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言情

清·情痴反正道人·伴花眠·第10---13回(更新完毕)

时间:2018-10-1 6:55:55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2964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十回 撩春意帘内暗消魂  诗曰:古时男女说迎亲,来世风流妾缔情,桃花星是命中照,故合才郎打粉乔。任尔说明多不忌,阳台暮暮与朝朝;嫂既多情非更妖,君何福可能消。  且说赵氏见宝儿问他因何而夜闯睡房来偷他,不由笑道:“皆因偶听你与凤儿之言,便被撩得心猿意马,想那男女之欢倘是偷看...
  第十回 撩春意帘内暗消魂
  诗曰:古时男女说迎亲,来世风流妾缔情,桃花星是命中照,故合才郎打粉乔。任尔说明多不忌,阳台暮暮与朝朝;嫂既多情非更妖,君何福可能消。
  且说赵氏见宝儿问他因何而夜闯睡房来偷他,不由笑道:“皆因偶听你与凤儿之言,便被撩得心猿意马,想那男女之欢倘是偷看一回,岂不寿增一一纪?遂趁你家老爷因事外出,遂俏悄潜至此间,那知未曾见你与凤儿同欢的光景,方知凤儿是有意戏你,令你熬得苦,倒是你这奴才艳福匪浅,便宜了你一回!”
  宝儿听罢,笑道:“奶奶偷汉,倒偷到奴才身上,若老爷知晓,岂不治奶奶的罪么?”
  赵氏道:“你休得张扬,你我二人各得好处,天知地之,你知我之,谁人会知晓?”
  宝儿道:“那奴才与凤儿偷欢一事,奶奶可要饶恕则个。”
  赵氏道:“这个自然。”赵氏道:“切勿再罗嗦,奶奶还未尽兴哩!”
  宝儿笑道:“奶奶恁般贪!”言毕,上身大干,一个如同饿虎吞羊,一个似娇花含雨,淫言荡语,不绝于耳。有诗为证:奶既多情扶云雨,锦帐一宵戏风流。
  二人火炽兴浓,鏖战不止,直干到月坠钗横,金鸡唱彻,方才相拥而眠。这正是:
  百丈游丝争绕树,一群娇鸟共啼花。满床狂云争伴战,一枕明月独怜卿。
  且说阮二郎,因那夜勾得凤儿,尽享床弟之欢后,竟痴迷不已,日思夜想,再欲寻个妙人儿,受用一番。
  时值春末夏初,金明池游人赏玩作乐。那阮二郎因去游赏,见佳人才子如蚁,便信步而前,行到一茶坊里来,但见一女子,方年二八,生得花容月貌。阮二郎细看那女子,但见生得:
  隐深闺,藏柳陌。足步金莲,腰肢一捻,嫩脸桃红,香肌晕玉白。娇姿狠惹狂童,情态愁牵艳容。
  说来也巧,那女子正自茶坊里,却也一眼觑见了阮二郎,不由得心头一惊,见那小生竟生得如仙临凡,只说男子中没有这等俊俏之人,就是妇女中也寻不出这般丰姿之貌,那女子恨不得合一碗水儿一口将他吞在肚里去,怎以见得俊俏?但见:身躯衾娜,态度娉停。鼻倚琼瑶,眸含秋火。眉不描而自绿,唇不抹而凝朱。生成秀发尽堪盘,云鬓窜无与。娇姿最可爱,桃花两颊,假便试舞袖子,吴窝世后倾国。抑或曳长裙子,汉殿定室专房。红锦当中亦有风流戏窟,白绞袜底何须随步金莲。正所谓杨柳春柔索别绪,关蓉秋艳妒娇娃。
  原来情色不由己,二人四目相视,俱各有情。这女子心里暗暗的欢喜,忖道:“若是我嫁得一个似这般子弟,可是好哩,今日当面错过,再去何处寻?”
  又忖道:“如何着个道理和他说话?问他曾娶妻与否?”你道好巧,那当儿忽听得外面水桶响。女孩儿眉头一纵,计上心来,便叫道:“卖水的,你倾些甜蜜蜜的糖水来。”
  那人倾一盏糖水在铜壶儿里,递与那女子。那女子接得在手,才上口一呷,便把那个铜盏儿一丢,便叫道:“好好的!却来暗算我!你道我是何人?”
  阮二郎正看得痴呆,暗忖道:“我且听那女子如何说。”
  女孩儿道:“我是曹门里潘大郎的女儿,我的小名叫作玉娘,年一十八,不曾吃人暗算。你今却来算计我!我是不曾嫁的女孩儿。”
  阮二郎忖道:“这言语蹊跷,分明是说与我听。”
  那卖水的道:“告小娘子,小人怎敢暗算!”
  女孩儿道:“如何不是暗算我?盏子里有条草。”
  卖水的道:“也不为过。”
  女孩儿道:“你暗算我喉咙,却恨我爹爹不在家里。我爹若在家,与你打官司哩!”奶娘在旁边道:“却也叵耐这。”
  此刻,茶坊茶博士见里面吵闹,走来道:“卖水的,你去把那水好好挑出去。”
  阮二郎想道:“他既暗递于我,我如何不回他?”旋即也叫道:“卖水的,倾一盏甜蜜蜜糖水来。”卖水的便倾一盏糖水在手,递与阮二郎。
  二郎接过,吃了一口,也把盏子一丢,大叫道:“好好!你真个要暗算人!你道我是何人?我哥哥是春悦楼开酒店的,唤作阮大郎,我便唤作阮二郎,年方一十九岁,未曾吃人暗算。我射得好臂,打得好弹,兼我不曾娶浑家。”
  卖水的道:“你不是疯,是甚意思,说与我知道?指望我与你作媒?你便告到官司,我是卖水,怎敢暗算人!”
  阮二郎道:“你如何不暗算?我的盏儿里,也有一根草叶。”
  那女子听得二郎一番言语,与自家方才言语甚是一样,心里好生欢喜,茶博士进来,推那卖水的出去。
  女子起身道:“且回去休息。”再看那卖水的道:“你敢随我去?”二郎听他出得此言,便思量道:“这话分明是教我随他去。”这一去,倒惹出一场没头脑官司。这是后话。正是:言可省时休便说,步宜留处莫胡行。
  女孩儿约摸去得远了,阮二郎也出茶坊,远远的望着女子去。只见那女子转步,二郎好喜欢,直到女子住处。女子进门去,又推起帘子出来望。阮二郎心中越是喜欢。
  女子进里去了,阮二郎在门前,似丢了魂一般的人,盘旋走来走去,直至傍晚方才归家。
  且说这玉娘自那日归家,便饭不思,茶不想,觉得身体不快。做娘的慌问侍女迎儿道:“小娘子可曾吃甚生冷的东西?”
  迎儿道:“告奶奶,不曾吃甚。”娘见女儿几日只在床上不起,走到床边问道:“我儿害甚病?”
  玉娘道:“我觉周身疼痛,有一两声咳杖。”周母欲请郎中来看女儿。怎奈员外出去未归,又无男子在家,不敢去请。
  迎儿道:“隔一家有个王奶,何不请来看小娘子?他唤作王百会,与人收生,作针线,作媒人,又会与人看脉,知人病轻重。邻里家有些事都请他。”
  这王百会见迎儿有请于他,忙不迭声应承,随同迎儿行至周家,潘母自是高兴,忙迎进内,但见这妇人:发覆乌云肌挺雪,双眉楚翠凝愁绝。缁衣冉冉逐轻风,司空见也应肠绝。
  妈妈忙对王百会道:“我这女儿自从金明池走了一回,回来就茶饭不思,不知怎的,可唬坏了我则个!”
  王百会道:“夫人不须说得。待老媳妇与小娘子看脉自知。”
  潘妈妈道:“好好!”迎儿将王百会引进玉娘房里。玉娘正睡,开眼叫道:“少礼。”王百会道:“稳便!老媳妇与小娘子看脉则个。”
  玉娘探出手臂来,让王百会看了脉。道:“娘子害的是周身疼痛病,并觉恹恹的恶心。”王百会道:“是否?”玉娘道:“是也。”
  玉娘又道:“又有两声咳杖。”王百会不听得成事皆休,听了道:“这病蹊跷!如何出去走了遭,回来却便害这般病?”
  王百会看着迎儿奶娘道:“你们且出去,我自问小娘子则个。”
  迎儿和奶子自出去,王百会对着玉娘道:“老媳妇却理会得这病。”
  玉娘道:“奶奶,你如何理会得?”
  王百会道:“你的病唤着心病。”
  玉娘闻言惊喜道:“如何是心病?”
  王百会道:“小娘子,莫不见了甚么人,欢喜了,却害出这病来?是也不是?”
  玉娘心想道:“这奶奶真好眼力。”口中却道:“这却没有。”
  王百会道:“小娘子,实话对我说。我与你作个道理,救你那性命。”
  玉娘听得说话投机便说出前日事来,末了道:“那子弟唤作阮二郎。”
  王百会听了道:“莫不是春悦楼开酒店的阮二郎?”
  玉娘道:“便是。”
  王百会道:“小娘子休要烦恼,别人时老身便不认得。阮二郎好个伶俐子弟。他哥哥现教我与他说亲。小娘子,我教你嫁阮二郎,你嫁也不嫁?”
  玉娘笑道:“可知好哩!只怕我母亲不肯。”
  百会道:“小娘子放心,老身自有个道理,不须烦恼。”
  玉娘道:“若得恁地时,重谢奶奶。”
  百会出房来,叫妈妈道:“老媳妇、知得小娘子病了。”
  潘妈妈道:“我儿害甚么病?”
  百会道:“要老身说,且告三杯酒吃了却说。”
  潘妈妈道:“迎儿,安排酒来请王奶奶。”
  潘妈妈一头请他吃酒,一头问奶奶:“我女儿害甚么病?”
  百会便把玉娘说的话一一说了一遍。潘妈妈道:“如今却是如何是好?”
  百会道:“得把小娘子嫁与阮二郎。若还不肯嫁与他,这小娘子就难医。”
  潘妈妈道:“我家大郎不在家,须使不得。”
  百会道:“告夫人,不若与小娘子下了聘,等大郎归后,再作亲。且眼下救小娘子性命要紧。”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标签: 情痴反正道人 伴花眠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野叟曝言》、《桃花鼓词》(桃花庵)、《肉蒲团》、《巫山艳史》、《花月痕》、《风月鉴》、《欢喜冤家》、《风流悟》、《风月梦》、《青楼梦》、《续金瓶梅》、《海上花列传》(青楼宝鉴、海上青楼奇缘、海上花)、《桃花影》、《灯草和尚》、《春闺秘史》、《僧尼孽海》、《梧桐影》、《春染绣塌》、《痴娇丽》、《灯月缘》、《绣屏缘》、《宜春香质》、《海上尘天影》、《闹花丛》、《浪史奇观》(浪史、巧姻缘、梅梦缘)、《醉春风》、《风流和尚》、《空空幻》、《碧玉楼》、《春灯迷史》(春灯谜史)、《春又春》、《载花船》、《鱼水谐》、《绘芳录》、《云影花阴》、《风流媚》、《鸳鸯阵》、《巫山蓝桥》、《伴花眠》、《捣玉台》、《海上尘天影》、《两肉缘》、《惊梦啼》、《海陵佚史》、《枕瑶钗》、《寐春卷》、《脂浪斗春》、《玉支肌》、《引凤箫》、《麟儿报》、《幻中游》、《燕子笺》、《蝴蝶媒》(蝴蝶缘、鸳鸯梦、鸳鸯蝴蝶梦)、《凤凰池》、《花影集》、《双和欢》、《锦香亭》、《醉红情》、《人间乐》、《清风闸》、《玉楼春》、《金屋梦》、《争春园》(三剑传、剑侠奇中奇全传)、《八段锦》、《百花野史》、《醒名花》、《蜃楼志》、《寻芳雅集》、《霍小玉传》、《莺莺传》、《武宗逸史》、《春梦琐言》、《五凤吟》、《媚娘艳史》、《春柳莺》、《平山冷燕》、《玉娇梨》、《赛花铃》、《八美图》、《灯月缘》、《怡情阵》、《龙凤再生缘》、《姑妄言》、《游仙窟》、《合浦珠》、《飞花艳想》、《春染绣榻》、《品花宝鉴》、《剪灯新话》、《醋葫芦》、《隔帘花影》、《品花宝鉴》、《如意君传》、《笏山王》、《金瓶梅传奇》、《杏花天》、《玉闺红全传》、《别有香》、《一片情》、《花神三妙传》、《桃红香暖》、《汉杂事秘辛》、《牟而钗》、《双奇梦》(金云翘传)、《欢喜浪史》、《三续金瓶梅》、《金瓶梅》、《载阳堂意外缘》、《章台柳》、《痴婆子传》、《闺门秘术》、《国色天香》、《听月楼》、《断鸿零雁记》、《泪珠缘》、《红楼春梦》、《花荫露》、《戏蛾记》、《断珠蕊》、《露春红》、《海棠闹春》、《花放春》、《柳花传》、《画眉缘》、《舞春云》、《酬鸾凤》、《浪蝶偷香》、《控鹤监秘记》、《枕上晨钟》、《素女经》、《金海陵纵欲亡身》、《浓情秘史》、《欢喜缘》、《玉梨魂》、《兰闺恨》、《春透海棠》、《后庭花》、《花飞香》(林兰香)、《换夫妻》(颠倒姻缘、谐佳丽)、《美妇人》、《巫梦缘》(恋情人、迎风趣史)、《怨春香》、《赵飞燕别传和赵飞燕外传》、《娘子军》、《清宫怨》、《剪灯余话》、《觅灯因话》、《熙朝快史》、《痴人福》、《钟情丽集》、《呼春野史》(传记玉蜻蜓)、《红楼遗秘》、《金瓶梅词话》、《四巧说》、《九尾狐》、《玉佛缘》、《十尾龟》、《雪鸿泪史》、《新刻玉钏缘全传》、《昭妃艳史》、《迷春径》、《呼春稗史》(传记玉蜻蜓)、《锦帐春风》、《蜜蜂计》、《枕上春》。另外,更多精彩言情小说陆续登载中,敬请期待!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