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言情

清·渔洋主人·醉红情·第19---24回(更新完毕)

时间:2018-10-11 23:55:37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2837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十九回 淫荡男女野林欢 用药过度去西天  诗曰:祭祀本是庄重事,淫男荡女却逞欢。不料用药过了头,却把性命撒西天。  话说唤儿、巧儿、喜儿三人在祭日那天,进得田七爷书房,唤儿满心高兴,径直朝那暗柜而去,从那锦盒之中取出一瓶药揣入怀中,方才随身择一两件物品,便同两位夫人出得门来...
  第十九回 淫荡男女野林欢 用药过度去西天
  诗曰:祭祀本是庄重事,淫男荡女却逞欢。不料用药过了头,却把性命撒西天。
  话说唤儿、巧儿、喜儿三人在祭日那天,进得田七爷书房,唤儿满心高兴,径直朝那暗柜而去,从那锦盒之中取出一瓶药揣入怀中,方才随身择一两件物品,便同两位夫人出得门来,门外己有三项轿子等候,陈亮策马在前,一行人便向那城南田家基地而去。
  且说吴付亦知今日便是田七爷祭日,一大早起床,叫萍儿准备祭物,出得知州府,径直到城南,刚一落轿,便见那唤儿一行人过来,高兴不已,便叫人停轿,唤儿一行人也瞧见吴付,三位夫人下得轿来,相互寒喧儿句,方才各自上轿,向那墓地而去,一路无话,便不再表。
  且说一行人到达墓地之后,便由唤儿领着,来到田七爷基前,供上祭品,点了香烛,烧燃纸钱,众人一一叩头,礼毕,又向三娘,二娘及丽儿坟上供了香烛,又是一番礼节,祭祀完毕,吴付上前握住唤儿手道:“母亲,不知近日尊体可安?”唤儿更是向吴付千叮嘱,万吩咐,问寒问暖。
  吴付同唤儿交谈完毕,又握住两位夫人的手,诉说独在知州府中相思之情,更是漫漫长夜,寡人难眠,两位夫人也是诉不完的妻房之怨,道不尽的思夫之痛,说得声泪俱下,好生凄惨,更令吴付心中酸楚。
  末时,吴付抓住两位夫人玉手道:“两位夫人,我也甚是想你们,知州府即将完工,中秋之日我们一家定会团圆一处。”巧儿,甚儿喜得不住点头,直盼知州府早日完工,以便夫妻团圆。
  他等夫妻正诉相思苦处,唤儿上得前来,道:“已叫人已在山下备了酒席,我们姑且边吃边谈。”
  众人来到山下,见那凉亭之中已备了一席酒菜,众人也不推让,便团座于席,由那巧儿斟酒,众人吃喝开来。
  话说众人正吃得高兴,那张草来报,说有一开封官员到洛阳城中,正在知州府中,请吴付快些回去应付。吴付听后,便撤席上轿,也来不及向众人辞别,便带人离去。
  巧儿、喜儿今日本实高兴,能与官人一道吃酒饮水,重逢共桌,好生快活,如今这般,那吴付去后,实在没有胃口,也便佯称自己身体不适,坐轿回那田府。不题。
  话说唤儿见众人去后,不由暗自高兴,今天兴致正好,又有那瓶药丸,见四下众人已去,便叫那陈亮坐于桌边,两人吃酒饮茶,实在快活,更是玉眸传情,酒色意重,眉来眼去,别有映趣。几杯酒下肚,唤儿已是满脸通红,面泛桃花,妩媚动人、在这乡村野外。更是楚楚动人。
  陈亮几杯落肚,也是醉意蒙蒙,瞧唤儿更是别有一番风味,便上前道:“唤儿,吾今日好生兴致,来,让我亲亲。”
  唤儿忙一推道:“难道你今日能够重整雄风?”
  “未偿不可,不会再如那天那般难堪。”
  且说唤儿一听陈亮提及那日难堪之事,不由横生气恨。
  话说那日,天空晴明,喜儿,巧儿相约去那知州府中,诺大田府便只有唤儿及陈亮两人,午睡之时,由于天气闷热,那唤儿难以入睡,躺在端床之上,不由想起房乐之事,便起了淫兴,叫丫头去后院之中把陈亮叫来。
  想陈亮前几日中了风寒,这日方才好转,听唤儿召见,不由甚是高兴,也是满腔淫意,待其走进唤儿房中,但见唤儿已是宽衣解带,玉体横陈于牙床之上,私处挺出,楚楚诱人。两眼秋波瞬瞬,目露淫光。不由荡起陈亮心中无穷淫念。胯下王茎几日不曾插入玉穴之中,今日一见,不由一下坚挺起来,心中更是欲念难捺。
  且说唤儿见陈亮来房之后,心中也是春心大荡,欲火焚身,又见陈亮玉茎翘挺,便娇声道:“好哥哥,今日病好,让奴家好妇伺弄你,以解几日之闷?”言辞挑逗,好生浪荡,直听得陈亮心儿酥舒,几日病痛便一下全无,心中燥热,更是欲火难捺,玉茎坚挺,不由上得前去,把那裸体唤儿搂在杯中,亲吮开来,双手在唤儿玉体之上来回游动,使劲拧弄抚摸,直让唤儿心中淫火大烧,欲火攻心,口中呻吟不止,玉腿乱蹬,娇肢狂摆,好生快活。
  但说陈亮亲吭一阵,便把唤儿玉峰含在口中,猛咂猛吸,只令唤儿花心抖索,狂叫不止,心中骚浪,难以按捺,他乘陈亮小憩之际,一把将陈亮摁倒在床,三五两下脱去陈亮裤儿,但见玉茎已是坚挺昂扬,不由淫心羡羡。
  且说两人正欲荷枪实弹,战成一团,好生兴致之时,陈亮背柱一麻,一股阳精喷射而出,唤儿此时正用舌头舔舐,始料不及,不及偏头,那股灼热白浊阳精堪堪直射在唤儿粉脸上,粉脸一下粘满阳精,令他狼狈不堪。陈亮更是惭愧,想自己从前久战一两个时辰方才泄射,今日却这般早泄,便跪道:“好娘子,恐是近日风寒伤了身体,才如此这般。请娘子不要见怪。”满脸愁色,刚才快活劲头已是荡然不存。
  话说唤儿正在兴头,被如此这般一搅,不由兴趣全无,一脸怒气道:“你今日如此这般,好生令人气恼,今日我已没有兴趣,你快给我滚罢。”说完,便推陈亮下得帏床,自顾儿用绢纱拭去脸上阳精,又道:“这几日,我都不想见你。”说完,便面露愠色倒在锦床之上,好生不快,颇感难受,陈亮见唤儿如此这般,也是怏怏不乐甩门而去。
  唤儿这时己是酒醉迷糊,听陈亮道及那日难堪之事,不由芳心气恼,转眼一想自己宝物手中,如真如付儿所说般有效,不如就给陈亮吃上几粒,兴许有用。不由娇声道:“好哥哥,奴家并无怪你之意,恐那几日你风寒初愈,身体不比从前,故会如此那般,奴家那日错对好哥哥,待会行事,奴家一定尽力……”说完,便“嘿……”地娇笑开来。
  话说陈亮把那日难堪之事说出之后,见那唤儿满脸愁容,知是自己又说错话,正欲自责,却听唤儿之言,对自己那日之举已是谅解,甚觉高兴,上得前来一把将唤儿搂在怀中,便欲亲吻。唤儿用手挡开道:“那日以后,我便暗自寻找,终于得这一瓶药丸。”
  且说且从怀中掏了药丸道:“这药丸甚是奇效,你姑且用上一粒,或许更是有力。”说完,淫笑不止。
  陈亮此时已是动了淫心,听唤儿之言,便一把从唤儿手中抓过药瓶,倒出五粒,和一杯酒悉数吞下。唤儿见陈亮一下便吞五粒,本欲阻止,但转眼一想,或许如此这般,更是有力,岂不令人五倍快活,也便由了陈亮吞下,待陈亮吞下药后,唤儿把瓶子又揣于怀中,同时斟酒,会陈亮吃起来。
  陈亮早已色欲动荡,又吃得五粒春药,不由更是淫火高涨,哪能坐下同唤儿一同吃酒,便上得前去,一把将唤儿搂在怀中,亲吻开来。唤儿挡之,道:“好哥哥,这里不可,我俩姑且到那边野林去。”说完,便朝亭子南边野林走去。
  陈亮紧随其后。随身丫鬟、仆人,早知两人勾当,也便自顾儿收拾残桌,任那两人去那边野树林。
  且说唤儿刚走到野树林,陈亮便从后面一把将其摁倒在乱草丛中,亲吻开来,唤儿本欲佯作抵抗,但见陈亮已是淫意狂发,两臀有力,便顺直身子,任那陈亮逞狂。只见陈亮三五两下扯去唤儿衣裙,解去胸衣、衬裤,唤儿玉体美丽动人,娇娘凹凸有致。
  陈亮此时已是淫药攻心,哪有昔日那等细磨功夫,匆匆脱去自己衣裤,但见全身发红,胯下玉茎更是坚挺红亮,光华激滞似有血流一般。唤儿一见,暗道这药甚是奇效,使这陈亮今日好生淫荡。这等阵式唤儿还从未见识过,不由好生高兴。
  且说唤儿正在暗自高兴,陈亮却已是半跪,伸手分开唤儿玉腿,用手握住玉茎,便猛一挺身,插进玉穴之中,抽插不歇。
  唤儿此时虽已春意羡羡难止,但还没有爱液溢流,玉穴之中甚是干燥,陈亮如此粗鲁动作,让唤儿心中不由大惊,玉茎插入干燥玉穴之中,似比平常更显灼热,更显粗壮,唤儿心中一热,淫水汩汩溢流,方才解了穴中危难,顿觉舒畅甜蜜,又觉涨胀欲裂。待其抽动,更是让玉人惬意无比,直令唤儿芳心大慰,心中淫念飞荡,不由主动挺身抬臀迎合陈亮抽插,口申呻吟不断,曲意逢迎,快活快活。
  话说陈亮自吃下五粒奇药之后,已是淫火攻心,毫无理智,待那玉茎插入之后,便狠劲力做法,抽插有力,直插得唤儿口中香气叠喘,呻吟不断,玉肢乱颤。唤儿此时心中更是高兴:这药丸真是有效,这陈亮好久不曾这般有力昂伟,那玉穴好久不曾这般被人抽插。不由满心高兴,摆扭身子,任那陈亮巅狂,自顾儿品味其中趣味。
  两人如此这般抽了数百下,唤儿顿觉陈亮玉茎前端喷出一股灼热阳精,直浇花蕊之上,麻辣酸酥,快活无度,但不觉一惊:难道陈亮今儿又这般泄射了帐?不由好生气恼,适才欣喜荡然不存,只等那玉茎软绵下去万便欲起身大骂陈亮如此这般不行。
  且说唤儿好生气恼,正待发作,忽觉玉穴之中玉茎仍是坚挺有力,灼热火烫,不像从前泄射之后便软绵不举,不由恼气全消,又挺身耸动。陈亮插抽数下之后,心中一振,玉茎喷射阳精,心中好生气恼,只等玉茎软绵下去,乖乖挨唤儿臭骂。但觉玉茎仍是坚挺有力,灼热无比,不禁惊奇不已,又扯送开来,抽插比前番更是有力,更加深入,直让唤儿大声浪叫,玉肢飞蹬。
  唤儿满心欢喜,待陈亮抽插之时,甚觉舒服,每一插入,都直抵花蕊嫩肉,让那淫水四溢好生舒服。玉茎在玉穴之中又挑又刺,抽插勇猛,直令唤儿芳心大喜,更是挺高腰肢,突出私处,让那玉茎进入,且端臂扭胯,又筛又扭,此番巅狂,前所未有。
  陈亮此时已是药力迷了心智,心中只有插抽交欢之意,毫无理智可言,每一插抽,都施尽力气,让那玉茎全根插入,全根抽出,更是猛抽猛掏。尽管满身大汗,气喘如牛,仍耕耘不止,好生有力。
  且说他俩如此这般扭动数百余下,陈亮又于玉穴之中狂吐阳精。唤儿正痴颧复狂摩,那股灼热阳精又浇到花蕊深处,不由心中一喜,昏了过去。但仍觉玉穴中玉茎扭动不止,插个不停,未见又被抽插醒来,心中大喜,这药甚是有效,这陈亮两番如此狂泄之后,还这般坚挺,不由顺了身子,任那陈亮抽插,口中“啊,啊!”直叫,挺身配合,如臻极乐至境。
  且说陈亮这般数下之后。又是一番狂泄。唤儿心想,这下可完,好生舒服。但那玉茎仍是坚挺灼热,陈亮虽大汗如雨,但却不舍停下,只风车般扭动抽送不止,唤儿既经几番抽插,玉穴已是疼痛不堪。怎能再受这般猛抽猛插。便用手去推陈亮,但陈亮仍然狂动狂扭,毫无停歇之意。唤儿推脱不过,只好任他抽动提插,咬牙忍痛。只待那玉茎软绵下来。
  陈亮经过几番泄射抽插,仍动作不止,仍然拼命冲刺,心中满是淫意,更是欲火攻心,难以控制,乐不知疲,抽动不已,虽大汗淋淋,但劲道不减,好生威猛。陈亮如此做得数百余下,忽然心中一惊,但觉玉茎之中有异物流出,而且涌涌不断,忙抽出一看,大惊失色,原来是鲜血从玉茎中喷涌而出,虽陈亮用手按住,仍是喷泄汹汹,如那决堤之水。
  想唤儿正咬牙忍痛之际,见那陈亮把玉茎从玉穴中抽出,既觉轻松,又觉高兴,忙一起身,但见陈亮倒在地上,玉茎之中鲜血乱冒,不由一下惊住,膛目结舌,但见陈亮痛苦不堪。玉茎流血之后,便又冒气,一柱香功夫,陈亮两脚一蹬,倒地不醒。
  唤儿见到如此情状,方才醒悟。忙起身理了衣裙,叫丫鬟去镇上请来郎中,那郎中来到,见陈亮那般模样,已是明白几分,上前一摸,那陈亮气息全无,便摆头而去。这正是:一对好色男女,恣情纵意言欢。误食五粒春药,落得人命归天。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标签: 洋主人 醉红情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野叟曝言》、《桃花鼓词》(桃花庵)、《肉蒲团》、《巫山艳史》、《花月痕》、《风月鉴》、《欢喜冤家》、《风流悟》、《风月梦》、《青楼梦》、《续金瓶梅》、《海上花列传》(青楼宝鉴、海上青楼奇缘、海上花)、《桃花影》、《灯草和尚》、《春闺秘史》、《僧尼孽海》、《梧桐影》、《春染绣塌》、《痴娇丽》、《灯月缘》、《绣屏缘》、《宜春香质》、《海上尘天影》、《闹花丛》、《浪史奇观》(浪史、巧姻缘、梅梦缘)、《醉春风》、《风流和尚》、《空空幻》、《碧玉楼》、《春灯迷史》(春灯谜史)、《春又春》、《载花船》、《鱼水谐》、《绘芳录》、《云影花阴》、《风流媚》、《鸳鸯阵》、《巫山蓝桥》、《伴花眠》、《捣玉台》、《海上尘天影》、《两肉缘》、《惊梦啼》、《海陵佚史》、《枕瑶钗》、《寐春卷》、《脂浪斗春》、《玉支肌》、《引凤箫》、《麟儿报》、《幻中游》、《燕子笺》、《蝴蝶媒》(蝴蝶缘、鸳鸯梦、鸳鸯蝴蝶梦)、《凤凰池》、《花影集》、《双和欢》、《锦香亭》、《醉红情》、《人间乐》、《清风闸》、《玉楼春》、《金屋梦》、《争春园》(三剑传、剑侠奇中奇全传)、《八段锦》、《百花野史》、《醒名花》、《蜃楼志》、《寻芳雅集》、《霍小玉传》、《莺莺传》、《武宗逸史》、《春梦琐言》、《五凤吟》、《媚娘艳史》、《春柳莺》、《平山冷燕》、《玉娇梨》、《赛花铃》、《八美图》、《灯月缘》、《怡情阵》、《龙凤再生缘》、《姑妄言》、《游仙窟》、《合浦珠》、《飞花艳想》、《春染绣榻》、《品花宝鉴》、《剪灯新话》、《醋葫芦》、《隔帘花影》、《品花宝鉴》、《如意君传》、《笏山王》、《金瓶梅传奇》、《杏花天》、《玉闺红全传》、《别有香》、《一片情》、《花神三妙传》、《桃红香暖》、《汉杂事秘辛》、《牟而钗》、《双奇梦》(金云翘传)、《欢喜浪史》、《三续金瓶梅》、《金瓶梅》、《载阳堂意外缘》、《章台柳》、《痴婆子传》、《闺门秘术》、《国色天香》、《听月楼》、《断鸿零雁记》、《泪珠缘》、《红楼春梦》、《花荫露》、《戏蛾记》、《断珠蕊》、《露春红》、《海棠闹春》、《花放春》、《柳花传》、《画眉缘》、《舞春云》、《酬鸾凤》、《浪蝶偷香》、《控鹤监秘记》、《枕上晨钟》、《素女经》、《金海陵纵欲亡身》、《浓情秘史》、《欢喜缘》、《玉梨魂》、《兰闺恨》、《春透海棠》、《后庭花》、《花飞香》(林兰香)、《换夫妻》(颠倒姻缘、谐佳丽)、《美妇人》、《巫梦缘》(恋情人、迎风趣史)、《怨春香》、《赵飞燕别传和赵飞燕外传》、《娘子军》、《清宫怨》、《剪灯余话》、《觅灯因话》、《熙朝快史》、《痴人福》、《钟情丽集》、《呼春野史》(传记玉蜻蜓)、《红楼遗秘》、《金瓶梅词话》、《四巧说》、《九尾狐》、《玉佛缘》、《十尾龟》、《雪鸿泪史》、《新刻玉钏缘全传》、《昭妃艳史》、《迷春径》、《呼春稗史》(传记玉蜻蜓)、《锦帐春风》、《蜜蜂计》、《枕上春》、《白门新柳记》。另外,更多精彩言情小说陆续登载中,敬请期待!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