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名人

搞笑型汉奸---褚民谊

时间:2015-6-20 0:39:19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707   评论:0
内容摘要:  褚民谊也算是个国民党元老,是个海归博士,头脑却有点糊涂,常闹出一些笑话。难怪重庆国民政府常拿褚民谊为例,攻击汪氏集团的执政无能。汪精卫既讨厌褚的无能,又欣赏褚的“忠心”,舍不得弃用。就这样,褚民谊跟着汪精卫混了很长时间,最后当了汉奸,也闹出不少笑话。  一、兔阴博士  褚民谊...
  褚民谊也算是个国民党元老,是个海归博士,头脑却有点糊涂,常闹出一些笑话。难怪重庆国民政府常拿褚民谊为例,攻击汪氏集团的执政无能。汪精卫既讨厌褚的无能,又欣赏褚的“忠心”,舍不得弃用。就这样,褚民谊跟着汪精卫混了很长时间,最后当了汉奸,也闹出不少笑话。
  一、兔阴博士
  褚民谊于1884年出生在浙江一个士大夫家庭,原名“明遗”,是因其青少年有“反清复明”之向而名。曾留学日本、法国,辛亥革命后回国,在上海结识了汪精卫、陈璧君,并由汪、陈两人做媒,与陈璧君母亲卫月朗的养女陈舜贞结婚。褚民谊就这样不但成了汪精卫的连襟,还成了汪政治上的追随者。
  据说褚民谊的太太本姓石,小名阿珍,本来是陈璧君家的丫头,相貌很丑,仪态又庸俗,褚民谊由于常在汪公馆出入,竟然和这个丫头搅上有了孩子。陈璧君生性凶恶,逼着他一定要结婚。褚民谊生平最怕她,迫于无奈,只好从命,于是这个丫头就改名为陈舜贞,算是陈璧君的堂妹,因此褚民谊也就算是汪精卫的连襟。但是褚民谊对这位夫人是不喜欢的,不喜欢带她到公共场合。
  孙中山辞去临时大总统后,褚民谊随许多人“急流勇退”,再次赴法。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褚民谊回国参与“倒袁”活动,后逃亡赴法,参加了汪精卫、蔡元培等人正在法国巴黎倡导的勤工俭学运动,并且协助汪精卫工作。汪、褚两人关系因此加深。
  1920年,汪精卫接孙中山电令回国。褚民谊则与吴稚晖、李石曾等人创办里昂中法大学,并任副校长。同年,褚民谊进入斯特拉斯堡大学学习医学,专攻组织学。褚民谊对动物交尾很感兴趣,经常到动物园去耐心观察各种动物的交配状态,并拍摄了许多照片。
  “功夫不负有心人”,褚民谊发现了若干兔子的性生理是有阴阳两性的组织,所以雄兔与雄兔也能相交,简直雌雄难辨,他就用解剖的工具,从兔子的性器官上发现很大的秘密。褚民谊因此写出关于兔子的月经、性欲等生理现象的博士论文《兔阴期变论》,加上为人处事及道德品质低下,过于荒唐卑劣,所以落得“兔阴博士”雅号。后来褚博士对人类的性器官也产生了极大兴趣,寻找女性资料研究。
  褚民谊学成归国后先后任广州大学教授、代理校长、广东医学院院长等职。后在权力已臻顶峰的汪精卫提携下,步入国民党中央领导圈,担任中央执行委员,北伐中出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后方军医处处长。好在褚民谊自知浅薄,虽是医学博士,却从来没有诊过病人,他在法国如此,回国之后,亦复如此。
  二、糊涂的行政院秘书长
  “九·一八”事变后,国民党各派为了“共赴国难”,形成了蒋汪合作的局面。汪精卫出任中央政治会议主席、行政院长,是个名义上的“实权派”。褚民谊在汪精卫的关照下,当了行政院秘书长。褚民谊学历虽然高,但对于处理公务却是个十足的外行,连公文的呈式都分不清,“公文”与“公函”混用,闹了不少笑话。
  一次,汪精卫审阅文件,发现其中谬误百出,十分恼怒,召来这妹夫秘书长,一顿臭骂。据说汪为人伪饰,即使背后恨欲其死,当面也笑眯眯地很亲切,可是他对褚民谊却不给颜面,大发雷霆。褚浑浑噩噩,还不知错在何处,只吓得目瞪口呆,束手不敢言。汪发脾气把文件推落满地,他慌忙趴在地上捡,直到汪呵斥他“滚出去”。倒是秘书不忍心,告诉他连最起码的公文程式都搞错了,该用呈文,而用了函件。幸好褚民谊乐观,事后认为汪先生到底把我当自己人看,该发火时就发火。
  褚民谊因此不在乎汪的痛骂,全心尽力为汪做事,凡是汪精卫要他干的,都力保完成。当然,褚民谊没有忘记从行政院秘书长这个位子上谋点私利。褚民谊在行政院的基建中,捞了不少回扣。
  接着,他又闹出更可笑的笑话。一次行政院在新建的楼房里开会,各部部长到齐,就只汪院长大人迟迟不到。隐约听见厕所里传来敲击声和叫骂声,原来,整个工程偷工减料,厕所的门锁是假冒伪劣产品,锁上了就打不开,把汪精卫锁在里面了。褚民谊作为秘书长,本有监工验收之职责,可他懵懂糊涂,全然不清楚。最后还是请了个锁匠来救驾,把院长大人“解放”出来。褚民谊本想深究工程责任,但想到拿到手的好处,也就不了了之了。
  褚民谊头脑确实有点糊涂,别人拿了回扣,一般都先隐蔽着,生怕别人知道。他却不怕“露富”,将自己位于颐和路34号(今西康路46号)的公馆修得富丽堂皇,窗帘等物品都是从国外进口的,搞得许多人在感叹之后,猜疑起褚的经济问题。
  三、不务正业
  褚民谊当行政院秘书长有点不务正业,以很大的精力去弘扬“国术”,主张“国术”科学化、民众化,提倡踢毽子、放风筝、练武术等。当时有人嘲笑他是“三子(踢毽子、放鹞子、做戏子)秘书长”。褚民谊还热衷于国术研究,改传统太极拳为太极操,创太极棍和太极球等强身拳法,曾任全国国术协会会长。为此,有人讽刺他有六般本事:“一笔颜字,两脚花毽,三出昆曲,四路查拳,五体投地,六神无主。”
  1930年国民政府第一次全国运动会在杭州梅东高桥举行。运动会期间,褚民谊整日和男女运动员混在一起。许多女性赛跑健将,在出赛之前,都要在大腿上擦上一些松节油以舒筋络,而这项工作的负责人,竟然是堂堂中央委员褚民谊,他那擦油时的神态,都被收入镜头,一经刊出,观者无不失笑。
  褚民谊经常参加在公共体育场举行的学校运动会,他站在演说台上,声音洪亮,讲得头头是道,受到无数青年的拥戴。运动会期间,他又参加了一个踢毽子的表演,他踢毽子的功夫很高,不但手脚敏捷,而且花式繁多,令全场学生为之鼓掌不已,新闻记者还刊出他踢毽子的照片。
  褚民谊还爱放风筝,春天一到,常常西装马靴,手把绳子放风筝,轰动整个石头城。一时仕女如云,歌舞升平,风筝满天,遍布城南。陈独秀在长诗《金粉泪》中写道“家国兴亡都不管,满城争看放风筝”,就是讽刺褚民谊等军政大员放风筝。
  褚民谊反对足球、游泳等洋人传来的体育运动,并很有“爱国心”地痛斥热衷这些运动的人“枉为炎黄之胄,甘为臣仆,而不知耻”,是“为礼教不能容”。但对女游泳运动员却欣赏有加。1933年,第五次全国运动会在南京举行,有“美人鱼”之称的杨秀琼,体格非常健美,人又生得漂亮,游泳技术更是胜人一筹,引起全国各大报记者的瞩目,其泳装照片不断在报纸上巨幅刊出,而且好多杂志都把她作为封面,一时成为全国青年们崇拜的偶像。在这次运动会中,又爆出一段离奇的新闻,褚民谊亲自为杨秀琼坐的马车执鞭,游览南京中山陵,闹得满城风雨。好多报纸登载这件事,没有一张予以好评,都讥笑他风流成性。结果褚民谊被监察院以有辱官声为名进行弹劾,弄了个没趣。
  四、没当上海军部长
  1935年11月,汪精卫遇刺后,辞职出国养伤,褚民谊跟着辞职下台。不久,抗战爆发,国府西迁到了重庆,褚民谊却执意留在上海从事文教。这段时光里,褚民谊过得很惬意,因为掌握有一笔很大数目的法国庚子赔款,他可以任意挥霍,有时为了一个女人闹翻,花些钱也不算回事。所谓的文化事业是徒具其名。
  汪精卫叛国投敌后,褚民谊也跟着下水。汪伪政权酝酿时期,褚民谊担任伪中央党部秘书长。汪记“六大”之后,褚民谊协助汪精卫“组府”,一场权力之争在汪伪集团内部展开。汪精卫有意让褚民谊在伪府“复职”行政院秘书长,遭到反对后,又想让褚做海军部长。褚民谊听说后,乐得屁颠颠的,委任状还没下,他居然先自行找裁缝定做了一套海军大将的制服,每天穿在身上对镜自顾,自觉威武无比,简直天生海军大将的材料。
  陈公博、周佛海两人知道后,极力反对,理由除了褚办事糊涂以外,还讲到如果用军舰走私谋利,影响不好。周佛海在日记里写:“让‘兔阴博士’做海军大将未免过于荒唐,只怕海军变成走私总部他也不知道。”汪精卫斟酌后,决定让褚担任行政院副院长兼外交部长。后因周佛海的反对,褚只好辞去行政院副院长之职。
  汪伪政权在南京将成立时,褚民谊还担任了还都委员会主任委员,此后出任伪外交部长,做过驻日大使,就这样跟着汪精卫搅了几年。他糊里糊涂,那些汪精卫不敢签的卖国条约,都是褚民谊出面。汪精卫原本就是日本人的傀儡,而褚民谊更是傀儡中的傀儡,为此还获得了日本人的“一级旭日大勋章”。后来,褚民谊做了伪外交部长,成了汪伪政权第四号人物,跟着汪精卫、陈公博、周佛海三人后面凑凑热闹,倒也开心。
  日本战败,汪记政府砸锅垮台,斯时汪精卫已去世,新任“主席”陈公博难撑树倒猢狲散的颓局。各路汉奸纷纷在重庆政府寻找新靠山,如果可以搞来重庆方面一纸委任,就摇身变为“潜伏敌伪”的精忠人士,只把大门前的招牌一换,就可继续作威作福。褚民谊也稀里糊涂给蒋介石发电献媚,声称一定“谨率所属,力保治安,严防共产党乘机而入,以效忠党国,效忠蒋委员长”。尽管如此,他还是被蒋委员长送进了看守所。
  五、临死前仍在搞笑
  褚民谊被关进看守所,又闹出不少笑话。看守所长徐文祺原是伪行政院的科长级小吏,是褚的下属。他前来“迎接”的时候,褚还很奇怪地问:“咦,老徐你怎么先进来了?”他诧异的是,论级别,自己要高得多,这个小科长怎敢僭越?
  在看守所里,褚民谊还总是练他的太极拳,还带领其他囚犯打太极拳。
  褚民谊这块骨头比别的汉奸都难啃,不时装疯卖傻,插科打诨,洋相出尽。褚民谊一脸灰白胡须,身穿深色棉布长衫,扎脚棉裤,头上戴一顶黑色帽子。在他被押出铁门时,拥在门口的记者纷纷上前拍照,这时的褚民谊还故作镇静,笑着说:“啊呀,材料太贵,经济一点。”
  一时间,厅内“大汉奸”之唾骂声不绝于耳。褚民谊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当检察官循例问他“听清楚问题了没有”,他挤眉弄眼回答:“我是浙江人,你一口苏北话,我可听不明白。”引得哄堂大笑,弄得检察官倒面红耳赤。退庭后,有旁听的市民啧啧称奇:“就像在看京戏《蒯彻装疯》。”
  褚民谊知道按起诉书上列举的各条罪状难免一死,冥思苦想,写了洋洋万余言的答辩。文中对汪精卫大加吹捧,还大谈自己历史功绩,说外交部只是“一应酬机关,只可称为一交际部耳”。
  褚民谊还狡辩说:“检察官要判处我为叛国元首,事实上我是南京政府里的第十二名,前有各院院长五人,副院长五人,内政部长,以后才是我外交部长。”“我从事和平运动时,即有电给蒋委员长,是否收到不清楚,后来在胜利时,接到蒋委员长电报,谓汝追随总理十余年,在广东维持治安有功,可从轻发落。”
  1946年4月22日下午,江苏高等法院判处褚民谊死刑。这让褚民谊心里十分害怕,但他表面上依旧故作镇静。事到如今,他知道自己已在劫难逃,但却仍不甘心,因为他手里还有最后的一个重要砝码——孙中山的肝脏标本。褚民谊一面让自己的老婆陈舜贞向首都最高法院要求复判,一面以交出孙中山肝脏为条件,要求法官给自己减刑。
  此时,在陈舜贞的多方奔走下,蒋介石也发出了对褚民谊案件从轻处理的手谕,但此举招来了舆论的强烈反对。在各方压力下,蒋介石不得不收回“成命”。最高法院特种刑事判决,驳回陈舜贞的复判要求,“原判决核准”。褚民谊说有蒋介石的“减刑”手谕,但又拿不出来,说是给老婆搞丢了,搞得又是一阵哄笑。
  行刑那天,他正领着许多囚犯在打太极拳,当他知道要执行时,还去和陈璧君诀别。临死以前,忽然很镇定,跟摄影记者们笑着说,这次是最后一次照相了,希望照得好一点。还表示:“尸首可以供医学家解剖研究,这样,也可以省一口棺材。”
  按照惯例,行刑警在褚民谊向前行走途中突然从后开枪击中其后脑,以减少罪犯痛苦。当时枪决多用“炸子”,冲击力很大,正常情况下被击中的汉奸都是脑袋开花,一头栽倒,唯独褚民谊古怪,中枪后居然一个白鹤亮翅(一说鹞子翻身)就地旋转了一百八十度面对开枪的警察。这个动作竟把警察吓得大叫后退。
  好在褚民谊的搞怪就此为止,转了两圈终于踉跄倒下,死了。
  褚民谊一生糊涂荒唐,混学历,混官场,当汉奸,铸就千古骂名。如果他能安分研究医学,搞笑可能会转变成乐观,或许会成为难得的性学专家。

标签:辛亥革命 国民党元老 留学日本 国民政府 汪精卫 
  大量小伙伴们还没有养成阅读后分享的习惯,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分享,以示鼓励!您的阅览读使我们的劳动成果得以实现,您的分享是我们持续更新的不竭动力。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7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