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言情

明·谢诏·风月梦·第31---32回(更新完毕)

时间:2020-9-9 23:07:23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遵国法罪犯发配 沐皇恩烈妇人词  话说袁寿因双林捐躯殉夫,心中钦敬,遂邀请了地保、邻佑同到江都儒学并江都县衙门递了公呈,学官同知县收下呈词,过了数日批准,加了勘语,备文申详扬州府淮扬道江宁布政司,接到详文,也各加了勘语,转详江苏巡抚、江苏学政、两江总督三院会题请旨。袁寿接得各...
  第三十一回  短命郎检券遗嘱 痴情妇服毒捐躯
  话说袁猷的病势日重一日,到了三个月的时候,卧损不起,双林遍请许多时医、名医来家诊脉,总说是脉象甚小,大事难保。众医生彼推此委,不肯开方。双林再三跪求哀告,大众商议,勉强拟了一个“独参汤”的药方,拿了药金、轿钱、跟封,各医生上轿去了。双林赶忙拿出银子,交与袁猷的父亲袁寿,到人参店内换了人参回来,用参吊煎好,双林亲手递与袁猷服下,也无效应。这一日晚间,袁猷的父母总回家去了,袁猷叫双林将盛券约的拜匣取了出来,放在床上。袁猷喘吁吁的将拜匣揭开,将内里的许多券约逐张查出,向双林道:“我因一时糊涂,不合将你带了回来,实指望与你天长地久,那知我禄命已终,使你半途而废。这些券约是我数年辛苦,同你的本银全在这些纸上。所有借出各户,如今计算起来,已有五六百金。我已早知病难痊愈,我将这些券约后面总皆注明了各欠户的住居,作何事业,喜得你认得宇,可以一看便知。今日趁我有口气在,将这些券约查出,一并交付与你。我死之后,谅必我家那妒妇何能容你,凡事总还要你忍耐。等我出殡之后,你趁此轻年,另选一个少年诚实之人。你有了这些券约,慢慢的将本银索讨过来,也可以彀你下半世过日子了。我这病了数月,可怜你煎药捧汤,昼夜无宁,殷勤服侍,日夜焦愁,枉费你一番辛苦,该应你我只有这点情缘!俗语道得好:‘大限难逃’,你须自己保重,不必想念我了。”袁猷正说之间,止不住二目堕泪。双林听得这话,心如刀绞,哭得噎咽不出声来。又恐过于哭泣,惹得袁猷更要悲伤,只得忍住哭泣道:“大爷,你自己须要保重病体,只求皇天有眼,保佑你一个劲斗打了过来,病退灾消,生个一男半女,以接震氏一脉;倘若你竟有甚么不测,想我生来命苦,幼丧父母,堕落烟花,幸亏你将我提出火坑,实指望终身有托,白头到老,那知半路分离。正所谓‘头醋不酸,彻底皆薄’,我如此苦命,还想另嫁甚么!若说在你门中苦守,不怕你大爷见怪,你家大奶奶怎肯相容?我已想定主意:你若一旦将我抛弃下来,我又无儿女,绝无挂念,我必追随地下,与你同到阴司,百年相聚,岂不胜似在世间受罪吗?”袁猷听了这话,疑惑是双林怕他伤感,说这几句暖心的话,徽微笑道:“年纪轻轻的人,不必说这些呆话。你现在年尚妙龄,正好另配一人,享荣华、受富贵的日子还在后呢!快些将这些券约收在拜匣内,我要小解了。”双林忙将券约收放拜匣里面,取了过去。喊王妈进房,两人将袁猷搀扶下了床来,双林代他退下裤,坐在净桶上小解过了,将底衣穿好。扶上了床。这见袁猷哮喘不止,那头胎上汗如雨下,双林赶忙用手帕代他揩汗,叫王妈取了点参汤与他喝下去,方才气息渐渐平定。服侍他睡下,双林又到天井内焚香祈神,整整哭了一夜。到了次日,见袁缴的病势有增无减,日渐沉重,大约光景大事难保。悄悄与袁寿商议,办后事代袁猷冲喜。双林拿出银子交与袁寿,到材板店内看妥了板子,讲明价目,合工将棺材合成。又买了裁料,将成衣喊来家内,代袁猷做了寿衣。各事办得齐齐备备。
  这一日,袁猷更加沉重,昏晕过去几次,双林是哭得死丽复苏。袁寿看见袁猷这般光景,谅无多日缠绵,叫人往自己家中送信与杜氏,叫他前来。杜氏闻知此信,向着那来人道:“你回去上覆我家老爹、太太,我家那大爷他也没有我这妻子。我也没有他那丈夫,我前日好意到那里去看他,谁知他佯为不知,反将脸向着床里假装睡熟,连话也不与我说一句。他既无情,也难怪我无义,此刻叫我到那里去,也无甚话说,索性等他咽了气,我去领孝就是了。”那去的人唯唯答应,回到古巷将杜氏这番言语回覆了袁寿。老夫妇听得气得瞪口无言。袁寿睡在床上,双林坐在床边,时刻不离。此刻望着袁猷,看他连话总不能说了,四胶发冷。汤水不能下咽,只剩了微微一丝气息,奄奄待毙。双林看见袁猷光景不得远了,遂做词向袁寿夫妻道:“太爷、太太听禀:我看大爷这般光景,今夜大约难保,你两位老人家可趁此时没事,回家去将家里事件料理清白,再到这里,今夜你两位老人家是不能回去了。”袁寿夫妻听了道:“这话不错,随即回家料理去下”
  双林等他夫妻去后,遂假说气疼,叫王妈沽了四两高梁酒,拿到房里,向王妈道:“我气疼得狠,我想喝两杯酒,略在床上歇息。你不必进房惊动我,你在堂屋里照应炭炉上粥吊,恐其大爷醒来要吃。”王妈只道双林日夜辛苦,真要歇息,遂连声答应。双林在房中开了箱子,将自己平息爱穿的衣服总皆穿换了起来,又换了新裹脚、袜套、新鞋,将笔墨砚台取来放在房中桌上,将墨磨浓,又取了一张竹纸铺放桌上,自己坐在机上凝神思索了一回,提起笔来在竹纸上写道:
  妾命不辰,生逢恶宿,椿萱早丧,姊妹凋零,悔落烟花,惭言家世。浑如逐浪桃花,宛似随凤杨柳。迎新送旧,备尝艰苦,覆雨翻云,填还风孽。幸遇袁郎,拔离苦海。夫与糟糠仇如陌路,妾虽铡室宠占专房,人以为乐,妾反生愁。恨乏调和之策,甘受诽垢之言。自谓终身有托,满冀自首相期。奈因人难强命,印染膏盲之疾,徒用参等罔效;妾思诫可通神,妾秉斋戒之度,那知天地无炙。谅来共坎同食,风缘已满,何妨一棺合硷,梦兆先擞。连理技枯,何须下斧!鸳鸯翼折,不待张弓。郎已待毙,妥敢偷生?欲践共死之盟,难免轻生之诮。惟虑郎恐仙游,素闻阴界峙呕,我郎病履维艰,何堪行走!莫如妾竟先逝,纵然冥途跋涉,践妾年力正强,尚可扶持。挽手共向枉死城中,先将今生孽债勾除;俯首同登森罗殿上,再乞来世姻缘永缔。人与世辞,言无可诉;泪随笔罄,情寄于诗:
  永诀行
  游丝万丈从何起,随风飘荡无定止。妾家本籍住盐城,弱质无依失帖恃。宛如柳絮逐狂风,凤含桃花随逝水。堪怜薄命犯桃花,不工针黹习琶琵。一朝堕落邗江地,陷入平康自叹磋。无辜打人烟花劫,见人犹自羞怯怯。送旧迎新风世固,朝云暮雨今生孽。烟花自谓老终身,不期而遇脱风尘。自惭独占专房宠,愧对家庭结发人。为他反目妾常劝,若得联和委情愿。奈郎执意不相依,使妾终朝心愁闻。夫视糟糠陌路人,妾被旁人多议论。暮暮朝朝劝不和,月夕花辰强笑过。回忆中秋对明月,我郎饮酒妾吟哦。人生乐事不可权,从来乐极必生魔。欢娱未尽生烦恼,我印染病竟难好。延医服药病转增,拜斗祈神空祝祷。满冀自首可齐眉,梦兆鸳鸯宿水涯。可怜一弹伤双翼,犹自同栖尚不离。眼看搞上中吟态,膏育病重已垂危。男路崎呕行走难,我郎病履急能移!莫如先向歧途守,扶郎挽手入阴司。任人笑我太情痴,惟我痴情不是痴。世人痴情痴不尽,我今痴尽无所遗。已效鸳鸯同日死,来生愿作连理技。和嘱良工取大木,剖一巨棺同郎宿。妾非不作未亡人,怕对孤灯守孤独。
  吁噎乎,妾今作此永诀行,吟成一字一声哭!

标签: 谢诏 风月梦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野叟曝言》、《桃花鼓词》(桃花庵)、《肉蒲团》、《巫山艳史》、《花月痕》、《风月鉴》、《欢喜冤家》、《风流悟》、《风月梦》、《青楼梦》、《续金瓶梅》、《海上花列传》(青楼宝鉴、海上青楼奇缘、海上花)、《桃花影》、《灯草和尚》、《春闺秘史》、《僧尼孽海》、《梧桐影》、《春染绣塌》、《痴娇丽》、《灯月缘》、《绣屏缘》、《宜春香质》、《海上尘天影》、《闹花丛》、《浪史奇观》(浪史、巧姻缘、梅梦缘)、《醉春风》、《风流和尚》、《空空幻》、《碧玉楼》、《春灯迷史》(春灯谜史)、《春又春》、《载花船》、《鱼水谐》、《绘芳录》、《云影花阴》、《风流媚》、《鸳鸯阵》、《巫山蓝桥》、《伴花眠》、《捣玉台》、《海上尘天影》、《两肉缘》、《惊梦啼》、《海陵佚史》、《枕瑶钗》、《寐春卷》、《脂浪斗春》、《玉支肌》、《引凤箫》、《麟儿报》、《幻中游》、《燕子笺》、《蝴蝶媒》(蝴蝶缘、鸳鸯梦、鸳鸯蝴蝶梦)、《凤凰池》、《花影集》、《双和欢》、《锦香亭》、《醉红情》、《人间乐》、《清风闸》、《玉楼春》、《金屋梦》、《争春园》(三剑传、剑侠奇中奇全传)、《八段锦》、《百花野史》、《醒名花》、《蜃楼志》、《寻芳雅集》、《霍小玉传》、《莺莺传》、《武宗逸史》、《春梦琐言》、《五凤吟》、《媚娘艳史》、《春柳莺》、《平山冷燕》、《玉娇梨》、《赛花铃》、《八美图》、《灯月缘》、《怡情阵》、《龙凤再生缘》、《姑妄言》、《游仙窟》、《合浦珠》、《飞花艳想》、《春染绣榻》、《品花宝鉴》、《剪灯新话》、《醋葫芦》、《隔帘花影》、《品花宝鉴》、《如意君传》、《笏山王》、《金瓶梅传奇》、《杏花天》、《玉闺红全传》、《别有香》、《一片情》、《花神三妙传》、《桃红香暖》、《汉杂事秘辛》、《牟而钗》、《双奇梦》(金云翘传)、《欢喜浪史》、《三续金瓶梅》、《金瓶梅》、《载阳堂意外缘》、《章台柳》、《痴婆子传》、《闺门秘术》、《国色天香》、《听月楼》、《断鸿零雁记》、《泪珠缘》、《红楼春梦》、《花荫露》、《戏蛾记》、《断珠蕊》、《露春红》、《海棠闹春》、《花放春》、《柳花传》、《画眉缘》、《舞春云》、《酬鸾凤》、《浪蝶偷香》、《控鹤监秘记》、《枕上晨钟》、《素女经》、《金海陵纵欲亡身》、《浓情秘史》、《欢喜缘》、《玉梨魂》、《兰闺恨》、《春透海棠》、《后庭花》、《花飞香》(林兰香)、《换夫妻》(颠倒姻缘、谐佳丽)、《美妇人》、《巫梦缘》(恋情人、迎风趣史)、《怨春香》、《赵飞燕别传和赵飞燕外传》、《娘子军》、《清宫怨》、《剪灯余话》、《觅灯因话》、《熙朝快史》、《痴人福》、《钟情丽集》、《呼春野史》(传记玉蜻蜓)、《红楼遗秘》、《金瓶梅词话》、《四巧说》、《九尾狐》、《玉佛缘》、《十尾龟》、《雪鸿泪史》、《新刻玉钏缘全传》、《昭妃艳史》、《迷春径》、《呼春稗史》(传记玉蜻蜓)、《锦帐春风》、《蜜蜂计》、《枕上春》、《白门新柳记》、《情海缘》、《清源丽史》、《绣谷春容》、《海上繁华梦》。另外,更多精彩言情小说陆续登载中,敬请期待!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20 淘乐网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3013904号-4 淘乐网官方微博