博山缘合。嫕讽后曰:“上久亡子,宫中不思千万岁计邪?何不时进上求有子?”后德嫕计,是夜进合德,帝大悦,以辅属体,无所不靡,谓为温柔乡。谓嫕曰:“吾老是乡矣,不能效武皇帝求白云乡也。”嫕呼万岁,贺曰:“陛下真得仙者。”上立赐嫕鲛文万金,锦二十四疋。合德尤幸,号为赵婕妤。婕妤事后,常为儿拜。后与婕妤坐,后误唾婕妤袖,婕妤曰:“姊唾染人绀袖,正似石上华,假令尚方为之,未必能若此衣之华,以为石华广袖。”后在远条馆,多通侍郎宫奴多子者,婕妤倾心翊护,常谓帝曰:“姊性刚,或为人构陷,则赵氏无种矣。
  每泣下凄恻,以故白后奸状者,帝辄杀之。侍郎宫奴鲜绔蕴香恣纵,栖息远条馆,无敢言者。后终无子。后浴五蕴七香汤,踞通香沉水坐,燎降神百蕴香。婕妤浴豆蔻汤,傅露华百英粉。
  帝尝私语樊嫕曰:“后虽有异香,不若婕妤体自香也。”
  江都易王故姬李阳华,其姑为冯大力妻。阳华老归冯氏,后姊弟母事阳华。阳华善贲饰,常教后九回沉水香,泽雄麝脐,内息肌丸。婕妤亦内息肌丸,常试,若为妇者,月事益薄。他日,后言于承光司剂者上官妩。妩膺曰:“若如是,安能有子乎?”教后煮美花涤之,终不能验。真腊夷献万年蛤,不夜珠,光彩皆若月,照人亡妍丑,皆美艳。帝以蛤赐后,以珠赐婕妤。
  后以蛤妆五成金霞帐,帐中常若满月。久之,帝谓婕妤曰:“吾昼视后,不若夜视之美,每旦令人忽忽如失。”婕妤闻之,即以珠号为”枕前不夜珠”为后寿,终不为后道。帝言,始加大号。婕妤奏书于后曰:“天地交畅,贵人姊及此令吉光登正位为先人休不堪喜豫,谨奏上二十六物以贺:金屑组文茵一铺,沉水香莲心碗一面,五色同心大结一盘,鸳鸯万金锦一疋,琉璃屏风一张,枕前不夜珠一枚,含香绿毛狸藉一铺,通香虎皮檀象一座,龙香握鱼二首,独摇宝莲一铺,七出菱花镜一奁,精金区环四指,若亡绛绡单衣一袭,香文罗手藉三幅,七回光雄肪发泽一盎,紫金被褥香炉三枚,文犀辟毒箸二双,碧玉膏奁一合。”使侍儿郭语琼拜上。后报以云锦五色帐,沉水香玉壶。婕妤泣怨帝曰:“非姊赐我,死不知此器。”帝谢之,诏益州留三年输,为婕妤作七成锦帐,以沉水香饰。
  婕妤接帝于太液池,作千人舟,号合宫之舟;池中起为瀛洲,榭高四十尺,帝御流波文无缝衫,后衣南越所贡云英紫裙,碧琼轻绡。广榭上,后歌舞归风送远之曲,帝以文犀簪击玉瓯,令后所爱侍郎冯无方吹笙,以倚后歌中流。歌酣,风大起,后顺风扬音,无方长吸细袅与相属,后裙髀曰:“顾我,顾我!”后扬袖曰:“仙乎,仙乎!去故而就新,宁忘怀乎?
  帝曰:“无方为我持后!”无方舍吹持后履。久之,风霁,后泣曰:“帝恩我,使我仙去不待。”怅然曼啸,泣数行下。
  帝益愧爱后,赐无方千万,入后房闼。他日,宫姝幸者,或襞裙为绉,号曰留仙裙。
  婕妤益贵幸,号昭仪,求近远条馆。帝作少嫔馆,为露华殿、含风殿、博昌殿、求安殿,皆为前殿;后殿又为温室、凝缸室、浴兰室,曲房连槛,饰以黄金白玉,以璧为表里,千变万状,连远条馆,号通仙门。
  后贵宠,益思放荡,使人博求术士,求匪安却老之方。时西南比波夷致贡,其使者举茹一饭,昼夜不卧。偃典属国上其状,屡有光怪。后闻之,问何如术。夷人曰:“吾术天地平、生死齐,出入有无,变化万象而卒不化。”后令樊嫕弟子不周遗千金,夷人曰:“学吾术者,要不淫与谩言。”后遂不报。
  他日,樊嫕侍后浴,语甚欢,后为樊嫕道夷言。嫕抵掌笑曰:“忆在江都时,阳华李姑畜斗鸭水池上,苦獭啮鸭,时下朱里芮姥者求捕獭狸。献姥谓姑曰:’是狸不他食,当饭以鸭。’姑怒,绞其狸。今夷术真似此也。”后大笑曰:“臭夷何足污吾绞乎!”
  后所通宫奴燕齐凤者,雄捷能超观阁,兼通昭仪。赤凤始出少嫔馆,后适来幸,时十月五日。宫中故事,上灵安庙。是日吹埙击鼓,歌连臂踏地,歌赤凤来曲。后谓昭仪曰:“赤凤为谁来?”昭仪曰:“赤凤自为姊来,宁为他人乎?”后怒以杯抵昭仪裙曰:“鼠子能啮人乎?”昭仪曰:“穿其衣,见其私足矣,安在啮人乎?”昭仪素卑事后,不虞见答之暴,孰视不复言。樊嫕脱簪叩头出血,扶昭仪为拜后。昭仪拜,乃泣曰:“姊宁忘共被夜长,苦寒不成寐,使合德雍姊背邪?今日垂得贵,皆胜人,且无外搏。我姊弟其忍内相搏乎?”后亦泣,持昭仪手,抽紫玉九雏钗为昭仪簪髻乃罢。帝微闻其事,畏后不敢问,以问昭仪。仪曰:“后妒我尔,以汉家火德,故以帝为赤龙凤。”帝信之,大悦。
  帝尝蚤猎,触雪得疾,阴缓弱不能壮发,每持昭仪足,不胜至欲,辄暴起。昭仪常转侧,帝不能长持其足。樊嫕谓昭仪曰:“上饵方士大丹,求盛不能得,得贵人足,一持畅动,此天与贵妃大福,宁转侧俾帝就邪?”昭仪曰:“幸转侧不就,尚能留帝欲,亦如姊教帝持,则厌去矣,安能复动乎?”
  后骄逸,体微病,辄不自饮食,须帝持匙箸,药有苦口者,非帝为含吐不下咽。
  昭仪夜入浴兰室,肤体光发占灯烛,帝从帏中窃望之,侍儿以白昭仪。昭仪览巾,使彻烛。他日,帝约赐侍儿黄金,使无得言。私婢不豫约中,出帏值帝,即入白昭仪。昭仪遽隐辟。
  自是帝从兰室帏中窥昭仪,多袖金,逢侍儿私婢,辄牵止赐之。
  侍儿贪帝金,一出一入不绝。帝使夜从帑益至百余金。
  帝病缓弱,太医万方不能救,求奇药,尝得慎恤胶遗昭仪。
  昭仪辄进帝,一丸一幸。一夕,昭仪醉进七丸,帝昏夜拥昭仪居九成帐,笑吃吃不绝。抵明,帝起御衣,阴精流输不禁,有顷,绝倒。挹衣视帝,余精出涌,沾污被内。须臾帝崩。宫人以白太后。太后使理昭仪,昭仪曰:“吾持人主如婴儿,宠倾天下,安能敛手掖庭令争帷帐之事乎?”乃拊膺呼曰:“帝何往乎?”遂欧血而死。
  伶玄自叙
  伶玄,字子于,潞水人。学无不通,知音,善属文。简率,尚真朴,无所矜式。杨雄独知之。然雄贪名矫激,子于谢不与交,雄深慊毁之。子于由司空小吏历三署,刺守州郡,为淮南相,入有风情。哀帝时,子于老休,买妾樊通德。通德,懿之弟子不周之子也。有才色,知书,慕司马迁《史记》。颇能言赵飞燕姊弟故事。子于闲居命言,厌厌不倦。子于语通德曰:“斯人俱灰灭矣,当时疲精力,驰鹜嗜欲蛊惑之事,宁知终归荒田野草乎?”通德占袖,顾视灯影,以手拥髻,凄然泣下,不胜其悲。子于亦然。通德奏子于曰:“夫婬于色,非慧男子不至也。慧则通,通则流,流而不得其防,则百物变态为沟为壑,无所不往焉。礼仪成败之说,不能止其流。惟感之以盛衰奄忽之变,可以防其坏。今婢子所道赵后姊弟事,盛之至也;主君怅然有荒田野草之悲,哀之至也。婢子拊形属影,识夫盛之不可留,衰之不可推。俄然相缘奄忽,虽婕妤闻此,不少遣乎?幸主君著其传,使婢子执研削道所记。”于是撰《赵后别传》。子于为河东都尉;班躅为决曹,得幸太守,多所取受。子于召躅,数其罪而撮辱之。

标签: 伶玄 赵飞燕外传 更新 完毕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野叟曝言》、《桃花鼓词》(桃花庵)、《肉蒲团》、《巫山艳史》、《花月痕》、《风月鉴》、《欢喜冤家》、《风流悟》、《风月梦》、《青楼梦》、《续金瓶梅》、《海上花列传》(青楼宝鉴、海上青楼奇缘、海上花)、《桃花影》、《灯草和尚》、《春闺秘史》、《僧尼孽海》、《梧桐影》、《春染绣塌》、《痴娇丽》、《灯月缘》、《绣屏缘》、《宜春香质》、《海上尘天影》、《闹花丛》、《浪史奇观》(浪史、巧姻缘、梅梦缘)、《醉春风》、《风流和尚》、《空空幻》、《碧玉楼》、《春灯迷史》(春灯谜史)、《春又春》、《载花船》、《鱼水谐》、《绘芳录》、《云影花阴》、《风流媚》、《鸳鸯阵》、《巫山蓝桥》、《伴花眠》、《捣玉台》、《海上尘天影》、《两肉缘》、《惊梦啼》、《海陵佚史》、《枕瑶钗》、《寐春卷》、《脂浪斗春》、《玉支肌》、《引凤箫》、《麟儿报》、《幻中游》、《燕子笺》、《蝴蝶媒》(蝴蝶缘、鸳鸯梦、鸳鸯蝴蝶梦)、《凤凰池》、《花影集》、《双和欢》、《锦香亭》、《醉红情》、《人间乐》、《清风闸》、《玉楼春》、《金屋梦》、《争春园》(三剑传、剑侠奇中奇全传)、《八段锦》、《百花野史》、《醒名花》、《蜃楼志》、《寻芳雅集》、《霍小玉传》、《莺莺传》、《武宗逸史》、《春梦琐言》、《五凤吟》、《媚娘艳史》、《春柳莺》、《平山冷燕》、《玉娇梨》、《赛花铃》、《八美图》、《灯月缘》、《怡情阵》、《龙凤再生缘》、《姑妄言》、《游仙窟》、《合浦珠》、《飞花艳想》、《春染绣榻》、《品花宝鉴》、《剪灯新话》、《醋葫芦》、《隔帘花影》、《品花宝鉴》、《如意君传》、《笏山王》、《金瓶梅传奇》、《杏花天》、《玉闺红全传》、《别有香》、《一片情》、《花神三妙传》、《桃红香暖》、《汉杂事秘辛》、《牟而钗》、《双奇梦》(金云翘传)、《欢喜浪史》、《三续金瓶梅》、《金瓶梅》、《载阳堂意外缘》、《章台柳》、《痴婆子传》、《闺门秘术》、《国色天香》、《听月楼》、《断鸿零雁记》、《泪珠缘》、《红楼春梦》、《花荫露》、《戏蛾记》、《断珠蕊》、《露春红》、《海棠闹春》、《花放春》、《柳花传》、《画眉缘》、《舞春云》、《酬鸾凤》、《浪蝶偷香》、《控鹤监秘记》、《枕上晨钟》、《素女经》、《金海陵纵欲亡身》、《浓情秘史》、《欢喜缘》、《玉梨魂》、《兰闺恨》、《春透海棠》、《后庭花》、《花飞香》(林兰香)、《换夫妻》(颠倒姻缘、谐佳丽)、《美妇人》、《巫梦缘》(恋情人、迎风趣史)、《怨春香》、《赵飞燕别传和赵飞燕外传》、《娘子军》、《清宫怨》、《剪灯余话》、《觅灯因话》、《熙朝快史》、《痴人福》、《钟情丽集》、《呼春野史》(传记玉蜻蜓)、《红楼遗秘》、《金瓶梅词话》、《四巧说》、《九尾狐》、《玉佛缘》、《十尾龟》、《雪鸿泪史》、《新刻玉钏缘全传》、《昭妃艳史》、《迷春径》、《呼春稗史》(传记玉蜻蜓)、《锦帐春风》、《蜜蜂计》、《枕上春》、《白门新柳记》。另外,更多精彩言情小说陆续登载中,敬请期待!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